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60 情动瞬间:你的身心一直都仅属于我

460 情动瞬间:你的身心一直都仅属于我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现在不用怕了,我马上带你们出去,带你们去喝水……”

    “琰琰太渴了,我怕他熬不住,只好咬破手指给他饮血,我的手好痛,但我不怕,只要琰琰活着,我做什么都行的……”凌语芊自顾诉说,意识又开始出现了混沌的状态,迫不及待地表现自己对琰琰的疼爱与重视。

    听及此,贺煜全身赫然僵直,总算明白她的手是怎么伤的了,原来,她用自己的血喂给琰琰止渴!

    这小东西,怎会想出这样的办法,虽然血可以补充水分,但人体的血有限,还是取自手指,仅凭这些是远远不够呢,再说她本来就饥渴交加,如此一来,人会更加虚弱无力的!

    芊芊,小东西,你真不乖,你说琰琰是你的命,你又何尝不是我的命,万一你出什么意外,叫我如何是好!

    “贺煜,知道我为什么将琰琰视为己命吗?因为他是你的儿子,是咱们的爱情结晶,我爱你,所以爱琰琰!虽然我的身体背叛了你,可我的心还是属于你一个人的,我知道,我不该与贺熠发生关系,但我身不由己,贺煜,你能看在我还是那么深爱你的份上,看在我如此疼爱琰琰的份上,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不是有需要,不是淫一荡,不是为了欢愉,真的不是……”凌语芊继续说个不停,急于为自己辩解。

    原来,这些天郑梦琪一直没有放过她,特别是一开始还有体力时,闲着没事总会对她侮辱一番,尽管她暗暗叫自己不理这个极品垃圾,但终究控制不了内心的愧悔,她经常梦到自己想贺煜来救她时,却因为自己与贺熠发生过关系而闹翻,看到的都是贺煜带有鄙夷、愤怒、冷漠的眼神,那种眼神,如尖刀一般锋利,狠狠刺入她的心窝,痛得无以复加,以致现在一看见贺煜便迫不及待地解释了。

    贺煜心知肚明,清楚怎么回事,对此百感交集,心疼极了,便也不顾一切地安抚道,“没关系,你无需为此难过,由始至终你的身和心都是属于我的,至于别的男人,即便是贺熠,也没福气拥有过,小东西,你记住,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你的身和心,还是仅属于我。”

    话毕,他纳她入怀,紧紧地抱住!

    凌语芊则淡淡地笑了开来,太好了,他彻底原谅她了,琰琰也有救了,自己也有救了,自己还可以与他在一起,一家三口,团团圆圆,好完美的结局……

    疲累的身躯全然舒展,沉重的眼皮缓缓闭上,凌语芊重新陷入昏睡状态,整个人,深深地依偎在他宽阔有力、温暖安全的胸膛上。

    贺煜继续抱着她一会,这才想起此情此景不宜在此耽搁,必须尽快带她们离开,去补充能量,于是将凌语芊松开一些,腾出一只手来抱琰琰。

    小家伙也是非常疲惫的,昏睡得比他美丽温柔的妈咪更沉,小脸儿一下子就瘦了一半似的,这又是让贺煜心如刀割,宽大的掌心在琰琰脸上抚摸一番,更加事不宜迟,一手一个抱起她们俩,急匆匆地往门外冲。

    “喂,还有我,请救救我!”

    这时,屋里忽然响起另一道喊声,是郑梦琪。

    打自贺煜刚才进门,她就一直默默看着,凌语芊的话太小声她听不见,可贺煜说的她是能听到的,立即为此惊震住。

    他说什么身心都属于他是啥意思?就算凌语芊这荡妇急于表白,他也不应该这样说吧,像凌语芊这种淫一荡的女人,怎么会身心都仅属于他!就算不计其他男人,还有那死去的老公呢……

    百思不得其解,多管闲事的她忍不住琢磨起来,直到贺煜从眼前闪过,才赶忙回神,发出求助。

    然而,对于这个给凌语芊与琰琰带来这次灾难的罪魁祸首,贺煜没处理是因为暂时没空,竟还指望他救她?真是可笑!

    从贺煜眼中的强烈恨意,郑梦琪隐约猜到贺煜已经知道事情的整个缘由,于是不敢再抱有任何狡辩的心理,急忙认错,“对不起,我只是一时意气用事,我只是想给她一个小惩罚而已,我根本想不到会是这样的。”

    小惩罚?小惩罚也不行!更何况,这几乎要了芊芊和琰琰的命了!

    贺煜非但不动容,反而被挑起了怒火,高大的身躯便也朝她走近,但并非解救郑梦琪,而是一抬长腿,对准郑梦琪的小腿部位狠狠踢去。

    他从不打女人,即便是当年极其可恶的李晓筠他也未尝试过这般暴力,而今,他再也不忍了,这个害得芊芊和琰琰差点丧命的恶毒女人,就该好好收拾一顿!

    想罢,他再给郑梦琪踹了一脚。

    郑梦琪立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她扭曲了脸,满眼的难以置信。她万万想不到,这个平日里看似俊雅温柔的男人,竟下如此毒手!

    不过,痛归痛,她还是继续哀求他,否则的话,接下来她可能会死在这里。

    “真的很对不起,既然你惩罚过我了,那也救我走吧,我会叫我爸给你们赔偿,我爸有很多钱,且很疼我,为了我,他什么都愿意的,只要你开口,我都答应你!”

    呵呵,很多钱?曾经他贺煜更多钱呢!他有什么条件?唯一的条件就是要这杀千刀的女人死!

    依然凶残无比的冷瞪,加上轻蔑不屑的哧哼,这是贺煜回应郑梦琪的。

    郑梦琪心情越来越绝望,试着放低要求,再做乞求,“要不,你就给我松绑好了,我自己走,总之我答应你,只要你先救我离开这儿,回去后你要怎样都任凭你处理。”

    他要怎样?他要她活活饿死渴死于此,然后被饿狼和老虎撕开她的尸体,吃得一干二净!

    贺煜还是丝毫不为所动,留下一记活该的瞪视,抱紧琰琰和凌语芊,彻底走了出去!

    不料,刚踏出门口,就见到了轩辕彻!带着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朝木屋走来。

    原来,昨天贺煜进入密室后,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个A集团的雷诺先生,在带人搜索检查洛克恩的别墅期间,最终还是与轩辕彻碰上了面,从而猜到政府的人也在寻找洛克恩,心里于是敲响警钟,觉得要是被中国政府先找到洛克恩,联合m国国际刑警一起对洛克恩软硬兼施审讯盘问,洛克恩把整个交易供出来,A集团必死无疑!

    然而,基于种种考虑,雷诺不能明着与中国政府做对,又不想被中国政府先找到洛克恩,最后索性命人把车里的炸药搬来,炸了整栋别墅,希望将洛克恩杀人灭口!

    轩辕彻当即就被震住,因为他清楚贺煜正在密室里呢!洛克恩死不仅要,可贺煜……自己人,自己的好兄弟!

    所以,轩辕彻气急败坏地怒斥雷诺,可雷诺早就想好借口,说他根本不知道中国的人在里面,他只是对付他们集团的叛徒而已,为了进一步确定洛克恩已死,他甚至借机假惺惺地提出与轩辕彻共同救人,结果,轩辕彻即便再愤怒,也暂时整治不了他,就在那时,他呼叫支援的队伍抵达,于是先不跟雷诺算账,事不宜迟地展开救人工作,花了将近一天一夜,总算在废墟中找到密道,先是找到洛克恩。

    生怕轩辕彻的人偷偷找到洛克恩,精明的雷诺便也派人紧跟着轩辕彻,假装一起帮忙挖土,故他也看到了依然活着的洛克恩,大大吃惊,想也不想就准备结果洛克恩的性命,幸好睿智的轩辕彻早看清雷诺的诡计,及时阻止,保护洛克恩,且在洛克恩的引导下,赶到这个木屋。

    尽管先前已经从洛克恩口中得知贺煜没事,可此刻见到真人,轩辕彻还是难免一番激动,不过,再瞧瞧贺煜怀中的人影时,他又陷入担忧。

    是凌语芊和琰琰!她们的情况,一点都不乐观!

    她们……还活着吧!

    他不敢直接问出这句话,只神色略显迟疑地看着贺煜。

    倒是贺煜主动问他要水,让他得知两人还活着,“有没有水?她们已经饥渴得进入虚脱状态。”

    水……

    没有呢!

    大伙有备干粮和饮用水,但都放在车里。

    贺煜听后,不再浪费时间,抱紧怀着的人更快速度地往前走了起来。

    轩辕彻及时把他喊住,问起郑梦琪。

    结果,引来贺煜的皱眉瞪眼。

    “她父亲在外面,等着我们把他女儿救出去。”轩辕彻急忙解释。

    原来,郑梦琪的父亲势力果然不容小觑,一直暗中派人留意贺煜等人的动向,也知道贺煜找到这里来,还查到这里估计是囚禁他女儿的地方,于是亲自出马。本来他也想跟大伙一起进密道的,轩辕彻担心人多不好管理,于是让他在外面呆着,承诺要是真在这里看到郑梦琪,他会帮忙救出去。

    “那你告诉他没见到那极品不就行了,再或者,索性跟他说她熬不住已经死了!”

    “郑梦琪的父亲好像认识上面的人,这次是伯父亲自交代过,所以,不管那极品女人该下多少层地狱,我们得先把她带出去,再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