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5章

    头无法自控地一转,她终究正眼看他,发现他也正好盯着自己,她想从他眼中探出一些虚实,却发现,那儿幽深漆黑,如黑夜中的大海,让人根本看不进里面去。

    难道得亲口问他吗?瞧他那表情,好像就在等着她开口似的,自己问了,岂不是顺了他的意?然后呢,他会给出什么样的回答?假如此事当真,自己是否就跟他回去了,那又岂不是和他牵扯上。

    不,算了,管它呗,贺燿的病情要真有所好转,自己就在心里默默祝福吧,反正这也是自己这些年的初衷。

    想罢,凌语芊迅速收回视线,还轻轻闭上眼,放松心情,不再困扰于这件事上。

    贺煜却没这般好过了,想他打响算盘等她陷入,而她刚才那一反应,更让他兴奋不已,以为如愿以偿了,谁知结果竟是……

    哎!这什么女人!

    “熠叔叔——”

    琰琰叫了一声,小家伙已经看出贺煜的烦恼。

    贺煜侧脸,目光重返小家伙的身上,接着,忽然咧嘴一笑,将小家伙抱了过来。只要有小家伙在,情况还是不会太悲观的,反正距离案子结束也还有一些天,他有信心,一定能打动她!

    这会,褚飞也刚好回来了。

    他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刚才出去时先顺便到医生休息室问问,确定凌语芊和琰琰可以吃东西,于是放心购买,大袋小袋地提回来,有粥,有面包,有点心,还有牛奶和豆浆等热饮。

    输液终究不及食物,小家伙一闻这香喷喷的气味,口水直往喉咙冲,凌语芊也是罕见的表露出饥渴之态,至于贺煜,今天跑了大半天没吃过东西,自然也是不客气的。

    病房里于是火热起来,几人围在一起吃得不亦乐乎,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是倪媛媛!

    手里提着一个暖壶,又是她亲自熬煮的滋补汤水!

    褚飞一脸错愕,琰琰还小,没多大思想,贺煜则习惯性地皱起眉头,凌语芊的反应则最为明显。

    对倪媛媛的忽然到来,她是极不欢迎的,只因这让她马上想到郑梦琪,那个害得她和琰琰受尽苦难、在鬼门关走了一回的恶女人。

    先前醒过来时,由于不想再面对贺煜,她便也忘了问起这个恶毒的女人,但这不代表,她就此原谅了,就此罢休的。

    这个倪媛媛,忽然自动送上门来,还带着汤,这是给谁喝啊?贺熠吗?又或者,给自己和琰琰?为内疚?为赎罪?为郑梦琪求情?

    结果证明,倪媛媛这壶汤,确实是带来给她和琰琰的,也确实是为了赔罪和求情!

    “贺太太,你身体都没什么大碍了吧?对不起,我学姐她不是故意的,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她,给她一次机会吧。”

    倪媛媛站在凌语芊的面前,表现得一副诚心诚恳的样子,满眼期盼地望着凌语芊。

    大人有大量?虽然自己已婚生子,倪媛媛还云英未嫁,但年龄上,自己并没比倪媛媛大多少,说不准,倪媛媛比自己还大呢!再说,谁规定大人就得有大量,这量度,也是视人而定!郑梦琪可恶至极,害得自己和琰琰差点丧命,自己非但不能原谅,还要她为此负上应有的代价!

    精致绝美的容颜,无半点动容之色,凌语芊眸色冰冷地迎视着倪媛媛,别有用意地回了一句,“她怎样了?还没死吧?”

    倪媛媛一怔,如实回答,“也没什么大问题,再疗养几天应该恢复如常。”

    “那还好,痊愈了,也好适应牢里的生活。”凌语芊又哼了一句,表情还是异常淡漠的。

    倪媛媛也又是愣了愣。她在想,凌语芊这样说是何意思?难道不肯原谅学姐,还要学姐坐牢?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真会那么大量,不追究了?”凌语芊目不转睛地瞅着她,继续模棱两可地述说着,“答不出来?那就是也不能原谅喽?!所以,这大量二字,别说得老容易的,记住,我们是人,不是神!”

    倪媛媛持续发着呆,面容不停地变化,她料不到,凌语芊会这样子,这话里字字带刺,半点也不饶人!看来,人真是不可貌相!

    凌语芊也懒得再继续对她废话,美目扫了一下她带来的汤,做出回绝,“这汤,你带走吧,我们自己有得喝,你带去给郑梦琪吧,这以后关进监狱,想享受这么好的伙食可不容易呢。”

    下逐客令的意图已表现得很明显,凌语芊不但要郑梦琪付出代价,连带对倪媛媛,也是毫不客气的。

    天之骄女的倪媛媛,极少受这等奚落,姣美的容颜一阵红一阵白的,提着暖壶满心不是滋味,带着委屈的水眸,不自觉地看向贺煜,指望他能帮一把,然而,他看着她的眼神,虽不至于厌恶,却也是毫无表情的,一种近乎冰冷的毫无表情。

    难道他也跟凌语芊的想法一样,一定要追究学姐的责任吗?到时,学姐会不会把自己也拖下水?

    原来,这才是倪媛媛真正担心的,她知法,识法,明白这件事的后果会怎样。整件事虽非她有意参与,但也因她而起,故她担心自己会不会受牵涉,受拖累,结果,彻底地输掉!

    不,她不能输,输了,就代表什么也没了,没了贺大哥,对她来说就是什么都没了!

    回去找爸爸,如今,只有爸爸才能帮她了!

    终于,她不再不要颜脸地呆下去,紧抿着唇,给凌语芊深深一望,然后,用饱含委屈的嗓音对贺煜辞别,“贺大哥,我……我先走了。”

    贺煜对倪媛媛并非真的很厌恶,只不过,男人劣根性嘛,他自是不想凌语芊和倪媛媛一起出现的,于是也就不做任何挽留,只淡淡地看了倪媛媛一眼,算是给了回应。

    倪媛媛更觉悲酸,强忍着眼眶的发热,提紧汤壶,悻悻然地跑了出去。

    闹哄哄的病房,随之转入了一片宁静。

    少顷,褚飞借催促琰琰吃饭,打破僵局。

    凌语芊也继续享用余下的点心,娇颜仍然一片恬淡状,好似刚才并没受到任何打扰,倒是贺煜心里七上八上,惴惴忐忑,捧着饭盒直奔凌语芊的面前,迫不及待地表露他的真心。

    “对那个郑梦琪,你想怎样?”

    凌语芊脊背猛地一僵,抬脸,看了看他。她想怎样,她刚才不是表示得很明显了吗?还用得着再问?所以,现在是他想怎样!他会怎样处理!

    “听说,你和刚才那个倪媛媛是男女朋友的关系?”没回答他的话,凌语芊出其不意地转开了话题,神色诡异地看着他。

    贺煜俊颜猛地一怔,一时接不上话。

    “那天郑梦琪和倪媛媛找上门,理直气壮地表明你和她之间的关系,要我别抢了她的男人……”

    “胡扯,我怎么会是她的什么男人不男人的!”贺煜总算开口,急着辩解。

    凌语芊樱唇微微一勾,漫不经心地道,“那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一个女人,对某个男人标明旗号,这肯定多多少少有关联的。”

    呃——

    贺煜再度哑然,碰上这方面的事,他睿智的脑子总会像忽然短路,烧表了!

    凌语芊瞧着他,忽然想出一个计谋来,看来,她可以借用这个倪媛媛,来断绝自己和他的关系喽!

    “你说不上来,代表你心虚,代表你和她确实有那么一回事,既然如此,贺熠,那你就不该继续缠我了,你明明是她的男朋友,却又要我跟你回G市,你这是想享齐人之福吗?可是,我不接受!我凌语芊虽然是个寡妇,但也不至于接受一个脚踏两只船的男人,就照我早上跟你说的,我们从此毫无关系!”

    “什么毫无关系,不可能!”咆哮之声,也再次自贺煜口中发出。

    凌语芊眯起了眼,娇柔的嗓子严厉了不少,“不可能?那你是想继续脚踏两只船,周旋我和她之间?”

    “当然不是!”

    “不是?明明就是!你当我三岁小孩好蒙啊!”

    “哎呀,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这……说不清楚的,不错,我和她确实有那么点事,我和她……但不是真的那样,而是,一个意外,我和她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

    噗!

    想不到,这男人,把爱情片里那套也学上了,这台词,说得够溜口啊!

    她鄙视他!

    而且,不知因何缘故,凌语芊忽然还感到一股莫名的愤怒。

    这是因为他承认了他和倪媛媛的关系?因为他为脚踏两只船而狡辩?

    可是,关自己什么事,他曾经和谁有关系,是何种关系,又与自己何干,自己和他又不是真的会踏上人生特别的旅途!

    自己和他之间,不管发生过什么,都只是为了案子的解决,过后,会回归原点,顶多,他是曾经的知己,知己与别的女人扯上了关系,自己不应该感到愤怒,至少,不是现在这种悲愤!

    看来,自己又把他当成贺煜了,对着这张与贺煜极为相似的脸容,她妒忌他和倪媛媛的关系,甚至,愤怒他和倪媛媛的关系!

    ------题外话------

    《蚀心绝恋》实体书今天又有大优惠活动了哟,《蚀心绝恋2》只需六折33元,《蚀心绝恋1》只需六四折35元,亲们可以两部一起买,这样四本书总共才需68元(包邮),很实惠,妞们不容错过哟。紫的另一本书《缠绵不休》目前在当当网也是6折只需33元,欢迎妞们一起购买。

    想自己到当当网购买的请到本书评论区复制地址,或在当当网首页直接输入“蚀心绝恋”或我的笔名“淡漠的紫色”搜索,便能看到《蚀心绝恋1》、《蚀心绝恋2》《缠绵不休》(网络版现改名为《残酷总裁契约妻)的购买地址。

    不想自己网购操作的亲们,欢迎加入qq群【263315612】参加紫组织的团购,也是送货上门,货到付款。多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