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62章(第二部实体书也出版,欢迎购买)

462章(第二部实体书也出版,欢迎购买)

    执行另一个任务?离开这个城市?

    贺煜和轩辕彻双双震住。

    “伯父,你说真的?”

    “我不去!”贺煜则直接回绝,喷火的眸子怒瞪着轩辕墨,气冲冲地吼,“假如这是你想分开我和芊芊的阴谋诡计,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不会听你安排的。”

    “阴谋诡计?你这是忘了自己什么身份?那我提醒你,这是你的责任,是你的使命,而非什么阴谋诡计!”轩辕墨也来了火,声色俱厉,“this—is—order!你要百分之百服从的命令!”

    命令?去他妈的命令!

    贺煜于是不争辩,提出要求,“好,我执行命令,但我要带她们一块去,凌语芊已是我名义上的妻子,我有权带她们同行。”

    “不行!你这不是去旅游,不可能带她们一起,再说,别忘了你这结婚证是怎么来的,你还当真以为她是你妻子了?”

    “她本来就是我老婆!是我贺煜的……”

    “好了,伯父,你们先别吵,那个任务,是真的吗?大概什么时候开始?这次要去的,是哪儿?”

    “G市!”

    G市?那不是贺煜的家乡吗?轩辕彻不觉又愣了一愣。

    本是怒气腾腾的贺煜也猛然神定不少,嘴里反复呢喃出G市二字来,脑海逐渐浮起一些相关的人和事。

    “具体资料和操作,迟点会正式跟你们说,总之,你们记住自己的身份,记住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否则,累人害己!”

    “我想知道,我得执行任务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一辈子都听命效劳于你?”贺煜嗓音变得沉着了不少,又问了问。

    可惜,轩辕墨没回复他,只一本正经地纠正,“你不是为我效劳,而是国家!”

    哼!

    贺煜眸色骤然又是一冷,但他终究不能怎样轩辕墨,结果只能重新给轩辕墨投以一记愤慨的怒瞪,转身走到凌语芊身边去。

    轩辕彻则继续当和事老,扶住轩辕墨的胳膊,又是苦口婆心地劝解,又是嬉皮笑脸地恭维。

    轩辕墨大概也不想再看贺煜那拽样,再过不久后,决定离开,不过,临走前他用警告的意味叫轩辕彻多加规劝贺煜,叫他们知道辨别轻重,得到轩辕彻频频点头领命,总算踏出了这间房间。

    “不就是一个老狐狸呢,瞧你每次都点头哈腰的,我看你对你老爸也没这么恭敬吧。”贺煜猛然哼出声,对轩辕彻嘲讽了一把。

    轩辕彻边走回他的身旁,边委屈地解释,“我这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伯父的话尽管不中听,但也是不容辩驳的事实,我们本来就得受命于他,别说G市,他把我们派去南北极都得去呢!”

    “依我说,他就是想拆散我和芊芊。对了,木屋里那件事,当真不是你汇报给他的?”

    “当然不是我!我又不是闲着没事可做,怎会为自己惹上麻烦,你以为我真的天生爱点头哈腰吗?依我猜,应该是郑梦琪和她老爸搞的鬼。”

    “那该死的女人,第一个仇我还没找她报呢,不知死活得寸进尺,看来她是认为我就此罢休了?”

    “这女人本来就是个极品!”轩辕彻也无语一番,着重正题,“具体情况怎样,咱们只是猜测而已,管它是谁告诉我伯父,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面对。伯父的话,应该说到做到,我看不久你得回G市去了,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如何让凌语芊也回去吧。”

    “让她也回去?”

    “伯父虽然不允许你带着她到处走,但没权限制她不能回家乡啊,G市正好是她的家乡,她带琰琰回去不可厚非,届时,你再找个机会,让她知道你真正是谁!”要是以前,轩辕彻一定一百个劝阻贺煜这样做,可现今,他清楚情况已经发展到不可避免的阶段,要是再一个劲地禁止,估计会物极必反,后果超级严重。再说照伯父这么安排,他们的任务必是一个接着一个,难道要永远隐瞒下去?这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凭他们哥俩的智商,不难想出对策的。

    听到此,堵在贺煜心头那口闷气总算慢慢舒开一些儿,心里默默采纳了轩辕彻的提议,从而,也发现另一个忧愁,看着凌语芊,低吟道,“可是,她肯吗?”

    “当年她来北京,是因为尚弘历的邀请,如今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她应该不会再留下,至于回G市还是其他地方,这个得靠你!”

    靠自己?她愿意吗?贺煜心中没谱,且又想到木屋里的那件事,发觉与其担心这个,还不如先想想,怎样解释在木屋里对她说的那番话吧。其实,假如坦白告诉她,自己没死,自己就是贺煜,那么说服她回G市也就容易,只是……

    贺煜正思忖间,病房的门猛然再传来敲门声,这次来访的人,是倪媛媛!

    她从倪况那得到消息,迫不及待地赶了过来,还带着亲自熬煮的汤水,一进房就赶紧对贺煜表露关切和问候,给贺煜呈上汤。

    迎着热情温柔、坚持不懈的她,贺煜即时感到一阵头疼,疼得厉害,本打算跟凌语芊表明真实身份的念头也瞬间打住了。他怎么忘了,这中间,隔着一个倪媛媛!

    “我不饿,不喝了。”想也不想的,贺煜立马拒绝掉倪媛媛的爱心汤水,整个人说不出的心烦气躁。

    倪媛媛俏脸一暗,咬起唇来,楚楚可怜。

    “难得小媛一番心意,你就喝了吧,就当喝水呗。”轩辕彻不忍心地劝了一声,且意有所指地暗示,“你不喝,小媛怎么放心走?”

    贺煜逐渐明白过来,再瞧瞧倪媛媛那可怜巴巴的模样,便也接过汤,与轩辕彻一人一半,喝完之后,用眼神暗示轩辕彻带倪媛媛走,轩辕彻会意,不一会,病房里于是只剩贺煜、凌语芊和琰琰三个人。

    先是看了看依然昏睡中的小家伙,贺煜继而拉张椅子到凌语芊病床前坐下,疼惜怜爱的目光静静凝视着她,渐渐地,伸出手握住她的手儿轻轻摩挲,少顷,还转到轻抚她苍白的脸儿,不过摸着摸着,她忽然醒来了!

    她可算醒了!终于醒了!

    相较于贺煜满眼深情和狂喜,凌语芊刚睁开的水眸是迷惘而茫然的,她本能地追忆过去的事,想到某个特定的画面,心里瞬间翻掀,紧盯着眼前的他,樱唇发颤,连带身体也逐渐抖动起来。

    贺煜见状,眼中不自觉地涌上一抹惊慌,“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凌语芊握住他的手,整个人依然激昂不已,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到底是贺煜还是贺熠?他现在的样子,跟当时来木屋救她时的一样,跟当时他对她说他是贺煜时的一样,可说话的语气,又分明是属于贺熠的。难道,当时的情景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梦?又或者,是他为了鼓励她支撑下去的刻意装扮?犹记得,当年她生琰琰的时候,他就曾假扮“天佑”陪她安全诞下麟儿的。

    但也扮得太像了吧,那神情,那口吻,那言语,每一个细节都与贺煜的一模一样,他为啥要扮得这么像,谁让他这样装扮的,真是坏蛋,可恶!

    不再像以前那样感激他,凌语芊反而讨厌起他来,觉得他多管闲事,给自己虚假的希望!

    见她一个劲地愣着不语,眼中还似乎对他充满浓浓的恨意,贺煜急忙按下呼叫器,把医生喊来。

    医生花了大约十分钟,给凌语芊做个大体检查,然后,愉悦欣慰地汇报凌语芊状况良好,已无大碍。

    这时,凌语芊也已经留意到琰琰,注意力全转到他身上,作势起身,准备去看看他。

    贺煜当然是阻止了,嗓音温柔地道,“你自己刚刚好,必须在床躺着休息一下,琰琰没事,他再睡一段时间也会醒来的。”

    可凌语芊哪会听他,小家伙是她的命根子,不管怎样她得守在身边的。

    贺煜无奈,唯有求助医生,医生倒是没他那么紧张,劝他放心,说这样对凌语芊并没什么特别影响,假如遏制病人,反而会引起一种心情压抑。

    结果,贺煜只能搬多一张椅子过来,陪凌语芊坐在琰琰的病床前。

    经过死里逃生,小家伙睡得安宁,凌语芊内心于是不再那么恐慌惊惧,轻轻握着小家伙的手,一脸恬静。

    贺煜反而心潮澎湃,忐忑不安,黑眸晃动不停直瞧着她,一会实在憋不住,开启话题,“你不用担心,医生说了,琰琰没事,不久就醒的。”

    凌语芊仿佛没听到,毫无反应。

    贺煜俊颜一囧,抿抿唇,沉默了下来,少顷,想起轩辕彻的提议,便也迫不及待地问道,“尚弘历那件案子很快就处理,你以后不会再在万尚集团工作了吧?接下来有何打算?当年你来B市,是因为尚弘历,如今发生这样的事,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这儿?”

    这下,凌语芊无法再忽视,平静的心陡然激起一层涟漪,本是轻揉着琰琰小手的指尖,也霎时停了下来。抬眸,看向他。

    ------题外话------

    妞们端午节快乐!节日之际,妞们要不要买套实体书当作给咱贺煜和芊芊的一个礼物?嘻嘻!《蚀心绝恋2》封面更美腻,更值得典藏哟,和《蚀心绝恋1》一起买免运费。妞们可以自己到当当网,京东,亚马逊等网购点购买,也可加紫的读者群【263315612】参加团购,都是送货上门,货到付款。

    天上一颗星,地上的一个人。他和她原本相隔甚远,一次阴差阳错他与她擦肩而过,她蓦然回首,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泪水无声滑落。你是那么耀眼,我无法不看你,只能想方设法靠近你,唤起你对我的记忆,即使要我粉身碎骨、刹那陨落,我也要化为一颗流星,不顾一切地撞向你,陪你到世界终结。

    多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