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79 总觉得有诡异

479 总觉得有诡异

    把身份证递交给护士收管,她步履沉重地来到贺燿留医的病房,那儿一片安宁,床上的人,双目紧闭,苍白如昔,憔悴如昔,只有鼻子下方轻微逸出的气息表明他仍坚强地活着。

    是的,他才这么年轻,他不应该就此逝去,贺煜是身不由己,可他,完全可以依赖自己的坚强意志和信念支撑下去的。

    “贺燿,是我,大嫂来看你了,这么久没来看你,你都好吧?”她伫立床前,默默俯瞰着眼前了无生气的人影,泪水无法克制地盈满整个眸眶。

    忽然间,她对曾经那么卑劣恶毒的季淑芬像是完全谅解了。一个儿子失散多年、好不容易回到身边,却不久还是再次失去,永远的分离;另一个儿子,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这对一个母亲来说,是怎样的打击!说起来,季淑芬确实有理由恨她,有理由很痛恨她,因为两个儿子变成这样,都是她间接或直接造成的。兴许高峻会用尽各种办法,但贺煜那次被抓,是采蓝造成,而采蓝是自己的好朋友,是自己把采蓝带进来,让高峻有机可趁。至于贺燿,是为了安慰自己,让自己从悲伤中出来,才变成植物人。

    季淑芬,对不起!

    是的,她对不住季淑芬,那个曾经很憎恨她的可怜之人。

    “贺燿,你一定要勇敢地支撑下去,尽快醒来,不为谁,只为你那可怜的父母,知道吗?”对着毫无知觉的年轻面孔再次默默喊了一声,凌语芊眼泪更是不止狂流,颤抖着手,准备去握住他那白皙得毫无血色的手腕,而就在这个时候,寂静悲伤的空气里冷不防地响起一个诧异的呼唤。

    “语……芊?是语芊?”

    抬眸,模糊的视线里映出一个熟悉的影子,是……贺一航,他,也老了,才过去两年,他却似乎老了很多,曾经伟岸的身躯,多了一份瘦削和佝偻,曾经英挺的面容,充满了落寞,两鬓间,银发可见。

    “语芊,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贺一航已经走到她的面前,暗哑的嗓子诧异依旧。

    凌语芊站直身子,迅速拭去眼泪,冲他恭敬地行了一个礼,答道,“嗯,昨天刚回来的。”

    “琰琰呢?琰琰也跟你一起回来的吧?”这个男人,曾经对很多事情都不那么放在心上,但在一个儿子辞世,一个儿子生死不明的情况下,不免也记挂起那抹唯一剩下的血脉来。

    “有,他在家。我今天是刚好路过这里,就来看看,想不到……假如你喜欢,我下次带琰琰一起来。”

    “好,好!”贺一航想也不想,频频点头,又接着问,“他长大不少了吧?听不听话,没有惹你生气吧?”

    “他很乖,很懂事,已经是一个有担当的小男子汉。”

    “真的呀?这就好,这就好。”

    贺一航听罢,又是一番激动难掩,使得凌语芊心驰也不禁起了轻轻的涟漪,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碰巧手机有来电,传到耳边的是野田骏一那一成不变的温润嗓子。

    “丹,你在哪里?”

    “我……我在探望一个朋友。”凌语芊渐渐平复着心潮的波动,并没具体明说。

    野田骏一也不细想,只说自己已经回到家中,问她大约什么时候能回去,好大伙一块外出吃饭。

    凌语芊朝贺一航与贺燿那边望了一眼,对野田骏一回道,“差不多了,你先陪琰琰一会,我估计半个小时就到。”

    话毕,在野田骏一叮嘱她路上小心后,挂了电话,视线再次看向贺一航,刚好他也看着她,神色有点儿古怪,欲言又止状,凌语芊抿唇浅浅一笑,重返床前对着贺燿默默注视了片刻,提出辞别。

    贺一航嘴唇继续微微颤动,但最终还是没问出心里头的某些疑惑,送她往外走。

    “明天我会带琰琰来给你看看,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在门口处,凌语芊蓦然回头。

    贺一航怔了怔,随即频频说好,不难看出他内心的激动和感激。

    “保重。”凌语芊再道一声,在他炽热的视线中转过身去,走过长长的走廊,进入电梯,踏出住院大楼,不经意地朝大楼前的草地一瞥,结果,猛被一抹人影吸引住了视线。

    那人坐在草地的长椅上,伏首椅背,看不清楚容颜,只见双肩甚至身体都在不停颤抖。

    她在哭!而且,哭得很厉害!

    凌语芊本不是多管闲事的人,尽管心地善良,但也不会无端端去搭讪一个陌生人,然而,这女孩让她感到一股莫名的熟悉,女孩身上的衣服,是薇薇曾经穿过的,看到女孩在哭,她仿佛看到薇薇在哭,双脚便不听使唤地走了过去,直到女孩的面前,还缓缓伸出手,抚到女孩的肩上。

    受惊动,女孩抬起脸,让凌语芊失望的是,那不是薇薇!虽然那也是一张年轻清丽的面孔,但与薇薇的不一样!

    她愣了愣,欲说声对不起然后走人,可看着这张悲切凄然的容颜,她又是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你没事吧?”

    女孩泪眼婆娑,盯着她,不回应。

    凌语芊咬了咬唇,继续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女孩吸了吸鼻子,终发出声来,“我……我把祁哥哥害得昏迷不醒,我不能让他醒来,我再也没脸见他和他爸爸妈妈了。”

    昏迷不醒?莫非……

    凌语芊心头猛然一颤,下意一颤,下意识地问,“那医生有没有说几时醒来?”

    “医生不敢肯定,说有可能一个月,也有可能一年,甚至……永远也醒不来!”

    永远也醒不来!那不就是,与贺燿一样?成了植物人!

    “医生说要靠祁哥哥个人的意志,我于是每天跟他说话,求他醒来,我还承诺,只要他醒来,我做什么都可以,但他不肯,他一定还在生我的气,要惩罚我,不理我!其实,我也不想那样的,我只不过……我不喜欢他和洛姐姐在一起,我本来是想教训一下洛姐姐,谁知道……他为了救洛姐姐,自己受伤了,昏迷了……”女孩说着,又悲伤痛苦起来,断断续续的呜咽声充满了无尽的悔恨。

    原来是这样子!凌语芊这才发觉,女孩一身贵气,估计是那种养尊处优的娇娇女。

    纤细的手再一次伸出,轻抚上女孩苍白憔悴的脸容,凌语芊温柔地给出了安抚,“好了,你别难过,虽然你有错,但你知错能改,这是好事,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现在要做的是去补救,医生不说了吗,也有可能一个月或一年。而且,你现在还有机会天天陪着他,跟他讲话,比……比起那些伤害了人却连去赎罪的机会都没有的幸运多了。”

    随着凌语芊的诉说,女孩渐渐停止哭泣,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再度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凌语芊,迟疑地道,“莫非姐姐也遇上与我一样的事故?”

    凌语芊稍顿,颌首,“嗯,两年前,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因为我成了植物人,而我还不能天天陪他,甚至连见他一面都不行。”

    “那姐姐岂不是更伤心?”

    更伤心?确实,当时还沉浸在贺煜离世的打击中,贺燿的出事可谓雪上加霜,那岂是伤心能形容,那根本就是绝望!痛苦!如堕入了万丈深渊!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而今,她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地去看贺燿,想什么时候看他都行,还可以跟他说话。

    “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忽然问,且先自我介绍,“我叫刘定欣,你可以叫我小定。”

    “小定你好,我叫凌语芊。”

    “那我能叫你凌姐姐吗?”

    凌语芊抿唇,颌首,“嗯。可以。”

    “今天谢谢你的安慰,我现在就去继续跟祁哥哥说话,不管他理不理我,我都会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

    凌语芊又是欣慰一笑地点点头,看着她慢慢朝住院大楼走去,她也转身,踏上归途。

    野田骏一果然已经在家,正陪琰琰玩着弹珠,褚飞在一旁观战,见到她,琰琰立刻停止玩儿,直扑进她的怀里,“妈咪你可回来了,以后出去记得带琰琰一块去。”

    “小家伙今天说的最多一句话就是妈咪什么时候才回来,都长这么大了,还这般黏着妈咪,也不知道害臊。”褚飞冷不防地插一句,语气与以往有点不同,隐隐透着一丝懊恼,原来,他今天几乎被琰琰折腾得要死,小家伙惦着凌语芊,上午还能随他玩玩游戏散开注意力,到了下午便不时吵着要打电话给凌语芊,他心中明白凌语芊今天出去是做什么,不想打扰她,于是一直不同意,结果两人因此吵了起来,待野田骏一归来才消停,但彼此心里还是都有点气的。

    对于褚飞的取笑,琰琰可不在意,双手更加搂紧凌语芊,嘟嘴驳道,“什么害臊不害臊的,琰琰就喜欢黏着妈咪,琰琰要永远跟妈咪在一起,这也是妈咪的愿望,妈咪,琰琰说的没错吧。”

    凌语芊唇角不自觉地扬了一下,将他轻轻一推,水眸遍布怜爱与疼惜,大声应道,“那当然。”

    小家伙听罢,回头对褚飞抛去一记得意的瞥视,褚飞故意扁了扁嘴,回了一句“长不大的小奶娃”,结果,琰琰吼出不知从哪学来的“关你什么事,少羡慕妒忌恨我”,即时把褚飞雷得无以反击,惹得凌语芊哭笑不得。

    这时,野田骏一也走了过来,一手伸到琰琰头上宠溺地抚摸一把,另一只手上捧住开水递给凌语芊。

    尽管现时已入秋天,但南方的气温还是比较高,在外面奔走一天,凌语芊只顾着想这想那,滴水未进,瞧着眼前清澈的开水,这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口渴,不假思索接了过来,一鼓作气大喝几口,结果,呛到了。

    野田骏一赶紧伸手在她背上轻轻拍打,且接住褚飞递来的纸巾替她拭擦着刻出来的水滴,关怀疼惜地轻斥,“今天一定没吃过饭,也没喝过水吧,以后可不能这么任性,你的身体健康,可是关系着我们三个人。”

    凌语芊心头泛起一丝丝暖意,美眸秋水潋滟,在他和褚飞、琰琰身上来回望一眼,而后俏皮地应了一声“遵命”!

    瞧着她那因为淘气而显得愈加闪耀迷人的容颜,野田骏一真想就此伸手去捏一把,但终究还是忍住,大手改为揽住她的肩头,带她到沙发坐下。

    凌语芊已从呛水中缓过气来,可奔走一天身体疲惫却是丝毫未退的,于是顺势往沙发上靠了去。

    “时间还早,你先休息一会,咱们再去吃饭,有间菜馆味道挺不错的,就在附近,过去五分钟而已。”野田骏一嗓子温柔依旧,体贴入微。

    凌语芊半眯美目,迎着他浓情蜜意的注视,稍作思量,轻声道,“骏一,我明天还想再请一天假。”

    “行,你请多少天都行,先休息好,补足体力再去公司都无妨。”野田骏一只认为她累了,毫不犹豫地答允。

    然而,凌语芊却接着说,“其实,我刚才是在医院,探望贺燿去了,贺一航想见见琰琰,我打算明天下午带琰琰去给他瞧瞧。”

    听及此,野田骏一面容倏忽一愣,再也无法像方才那么爽快了。

    这一年来,他调查过关于她的事,自然也就了解到当时贺煜出事后,贺一航夫妇对她百般冷漠和排斥,那个贺燿好像就是因她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季淑芬于是对她更是憎恨无比,结果她不得不背井离乡,一个娇弱女子孤身一人带着稚儿远奔北京。却想不到,她回来的第一天就去看了贺燿,与贺一航见面,还答应带琰琰去给贺一航看,这贺一航,之前对她们母子置之不理,如今约见,到底有何目的?

    “他要见琰琰?为什么啊?”褚飞也发出疑问,蹙眉,神情略显担忧,他也大约晓得贺一航夫妇曾经对凌语芊的态度,猜想贺一航会不会是要跟凌语芊争琰琰。

    ------题外话------

    还有两章,贺煜也归来g市,随着**迭起,一切尘埃落定,争取这个月内传上结局。

    本文实体书结局篇《蚀心绝恋华丽落幕》也已出版上市,独家赠送两万字精彩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整套书算已全部出版完毕,总共七本书,分《蚀心绝恋1》《蚀心绝恋2》《蚀心绝恋华丽落幕》,喜欢的妞们可以整套抱回家了哦!实体书精修,封面超美,七种颜色俨如七色彩虹,值得收藏,还可重温。

    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和各大书店有售,提议到当当网买,打很大折扣,现刚好有“满两件减再九元大优惠活动”,相当于去到六折了。

    还可以团购:qq群【263315612】,或加我个人qq【47192245】登记,快递送货上门,货到付款,两三天就能送达。

    多谢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