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73 我们回G市吧(实体书结局篇已出版)

473 我们回G市吧(实体书结局篇已出版)

    原来,轩辕彻所谓的好地方,是枪房,专门供人练枪打枪的地方。

    “我们多久没比试了?记得上一次,好像是去年年中,两弹之差,你把我击败。”轩辕彻站在其中一个枪道,拿起桌上的手枪,对着前方靶子做了一个瞄准的姿势。

    贺煜也戴上了专用眼镜和耳塞,透过淡黄色的镜片,凝视着身旁的人影,一些相关画面渐渐跃上脑海来。

    身为贺氏集团的继承人,除了在商业上拥有卓越的经营能力,防身的本领也不能缺少,用枪就是其中一项,不过,枪法跟轩辕彻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于是乎,在训练营的那段日子,他拼命练习,在轩辕彻的陪伴下没日没夜地打。轩辕彻非但不谦让,还使出全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他训练到顶尖,而随着时日过去,他和轩辕彻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去年六月份,他胜了轩辕彻!

    他依然清楚记得当时轩辕彻说过的一句话,“嘿哟,果然是高手,兄弟我甘拜下风!”

    定定望着轩辕彻,他没丝毫得意或自豪,只因他清楚,这份荣誉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轩辕彻,他能走到今天,全赖这个铁哥们,没有轩辕彻,兴许他早就熬不过那段炼狱般的生活。

    “还是老规矩,大家都使出十二分力,谁也不准让谁。”轩辕彻说着,瞄准靶中红心,结实的手指在枪扳指上轻轻一勾,子弹飞出,快速穿梭,命中红心,紧接着,第二枪,第三枪……枪枪发中。

    贺煜先是看他打了约莫半分钟,视线也回到自己的靶上,开始发射。

    再过半分钟,轩辕彻停下,结果是百发百中。他们堪称神枪手,比试不存在不中的可能,比赛规则于是定在一分钟之内大家各发出多少,以速度为准。

    这时,只见贺煜的靶上红心部分已经出现很多个洞,贺煜本人身躯平稳,神态自若,似乎没使到半点力气,可那劲势,快、准、狠。

    犹记得,当年首次比试,贺煜落后轩辕彻整整20枚,迎着轩辕彻故意摆出的得意轻狂之色,贺煜并没任何紧张和担忧,只沉沉地看着轩辕彻,而每次训练,贺煜都是一言不发,谁也不清楚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不知何时开始,轩辕彻才发现,自己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并非自己大意或粗心,反而,自己越战越勇,可最后,还是败了。

    不但枪法,还有其他训练,贺煜都由起初的落他一大截到最后超越他,他清楚,在这突发猛进的背后,付出的是难以估计和难以想象的毅力、恒心和奋斗,是一个信念使然,这个信念,跟一个名叫凌语芊的女子有关。

    还记得,有一天,夜晚,贺煜约他出来,山头上摆着很多罐啤酒,贺煜凝望着夜幕笼罩的苍穹,淡淡说出一句话。

    “今天是我生日。”

    一年一度的生日,人生中最具意义的日子,却是靠着曾经一些美好的回忆支撑过去。

    “不知她是否还记得这个日子呢,我想她应该记得,只是,我不敢肯定她会不会特别庆祝,此刻会否站在窗边,望着这片天空,脑海尽是我的影子,是我与她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我想,应该会吧?”

    从伯父口中,他得知贺煜的来历和情况,从而对贺煜冷漠狠绝的个性给予理解,后来方知,这个好兄弟心里,是那么的苦!

    曾经,他问他:假如她已结婚,爱上了其他的男人,你会怎么办?

    他俊颜一怔,黑眸飞速闪过一抹阴戾,紧接着又恢复平常,肯定地应道,“她不会。”

    他想问他为何如此笃定,却被他眼中的闪亮和坚定所慑住,于是没有问出来。

    而今,那份坚定,却乱了,这好兄弟的心里,再也找不到以往的自信和肯定。

    砰——

    砰——

    锐利飞梭的子弹,不知是多少次朝那靶心的小孔穿透而过,时间已超过一分钟,但发射仍不消停。

    没有特意计算,彼此都不知道到底谁赢了,但其实,各自心中已有答案。

    贺煜,好哥们,你是那么的优秀和强悍,没什么难倒你,对她,你更不会栽倒,就像你说过的那样,你和她注定了相爱一生,因此,你们最终会在一起的,一定会的!

    轩辕彻把目光收了回来,重新举起手枪发射,寂静凝滞的枪房,枪声连绵不绝,响个不停……

    同一时间,凌语芊倚着窗户,神思恍惚地望着寂寥晦暗的夜空。

    刚才,那人走后,她哄琰琰继续睡觉,小家伙却睁得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她为什么那么讨厌“熠叔叔”,她当然否认了,说不是,妈咪并没有讨厌他,可小家伙不以为然,还找出证据,指出她经常不给“熠叔叔”好脸色看,然后继续问为什么。

    “因为妈咪不喜欢他,因为他想取代爹地在妈咪心中的地位。”终于,她这样回答了出来。

    小家伙猛然一震,而后,不再做声。

    看着小家伙陡转严肃的容颜,她顿觉一股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对着这么小的他说出这样的话,无奈话已说出口,再也收不回来,她唯有摆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叫小家伙睡。小家伙乖顺地闭上眼,不久,进入梦乡,她出神地看着他,想起他刚才的话,思绪于是回到那件事上,想了很多,很多,然后,脑子出现混乱,迷惘,对那个男人的行为,甚是不解。

    曾经,他曾经,他也为尙东瑞吃过醋,但程度没这般激烈,对野田骏一,他似乎感到了莫大的威胁。她敢肯定,关于自己和野田骏一的特殊关系,她并没有跟他提过,她想贺煜也不会,那他为何对野田骏一表现得敌意浓浓?仅凭褚飞的告知吗?刚才,她认真问过褚飞,褚飞坦白招了,但褚飞告诉他的那些话,根本不足以说明什么,起码,不至于让他表现出如此激烈的程度。

    害得她,曾经一度认为他就是贺煜!因此,当时那番话,其实是冲着贺煜吼的,冲着那个抛下她的男人而吼,是气话!

    曾经,贺煜也没少吃过野田骏一的醋,她每次都笑他杞人忧天,自找麻烦,而今,她多希望,他继续“自找麻烦”,多希望她还有机会看到他吃野田骏一的醋,可惜,他死了,再也不会了。

    贺煜,你在天堂,是否也看到野田骏一再来找我了?他还是很爱我,而我……你赶紧想办法回到我身边吧,否则,否则……

    她淡淡一笑,一抹苦涩凄然,染上双唇。

    稍后,离开窗台,回到床上。

    她边注视着琰琰恬淡的睡颜,边伸手小心翼翼地在上面抚摸,一阵子后,缓缓闭上眼睛。

    睡梦中,有人喊了她一声,原来,第二天了,琰琰喊她起床,还说“熠叔叔”煮了很多美味可口的早餐。

    一听这个名字,凌语芊混沌的意识瞬间趋向清明,睨着琰琰,怀疑小家伙是不是说错了。昨晚不才那样吗?咋剧情来个大转变?这男人,是不是有犯贱的毛病?

    事实证明,琰琰没说错,那人确实来了,当她在琰琰的催促下洗漱完毕,拖着慵懒的步伐来到饭厅里,那儿正有一个高大的人影在忙碌着。

    是的,他根本就是“犯贱”,他非但亲自跑来给她弄早餐,那张给她最后印象是阴沉暴怒的俊颜,此刻像被大雨洗涤过,毫无阴霾之色,且还挂着雨后天晴般的阳光,冲她温柔地笑着。

    有病!

    凌语芊没好气地暗暗冷哼一声,决定把他当空气,然而,接下来当他刻意做出一些举动时,她再也忍不住了!

    他又在模仿贺煜了!

    对了,她这才发觉,他今天没戴眼镜,他把眼镜解了,放在饭桌上!因此,更像贺煜了!

    不,他不是贺煜,凌语芊,他故意装的,他根本就不是贺煜,你千万别糊涂,别迷恋,不要动容!

    在心里,不断地叮嘱着自己,凌语芊俏脸绷得更紧,更加不看那人。

    倒是琰琰,小家伙狗腿得很,总是那么轻易被美食收服,与那人不停谈笑风生,褚飞那叛徒,亦然。

    哼哼!

    她不断冷哼,化悲愤为食量,拼命吃着眼前的早餐,就这样,直到一个人出现。

    是野田骏一。野田骏一也为某人的装扮诧异。倒是某人,在野田骏一的探究眼神中,收起先前的假装。

    呵呵,他也晓得廉耻了?又一声带着嘲讽的冷嗤,在凌语芊心头响起,认定他是不好意思当着野田骏一的面继续装扮出那些可笑的举动,同时,还感到一丝欣然,自然而然对野田骏一感激起来,笑靥如花,热切招呼着野田骏一。

    这无疑给贺煜极大的打击,但基于昨晚的经验,他不敢再轻易动怒,昨晚,轩辕彻带他去练枪,目的是想安慰他,他也逐渐冷静下来,然后,想到了接下来的策略,今早便迫切不及地跑来,给她煮早餐,他本还担心她会赶她走,想不到并没有,她甚至还吃了他精心炮制的早点,尽管他看得出她很不情愿,所以,他不能破坏这点仅有的却又起着关键作用的局面。

    忍!

    是的,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忍!

    而且,宽宏大量!

    他起身,拿了一只碗,盛了一碗玉米羮,递给野田骏一,还有其他一些糕点,也都移到野田骏一的面前。

    俨然,一个男主人。

    野田骏一面色怔怔,眸光晃闪。凌语芊则直接蹙起娥眉,气恼情况怎会变成这样,她本以为,他会因此发怒,一走了之,怎么反而……

    眯起美瞳,她甚是不解地打量起那人来,那人却一副不知状,俊颜是满满宠溺的笑,分别夹了一些点心给她。

    “贺总日理万机,时进斗金,却仍坚持不懈抽出时间给凌姐和琰琰准备早餐,这份心意,真够难得。”一直在默默看戏的褚飞,开始发挥作用,别有用意地对贺煜称赞出来。

    贺煜唇角一扬,满心欣悦。

    野田骏一则忽然问了一句,“贺总?时进斗金?贺先生不是任职检察官吗?咋说得好像一个生意人?莫非,这中国的制度,检察官可以兼任商人?”

    呃——

    褚飞面容陡然变色,心头猛地一蹦。对贺煜的称呼,他叫习惯了,还真没想到那么多,至于贺煜,俊颜也微微变了下,但很快,恢复自若,不解答。

    倒是凌语芊,插了一句,“那是一个特殊的事例,稍后我会跟你说说。”

    野田骏一听罢,点了点头,继续给人一副体贴入微状,贺煜看在眼中,自是感觉不爽,但他继续忍住没发作,注意力集中琰琰身上,借以缓解心中怒意。

    再过十几分钟后,大家结束早餐,贺煜并没预期中赖着,而是提出了辞别。距离去g市执行下一个任务的日子越来越近,他有很多事情和准备工作要忙,不可能分分秒秒都呆在这里,再说,他晓得这种情形下不宜死缠烂打,便索性先离开。

    除了琰琰有点依依不舍,褚飞有点怅然若失,凌语芊则依然无动于衷,野田骏一甚至是求之不得,因为他有些话迫不及待想跟凌语芊说,譬如,刚才那个疑惑。

    迎着他殷切朴实的眼神,凌语芊把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顺便叫他保密。

    野田骏一听后,足足怔愣了好长一段时间,然后,出其不意地把凌语芊纳入怀中。

    “丹,你受苦了!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找到你,你不该受到那样的折磨和苦痛的。”

    感受着他越收越紧的双臂,怀抱是多么的结实,温暖,安全,凌语芊美目氤氲,感慨万千。确实,假如他在,他定不会让她受这样的危险和艰苦,就像贺煜一样,将她保护得安然无恙,幸好,自己没事,情况总算有惊无险,一切都已经过去。

    “对了,我要带你回g市,回你和琰琰的故乡。”一会,野田骏一终于停止拥抱,小心温柔地扶正凌语芊的身子。

    回g市?凌语芊愣了愣,面色呆然。

    ------题外话------

    本文结局篇《蚀心绝恋华丽落幕》也已出版发售,独家赠送两万字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

    ★我任由你放纵,你却不让我自由,寂寞、欢愉、疯狂、遗忘,总是我双脚悬空,在你的冷酷与热情间游走,即使忍受蚀心之痛,也要笑着接受。她是他爱的被告,他是她的命运审判长,他们的爱甜蜜而忧伤,痛彻心肠。甜宠暖虐,恩爱伤怀,不容错过★

    《蚀心绝恋》实体书出版算已经出完,等着整套抱回家的妞们可以买了哦!

    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和书店均有售,自己买的提议到当当网买,折扣最低,购买地址请到本书评论区复制,或在当当网直接输入《蚀心绝恋》搜索。

    还可参加团购,价格比当当网还优惠五元,欢迎加qq群【263315612】团购,团购还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