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1章

    轩辕墨?又关这老狐狸屁事啊!贺煜剑眉再蹙了一蹙,面色持续转沉。

    轩辕彻则摆出一副诡计样,意有所指地继续劝解,“好了,你就当给我面子,咱们答应帮他把他女儿从这里救出去而已,又没保证他女儿以后都不会有事,小弟我知道你这口气吞不下,你大可放心,她绝不会好过的!你先赶紧把你俩宝贝带上车,她们急需着治疗呢,其余的,交给我就行了。”

    黑眸一翻,给轩辕彻一记白眼,贺煜态度虽还很坚硬,但也没再抵抗,终又迈步,健步如飞,在警员们的带领协助下彻底离开这片土地。

    轩辕彻也事不宜迟地走进木屋,见到郑梦琪,别有用意地问了一句,“还没死吧。”

    终于有救,郑梦琪可乐坏了,也不管轩辕彻语气中的幸灾乐祸,急忙催促他给她松绑。

    轩辕彻当然不会那么尽心尽力,先是装模作样观察一阵子,然后才慢吞吞地解开绑在她脚上的绳子,这过程对他来说其实并不很难,可他故意刁难,让郑梦琪一番紧张着急后,总算将她解救出来,然后,扔给其他警员带离。

    救护车在宽敞的大路上急速奔跑,凌语芊和琰琰已被安排在急救床上,贺煜跟在旁边,大手一直握住她们的小手,内心凝重依旧。

    刚才,他问过医生关于她们的情况,医生不敢明确回答,只说得去医院详细检查才好做定论,他想一定是她们病情严重,医生没有信心给他乐观的答复,他的心情便也跟着愈加紧张沉重起来。

    “芊芊,你一定要顶住,我会让最好的医生给你们治疗,还有琰琰,他需要你的照顾,故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才能把琰琰照顾好。琰琰你也是,你是妈咪最重视的小宝贝,你绝不能出任何意外,绝不能让你妈咪崩溃知道吗。你们两个,都要好好的!”贺煜轮流看着她们,大手不停地收紧,在心中默默乞求着,就这样持续不断,若无旁人,直到抵达医院。

    他的煎熬并不就此停止,而是继续升级。

    刚才在车上,他还能看着她,还能摸着她,可现在,他得留在手术室外,只能望着手术灯而干着急。

    幸好,轩辕彻也已赶来了,陪在他的身边,不断安抚他,给他希望,他才不至于崩溃。

    原来,他是如此地怕失去她!

    小东西,你务必好好的,务必长命百岁,这是老公最大的心愿,也算是帮老公一个最大的忙。

    整整两个小时,贺煜如度过了两个世纪,手术灯上的红色总算换成绿色,大门还没打开,他就迫不及待地冲了上去,待医生护士出来,即时发出询问,“怎样?我妻子和儿子都好吧?度过危险期了吧?都醒了没?”

    医生先是照例冲他点点头,安慰一下他焦急的心情,报告情况,“大人基本没什么大碍了,过不久应该可以醒来,但小孩子由于年纪太小,体能暂时跟不上,需要一些时间。”

    贺煜一听,更加着急,“一些时间是多久?一天?两天?”

    “呃,这个……我们也说不准,不过你放心,他没事,我们会继续跟进治疗,尽量让他早日康复的。”

    “那现在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她们了吗?”轩辕彻插了一句,抬手搭住贺煜的肩膀,暗示贺煜别慌。

    “可以,我已经安排把她们转到病房,你们跟着来就行了。”医生说罢,正好门口那响起推拉车轮子铛铛声,凌语芊被推出来了,后面紧跟着琰琰。

    贺煜于是撇下医生,冲了过去,先是看看凌语芊,接着看看琰琰,就这样轮流徘徊在两张推床旁边,一直到入住的病房。

    护士将凌语芊和琰琰安顿好,暂且离去,偌大的病房内,只剩贺煜和轩辕彻。

    “她面色好了很多,你大可放下心来了。”轩辕彻开口,再度安抚贺煜。

    贺煜一声不吭地守在床前,大手握住凌语芊的手,黑眸一瞬不瞬地锁定在凌语芊的脸上。确实,她的面色已无先前那么苍白,受伤的手也经过特别处理,已经包扎好,但他还是不能放心,毕竟,她还没醒来。

    “既然她们都还没醒,你不如趁着这段时间吃点东西,你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她们,否则她们醒了你却昏倒了,多逊!”

    刚才在度假村那边,贺煜抱凌语芊和琰琰出来救护车旁时,警员马上拿面包和水给他,可他坚持拒绝了。其实,算起来他也饿了很多天,尽管他是男人,体能又棒,可终究不是铁人呐,不可能就这么不吃不喝下去的。

    幸好,如今凌语芊和琰琰都没性命危险,他总算有心思顾及自己,于是在轩辕彻的几番劝说下,便也让轩辕彻下去买,待轩辕彻买回来,也赶紧开吃。

    轩辕彻陪他一起吃,少顷,忽然问起一件事,“对了,刚才在木屋你是不是对你女人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你跟她……表露了真实身份?”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贺煜本是用力咀嚼食物的动作赫然停止,身体也瞬间僵硬。

    “郑梦琪忽然问我,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给她听到了?”

    原来如此!

    贺煜习惯性地蹙了蹙眉头,吃东西的动作,继续,依然没回复轩辕彻的问题。

    但轩辕彻已猜到*,心潮澎湃,百感交集,不知该说啥才好。虽然他不是当事人,可当时的情况可想而知,对凌语芊一直无法自控的好兄弟,说出某些越轨的话也不出奇的。对于郑梦琪,他可以找办法掩饰过去,但凌语芊呢?她醒来之后,会记住当时的情景吗?记住贺煜对她说的那些话吗?然后呢……

    他不敢再往下想去!不过,这也已经不是他能应对的了,就交给自己这个好兄弟来面临吧!

    甩了甩头,他停止这个话题,说回郑梦琪的身上,又问贺煜,“对了,你真打算对付那个郑梦琪,准备怎么对付她?”

    贺煜于是也略微调整一下心思,不答反问,“她现在怎么样?”

    “也在医院接受治疗,情况应该比芊芊好。”

    情况比芊芊好?贺煜眸中即时闪过一道凌厉暴戾之色。

    轩辕彻捕捉到了,下意识地道,“这女人虽然可恶,但换个角度想,其实她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咱们破案的速度……”

    结果,立刻遭到贺煜的怒斥,“我说,你是不是真的找她打过泡?这话真是从你口中出来的吗?”

    呃——

    轩辕彻一愣,急忙辩解,“我……我用得着这么饥渴吗?那次只是说说而已,侮辱她!就算全世界的女人死光光,我也不可能找她的!兄弟,不只是你的品味独特,俺在这方面,也挺挑剔的。”

    “那就是收了她父亲的钱喽。”

    咳咳咳——

    这下,轩辕彻直接咳嗽出来,苦笑不已,“兄弟,咱是铁哥们呀,你怎能这样污蔑我!我用得着跟别人的爸要钱吗,别忘了,我爸也很有钱的。”

    “你上次不是说过你不肯相亲,你爸准备不认你了吗?”

    “哟,他敢不认我?你知道他这辈子说过最多次数的是哪句话吗?他说,人应该做善事,但财富是自己辛辛苦苦赚来,不会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所以你说,他舍得跟我断绝关系吗?到时候他的财产没人继承,不得全捐给慈善机构了。”

    切——

    贺煜对他的得意样,还了一记白眼。

    轩辕彻继续嘿嘿直笑,看到贺煜终于会开玩笑,他是彻底安了!

    不过,兄弟两的调侃温情局面没有维持太久,不一会随着某个大人物的忽然驾临,房内的气氛即时变得严肃紧张起来。

    来的人,是轩辕墨!

    原来,他今天一直给贺煜打电话,但贺煜一直不理他,不得已,他才亲自来一趟!幸好,这是专门提供特别用途的军用医院,*甚好,他不用担心自己的行踪被看到或泄露。

    带着一副威严的表情,轩辕墨径直走到病床前,分别看了一下凌语芊和琰琰,淡淡地问,“她们情况怎样?”

    贺煜一声不吭,轩辕彻赶忙代为解答,“总算有惊无险,她们都已度过危险期,醒来后只需好好疗养便可康复。”

    轩辕墨点点头,数秒,看向贺煜,语气变得别有深意起来,“那你也该去做你应该做的事了吧。”

    做自己应该做的事?这老狐狸,是暗示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吗!

    贺煜还是懒得理他,对他视若无睹,毫无反应。

    可接下来当轩辕墨第三句话一出时,他再也镇定不下去。

    “听说是你亲自把她们救出来的,你当时没在她面前说过什么不应该说的话吧?”

    浑身一僵,贺煜下意识地望向轩辕彻。

    轩辕彻同样一脸吃惊,赶紧回他一个特别的眼色,暗示自己并没跟轩辕墨回报过某件事。

    那么,看来又是郑梦琪该死的贱货在嚼舌烂了!

    就在两人面色大变间,轩辕墨又忽然转开话题,说起案子,“洛克恩目前已被关押在特别房间里,等待审讯和盘问,至于那个雷诺,看到情况不妙本来想逃跑,却在机场被M国来的国际刑警截止,也在接受调查。”

    “那就说,这件案子破解在即了!”轩辕彻顺势道了一句,语气难掩雀跃。

    轩辕墨頜首,撼动人心的话却还没有停,高深莫测的眼眸重返贺煜身上,继续说出一个让兄弟俩更震动的事情,“这件案子结束后,你们是时候离开这里,去执行另一个任务。”

    ------题外话------

    妞们六一儿童节快乐!希望我们的心境永远保持在孩提时代,呵呵!可能再更新几章紫就请假写大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