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3章

    贺煜面容严肃而郑重,目不转睛望着她,顺势说出某个情况和接下来的打算,“我下个任务去G市,我想你和琰琰也回去,这样我可以随时照顾你们。”

    听及此,凌语芊浑身又是一僵,总算做声,却是一口回绝,“不用了,我们不回去。”

    “不回去?为什么?”尽管事先他没把握她乖乖跟他走,但也没想到她会拒绝得如此果断干脆,贺煜除了感觉纳闷,心头还隐隐有种郁闷。

    为什么?凌语芊不语,若有所思看着他。

    “你来这里是因为尚弘历,他把你害成这样,我以为你会迫不及待地离开呢。”

    他说的没错,她确实不应该再在这个城市呆下去,可也没想过要回G市呢,更何况他即将去G市,所以,更不可能!

    略略调整一下语调,凌语芊对他的问题不给答复,若无其事地,忽然转到另一件事,轻描淡述地问,“那个结婚证,可以撤销吗?应该能撤销的吧?”

    呃——

    “之前弄这些,是为了破案,如今大局已定,我想没必要再伪装下去了。”

    伪装,这小东西,竟然把他和她的夫妻关系说是伪装,明明就是真正的夫妻呢!再说当时他可是花了很多人力物力弄的,她大小姐说撤销就撤销啊!

    一个接一个阻滞,让贺煜心情一直往谷底坠,内心越发觉得憋闷、不顺,眸色随之转沉,恶狠狠地瞪着她。她的心,到底在想什么!

    凌语芊俏脸讷讷的,渐渐别开脸,视线集中琰琰身上。

    房间安静了下来,充斥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怪和凝重。

    就在这个时候,褚飞来了。从轩辕彻那得到消息,他又惊又喜,火速赶来,见到凌语芊,整个人更是说不出的狂喜和激动,急忙问这问那,连在场的贺煜也无视了。

    凌语芊感激他的关心,且打算借用他来排开贺煜,于是和他聊谈起来,同样把某人当作不存在似的。

    贺煜见状,心情有多郁闷可想而知,便决定先离开,找轩辕彻商量对策去。

    褚飞这才想起贺煜,看着贺煜高大的背影慢慢消失于门外,不觉问了一句:“凌姐,你和贺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你们的表情,怎么都怪怪的?听说是他把你救出来,大难不死,你们双方应该高兴才对,为啥我觉得你们似乎吵架了?”

    呃——

    凌语芊娇颜立即一怔,沉吟不语。

    “对了,听说那件案子很快就结束,根据安排你可以恢复自由了,难道是出了啥意外?贺煜说话不算数?他不能彻底帮你脱罪?”说罢,褚飞这就紧张起来。

    凌语芊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轻声道,“不是,事情会照计划走,我会没事。”

    “那是什么?”褚飞绷紧的心又很快舒缓开来,再度为贺煜说好话,“其实,贺总真的是个不可多得的男人,你跟着他,会很幸福的……”

    “褚飞,以后别再提这件事了,我和他不可能。”

    “吓?为什么?”褚飞先是目瞪口呆,一会,继续急促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凌姐你告诉我好吗?这一次,他又哪里惹你不高兴的?凌姐,凌姐——”

    他的嗓音越来越大,语气越来越急,凌语芊无奈,将情况告诉他,他听后,更加疑惑不减,“这是好事啊,贺总说的没错啊,你为啥感到不开心?说到底,G市才是你和琰琰的家,你们回家乡正好,对了,到时我也跟你们一起走。”

    哎,他干嘛老是不明白真实!也是,他一直想她和贺熠在一起,又怎么会想到她与贺熠撇开关系这个点上!

    看来,她还是明确跟他说清楚吧!

    “褚飞,你听我说,我和他,不管发生过什么,只是为了这件案子,如今,案子即将过去,我们的关系也会撇清,回到原点。”

    “可是……”

    “不错,在某种程度上,他是个好男人,是很多女人倾慕的对象,但,不包括我,我爱的人,是贺煜!他与贺煜长得很像,曾经几次我都把他当成贺煜,可这不应该的,贺煜就是贺煜,即便已离开人世,也不能由别人来代替,更不能是我把别人当做他,所以,我跟贺熠,是万万不可能!”凌语芊索性把话说完整和仔细,不但是给褚飞听,更是警告自己。

    这些日子,她越来越频地将贺熠当成贺煜,还不停地做梦,有时连她自己都分不清哪些是梦境,哪些是真实,她想,只要自己跟贺熠在一起,难免不了会继续把他看成贺煜,久而久之,这种寄托心理会越来越强,到最后,他在她的心里,就将完全取代贺煜,而这是不允许的,是她不愿意看到的,因此,离开他,是最好的杜绝方式。

    褚飞总算哑口无言,呆望着凌语芊,心潮起伏,跌拓澎湃。

    凌语芊稍作停顿,语气略微放缓一些,由衷地道,“离开这个城市不是不可能,但不一定得回G市,中国那么大,那么多城市,只要我们勤奋工作,哪里都能成为安家之地,你想陪我跟琰琰一块走,也是可以的。”

    褚飞心情也慢慢平复,讷讷地笑了笑,颌首,“或许,你说的对,但怎么说G市是咱们的家乡,咱们的根在那里,当初若非尚弘历,你会继续呆在G市的,如今回去,不可厚非啊。你不能因为贺总回G市而逃避啊,你要真的不愿意再和他发展下去,你不找他不就是了。”

    呵呵,她从来都没找过他呢,哪次不是他亲自找上门,她咋知道,是否她想撇清关系,他就赞同?瞧刚才,他还理直气壮,怒火腾腾的!

    “凌姐,还是回G市吧,就算不为其他因素,你还可以为薇薇,虽然我们一直没有薇薇的消息,但我想这些年你的心里一直惦记着她,期望她归来的对不对?”

    薇薇……

    一听这个久违却深刻的名字,凌语芊心头猛地又是重重一颤。是的,她当然惦记薇薇,这些年,从没放弃过与薇薇重逢的寄望。

    “我来京都也有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定薇薇已经回G市了哦。”褚飞继续道,是劝服游说,也是真心话。

    凌语芊心头更加荡漾,会吗?薇薇真的回来了吗?当年她在G市那么久,薇薇都不回来,如今她和褚飞都不在G市,薇薇就刚好回来了?会这么巧?但假如真这样,薇薇应该会找她的,多少,有点消息的吧?

    “凌姐——”

    “迟点再说吧,案子还没结呢,具体情况也还不知道,等案子结了,咱们再做打算。”凌语芊回了一句,打断褚飞往下说去。

    褚飞一愣,唯有作罢,没再继续这个话题,静静看着她,满腹沉思。

    凌语芊也心情激荡不止,思绪不自觉地围绕着薇薇打转,脑海反复闪现着薇薇的倩影,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深刻。

    这些日子,不想悲愁影响到自己的日常,她极力将一切悲伤过往压制心底,薇薇也一样,如今再次把薇薇放上心头,她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想念小妮子,那么的想见到小妮子,薇薇应该还活着吧,是否真的已回G市了呢?自己和薇薇,还有重逢的机会吗?

    接下来,凌语芊和褚飞就这样各有所思,静默不语,不知多久过后,琰琰醒来了,他们才从中出来。

    小家伙睡得太久,又浓又密又长的黑睫毛一张开,便不停地眨闪着。

    凌语芊抓住他的手,迫不及待地询问他的情况,褚飞也激动不已,满眼火热地注视着小家伙。

    琰琰慢慢适应过来,看着凌语芊,喊出一声妈咪来,嗓子却是如此沙哑,且几乎低不可闻。

    凌语芊彻底忍不住,热泪盈眶,不由分说地把他抱起来。

    还是褚飞理智,急忙按呼叫器,医生闻讯赶到,也给琰琰一番检查,汇报的结果同样是令人喜悦和欣慰的。

    小家伙也没什么大碍,接下来只需精心疗养,身体会慢慢痊愈。

    凌语芊喜极而泣,继续紧握住小家伙的手,用力地揉着,捏着,摩挲着。

    经过一段时间,琰琰已经慢慢恢复一些力气,晓得笑了,还跟褚飞打起招呼,褚飞也面带微笑,笑容里尽是疼爱和怜惜,宽大的手,不时轻抚着他的小脑袋儿。

    整个病房,洋溢在一片劫后重生的喜悦当中,稍过片刻,小家伙忽然问起解救的事,还问起某个人来。

    “妈咪,是不是熠叔叔把咱们救出来的?那熠叔叔人呢?他去哪了?琰琰想跟他说谢谢。”

    想不到,小家伙心里还是惦记着他,看来他在小家伙心里的印象,异常深刻了。

    褚飞即时一怔,下意识地看了看凌语芊。

    凌语芊本是沉浸在雀跃中的好心情也瞬间凝滞不少,美丽的容颜,变了变。

    琰琰不明就里,摇晃起她的手来,继续追问,表露对某人的渴求,凌语芊于是更觉烦躁,拿来他的手,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病床去。

    “妈咪,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回答我,我想见熠叔叔,琰琰想给他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