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68章

    这时,琰琰刚好从房间出来,见到那终于出现的人影,立即兴奋大嚷出来,“熠叔叔,你来了!”

    对儿子的呼唤,贺煜闻而不听,冰冷的眸子仍牢牢锁定在前方那对搂抱一起的人影上。

    凌语芊也被琰琰那声叫喊震醒了,本能地从尚东瑞身上跳下来,回头看清楚来人,更是满面愣然、浑身僵硬。

    真的是他!

    可他是怎么进来的!照琰琰的情况,不是小家伙开的门,褚飞又和琳琳在阳台,而自己,更不可能。

    难道,是他自己开门进来的?

    凌语芊视线略微一低,如期见到他拿在手中的钥匙,顿时更是皱紧了眉儿。

    尚东瑞也发觉了异样,且觉察到贺煜那满身的怒气,下意识地走近凌语芊,准备拉住她的手。

    不过,他尚未碰到她,只觉飓风来袭似的恐怖迅猛,贺煜已经快他一步扯住凌语芊的胳膊,拽着她走开。

    凌语芊迅速奋起挣扎,娇喝声中充满羞恼和愤慨,“放开我,还有,谁让你进来的,你走!”

    贺煜仿佛没听见似的,把她抓得越来越紧,阔步走进她的卧室,关上房门。

    凌语芊恼羞成怒,使劲扭着身子,且喊得更大声,“喂,你到底要干嘛,快放开我,还有,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立刻给我消失!”

    消失?哼!

    他没日没夜,马不停蹄,尽快把事情办完,就是想早点见到她,他无时无刻不想着她念着她,她却和别的男人在这里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他叫她随他一起回G市,她坚决不同意,却甘愿与别的男人共进退!

    她,简直就是想气死他嘛!

    越想那些碍眼气人的情景,贺煜越觉得怒火中烧,咬牙切齿间,拦腰抱起她,将她狠狠地甩到了床上。

    如此举动,连贯而快速,带给凌语芊的是一阵头晕目眩,当身体着床时,更是浑身发痛。

    这该死的男人,臭男人,可恶极了,竟然这样对她,他想摔死她吗,他凭什么啊,痛死人了!

    然而,这样还不止,就在她努力爬起来,准备对他破口大骂时,他高大的身躯大山般地趋压下来,冷冽的薄唇狠狠把她吻住!

    吸吮,啃咬,缱绻,他把尚未平息的怒火发泄在这个强烈狂野的吻上,除此,还有更深入的。

    唔——

    唔——

    唔——

    凌语芊拼命扭动脖子,企图躲开他的侵犯,身体也是使劲摆动着,奈何在力气上她素来就不是他的对手,结果只有被欺负的份。

    可恶,大坏蛋,大烂人,魔鬼!

    她睁大双眼,怒瞪着他,心里痛骂他千遍万遍。男人却视若无睹,继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感受已由起初的暴怒惩罚慢慢转为了美妙享受。

    真甜,真美,那体会,棒极了!

    他深深地陶醉其中,一步步地往更高峰处迈进,尽情品尝着她的美好,不过,他终究还是没法走到底,就在这火热狂野之际,一阵阵外界嘈响划破了旖旎空气中的寂静。

    “砰砰砰——”

    “贺熠,你赶紧给我开门,不准你伤害芊芊。”

    是尚东瑞,边叫边拍门。

    还有琰琰的,“熠叔叔,你把妈咪带进房间做什么,快开门让妈咪出来吧。”

    听此声音,凌语芊为之一振,趁男人分心时,趁机推开他的脸,用尽全力朝外面呼救,“东瑞,救我,琰琰,救我。”

    紧接着,琰琰的叫声又起,语气更加焦急,且带着一丝决然,“熠叔叔,不准你伤妈咪,快开门让琰琰进去,否则琰琰生气了,真的会很生气,再也不理你的!”

    靠!

    这小子!

    贺煜剑眉立马皱了一下,分神得更厉害,凌语芊正好抓住机会,再使劲推他一把,爬起身,跳下床。

    贺煜这才晃过神来,本能地伸出手,把她拉住。

    “放开我,否则,我也恨死你,决不会放过你的!”凌语芊又是怒声大吼,颤抖的嗓子显示了她的紧张和焦急。

    贺煜忽然扬了扬唇角,为她的威胁感到好笑。不会放过他?她能对他怎样?不过,这生气的俏模样,倒是挺让人赏心悦目的。

    凌语芊才不会让他如愿,对他“猥琐”的神情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从他禁锢中挣脱出来,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妈咪!”

    “芊芊,你没事吧?”

    守在外头的琰琰与尚东瑞立马询问情况,依然担忧焦急不已。

    凌语芊分别回他们一抹淡笑,表示自己没事,刻不容缓回到客厅,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对慢悠悠走来的某人再次斥喝出来,“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滚!”

    “贺熠,既然你刚才已经听到,芊芊不想和你再有任何关系,你最好知趣些,别老再骚扰芊芊,否则,我才不管你的权力有多大!”尚东瑞跟着附和,严厉地警告着。

    方才,他好不容易求得凌语芊协助他重振家业,也好不容易和凌语芊有亲昵接触的行为,却因为这个混蛋的忽然出现,刚开始的美好就此毁掉,所以,现在他是新仇加旧恨。

    琰琰心情尚未平复下来,暂时不予评论,只目不转睛地看着贺煜。

    贺煜先是对着凌语芊那杏眼圆瞪的俏模样淡淡扫了一眼,目光转向尚东瑞时,寒光迸射,声冷如冰,“那你呢?她好不容易才从魔窟中摆脱出来,你却又死缠烂打把她牵扯进去,这就是你对她的好?”

    “什么魔窟,你别血口喷人,万尚集团是国家批准继续经营,你身为这件事的其中一员,也很清楚的!我们做的是正当生意。”尚东瑞马上辩驳,恼羞成怒。

    贺煜薄唇一勾,不以为然地嗤哼,“正不正当,还有待验证呢!毕竟,这曾经是个肮脏的地方,想要完全洗清,不是一件易事,你最好乖乖的别耍花样,我们的人可是时刻盯着,到时休怪我们无情!”

    “你……”

    “还有,拜托你像个男人,别用那种恶心的方法去迫使女人勉强接受你的乞求!”

    霎时间,尚东瑞更是被说得脸色大变,一阵红一阵紫的,瞪着贺煜,久久说不出话。

    凌语芊见状,再也忍不住,出面帮忙了,俏脸含怒直逼贺煜,“你住口,你有什么资格嘲笑他,你自己还不是一个样,为了让我答应你的要求,还不是照样对我各种蒙哄拐骗?难道你就像个男人?”

    呃……

    这小女人,她说什么啊,她竟然在外人面前说出来!

    “还有,他就算再死缠烂打,也是为了公司,不像你,纯粹为了自己的兽欲,对比起来,你更恶心!”

    这……这该死的女人,欠扁啊!

    贺煜面色难看到极点,神色再转森冷,羞恼难言,最后,气冲冲地威胁出来,“你也住口!别忘了你也是我救出来的,案子还没完全结束,你随时有再被扯进去的可能性!”

    晕!

    他……

    这什么男人啊!

    公报私仇!

    可恶,什么烂男人,小肚鸡肠!

    凌语芊理智顿失,随手抓起旁边的移动电话,不顾一切地往他身上砸去。

    贺煜猝不及防,身手尽管已经够敏捷,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挨了砸,手臂即时传来一阵麻痛。

    对呢,他怎么忘了她那喜欢拿东西砸他的该死癖好!

    瞧着他那越来越可怕骇人的样子,凌语芊抑不住的颤抖、发慌,可还是极力壮着胆子,申明,“这是你自取的,谁让你激怒我!”

    激怒?她好意思说出这样的字眼?到底是谁激怒谁啊?到底是谁答应别的男人共进退,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在一起,还不顾他的面子,把他对她的那些爱的表现当众说出来?!

    哼哼,刚才他不应该饶过她,否则,她现在该呆的地方是床上,被他狠狠地……,自己面临的是痛快的爽一回,而不是在这里出丑!

    想罢,他心里某种基因窜了起来,可惜这次他已无法如愿,有了前车之鉴,尚东瑞迅速堵在凌语芊面前,颇有豁出去的架势;小家伙琰琰也是随时准备着,至于刚才被吵闹声吸引进来的褚飞,更是事不宜迟地跑近贺煜,凑到贺煜耳朵低声提醒,“贺总,你冷静,情况对你很不利,你不能再弄砸它,凌姐的脾性你是了解的,到时别说给你钥匙,我也会被赶出去的。”

    冷静!

    确实,自己应该冷静,尽管自己每次对这个小女人都无法自己的失控,可现在,必须冷静一下!

    褚飞见状,索性拽住贺煜的胳膊,带贺煜往门口走,“你放心,凌姐就算答应帮尚东瑞,那也只是一种恩情,她与尚东瑞之间不会发生其他的事,接下来我会继续劝她,争取让她最终还是答应跟你回G市去,总之,我站在你这边,永不改变!”

    不错,这小子,还不错嘛!

    贺煜眯了一下眼,给褚飞一记赞赏的注视,然后,视线越过褚飞往屋里瞄了瞄,终答应先离开了。

    屋里的火气随之慢慢平息下来,一会,凌语芊叫尚东瑞和尚闵琳先走,尚东瑞想来想去,便也依从她的意愿,带尚闵琳走了。

    偌大的客厅,于是只剩凌语芊、琰琰和褚飞。凌语芊寒着脸,看向褚飞,褚飞自知有罪,嘿嘿笑了两下,说了一句“你们都饿了吧,我去煮饭”,暂且溜开了,连劝解的任务,也打算稍后再继续。

    可惜,他再也无法如愿,因为接下来,突然来了一个人,一个曾在凌语芊生命里起过极大作用的男人,对凌语芊来说,地位仅次于贺煜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