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6章

    Stop!

    凌语芊,停停停,赶紧停,不能再想了,说好不准这样想的,怎么又来了!

    心烦气躁的叱喝在凌语芊心底窜起,她急忙把视线从某人身上调离,看向褚飞,连带嗓音,也忽然变得极大起来,“褚飞,我想出去散散步,你陪我!”

    其实,刚才她和贺煜的对话,褚飞都听到,还觉察到了那股时有时无的火药味,对两人之间正发生的事情,便有所了解,他正思忖着要不要出面劝止呢,如今凌语芊提出这样的要求,他当然是顺水推舟喽。

    对凌语芊点头应好,他把饭盒放下,有所暗示地跟琰琰说道,“舅舅陪妈咪下楼去走走,琰琰在这继续与贺熠叔叔把饭吃完哦。”

    小家伙对刚才发生的事情也是多多少少知晓的,于是配合褚飞,还乖巧地叫褚飞照顾好妈咪,不用担心他,他有熠叔叔陪伴。

    褚飞回他宠溺一笑,走到凌语芊的病床前,扶凌语芊下床,然后,饱含深意地望了贺煜一眼,陪凌语芊走了出去。

    “熠叔叔,你过来这儿和琰琰一块吃吧。”琰琰也赶紧喊了贺煜一声。

    贺煜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捧着饭盒机械性地走了过来,呆望着小家伙,思绪还在方才。

    琰琰继续吃了两口饭,接着道,“不知道妈咪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最近确实有点古怪,熠叔叔别放在心上哦。”

    噗——

    贺煜恍惚的神色因这字眼立即一定,唇角忍不住扯了一扯,更年期?她有那么快到更年期了吗?呵呵!

    “还有,熠叔叔别气馁,琰琰会帮叔叔劝妈咪,反正这G市,琰琰是回定了!”小家伙不愧是个贴心宝贝,劝慰人的功夫果真了得,还忽然举起一只手来。

    贺煜唇角继续微微上扬,几秒后,手也缓缓伸出,宽大的手掌对准小家伙白嫩的手心轻轻一碰,充斥心头的挫败感已经慢慢散开,恢复信心。

    不错,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她跟在他的身边!

    女人,不管你有多固执,你都休想逃!

    这边厢,有人的憋闷纾解了,那边厢,凌语芊并没因为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沐浴在暖和的阳光底下而平息火气。

    褚飞边陪着她走,边若有所思地瞅着她,少顷,终打开沉默,“凌姐,其实你没必要跟贺总闹得那么僵。先别说其他,单凭他也是贺家人的身份,注定了你们撇不开关系的。你也看到,琰琰是多么喜欢他,你老这样的话,会给琰琰带来不良影响的。还有,他对你确实有情有义,你失踪这些日子,我常和他在一起,看到他是怎样的备受煎熬和焦急,去木屋救你,他几乎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这样的男人,你真的不应该拒绝。”

    凌语芊皱起眉头,辩驳,“你不懂的!”

    “不,我懂,现在,我敢说我懂了,不就是因为琰琰的父亲吗?可是,你到底要背负这个包袱到什么时候?难道真的打算一辈子?这对你不公平啊,以前我都跟你分析过,劝解过你的,你当时也欣然接受,为什么这次又忽然变卦?凌姐,人活着,不就图个快乐吗,你为啥要这样亏待自己?”

    是啊,自己根本就是自我虐待,自虐得精疲力竭,然而,她能怎样,她想这么艰难和痛苦的吗?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心!她就是想为贺煜守着什么似的!

    迎着褚飞严肃而又温暖的面容,凌语芊鼻子顿然一酸,热泪冲上眼眶来,低声坦白出,“褚飞,我也不想这样,但我真的好怕,你知道吗,我总会不自觉地把他当成贺煜,将对贺煜的爱转移到他身上去,我怕长久这样下去,我会把贺煜忘了。”

    “忘了?我不认为你会把他忘记!就算有天你会真正爱上贺熠,甚至爱得比贺煜还深,但你心底始终会留一席之地给贺煜的。另外,你把贺总当成贺煜,其实这也是你内心世界的一种渴望,一种寄托,这是好事啊凌姐。”

    “但是,我跟贺煜曾经……”

    “你跟贺煜曾经海誓山盟,承诺彼此的心永远只追随对方是吗?但他死了,这誓言也就没必要再守下去啊,假如贺煜会因此责怪你,那么,他这样自私自利的男人,不值得你爱!”褚飞先是义正言辞,稍顿了顿后,语气又陡然一转,迟疑道,“凌姐,还记得那次,你问我对你是什么感情吗?”

    嗯?

    凌语芊脑中一闪,记忆涌现,泪眼中现出一丝期待来。

    褚飞深吸一口气,毅然答出,“我喜欢你!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我还曾经在心里暗暗说过,要守护你一辈子!”

    呃——

    对她惊愕且甚至有点慌乱的反应,褚飞苦涩一笑,但还是自顾往下剖白,“但我不会因为你而一辈子不娶,将来我碰到合适的人,碰到一个对我掏心掏肺、甚至把我的性命看得比她自己还重要的女人,我会试着去接受她,慢慢爱上她。其实,不同的时期,人的心境应该随着环境而转变,你也应该这样,你对贺煜的爱,在过去某个时期已经达到了,那就行了。”

    这些话,他憋在心里,早就想对她说,却由于怕给她带来负担,导致彼此关系破裂,便一直忍住,而今,趁着这个合适的机会毅然说了,他心里也猛然感觉舒坦了不少。

    确实,这个时候坦白出来,影响并不很大,凌语芊虽然被震撼不少,但如褚飞所料,在这样的情况下得知他对她的感觉,她无心纠结太多,只因她要分心于自己与“贺熠”的关系,她甚至更多的心思倾注于此,反复思量分析着褚飞的话,心中某种信念已不似先前那么强烈果断了,已悄然减弱许多了。

    褚飞没有再吭声,认为该说的都说了,接下来她要是还执意下去,他也没办法,不过,他会继续守护她的。

    接下来,两人又恢复了静默,继续并肩往前走,约有一段时间,才上楼回病房。

    贺煜正好提出辞别,原来,刚才轩辕墨打电话给他,叫他去处理尚弘历的事。

    凌语芊不作回应,却也不再像先前那样争锋相对的态度,褚飞则送贺煜出门,这一天,算是过去了!

    第二天,贺煜不再出现,不过他有给琰琰打电话,说他很忙的同时不忘关注琰琰的情况,琰琰依然很亲切地与他隔空畅聊,还乖巧懂事地叫他不用着急,集中精神把坏人绳之于法,当然,还人小鬼大地主动汇报了凌语芊的情况,给贺煜带来了无尽的欣慰和欢喜。

    但是,在第三天上午,凌语芊突然提出要出院。

    褚飞猝不及防地怔了一怔,紧接着,急声道,“凌姐,其实你不用这么急的,在家也是休息,在这里也是休息,可这毕竟有医生护士,做什么都方便很多。”

    是吗?她倒觉得,做什么都不方便呢,这是医院,满周围充斥着药水味,吃个饭都不觉得香!

    褚飞心里想着什么,凌语芊岂会不清楚,先别说她身体已恢复得七七八八,没有再住院的必要,还有个主要因素,她就是不想继续呆在这里随时面对“某人”,琰琰与某人的对话,她都有隐约听闻,得知他今晚会过来,所以,她要溜,回自己的家里去,不让他有再见自己的机会。

    “不如,我打个电话给贺总,跟他说一声?”褚飞退为其次,又道。

    凌语芊却还是否决,故作嘲讽,“说什么?是不是没钱结账,想叫他来结账?”

    “呃,当然这样,只不过……”

    “那就得了!”凌语芊打断,不让他往下说,然后,按下呼叫器,把医生叫来。

    医生了解她的情况,本来就打算让她们住到明天,今天既然她主动提出,便顺势赞同,循例给她和琰琰做个大概体检,事不宜迟地给她们办理出院手续。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几人坐在了计程车上。

    “凌姐,确定要回家吗?而不是去贺总家?你和琰琰失踪之前一直住在那里的,你们的一些日常用品也都还在那。”褚飞还真契而不舍,依然抱着一丝希望,前头明明有座位,他却愣要与她们挤到后座来,原来是为了这个。

    凌语芊即时瞟了他一眼,没好气地应道,“案子不是在处理吗,人不都抓了吗,那就代表没危险喽,干嘛还要去打扰人家!”

    “话虽如此,但意外的东西难免,毕竟还没彻底结案,万一……”

    “万一万一,你就那么喜欢我出意外?”凌语芊更加恼火,狐疑地睨着他,“老实说,你是不是收了他的钱?收了多少?”

    “呃,我哪有啊!”

    “你这么卖力为他说话,我还以为有呢!那你听着,以后不准再跟我提他,否则,你去和他住!”凌语芊索性放出狠话,话毕搂琰琰往椅座靠得更深,闭上眼,彻底来个置之不理。

    结果,褚飞又是无奈地作罢,满腹思绪地瞅着凌语芊美丽中透着坚决的侧脸,就此直至下车,出乎意料的,有个特别的人影忽然闯进他们的视线来。

    ------题外话------

    谢谢购买《蚀心绝恋》实体书支持紫的妞们!自己在当当网买的,记得发个评论哟,在当当登录账号后,点“我的订单”就能给本书评五星了,很简单的操作,希望妞们都弄一下,这对本书很重要的。妞们五星评价后,欢迎QQ群(263315612)把评星页面截图给管理员,便能进入高级群享受某种免费福利,就是看那啥特别的原版情节哦(网络版木有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