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71 贺煜呢,有资格了吧?

471 贺煜呢,有资格了吧?

    结果,琰琰被哄到客厅一个人玩,他们俩则进入褚飞的卧室,褚飞一轮述说,贺煜总算了解到大概。

    “贺总,不是我吓你,你真要想办法才行,你刚才没见凌姐怎么对小日本的,那眼神,那笑容,对你都没有过呢!”为了加强贺煜的防备意识,褚飞不惜加油添醋,把情形说得甚为严峻。

    结果,贺煜自是更黑了脸,还迁怒到褚飞身上,给褚飞一记恶狠狠的瞪视。

    褚飞很大量地不与他计较,继续表明自己的决心,“虽然凌姐的心向着小日本,但我依然站在你这边,只要你开口,我一定帮你。”

    “谁说她的心向着他,不准胡说。”

    “但那确实……”

    “闭嘴!”贺煜语调又是一阵拔高,说罢,走到窗口那,望着湛蓝天空中的一缕缕白云,脑海渐渐浮起一些过往,褚飞这小子,有些话尽管说的不中听,但也是事实,确实,那小女人的心一直向着小日本,当年是自己想方设法霸道强势地阻挠,才彻底消除她的分心,让她一心一意只对自己,可现在,在她看来,自己已经“死”了,她对小日本的那份情谊会不会又窜出来了?看今天这情况,应该是吧,哼,这小女人,还说什么这辈子她只爱他,小日本一出现,她就什么都忘了,真是……欠打!那娇嫩的小屁股,欠他狠揍一顿!

    “贺总,你想到办法了没?”褚飞跟了过来,问道。

    真是阴魂不散!

    贺煜厌烦地斜了斜眼,但仅是一秒钟时间,恢复愁闷。办法?想什么办法?琰琰跟褚飞说,小日本一直在找小女人,如今找到了,看来是不可能离开,至少,短期内不会离开。小女人又正好无视自己,那么,想要彻底杜绝小日本的出现,唯一的办法便是,贺煜回来,像以往那样,强势霸道地限制小女人的心都回到他的身上!

    可是……要贺煜回来……这……

    该死的轩辕墨!该死的老狐狸!

    贺煜禁不住,在心里把那个时刻限制他对凌语芊表露真实身份的轩辕墨也骂上了。

    “其实我最担心的,还是另一件事,凌姐会不会跟这小日本跑了,离开京都,去日本!”不是他褚飞坏心,故意给这大少爷添烦恼,而是着实想大少爷好呢。

    果然,贺煜一听,心烦意燥地驳了一句,“她答应了帮尙东瑞的忙,才不会跑!”

    曾经,他为她帮尙东瑞感到气恼抓狂,但相较于野田骏一,他宁愿她帮尙东瑞!

    “熠叔叔,你在看什么呢?”

    沉寂的空气中,蓦然响起一声稚嫩的呼唤。

    琰琰自己一个人玩厌了,跑进来了。

    贺煜回头,阴郁的脸起了一抹暖意,走前几步,拉小家伙在床沿坐了下来,粗粝的手指在他水嫩光滑的小脸怜爱地摩挲一把,低声问,“熠叔叔和骏一叔叔,琰琰最喜欢谁?”

    黑亮的双眼骤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琰琰吃吃地问,“只能选一个吗?”

    “既然是最,当然只能选一个。”褚飞也慢慢走近,还根据自个意愿诱导,“不过我想答案肯定是熠叔叔,对吧琰琰?”

    可惜,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小家伙并没附和,也没点头,只呆呆地看着他,看着贺煜。

    贺煜则为此心头重重一沉。记得,不久前当他让小家伙在“熠叔叔”与“东瑞叔叔”之间选一个的时候,小家伙果断选了他,而今……却犹豫了!

    也是,尚东瑞那货怎能与野田骏一比,毕竟,野田骏一曾经那么疼爱小家伙,一起相处了那么多日子,已在小家伙心中建立了稳固的地位,这个位置,连他这个“熠叔叔”也不能攻破,而能攻破的人,只有……

    压住失落和苦楚,贺煜又问,“那在爹地和骏一叔叔之间,琰琰最喜欢哪个?”

    “爹地?你是指琰琰的爹地吗?”小家伙迟疑。

    “嗯,琰琰亲生爹地,最疼最爱琰琰的。”

    “那当然是爹地喽!”

    呵呵——

    阴沉晦暗的脸容,总算绽出一抹明朗,沉吟几秒钟后,贺煜再开口,“那琰琰要记住,爹地不喜欢琰琰对别的叔叔好,特别是那个骏一叔叔。”

    “啊?真的吗?爹地真的这样想?不过,熠叔叔你怎么知道?爹地跟你说的?什么时候跟你说?可是琰琰的爹地明明已经……”

    “嗯,你爹地之前跟我说过,总之,琰琰要谨记爹地的话,心只能向着爹地,不能朝那个骏一叔叔偏近半点。”

    “不错,爹地才是琰琰最重要的人,琰琰不能让其他叔叔占据爹地的位置。”虽不明白贺煜说的这些话到底怎么个情况,褚飞却也附和出声。

    琰琰肃起脸儿,煞是郑重,来回瞅着他们,道,“但妈咪喜欢骏一爹地,骏一爹地也疼妈咪,他还能令妈咪笑,琰琰已经很久没见过妈咪笑了,琰琰希望妈咪继续笑,妈咪笑起来很美,琰琰也很高兴。”

    靠!

    归根到底,还是小女人的态度!

    哼哼,笑啊,见到小日本就笑,她还真笑得出来!枉费他对她这么好,就不见她笑一个给他看!他何尝不知她笑起来很美,那眉目间,像染上一抹醉红,娇娇媚媚,把他的魂魄都勾走了,可惜,他再也看不到,在“贺熠”这个身份面前,她吝于给他一个笑脸,其实,他应该感到高兴不对吗?他应该为她不应该为她不会向“别的男人”笑而高兴,然而,她却还是对小日本笑了,故他一点都不高兴,一点都不!

    “熠叔叔,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哪儿不舒服呢?”

    突然间,琰琰又发出一声低唤,把贺煜从愤恼中唤了回来。

    原来,他这一想,满腔怒火难以抑制,以致全身绷硬,面色也恐怖得骇人,小家伙被吓到了。

    是的,他确实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他的心,绷得难受!不过,这些他没法对小家伙说,就算说了,小家伙也不会懂,所以……

    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是那个熟悉的嗓音!

    褚飞已经过去开门,琰琰也飞奔过去,喊出一声“妈咪”。

    来人,是凌语芊,厨房的工作忙完了,她来叫琰琰去洗澡,蹲下接住小家伙扑进怀中的小身影,她关切地问,“琰琰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一会,琰琰才缓缓抬起头来,讷讷地应,“琰琰没事,是熠叔叔,他心情不好。”

    空气里,即时响起一道抽气声,是褚飞的。贺煜依然满眸阴鸷,直盯着凌语芊,凌语芊稍稍怔了一下,若无其事地对琰琰道,“时间不早了,妈咪带你去洗澡,洗完妈咪讲故事给你听。”

    话毕,不再管小家伙那不该有的情绪,牵住小家伙的手,二话不说漠然离去。

    那满不在乎,深深刺痛了贺煜,褚飞则暗暗叫苦连天,稍后,欲开口喊一声,不料贺煜也已抬起修长的腿,步出他的卧室,来到客厅里。

    那儿,野田骏一正和小家伙说着话,好像是……要走了?哼哼,他还以为这小日本会趁机留下过夜呢,倒还有自知自明。

    小日本和琰琰道别完毕,站了起来,看了看贺煜,深黑的眼,一种别样的光芒在剧烈闪烁,稍后,目光抽离,回到凌语芊的身上,伸手出其不意地扶住凌语芊的两边肩头,在凌语芊光洁白皙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昂首阔步,朝屋门口走去,逐渐消失于众人的视线之外。

    屋里,鸦雀无声,静得无一丝声息,褚飞惊诧着,凌语芊怔愣着,贺煜,面色愈加难看,拳头紧撺,约莫十来秒,高大的身躯像鬼魅一般,也跟着往大门口奔去。

    留下满室的人,更加面色各异。

    空荡荡的走廊,已无那抹可恶的身影,贺煜拼命按着电梯,在楼下出了电梯后,脚步更是如箭一般,终于在小区花园里追上了野田骏一,确切来说,是野田骏一停了下来,他竟料到,贺煜会追出来。

    两人体形差不多高,差不多壮,彼此间距离不到一尺之远,挺直腰杆对峙着,一股无形的、冰凉的气息在周围慢慢冉升起来,本就宁静的花园,变得更加沉寂。

    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眼神愈加暗黑,媲美黑夜里的大海,无边无际,谁也看不到谁在想着什么。

    许久,贺煜先开口,嗓音如他目光般的寒冷,“远离她,不准再出现她的面前,给我滚回你的地方去!”

    过了好几秒,野田骏一也才开口,对比他的冰冷,他十分淡定,出其不意地问,“你就是贺熠?”

    贺煜不语,目光幽冷依旧。

    “贺煜的堂弟,大名鼎鼎的检察官。”野田骏一自顾说着,刚才洗碗的时候,他趁机问了凌语芊,凌语芊也一一回答了他,他总算知道了这个与贺煜长得异常想象的男人是谁!

    “你知道吗,即便是贺煜,也没资格这样跟我说!你我都喜欢丹,凭什么要我滚?假如我要滚,那你是不是也应该滚?”

    “她叫凌语芊,不是什么丹!”贺煜这也开口,很厌恶地甩掉这个名字。

    “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丹,一直都是!”野田骏一语气也倏忽一硬,紧接着,又放松,“你大概还不知道我和丹的过往吧?我和她的关系,除了贺煜,没人能及,所以,你根本没资格说过刚才的话!”

    “是吗?那你又知不知道我和她什么关系?民政局的档案里,有我和她的名字,我是她合法的丈夫,故你说,我有没有资格叫你滚?”贺煜抬脚,往前迈了一步,趋近野田骏一,确切感觉到,这小日本僵硬了身!

    确实,野田骏一并不知晓这个消息,凌语芊没跟他说,她只说,他叫贺熠,是贺煜三叔的儿子,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是个检察官,在他的刻意引导下,她承认了,这个“贺熠”喜欢她,却并没有说他们已经结婚登记。

    所以……他不信,根本不可能!先别说眼前这个人是贺煜的亲堂弟,这伦理关系上,在中国极少出现,就凭凌语芊本身,也不可能答应的,她心中只有贺煜,只认定了贺煜,又怎么会把终身托付给别的男人,即便这个男人,长得像极了贺煜,也不可能,当年自己若不是那样费尽心思,她也绝不可能……

    因此,一定是这个男人在撒谎,这个像极了贺煜的男人,在糊弄他,刻意这样说来炫耀,示威,驱赶他!

    “我知道,你曾经和她有过婚约,可那已都过去,现在,我才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至于你,不管你和她曾经有多少过往,都已失效!”一针见血的话语,从贺煜咬着的牙关迸发出来,伴随着炙热的气息,如尖刀一般,刺插野田骏一的脸庞。

    野田骏一又是面色一变,更加目不转睛,然后,嗓子也提了提,“是吗?但据我所知丹并不喜欢你,刚才她一直没看你,你对她来说,仿佛一缕空气,不,简直就是透明,什么也不是!”

    “你……”

    “至于我和丹的一切有没有失效,还有待验证,我对她的爱,一直没变。曾经,为了她的幸福,我把她交给了贺煜,可事实证明,我错了!因为,贺煜不配拥有她!贺煜假如真的爱她,就不应该让她遭受这些!爱一个人,是想尽办法保护好自己,然后,保护她!可惜,贺煜做不到!所以,我要把她要回来!”

    最后两句话,他说的别有深意,然而,贺煜已被愤怒蒙住了眼,遮住了心,觉察不到他说这些话的用意,只知道,这小日本又来纠缠了,要把小女人抢走!

    野田骏一已然离去,贺煜仍一动不动地呆立原位,好长一段时间,他才回过神来,动身,并非朝野田骏一的方向走,而是折回凌语芊的住处。

    褚飞透过门孔看到是他,赶忙给他开门,且叫了一声“贺总”。

    贺煜视若无睹,越过褚飞,踏遍客厅和洗浴室,皆不见凌语芊的影子,最后,冲进凌语芊的卧室。

    凌语芊刚哄琰琰睡下,正准备下床,猛被突然闯进的人影震到,还来不及反应,只觉一阵飓风来袭,自己被压在床上,一双温热的嘴唇,狠狠地趋压过来。

    该死,这混蛋,这大色狼,他凭什么,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折回来,还这样对她!

    怀着极度的羞恼,凌语芊张口,准备咬他,不料他比她更快一步,自个儿咬破嘴唇,鲜血倾注而出,即时染湿她的唇瓣,伴随着一股腥味直闯喉咙。这恶魔,竟然……

    凌语芊始料不及,即时呆住,男人却丝毫不停,带着伤口的唇用力地挤压着她粉嫩的唇瓣,把浓烈的鲜血抹遍她整片樱唇。

    “怎样,这味道可以吧?”他低吟,嗓音压抑的沙哑。

    凌语芊定神,羞嗔,“你住口,恶心死了,快出去。”

    “这样就恶心了?那接下来……”他的手,迅速往下滑去。

    凌语芊身体即时一阵抽搐,这魔鬼……

    “那小日本有什么好,你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朝他投怀送抱?”

    一波接一波的袭击,伴随着强大的怒气,凌语芊素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此刻,亦然,可她还是极力地挣扎,急中生智,脑海猛然一机灵,怒吼,“你给我住手,否则,你现在怎样对我,我会让它发生在我和野田骏一之间!”

    终于,他停止,俨如快速弹奏的琴弦,一断,即停!

    凌语芊趁机推开他,急着逃离,无奈她某个地方刚被欺负过,脚一时无力,重重打了一个踉跄,摔痛了她。

    他过来,准备帮她,她却用力把他甩开,如避蛇蝎,忍住痛,重新站起来,直奔窗口那,冲他吼出一个字。

    “滚!”

    滚?不,他不会!而且,那事还没完呢,所以,他不会走!

    迎着她那恨不得把他杀了的杏眼,他自顾命令她,“答应我,别再跟那小日本见面,别再让他对你有机可趁。”

    若是以往,凌语芊兴许会冷然处之,可此刻,她刚被这恶魔侵犯过,羞愤交加,于是没好气地吼,“我和野田骏一怎样,轮不到你管,你是我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

    贺煜一僵,俊颜再次沉下,接口,“我没资格?我当然有资格!在名义上,你是我老婆,是我的女人,看来你是忘了那张结婚证书……”

    “不错,那根本是无效的,我干嘛会记得!结婚证书,必须由男女双方一起登记,可是,我没有去,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还有,你擅自动用关系而弄成的结婚证书,有法律效用吗?能约束我吗?”

    好,好一个口齿伶俐的小妖精!

    贺煜面色愈加难看,眼神越发冰冷,一会,又是咬牙切齿,“那贺煜呢?他有资格了吧?”

    ------题外话------

    本文结局篇《蚀心绝恋华丽落幕》也已出版发售,独家赠送两万字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

    ★我任由你放纵,你却不让我自由,寂寞、欢愉、疯狂、遗忘,总是我双脚悬空,在你的冷酷与热情间游走,即使忍受蚀心之痛,也要笑着接受。她是他爱的被告,他是她的命运审判长,他们的爱甜蜜而忧伤,痛彻心肠。甜宠暖虐,恩爱伤怀,不容错过★

    《蚀心绝恋》实体书出版算已经出完,等着整套抱回家的妞们可以买了哦!

    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和书店均有售,自己买的提议到当当网买,折扣最低,购买地址请到本书评论区复制,或在当当网直接输入《蚀心绝恋》搜索。

    还可参加团购,价格比当当网还优惠五元,欢迎加qq群【263315612】团购,团购还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感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