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58 饮血止渴

    然而,尽管心里对这个该死的犹太人再痛恨愤怒,却还是不得不靠他,于是乎,贺煜边恼火低咒,边继续寻找,继续呼唤,可惜,结果踏遍了整片枫叶林依然找不到想找的人影。

    又渴又累又乏力,他靠着一颗大树坐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然后,摆弄一下挂在耳边的通讯器,有气无力地低喊,“彻,听到我叫你吗?你那边现在什么情况?我还是遇不上洛克恩,这恶魔,简直鬼魂来的,我翻遍了整个树林也不见他的踪影。”

    通讯器那边,仍一点声音都没有,看来,连轩辕彻也无法联系上了。

    自己要折回去吗?可是,这路那么长,又渴又饿又累的自己,能轻易走回去吗?最主要的是,回去了就更不可能遇上洛克恩了!

    所以,不能走,先歇会儿吧!

    想罢,贺煜脊背往后一靠,依偎在粗大的树干上,闭上了眼睛。

    他压根不知道,就在距离他大约一公里远的树林深处,有座木屋,屋里正囚禁着他要找的人,囚禁着他日夜思念,想得几乎心都碎的老婆和儿子,同时,还有一个外人——郑梦琪。

    原来,那天她们被带来了这个更加偏僻无人烟的地方,木屋也更加密封和牢固,简直就是专门建来囚人的,被关在这里,根本就插翅难飞。

    囚禁生活本来就吃不好喝不足,匪徒担心她们再逃跑,于是利用饿坏她们来消磨她们的力气,这么久只给她们提供过一次食物,且是限量的,结果便也如匪徒所愿,几人饿得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别说逃跑,就连走路的力气都没了。

    琰琰毕竟是小孩子,变化最明显,短短数日,他由原先活泼圆润的小帅哥变成了面黄肌瘦、干巴巴的小萝卜头,脸容白得吓人,无半点血色,嘴唇由于饥渴而干涸爆裂,连呼吸也是时有时无的。

    凌语芊一路看着,心如刀割,柔肠寸断,她的脚被铐子锁住,无法移动,手是自由的,故她只能搂住小家伙,心疼心碎地落泪。

    至于郑梦琪,虽是大人,但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自小娇生惯养、从没受过这等苦刑,情况有多惨可想而知。

    她被禁锢在距离凌语芊母子大约五米远的角落,那双由闪亮转为黯淡的双眼带着恨意怒瞪着凌语芊,幸灾乐祸地重复出这几天不知骂过多少遍的指责,“都怪你,逃什么逃,害得匪徒连东西都不给我们吃,没那个能耐就别逞强,现在好了,逃又逃不出去,反而被活活饿死!”

    要是前几天,小琰琰必会不甘示弱地反驳她,责怪要不是她多事也被匪徒抓来,正让匪徒碰上逃跑的妈咪和自己,否则妈咪早带着自己逃跑成功了!

    可惜,小家伙如今再也使不出力气,只能奄奄一息地窝在凌语芊怀中,苟且残喘着。

    凌语芊则满腹自责与后悔,早知是这样的结果,她宁愿当时身败名裂,宁愿琰琰对她失望甚至痛恨,也好过现在这样跟着受苦,面临生命威胁。

    “琰琰对不起,都是妈咪连累了你,妈咪的小宝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紧紧抱住小家伙,她泪如潮涌,浑身颤抖。

    随着时间越拖越久,她心底越发绝望,她还打算匪徒要是再来,无论如何她也会跟匪徒提出交易条件,只要他愿意放过她和琰琰,或至少给她们提供水与干粮,可惜,打自两天前,匪徒没再出现过。

    不过,琰琰想法并不如此,小家伙坚强得很,且懂事得很,无比吃力地伸着手,搂住凌语芊的腰,用低不可闻的嗓音安抚凌语芊,“妈咪别难过,琰琰一定没事的,一定能撑到熠叔叔来救咱们。”

    到了这个地步,小家伙依然对某人抱着极大的希望。其实,凌语芊何尝不是,一开始她也暗暗冀望他的出现,可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不敢再有奢望。

    “喂,我说你快想想办法吧,不如就趁着你这副皮囊还有点用处,给那外国鬼好好爽一下,让他提供一些干粮来。”忽然间,郑梦琪又吼了一句,这垃圾女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死到临头还不忘发挥侮辱的恶行。

    “你闭嘴,垃圾女人!”琰琰立刻怒冲回她一喝。

    “乖,别说话,不要理她。”凌语芊便也开口,急忙劝住琰琰,对郑梦琪这个贱得天下无敌的女人,她已经懒得再去看一眼,这几天不管郑梦琪说什么,她都听而不见,当郑梦琪透明,整个心思都在琰琰身上,感受着小家伙气息越来越弱,而自救行动渺茫无期,她的心情难以控制的焦急慌恐。

    怎么办?谁来救救她的小宝贝,谁来救救她可怜的小宝贝!

    除了哭,凌语芊发现自己别无他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书上讲过,即使在寒冷的环境,人持续缺水的情况下也就只能坚持一个礼拜,何况现在是大热天,流失的水分更多更快,小家伙能熬多久呢?

    不,他已经撑不下去了,他已经忍不住发出了呼救,他肯定是实在扛不住,否则一向坚强勇敢的他,是不会呼救的。

    “妈咪,好渴,好饿,我想喝水,妈咪快拿水给琰琰喝好吗?琰琰好难受,难受得快要死掉了,妈咪……”

    凌语芊整颗心瞬间爆裂,碎成了一块块,眼泪流得更凶更猛。

    琰琰,怎么办,妈咪哪里拿水给你喝,妈咪根本找不到水给你!

    听着小家伙不断发出的呼救,声音越来越低,感受着怀中小身体似乎就要离她而去,凌语芊方寸大乱,六神无主。

    幸好,老天爷大发慈悲,在紧要关头让她想到一个法子——饮血止渴!

    尽管这个法子只能短暂维持,可她管不了那么多,能维持多久便是多久,她于是不多想,毅然举起左手,食指伸进口中,用力狠狠一咬,直到鲜血冒出。

    顾不得那撕心裂肺的痛,她急忙将鲜血淋漓的食指塞到了琰琰的小嘴中。

    “琰琰乖,水来了,快喝,喝了就不渴了。”

    小家伙饥渴交集,意识已经陷入浑浑噩噩状态,只想着喝水,如今一触碰那湿漉漉的液体,便也以为真的是水,迫不及待地吸吮起来,且越来越用力。

    凌语芊自是痛裂心裂肺,但她丝毫不顾,咬紧牙关死命地忍着,然后还咬破另一边手指,继续塞到琰琰口中。

    如此出其不意、震撼人心的一幕,把旁边的郑梦琪惊震住了,两眼大瞪,难以置信。

    “喂,你……你真恶心,竟然给他饮血,你不要那么恐怖好不好,真想当野兽吗?”

    “给我闭嘴!不关你的事!”凌语芊毫不客气地斥喝出声,不想这贱精继续胡说让琰琰知觉。

    可是,郑梦琪就是郑梦琪,丝毫不受凌语芊的怒吼,不安好心自顾侮辱着,“我是怕你不健康,好心提醒你而已!”

    我呸!谁稀罕你的好心!我的血不知多健康呢!

    这次,凌语芊不再吭声,只给郑梦琪一记冷瞪,注意力重新集中到琰琰身上,由于手指的血不多,两根手指不够,她又多开两根。

    郑梦琪还不罢休,一个劲地说风凉话,直到自觉没趣,才消停。

    这时,琰琰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慢慢停止吸吮,窝在凌语芊怀中昏睡了过去。

    看着他面色尽管还是很苍白但气息已经不再那么虚弱,凌语芊高悬半空的一颗心总算放下些许,欣慰地望着他,好一会,才开始意识自己的痛,且看清楚了自己的状况。

    原先圆润莹白的指腹,此刻血迹斑斑,萎缩发皱,再也不见往日的光滑细嫩了。

    不过,这都无所谓,只要能救到她的小宝贝,即便要断掉它们也无所谓的!

    满眼慈爱,凌语芊再静静地看了看怀中的小人儿,搂紧他,沉重的眼皮也渐渐地闭了起来……

    贺煜那边,就此在枫叶林里呆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下午,当他不知第几次遐寐好而睁开眼时,一个人影猛地走到他的面前。

    体型不是很高大魁梧的那种,却浑身散发着一股耀眼的气势,令人无法忽视,是……洛克恩!

    贺煜早通过相片见过洛克恩,如今就算对方情况很糟糕,可他还是一眼认出来了!

    沉寂的心像掀起一层巨浪,贺煜从颓靡中振作,激昂地喊道,“果然是你,你总算肯出来了!”

    “你真的可以跟我合作?”洛克恩也缓缓出声,语音又低又淡,一双精明的碧眸紧紧盯着贺煜。

    本来,他是劫匪,他劫走了芊芊和琰琰,让她们受苦,让自己也受尽折磨,自己应该恨不得一掌劈死他才对,可贺煜发现,自己有仇报不得,因为,自己还得靠这个恶魔才能找到芊芊和琰琰!

    因此,他暂且压住熊熊怒火,坚定地回了一句是,眼神也分外灼热,迎视着洛克恩。

    洛克恩眼波一晃,再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凭什么?贺煜来回打量着他,而后,毅然应道,“凭你现在已经无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