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70

    进入面馆坐下来后,野田骏一说得更多,不同于他以往的只报喜而不报忧,这次,他什么都说出来,把自己这两年对她的思念,牵挂,和痛苦的煎熬毫无隐瞒地倾诉于她。当年,他忍痛割爱,把她还给了贺煜,可惜贺煜出事了,让她最终陷入了万劫不复中,故现在起,他要把她护在身边,再也不放开。

    如他所愿,凌语芊感动得一塌糊涂,美丽的眼睛一直水汽氤氲,痴痴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这个伟大的、深情的、优秀的好男子!

    琰琰年纪小,听得一知半解,但因为有之前那些日子相处的基础,他对野田骏一的依赖性自然而然重新生起。

    这顿午餐,于是吃了很久很久,意犹未尽之下,凌语芊带野田骏一回到自己的住处。

    褚飞正在客厅边吃方便面边看球赛,被凌语芊忽然带个陌生男人回来惊慑到,目瞪口呆直看着野田骏一,努力思索着这到底是哪号人物,同时他还发觉,自己心头莫名生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琰琰迫不及待的欢呼解除了他的迷惑,“褚飞舅舅,琰琰给你介绍个人,这是骏一爹地。”

    骏……一……爹地?骏一……野田骏一?噢,是那个日本人!

    记得有一次,琰琰无意中提到一个名字,还喊对方为爹地,他好奇,追问凌语芊,凌语芊便大概说一下那段过往,以致现在琰琰一提,他马上想起了,且更加心头大震,那种不好的预感随之越发强烈。

    这个在凌姐心中地位仅次于贺煜的日本人,竟然出现了,这样的时期出现,凌姐还带他回家,看大家的神情,似乎相处得很愉快,不妙,大大的不妙啊!

    “怎么了?你没事吧?”凌语芊为褚飞古怪的神情纳闷,关切地问了一句。

    而紧接着,野田骏一也意味深长地开口,“褚先生好像不大欢迎我?因为我是日本人吗?”

    本来,被凌语芊忽然这么问,褚飞还在想着要咋回答,这一刻,更是呆傻了眼。这……这个小日本,到底何方神圣啊,敏锐力竟如此之强,竟看得出自己不喜欢他!看来,警备得提高!

    “虽然我是日本人,但我很喜欢中国,喜欢与中国人交朋友。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对我们有点特殊想法,但我想说,政治时事是政客的事,不管他们说什么,有些事实是无法改变,那段历史,即便他们因为某种个人或团体利益而不肯承认,但不代表我们普通国民的看法,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历史和事实的。”

    哦哦,原来小日本是这样想,以为他不喜欢他是由于这个!

    褚飞放下心的同时,忍不住心悸一把,蓦然觉得,这小日本人还挺不错!不过,这样似乎更不好,对贺总的威胁更大呢!

    肃静肃静!威武威武!

    快速绷紧脸容,褚飞像抽筋似的,嘴巴微微一扯,算回应了野田骏一。

    野田骏一则友善地笑了笑,没再多说,凌语芊给了褚飞一记深意的眼色,注意力回到野田骏一身上,语气转向雀跃,“你今晚留下吃饭吧,我给你煮你喜欢的那些菜,冰箱正好都有材料呢。”

    野田骏一也不客气,还打趣道,“是吗?看来你时刻记得我呢。”

    呃——

    凌语芊无语一笑,却也不辩解,叫他和琰琰先在客厅坐坐,不料他提出想帮她,她稍做沉吟,便答应了,琰琰也嚷着加入,却突然被褚飞拉住。

    “琰琰来,舅舅新研制了一款游戏,教你玩,可还玩的哦。”

    他说着,就把小家伙带进了睡房,当然并非真的教玩游戏,而是直接切入主题,问小家伙和妈咪是怎样与野田骏一碰上。

    琰琰不明大人的复杂世界,如实回答了,褚飞继续追问更多,小家伙也都知无不言,虽说的不详尽,但足以让褚飞确定,这个野田骏一绝对不同寻常,足以震撼到所有人的地位!

    看来,他得告诉贺总!然而,当他拨出电话时,对方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褚飞舅舅,你怎么了?你的脸看起来很烦恼的样子,没事吧?你要打电话给谁呢?对了,你不是说研制了一款新游戏要教我玩吗?怎么还不玩?”

    噢!

    褚飞这也才忆起,支支吾吾好一会,总算找到借口糊弄过去。

    “其实,这个新游戏是舅舅和同学一起研制的,刚才有个步骤,舅舅不清楚,打算打电话问同学,可惜他电话无法接通。”

    “那就是无法玩游戏了?”小家伙立刻拉下了脸。

    这明显挑出了褚飞的罪恶感,为自己利用一个小孩子而感到羞愧,不由拉起小家伙的手,安抚道,“琰琰放心,等舅舅问好了,一定带你玩,现在舅舅先带你玩其他的,对了,咱们去玩赛车好不好。”

    小家伙也非蛮不讲理之人,尽管有所失望,但还是退回其次,乖乖地点了点头。

    褚飞即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事不宜迟拉起他,步出卧室,回客厅,玩起赛车来。

    有得玩,小家伙很快恢复了以往的愉悦心情,褚飞也渐渐把刚才某个担忧放下,就这样兴致盎然地陪着琰琰,直到野田骏一出来。

    在琰琰的招呼下,野田骏一加入,代替褚飞与琰琰玩,褚飞退到一边,静静看着他们,看着看着,方才那股危机感又窜起。

    这个野田骏一,个野田骏一,真够厉害,与琰琰玩得如此融洽,毫无违和感,琰琰也非常自然,比以往与贺总相处得更温馨,更甜蜜,那样子,就好像是……两父子!

    褚飞再也忍不住了,继续对他们看了一会,不着痕迹地走到阳台去,再次拨打某人的电话,可惜还是无法接通。

    这到底怎么了呢,贺总啊贺总,你可知道火烧眉毛,你的地位就要让人给抢了吗!

    无奈之下,褚飞只好发个短信过去:贺总,水漫金山,十万火急,看到信息后马上给我回个电话。

    短信已经发了出去,他忧愁的眸瞳紧盯着手机屏幕,等待回应,谁知却是等到某人的介入。

    “在等电话吗?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不知几时,野田骏一跟出来了,突如其来的问话把正发愣中的褚飞吓了一跳。

    急忙收起手机,他侧目看向已经与他并排而站的野田骏一,无以接话。

    野田骏一仍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关切道,“需要我帮忙吗?”

    “呃,不……不用,我……我……”

    “呵呵,我不是说过,我对中国很友好吗?你喜欢的话,还可以把我当中国人。”

    把他当中国人?这小日本,讨好人不用这样吧!不过,他越是这样,越可疑!望着他清亮的眼睛,褚飞希望能发现些许端倪,奈何这双眼,除了亮,还有黑,黑乌乌的让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里面藏着什么,这高深莫测的程度,与贺总有得比呢!

    嘀——嘀——

    就在这个时候,寂静的空气骤然响起一声手机铃响,谢天谢地,是贺总打过来了,总算能联系上了,不过,这样的情况……

    “怎么不接?你手机响了。”

    噢,他当然知道手机响,只不过……

    “刚才不是一直等电话吗?现在响又不接,你,真的没什么事?”

    噢!噢!

    迎着那似乎能把人看穿看透的注视,褚飞简直头皮发麻,扯唇挤出一抹傻笑后,动作极其缓慢地接通电话。

    “什么水漫金山十万火急?芊芊发生什么事了吗?又或琰琰?”电话里头的嗓音,急促无比,看来被那条短信吓到了。

    褚飞握住手机,有话说不出!老兄,不是她们有事,是您有事!

    “喂……有在听吗?听到我的话吗?褚飞,快给我死出来!”

    “我在,贺总,我都听到,别再大声了,我耳朵就要聋……”

    “既然听到,那为啥不回话?我以为你本来就聋了呢!”

    这……大少爷哦!咋这样说话!不过也是,本来就是个狂霸拽的人……

    “喂……”

    “我在。”

    “既然还活着,那就赶紧说话,小子你搞什么飞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那条短信,我希望不是恶作剧和开玩笑,因为我们的关系还没友好到这样的程度!”

    噗!

    褚飞忽然觉得,自己如此掏心掏肺到底值不值得!不,自己做的一切,才不是为了这个狂傲霸道的大少爷,而是为了凌姐。

    正自我安慰间,褚飞忽觉肩膀被重重地压了一下,回神,只见野田骏一冷不防地靠近,对他发出明明是关切却让他感到很不自在甚至有点怯意的眼神,无声地问他怎么了,为啥一直握着电话不出声。

    两边夹攻,头一次遇到这种事的褚飞立即陷入手足无措当中,结果,急匆匆地对电话那头回了一句“没……没什么,我……我发错信息了”,然后,挂断电话。

    狂霸拽那边,算是搞定了,可身边这个笑里藏刀的,依然存在,褚飞继续傻笑,掩饰自己的内心,幸好琰琰跑了出来,缓解了这诡异的局面。

    饭菜都做好了,小家伙受妈咪所托,来喊两人去吃饭。

    褚飞即时松了一口气,趁机抱起琰琰朝屋里走去,至于野田骏一,若有所思地对褚飞注视几秒,抬步跟上。

    忙碌了近两小时,成果是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佳肴,也由此可见凌语芊对野田骏一的好,这让褚飞顿时又是心头百味陈杂,惴惴不安,但考虑到不能让人发现心思,便再也不敢动起打电话跟某人报告的念头,殊不知,某人亲自跑过来了!

    忽然收到那样的短信,电话里又听褚飞含糊其辞,职业性导向,贺煜以为凌语芊又被人绑架或控制,于是顾不得其他,火速飞车赶来,却不料,迎接他的是比她被绑架更令他震惊和愤怒的画面!

    那不是……野田骏一那个小日本吗!咋又出现了!而且,看她们亲热如一家人的样子,根本就是碍眼!

    对于某人的突然驾临,在场的人何尝不是大震一下,野田骏一以为大白天见鬼了!凌语芊则一如既往的皱起娥眉,依然不欢迎其到来,褚飞则惊诧连连,本打算吃过饭再溜回房打电话的,孰料这大少爷亲自跑上来了!

    唯独琰琰的反应最为正常,迫不及待地欢呼出声,“熠叔叔,你来的正好,妈咪做了很多很多菜,你也快尝尝哦。”

    熠叔叔?琰琰喊这个男人为熠叔叔?野田骏一即时又陷入另一种震撼。眼前的男人,不是贺煜?也是,眼前男人的打扮,不是以往见到的贺煜的打形象,再说,贺煜明明已经死了呢……

    自己大白天没有见鬼,那么话说回头,这男人到底是谁?熠叔叔?全名是什么?难道是……贺煜的兄弟?不过据他所知,贺煜只有一个弟弟,名字叫贺燿,而且,长相与贺煜虽有两分相似,但不至于相似成这样。

    还另野田骏一迷惑的是,这个被琰琰唤为“熠叔叔”的男人,对自己有着浓浓的敌意!这样的眼神,自己并不陌生,早曾见过,对了,当年贺煜每次看他,就是这种眼神,如出一撤!

    真是神奇,真是稀奇!

    野田骏一不禁更加想知道这男人是谁,当然,他知道自己不宜直接问出来,他能做的,便是若无其事,冲这男人礼貌性地一笑,在并没有得到男人礼尚往来的对待时,依然佯装淡然镇定的样子,继续享用晚餐。

    贺煜那端,简直狂风骇浪,激荡澎湃不休不止。在琰琰与褚飞的招呼下,他理所当然地坐了下来,位置刚好就在野田骏一对面,把野田骏一看得更加清楚。他清楚,自己目前的身份是“贺熠”,不能胡来,可他克制不住,毕竟,这么多喜欢小女人的男人中,小日本是最特殊的,是最能让他感到威胁和不爽的一个!当年不惜给出50亿,就是想彻底除掉这个极大威胁,谁知道,这小日本违背了诺言,又来纠缠不清!

    而那小女人,竟也还念着小日本!非但把小日本邀请回家,还做了这么丰富的菜肴给小日本吃,这不摆明了对小日本余情未吗!

    想罢,贺煜连同对某人也记恨起来,冰冷的眸略微一侧,往旁边那个倩影瞪了一下,见她依然对他视若无睹当他透明状,他更是火上加油,直想就这么不顾一切,冲过去把她拖走。

    本是欢乐温馨的一顿晚餐,就此转成了窘迫凝重,宽敞明亮的饭厅,像突然笼罩上一层极强的气压,就连不谙世事的琰琰也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乌溜溜的大眼睛来回扫视着众人,天真无邪地问,“妈咪,熠叔叔,骏一爹地,你们咋都不说话了?”

    被点名的三人,皆僵直了身子。褚飞怔了怔,急忙打圆场,“正所谓饭寝不语,吃饭时应该专心吃饭,不能说话。”

    “可是,咱们以往都有说话啊,熠叔叔以前来吃饭,和琰琰说了很多事,刚才骏一爹地也一直在讲话呢。”小家伙不以为然,帅气的小眉头皱了起来。

    褚飞翻了翻白眼,决定闭嘴,反正,这当事人都在,自己干嘛把烦恼摊上身!端起碗,他大口大口地吃起饭来,夹这味菜,夹那味菜,吃得不亦乐乎,也就他一个人能这样吃。

    “妈咪——”一会,琰琰又朝凌语芊喊了一下。

    凌语芊轻咬一下唇瓣,抬起脸看着小家伙,已经面露微笑,“琰琰乖,赶紧吃饭吧,这些菜都是妈咪为你煮的,你可不能浪费妈咪的一番心意哦。”

    “妈咪说错了,这不都是妈咪为骏一爹地煮的吗?妈咪刚才就是这样对骏一爹地说的,琰琰在听呢,还有舅舅也在场的,对吧舅舅。”

    呃——

    想不到自己已经决定独善其身,结果却还是被扯进来,正被嚼得尽兴的虾仁,就这样堵在了褚飞的口中,他再一次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这时,一直沉默的野田骏一开口了,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为凌语芊解了围,“妈咪是这么说过,但我知道,这些也都是琰琰喜欢吃的呢,虾仁炒蛋,炸薯条,鸡丁腰果等等,都是琰琰的最爱。”

    他还边说边夹一些到琰琰碗中,俊雅的容颜挂满宠溺的笑,“琰琰多吃点,争取比骏一爹地长得还高,还大。”

    小家伙本就不想为难妈咪,如今更是罢了,转首冲野田骏一甜甜一笑,且不忘对贺煜喊了一声,“熠叔叔,这也有很多菜是你喜欢的,你也多吃点哦。”

    贺煜黑沉冷绷的俊颜,总算舒缓些许,回小家伙一个勉强的笑,再朝眼前的凌语芊和野田骏一分别不同用意地瞅了一眼,低头,心不在焉地吃了起来。

    大家纷纷起筷,各有所思,直到这顿饭结束。

    野田骏一争着洗碗,凌语芊便不拒绝,与他一块完成。贺煜看着他们的背影,眼中可谓怒火狂烧,但忍住没跟上去,而是看向褚飞,准备先问清楚具体情况。

    ------题外话------

    本文结局篇《蚀心绝恋?华丽落幕》也已出版发售,独家赠送两万字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

    ★我任由你放纵,你却不让我自由,寂寞、欢愉、疯狂、遗忘,总是我双脚悬空,在你的冷酷与热情间游走,即使忍受蚀心之痛,也要笑着接受。她是他爱的被告,他是她的命运审判长,他们的爱甜蜜而忧伤,痛彻心肠。甜宠暖虐,恩爱伤怀,不容错过★

    《蚀心绝恋》实体书出版算已经出完,等着整套抱回家的妞们可以买了哦!

    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和书店均有售,自己买的提议到当当网买,折扣最低,购买地址请到本书评论区复制,或在当当网直接输入《蚀心绝恋》搜索。

    还可参加团购,价格比当当网还优惠五元,欢迎加qq群【263315612】团购,团购还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感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