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4章

    小家伙跟着坐了起来。

    褚飞见状,急忙扶住他,安抚道,“别着急,你的熠叔叔有工作要忙,暂时离开了,他把事情办好会过来的。”

    “真的?”小家伙还是比较相信母亲的话。

    “当然!他跟我说过的。确实是他把琰琰和妈咪救出来,之前他也一直在看着你们呢。”

    这下,小家伙总算信了,本来还想打电话的,但转念想想又怕打扰了“熠叔叔”,于是忍住,在褚飞的协助下重新躺好,稍后,看向凌语芊,讷讷地喊了一声。

    凌语芊心情依然郁闷无比,没给任何反应,小家伙见状,小嘴即时嘟了起来。

    结果又是褚飞出面,轻抚着小家伙的手,柔声哄道,“妈咪刚从险境里出来,精神状态不大好,琰琰不要在意,迟点妈咪就恢复如常了。对了,你刚醒,再好好休息一下,别动来动去知道吗?”

    “好,琰琰知道。”小家伙着实乖巧,果然不再纠结,稚嫩的小脸逐渐露出笑来,可惜面色还是难掩苍白,整个人显得越发惹人怜爱,褚飞于是握住他的小手儿更加的紧了起来,更加疼爱地摩挲。

    病房里重归宁静,约二十多分钟,门忽然被推开,某人出现了!

    本欲找轩辕彻商量对策的贺煜,得知好兄弟去忙其他事没空见他,于是驾车到处逛一圈,逛来逛去最终又还是跑回这儿来。

    最高兴的人,莫过于琰琰,小家伙嘴里尽管忍住没提,心里可是惦记得很,默默祈祷他的到来,想不到梦想成真呢!

    看到琰琰已醒,贺煜也异常惊喜,阔步跨越直奔琰琰的病床前,高大的身躯迅速蹲下,抓住小家伙的手,问这问那。

    小家伙一个劲地回应没事,脸上也一直挂着甜甜的笑容,然后,不忘跟贺煜道谢,还天真无邪地把刚才的情况说一遍。

    听到某件事,贺煜愣住了。

    自己去办事了?

    是谁想的这借口?褚飞吗?又或者,她?

    他回头,下意识地瞧向左边某倩影,可惜他看到的,是她的背影,她背对这边侧躺着,毫无动静。她睡着了吗?不,依他看她是故意对他视若无睹吧!

    想着想着,早前那股憋闷烦躁不觉又跃上心头来,贺煜甩一甩头,视线重返小家伙身上。

    小家伙心思何其细腻,早留意到贺煜刚才的举动,想起妈咪的古怪,于是隐约猜到妈咪和“熠叔叔”是否又吵架了,因为以前有几次就是这样的情况,紧接着,他又觉得这次是妈咪的错,毕竟熠叔叔才救过他和妈咪,妈咪应该感激不尽,就算天大的事,也不应该这个时候生气的。

    所以,他决定当和事佬,帮熠叔叔一把!

    而首先,就是要支开褚飞舅舅喽。

    事不宜迟,他立马看向褚飞,煞有其事地道,“琰琰肚子有点饿,想吃粥,舅舅去帮琰琰买好不好?还有妈咪,也给她买一份。”

    由于医院一直给娘俩输液,故就算她们醒了,医生也没立刻安排她们用餐,因而,褚飞忽然一听这样的话,不禁怔了一怔,心想要不要先征求一下医生的意见,但很快,心中灵光一现,恍然大悟过来,呵呵,小家伙想吃东西是借口,真正目的为了支开他,然后……

    来回看了一下他们几个人,褚飞便也很配合地冲小家伙应一声好,真的就走了出去。

    事不宜迟,琰琰马上开始行动,先是若无其事地拜托贺煜,“熠叔叔,我想去妈咪那儿,你能抱我过去吗?”

    贺煜自然也看出了小家伙的心思,心里可是乐意之至,满眼尽是宠溺之情,不假思索地抱起他,走到凌语芊那张床上。

    凌语芊果然没有睡,看到琰琰忽然过来,俏脸一怔,还来不及其他反应,小家伙已经挤在她的身边躺下,挽住她的胳膊,娇声娇气地道,“妈咪,琰琰想和你一块睡。”

    这下,凌语芊尽管看出他的小心思,尽管心中百般苦恼和不愿意,却也无可奈何,特别是当他软绵绵的小身子不停地往她怀里钻,小手儿紧紧抱住她,她完全没辙。

    紧绷的娇躯,于是渐渐舒缓开来,凌语芊也缓缓举起手来,准备搂住他,谁知她才行动,小家伙猛地推了她一下,翻身坐起来,冲某人喊,“熠叔叔应该也很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一会。”

    他的手,指的正是这张床的床沿,贺煜于是不客气,真的坐了下来,本就不很大的床即时因为他庞大的身躯沉了一下,然而更让凌语芊郁闷的是琰琰接下来的一系列“鸡婆”举动。

    待贺煜一坐下,他重新看回凌语芊那,脆生生地嚷,“妈咪,你好像还没跟熠叔叔道谢哦。”

    呃——

    凌语芊当然不可能真的如他所愿,神色讷讷一下,装作没听到。

    小家伙不屈不挠,自编自导,把褚飞刚才对他说的某句话转述给贺煜,给贺煜安抚。

    “妈咪刚从险境中出来,精神状态不大好,熠叔叔你别在意哦,妈咪休息够了就恢复常态了。”

    不愧是个贴心的小娃儿,贺煜心中郁闷顷刻一扫而空,极力忍住笑,视线朝凌语芊身上一掠,看到她又全身僵硬的苦恼样,他心里更是说不出的愉悦,就像有种仇恨,忽然报了似的。

    琰琰依然活泼不已,说完这个,忽然问起贺煜是怎样救他和妈咪的,是怎样打败那个囚禁了他和妈咪的坏蛋,他还气咻咻地提出一个请求,要贺煜狠狠惩罚匪徒,绝不能放过匪徒!

    对于营救的过程,贺煜轻描淡述大概说了说,惩罚方面,倒是很坚决果断地保证一定会,结果让琰琰对他更加钦佩崇拜不已,直嚷着要拜贺煜为师,以后都要跟贺煜在一起,练武和学习其他各种知识。

    凌语芊又是重重一震,本能地看向贺煜,希望他别同意,别跟着琰琰胡闹。

    可惜,贺煜哪里理她,想起她的排斥,他甚至脑海灵光一现,计上心来,望着琰琰,一本正经地道,“叔叔也想将自身本领授以琰琰呢,可惜叔叔恐怕不能长期与琰琰在一起,再过不久叔叔就要起程去G市了。”

    “去G市?熠叔叔要去出差吗?去多少天?一个礼拜?琰琰可以等你回来。”

    “这不同于普通的出差,这次叔叔可能去那里常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回这里了。”

    听到此,小家伙彻底失望,发亮的小脸瞬间暗了下来,伤心欲哭。

    贺煜精明的黑眸飞速闪了闪,继续着妙计,“对了,琰琰想不想跟叔叔一块去?那叔叔就可以教你本领了。”

    一块去?去G市?可以吗?那妈咪呢?

    “不知琰琰还记不记得G市?就是你当初和你妈咪刚从美国回来的城市,也是琰琰的家乡,是叔叔和你妈咪的家乡。”

    “记得,当然记得!还有褚飞舅舅,薇薇阿姨,姥姥等,好多好多人都在那儿呢!”

    “嗯,还有一个也比较疼琰琰的亲人,贺燿叔叔,他比我与琰琰更亲哦。”

    “燿叔叔!他是爹地的亲弟弟,经常带妈咪和琰琰去海边玩飞机。”小家伙继续欢呼,但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触景伤情起来,“可惜他病了,妈咪说他得在医院疗伤,不能见任何人。”

    “他的病已经慢慢好转,琰琰要是跟叔叔一起回去,叔叔带你去见燿叔叔,还有你妈咪,也能一起去。”贺煜来不及为弟弟的意外缅怀和伤感,趁势游说,说到最后,还别有用意地朝凌语芊看了一眼。

    果然,一听这个熟悉的名字,凌语芊即时起了很大的反应,记忆之门像被迅猛冲开,曾经某些过往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涌上脑海来。

    这些年,除了薇薇,还有一个人也让她记挂,那便是贺燿——那个一直以来对她敬爱有加、真心真意待她的小叔子,为了缓解抚平她的伤痛,带她去海边散心,最后却因此发生意外,变成植物人。

    当年,因为季淑芬的阻挠,她没法再去探望贺燿,于是骗琰琰说燿叔叔得了一种病,得在医院治疗,不能接受任何人的打扰,小家伙对此信以为真,还一直记住这个谎言,可见,心里也是非常记挂这个疼他爱他的亲叔叔。

    不管贺燿是不是自己的小叔子,他出事,是自己引起的,都应该留意关注,然而贺一航的话说的很清楚,假如她觉得对这件事感到内疚,想补偿,那就是当作不认识贺燿,这样可以给季淑芬减少一份困扰、烦恼和伤悲,也算是对季淑芬这个身为母亲的一种补偿。

    同在G市时,她尚能想方设法去关注,有时即便躲在医院门口,偷偷看着住院大楼。然而来到北京后,她没再去打听了,并非她凉薄,而是因为她不知道和谁打探,她于是只好自我安慰,说自己不是医生,就算得知贺燿的情况也帮不了贺燿,而假如奇迹出现,他好起来,她知道了也就是高兴欣慰罢了。久而久之,便慢慢地把这件事藏在心底,就像对薇薇的事一样。

    而今,有人提起,她心底立刻变得不平静起来。

    刚才,某人说贺燿的病已经有所好转,是真的吗?确定不是为了骗她回G市故意撒的谎言?

    ------题外话------

    下章有个特别人物出现,亲们猜猜是谁?当然不是贺燿那么简单了!应该是意想不到的,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