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75芊芊的愤怒(实体书结局篇已出版)

475芊芊的愤怒(实体书结局篇已出版)

    凌语芊的双手,赫然撺起,露出了一道道细长的青筋,俏脸更如乌云满布,一片沉冷。除了当年的李晓筠,她已很久没萌发想揍人的冲动,即便之前的郑梦琪,但此刻,她真的很想狠狠揍倪媛媛一顿,打掉倪媛媛的牙齿,让其再也发不出话!

    好,这个倪媛媛,喜欢那人是她的事,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把自己扯下水!天生丽质?聪慧能干?呵呵,这是赞美还是讽刺?就算这是明摆的事实,那也不该让她借来抨击自己呀!

    对,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贺煜,而自己也确实与那人发生过关系,但这不代表,自己是不知廉耻的,是随随便便的,清白是谁都可以玷污的呀!她倪媛媛的第一次给了那人又如何,她的身和心都仅属于那人又如何,关自己什么事,凭什么借此侮辱自己!

    “你走吧,倪小姐,这里不欢迎你,我的地方不欢迎你!”凌语芊终于发出话来,冰冷的语气毫不隐瞒她的怒意。

    倪媛媛怔了怔,又道,“那你能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吗?你肯离开贺大哥?”

    “我不答应,因为,我从没有黏着他!”

    “可是……”

    “可是什么?既然你相中了他,那你就想办法把他收在身边啊,倪小姐,你也天生丽质,你也长得很好看,闭花羞月,沉鱼落雁,貌若天仙,国色天香,倾国倾城,还有,你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你纯洁无比,高尚如莲,你跟他说啊,说你对他很好啊,你跑来跟我说什么,跑来找我做什么!”凌语芊嗓音越来越高,近乎尖锐的那种,若非不想弄脏自己的手,她真想将眼前的极品女人打包起来,扔出门外,呵呵,本以为郑梦琪够极品的,想不到更极品的还在后头,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没有之最,只有之更!

    然而,得不到她的答允,倪媛媛压根就不想走。原来,对于昨晚贺煜再次跑来要求坦白真实身份于凌语芊的事,轩辕墨也有所行动了,借着一番闲聊,给倪况一番暗示,所以,当倪媛媛愁眉苦脸地对着倪况时,倪况顺道问起她与“贺熠”的事,还意味深长地暗示凌语芊是阻挠她与“贺熠”在一起的重大因素,只要凌语芊离开“贺熠”,她与“贺熠”才有未来。

    于是乎,倪媛媛迫不及待地跑来找凌语芊了,有些话,她不好意思跟“贺熠”说,便打算跟凌语芊说,让凌语芊知难而退,却不料,凌语芊竟然不同意,还摆出凶恶的样子。当然,她是不会就此罢休的,无论怎么说自己比凌语芊更爱贺大哥,自己清清白白,无论身和心,都会仅属于贺大哥,哪像这凌语芊,嫁了人,生了娃,还跟不少男人有所纠葛,据师姐那个在万尚集团工作的朋友所说,凌语芊能爬上总监的位置,就是靠美色诱惑尚弘历父子得来的呢!所以,这样的女人凭什么得到贺大哥的青睐,根本就没资格与贺大哥在一起,只有自己,才配得上贺大哥!

    想罢,倪媛媛准备继续纠缠,不料,屋门刚好打开,褚飞和琰琰回来了,见凌语芊这么久没下去,他们担心凌语芊有更严重的问题,于是回来看看。

    见到倪媛媛在此,褚飞顿觉意外,再看看凌语芊脸上挂着与以往甚不相同的薄怒,更是满腹揣摩,思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他们的回来,倪媛媛不好再说下去,决定另找时间,唯有暂且作罢,匆匆离去。

    “凌姐,她来做什么?”褚飞这也走近凌语芊,轻声询问,转而,又关切道,“你头还疼吗?搽过药好些了没?”

    凌语芊看了看他,不给回应,忽见琰琰靠近那包装得异常美丽的水果篮,眉儿一皱,迅速起身,不由分说将水果篮拿了起来,扔进垃圾桶。

    琰琰见状,立即大呼出声,“妈咪,你怎么把水果都扔掉?”

    褚飞也更觉纳闷,这个水果篮,先别说包装那么美,那么诱人,就凭里面那么多水果,也不该受到这样待遇的,更何况,凌语芊一直是个爱惜食物的人,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不惜浪费?看来,水果篮的主人,把凌语芊重重气到了?

    琰琰迫不及待地打算去捡起水果篮,凌语芊却又是阻挠,争持间,小家伙哭了起来,凌语芊这才苏醒,看着琰琰布满泪水的小脸儿,她银牙一咬,松开水果篮,怒咻咻地回到沙发坐下。

    褚飞先是把琰琰哄住,捡起水果篮,带琰琰到一边,叫小家伙把包装打开,待小家伙恢复如常,自个儿重返凌语芊身边,接着问,“凌姐,你快跟我说说吧,那个圆圆的东西来找你做什么?”

    圆圆的东西……

    凌语芊不由被这样的称呼愣了愣,随即扯一扯唇,勾出一抹嘲讽的笑。

    褚飞见状,趁势再试探,“她该不会被郑梦琪传染了,患上极品病,来对你说一些极品的话?”

    被郑梦琪传染?确实,可以这么说,而且,这极品病,比郑梦琪有过而无不及呢!回想起倪媛媛那番话,凌语芊越发觉得可笑,不错,女孩子是应该洁身自爱,但大家成年人,情到浓时、爱得深刻,发生关系也未尝不可,谁规定,谁保证,第一次务必给丈夫?毕竟,这是21世纪!不是古代的盲婚哑嫁,是否能成为夫妻,永久走下去,靠的是感觉,靠的是适合度,合则婚,不合则分,所以,她倪媛媛第一次给了那人又怎样,谁规定就得这辈子跟定那人了?

    再说,她再说,她倪媛媛既然那么“注重贞洁”,那就不该这么早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出去,而是应该留在新婚那夜!那么急巴巴地献身,还不是为了套住那人,方才说的那些话,不就说明了她是有心机用清白来争取那人的嘛!亏她还用这方面来讽刺侮辱自己,亏她还好意思!够恶心的,恶心巴拉的!

    想到此,凌语芊忽然发觉,自己根本不应该跟这种人生气,更不应该,因为这种人伤害了自己的宝贝儿子!用力地甩甩头,像要把一些恶心的东西甩个干净,凌语芊站起身来,走近琰琰,将小家伙搂入怀中,用亲昵的举动表示自己的歉意。

    得不到解答,褚飞尽管困惑已久,不过见凌语芊似乎已放开,于是没再追问,跟着过去,朗声道,“好了,那咱们下去吧,那些小食真心不错,种类又多,还有很多是凌姐你最爱吃的,你得赶紧下去,免得人家吃光了,好东西,市场大!”

    凌语芊抬头,给他定定一望,点点头,继而,视线重返琰琰身上,柔声道,“这个水果篮,不是咱们的东西,是妈咪刚才从外面捡到的,咱们把它捐给今天的游园活动,让大家试吃好不好?”

    捡到的?小家伙虽不再把刚才的争执放在心上,但还是忍不住发出质疑。

    凌语芊芊芊玉指在他严肃的小脸轻轻一刮,不多解释,一手提起水果篮,另一只手牵住小家伙,朝门外走去。

    结果,她真的把这个水果篮交给举办单位,不加理会工作人员暗暗透出的好奇困惑,云淡风轻地转身,携着琰琰,走进各种小食摊子中。

    当晚,她给野田骏一打了一个电话,说她决定随他回g市,野田骏一今天刚好到邻城办事,一听这个好消息,奔波了一天的疲惫顿消,又惊又喜地问,“丹,你说真的?你真的决定跟我回去?”

    “呵呵,看来你不信?那算了。”

    “呃,我信,我当然信!太好了,那你跟尚东瑞说了吗?不如我陪你一起去。”

    其实,她应亲自跟尚东瑞谈,但她又忽然想让野田骏一陪同前往,不仅是因为觉得有野田骏一在,她会淡定很多,镇定很多,最主要的是,她打算趁机让尚东瑞对她死心,彻底地将她放下,好去追求属于他自己的那份幸福。

    第二天下午,她和尙东瑞见面,就在小区附近的一座咖啡厅里。

    原本,尚东瑞决定让凌语芊从下个月一号起再回公司上班,今天突然被凌语芊约出来,心里不由略觉纳闷,但也没多想,然而,来到约会地点见到除了凌语芊,在场还有另一个男人,一个他从没见过、却给他一种莫名压迫感的男人时,心头顿然窜起一股震颤,后凌语芊禀明来意,决定拒绝他的邀请,他更如五雷轰顶,全身立时僵硬,四肢像被寒气封住,再也无法动弹。

    对于他的反应,凌语芊意料之中,清澈的水眸立即涌上一片歉意、不忍和疼惜,然而,她又无法改变主意,故只能定定望着他,等待他慢慢平复过来。

    野田骏一则发出劝慰,“很感谢尚先生对丹的厚爱,但也希望尚先生给以理解,经过那件事后,丹以后需要的只是一份平稳安逸的生活,过几天,我会带她和琰琰回g市,今后我会好好照顾他们。”

    回g市?凌语芊的故乡?对于眼前这个陌生男人,刚才凌语芊已介绍过,叫野田骏一,是个中日混血儿,凌语芊虽没多讲,但凭男人的第六感,他感觉到这个男人与凌语芊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想不到,凌语芊是因为这个男人而决定拒绝自己的邀请!

    不,他不甘!

    “其实,曾经有段时间我是骏一的妻子,当年我与贺煜因为种种误会,离过婚,孩子判给我,我带琰琰和家人去了美国,在那儿,阴错阳差经历过一段非人的生活,是骏一救了我,给我安逸的生活。”似乎看出尚东瑞的不甘心和难以接受,凌语芊娓娓道出那段过往,避轻就重,简要明了,却又足以表明野田骏一对她的重要性,而且,她也对野田骏一有着一种特殊的情谊。

    “我和丹之间的感情属于很特殊的那种,除了贺煜,恐怕没人能及,当年我以为她跟着贺煜会幸福,放她回贺煜身边,而今,贺煜不再人世,我决定重新照顾她。爱一个人,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便是希望她快乐地活着,这,由始至终是我的信念,尚先生的心情,我能理解,曾经我也有着你一样的面临,但结果,我还是选择了放手,故我希望,尚先生也能一切以丹的幸福为主。”野田骏一接着说,温和客气的嗓音透着一抹强烈的深情,坚定不移。

    尚东瑞先是看了看凌语芊,转而看了看野田骏一,即使沉默依旧,但内心里,已慢慢出现了妥协之意。

    “东瑞,真的很抱歉,然而,我离开有我的理由。其实,比我有才干的人多的是,你只要给予真心和诚意,一定能找到人帮你的,而且,我相信凭你的能力必能让万尚集团东山再起,慢慢走上正道。我回去后,你想找我谈话,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想找个人聊天和倾诉,也可以打给我,还有,你收获成就的时候,也可以跟我分享那份喜悦,总之,不管我人在哪,都会记住你,你永远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

    确实,由始至终她一直把他当好朋友,是他自己,明知不可能,却还是想方设法去强求,甚至不惜……借用工作的理由,把她挽留在身边,压根没考虑到,这样对她好不好!跟眼前这个野田骏一相比,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

    难怪,野田骏一能在她心中占有特殊的地位,尽管不清楚当年野田骏一是怎样把她拯救,但尚东瑞很清楚,野田骏一对她的那份伟大的爱必然起着重要的作用,那么,他是否也应该放手,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那你决定什么时候走?”许久之后,尙东瑞总算做声,低低地问了出来。

    凌语芊一怔,心头一喜,应答,“褚飞也打算跟我们回去,这个月底房子刚好到期,我们暂定28号走。”

    28号,那就是,只剩下不到一周时间了。

    又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凌语芊压住心中的伤感,故作轻松地提议,“你将来等公司业务上了轨道,可以去g市探我们,骏一在那里开了超市,你们还可以尝试着业务合作,在g市开分公司,我们就能经常见面喽。”

    去探望她们,是的,他应该,他一定去,还有,他也会想办法在那里开分公司,那样,他就可以经常见到她。

    “这是我的卡片,欢迎找我。”忽然,野田骏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尚东瑞。

    明明一张很轻的卡片,尚东瑞却觉如握一座大山,默默看着名片上一个个字,心头难以言表的复杂。一会,他抬眸,嗓音低落地做出辞别,“我约了一个客户见面,得先赶回公司,我明天去找你们。”

    其实,他并非真的另外有约,而是生怕自己继续停留的话会忍不住改变主意,不肯放她走。

    家族发生巨变,在他意料之中,但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难免感到极大的打击,幸好,有她答应帮他重振,他悲恸迷惘的心总算得到些许安稳,这些天,他不分日夜地为公司未来奋斗,忙得焦头烂额,忙得精疲力竭,然而一想到她,想到自己将来和她“一起奋进”、“夫唱妇随”,他就倍觉动力和鼓舞,即便在他来见她的前一刻,他还在憧憬她是否想到一些对公司有帮助的策略与他分享,谁知结果却是……这般残忍!

    尚东瑞,梦该醒了,未来,只能靠你一个人,只能靠你自己了!而她,那么的善良,那么的娇弱,理应得到呵护,过上安稳的生活。

    高大的人影已然离去,整个周围却仍笼罩在沉重伤感当中,凌语芊轻轻依偎着野田骏一,目送着那抹落寞孤独的身影越走越远,不禁热泪盈眶。

    野田骏一虽不至于哀伤,但眸色也一片黯然,拥紧凌语芊,低吟着,“他是个好人,会苦尽甘来,活出精彩的。”

    嗯,是的,他一定能度过一切难关,柳暗花明,她会为他祈祷。

    与尚东瑞说清楚后,凌语芊开始投入回家的准备中,琰琰得知要离开北京回g市,狂喜不已,紧接着,想到“熠叔叔”,则又倍觉伤感,褚飞更是大大震惊,他清楚,凌语芊之所以回去,是野田骏一的缘故,不由想起之前贺总也曾叫过凌语芊离开北京但凌语芊不肯,于是为贺某人感到深深的叹息和唏嘘,在凌姐心中,这个野田骏一,果然比贺总还重要,重要得多!

    思来想去,他拨通了贺煜的电话。

    ------题外话------

    本文结局篇《蚀心绝恋华丽落幕》也已出版发售,独家赠送两万字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蚀心绝恋》实体书出版算已经出完,等着整套抱回家的妞们可以买了哦!

    当当网,亚马逊,京东和书店均有售,自己买的提议到当当网买,折扣最低,购买地址请到本书评论区复制,或在当当网直接输入《蚀心绝恋》搜索。

    还可参加团购,欢迎加qq群【263315612】,团购还有抽奖活动回馈大家。感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