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7章

    不,是两个人,尚东瑞和尚闵琳!

    打自被洛克恩劫走的前一天算起,到现在差不多有十天没见,凌语芊却觉得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似的,住院这几天,没见他们来,她便也没多想,不料她才出院就碰上了,这纯属巧合呢,又或者……

    应该不是巧合,他们两舅甥的表情证明是特地来找她的,找她所为何事?

    凌语芊先是纳闷一下,很快闪出尚弘历的影子来,于是也加快一下步速,迎上他们,客气地道,“好久不见,你们都好吧?”

    “凌姐姐。”尚闵琳低声打出招呼。

    尚东瑞则定定看着凌语芊,不出声,可那火热的眸瞳酝酿了千言万语,等待倾诉。

    凌语芊抿一抿唇,招呼他们上楼,大约几分钟后,终于踏进了自己的住处。

    屋子宁静依旧,温馨依旧,被收拾得整整齐齐,让凌语芊心情顿觉舒爽不少,不由递给褚飞一个赞许的眼神,顺便吩咐他去准备茶水,她则招呼尚东瑞与尚闵琳坐下。

    轻轻舒展一下腿部筋骨,凌语芊看着尚东瑞,直截了当开启话题,“你们过来找我,有事要谈?”

    “身体都没事了吧?”尚东瑞这才开口,问候起她,“这几天都在为我父亲的事奔波,没空去医院探望你,很抱歉。”

    “没关系,你现在来看我一样的,身体已无大碍,我还提前一天出院了。”凌语芊投以理解的神色,说罢俏脸转向严肃,语气也极为郑重地问,“董事长现在怎样?”

    “被关起来了,等候审讯,这辈子,恐怕都得在牢中度过了。”尚东瑞一脸沉痛,嗓音充满了无尽的痛楚。

    虽然早知结果如此,可到了真正生成,凌语芊还是忍不住唏嘘一把,而且,为尚东瑞感到心疼,还有……尚闵琳!

    那个尚若欣,也该受到应有惩罚了吧?小妮子岂不是……

    凌语芊正思忖着,尚闵琳噗通一声猛地跪在她的跟前,开口便是乞求,“凌姐姐,你能不能帮帮我妈咪,我妈咪虽犯了错,可她会知错的,会改的,你叫贺熠给她一个机会,别让我妈咪也坐牢好不好?那个贺熠,那么喜爱凌姐姐,应该会听凌姐姐的话的。”

    呃——

    这琳琳……

    “我今天跟舅舅去警局看我妈咪,她真的好惨,脸色好苍白,一下子老了十多岁似的,我从没见过妈咪这样子,我不敢想象时间久了她还会变成什么样!”想起母亲的惨况,尚闵琳抑制不住,痛哭出来。

    凌语芊赶忙将她扶起,挪动一下身子,让她坐在身侧,亲手替她拭去眼泪,怜惜地安抚道,“别哭,琳琳,你别难过。”

    “凌姐姐,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你帮帮我好吗?琳琳这辈子都会记住你的大恩大德,以后也会竭尽全能去回报你的。”

    “其实,琳琳,你听我说,我跟贺熠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这事极为严重,牵连甚广……我真的做不了主。”凌语芊也急忙开口,回应和解释。

    “不,你能的,舅舅曾经说过,你被外公无辜拉下水,现在你没事,就是因为有贺熠帮你,只要你也跟贺翼说说,让他帮帮我妈咪,我跟你保证,妈咪以后不会再犯的。”尚闵琳不断摇头,毅然坚持自己的想法,也不清楚她是真的太单纯,想事情太过简单呢,又或接受不了母亲遭此大劫,愣是把母亲解救出来。

    凌语芊越发为难,根本不知道如何跟她解释,本能地看向尚东瑞。

    其实,今天她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尚东瑞今天的举动跟以往很不一样。

    这样的结果,尚闵琳一个小女孩或许不理解,不接受,可尚东瑞是个大男人,阅历学识都很丰富,而且也早料到家人的这种下场的,他到底怎么了呢?这期间,到底参合了什么事?

    幸好,褚飞出来了,把闵琳拉到一边去,凌语芊算是松了一口气,但也不能完全放松,只因还有一个人在,尽管他不吵不闹,却似乎更让人费心。

    “妈咪,我回房间一下。”这时,琰琰忽然喊了一声,也跑开了。

    凌语芊回过神来,对着尚东瑞,讷讷地道出歉来,“东瑞,对不起。”

    尚东瑞也一直默默看着她,好几秒,直接了当地应,“对不起?你是指联合贺熠欺骗我爸吗?”

    凌语芊咽了咽口水,娇颜更加窘迫,明知这不是什么坏事,但因为牵涉到的人是他——这个一直疼爱呵护自己的好男人,她便觉得浓浓的歉意。

    “其实,你们一开始就没想过放过我爸和大哥大姐,对吧?”尚东瑞继续感叹,苦涩的语调逐渐多了一丝嘲讽,“想我爸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真的认为贺熠会达成他的心愿,知道你被劫持囚禁与洛克恩有关,却愣是不肯告诉我这个亲儿子,而是跑去找贺熠交易谈判,拿着贺熠的保证书沾沾自喜,根本就不明白,即便再白纸黑字,对贺熠看来也是无效,是废的,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谈判的人,可是棋高一着的贺熠呢!连我,也信以为真、也被骗了呢!”

    跟贺熠交易谈判?贺熠能找到自己,是尚弘历从中协助的?凌语芊被这个消息震了震,俏脸诧异了一下,紧接着,内疚之情又油然而生,可惜,除了内疚,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她没能力帮到他们!她做不到满足尚弘历的心愿,她甚至,连跟尚东瑞解释的理由都没有。

    倒是尚东瑞,神情异常冷静,很快便转开话题,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

    回公司?他是指,回万尚集团吗?凌语芊顿时又是一愣。

    “他们虽然没有实现我爸的心愿,但还是遵守第一个诺言,并没连根铲除万尚集团,所以,万尚集团还是可以继续经营,但只限于合法的领域,我大哥大姐有官司在身,暂时不能回公司打理,任务于是落在我的身上,芊芊,你愿意和我一起经营管理吗?愿意帮我度过这个难关吗?我希望,你能,我真的很希望你的帮助。”

    “噢,东瑞……”

    “我今天去探我爸,他不但骂了贺熠的不守信用,他还跟我说,对不住一个人,那就是你,他托我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他还说,当初相中你,不仅是因为你的美色能帮他实现某种计划,他还看到了你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毅力和恒心,令他很是佩服欣赏,他说假如有你帮我,他就是死,也瞑目!”

    “东瑞,我……”

    除了不停地喊他的名字,凌语芊发觉自己是那么困难于发言,其实,那些天被囚禁在木屋,她曾经多次想到,倘若自己能度过这次的难关,首先要做的,就是跟万尚集团撇清关系,彻底远离万尚集团。如今,他竟然求她继续留下,与他一起共度难关!在她对他满怀心疼和内疚的时候,提出这样的请求!他没责怪她的隐瞒和欺骗,没责怪她协助贺熠将他父亲和手足绳之于法,还是把她看得很重要,希望她陪他共度难关。

    所以,她要拒绝吗?她该拒绝吗?她还能拒绝吗?

    但要是不拒绝的话,等于她又与这个毒蛇般的集团扯上关系,虽然他说了以后只正当经营,可她还是害怕,并非她胆小,而是,痛定思痛,她不想再有机会经历那种如坠入万劫不复深渊的体会,只需一想,便足以让人生畏,恐惧的!

    黑眸清澈透亮,尚东瑞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稍后再开口时,语调忽然变得轻快起来,打趣道,“怎么了,好难回答吗?又或者,你得先跟贺熠商量?怕他舍不得你操劳?嗯,想打好这场战确实不容易,需要投注大量精力,但我答应你,不会让你太辛苦的,你可以叫贺熠放心。”

    “呃,不关他的事,不是他的问题。”凌语芊这也开口,急于澄清。

    “哦?”尚东瑞挑了挑眉头,似乎不信她的话,毕竟,他知道她和贺熠领了证,他亲眼看到她的失踪给贺熠造成的极大影响,看到贺熠如何冒着性命危险去救她,最主要的是,贺熠不顾一切帮她洗脱罪名!

    对贺熠欺骗利用父亲的手段,他是痛恨的,但他又明白事理,清楚父亲和哥哥姐姐罪不可赦,故他理解贺熠的做法,也从贺熠帮凌语芊洗脱掉罪名中看出了贺熠对凌语芊的爱,这事,极不容易,可贺熠还是做到了,由此可见,凌语芊在其心中是多么的重要,爱情上,他不得不认输,希望凌语芊继续留在公司,是因为他确实需要她,目前,他最能信赖的,也只有她了!

    不过,凌语芊没有让他误会下去,她解释清楚自己与贺熠的关系,她告诉他,那张结婚证书只是为了当时那个计划,如今案子处理了,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她与贺熠,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都已毫无关联,她不会再见贺熠,更不会出现像他说的那样,由贺熠来影响和左右她的工作,最后,她甚至做出一个决定,答应了他的请求,答应帮他一起重振万尚集团,陪他度过难关!

    听着一整段话,尚东瑞面色瞬息万变,心潮澎湃跌宕起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说真的吗?她与贺熠当真不再有关联?她真的答应帮他重振尚家的产业?他发现,自己那份沉落在心底某个角落的爱情火苗,又忽然燃起来了!他的眼球变得更加透亮,炽热热地望着她!然后,不由分说地将她抱了起来,兴奋激动地转着圈圈。

    凌语芊猝不及防,一声惊呼中,本能地抓紧他,双手急切切地搂住他健壮的腰腹,防止自己掉下来。

    他们浑然不知,他们的身后正站着一个人,那高大挺拔的身躯如从冰柜里出来似的,散发着阵阵刺骨的寒气,俊美绝伦的容颜深沉阴霾,怒火腾腾,整个人像要燃烧起来了似的……

    ------题外话------

    谢谢妞们的月票和评价票,群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