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83章 大意外

    “妈咪,爷爷和那个女人今天不在哦,他们哪去了呢?”琰琰绕着房子走一圈,边走边嘀咕,乌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惊讶的神色。

    凌语芊不自觉地抿了抿唇,看着小家伙的视线多起一丝宠溺的责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琰琰对贺一航倒是非常熟稔,但对季淑芬……尽管季淑芬已慢慢放下身段百般示好,但小家伙爱恨分明,心底那份怨念可不容易除掉,虽没对季淑芬做出什么无礼过分之行为,可私底下,还是对季淑芬不怎么样,就譬如这称呼……那个女人,呵呵。

    走过一圈,小家伙来到床前,凌语芊也缓缓靠近,先是对着贺燿静静凝望一会,随即到浴室打来一盆热水,拧起毛巾,给贺燿拭擦着头脸,手脚。印象中,贺燿是个很阳光的男孩,估摸是出身豪门的缘故,肤色很白,整个给人一种翩翩贵公子的气质,而今,这长年累月躺在病房中,更是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白得让人心疼。

    是的,每次看过他,夜晚她总会睡不着觉,脑海里尽是他了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的情景,虽然刘定欣那个祁哥哥情况有所好转,小妮子无比坚定地安慰她要有信心,可她知道,自己内心其实是惶然的,是晦暗的,她害怕,老天爷没听到她的祈祷,没看到她的努力,没有眷顾这个热情善良的大男孩,就此让他永远这样下去,更甚至……在她无法预计的时间里,让他完完全全地从这个世界消失。

    贺煜已经不在了,她真的很希望,这个与贺煜流着手足之血的男子能生存下去,这样,她觉得自己不那么孤单,不那么落寞,不那么哀痛。

    而琰琰,也会高兴起来。

    大概是经历过痛失父亲的关系,小家伙尽管小,但对人世间的生死离别很敏感,每次探完贺煜,踏出医院的途中,他总会紧紧抓住她的手,问燿叔叔还要多久才能醒来,是不是再也不会醒来,然后像爹地那样,永远地离开他。

    强忍住心底猛然窜起的巨痛,她努力挤出一抹微笑,手心轻轻抚摸着他的额头,安慰他说,燿叔叔会醒来的,老天爷已经带走了爹地,不会再把燿叔叔也带走,然后还叫他多陪燿叔叔讲话,燿叔叔会尽快苏醒过来。小家伙听后,暗淡的双眼立即明亮起来,大声应好,然后,每次到来,真的说了很多话,天南地北无所不说,他能想到的,都讲给贺燿听,尽管,贺燿依然无动于衷,毫无知觉。

    就像今天,琰琰又将他在幼儿园的趣事告诉给贺燿,他还说,不久幼儿园会举办一个家长开放日,希望燿叔叔能陪他一块去。

    强忍着那总是容易酸涩的鼻子,凌语芊继续着拭擦的动作,静静聆听着那稚嫩软糯却又给人无比郑重认真的声音一下接一下地敲打着她哀伤的心扉。

    时间就此慢慢的流逝,到了大家都停下来,已是一个小时之后。而房内,除了他们仨,仍然不见贺一航夫妇。

    刚开始,她倒不觉什么,但这时,心中莫名地生起一丝不安。难道发生什么事了吗?可现在的他们,还有什么事比见琰琰还重要与着急的?不,应该没事,自己多想了,就算真的有事,也不会是坏情况。

    她很快便又在心里自我安慰,待那颗心慢慢平复下来,拉起琰琰的手,准备离去。

    小家伙环视一下四周,也并没说什么,默默地随她步出病房,可走着走着,猛被前面护士台那里的一些对话吸引了注意力。

    “沐婷,3206号房的家属今晚不能过来了,你负责去帮那病人擦身子,更换衣服吧。”

    “啊?护士长您说真的?那对夫妻不是风雨无阻每天都来吗,今天咋缺席了?”

    “说是那父亲与人干架,被打得头破血流,送进医院抢救去了。”

    “干架!不是吧!”随着被唤做沐婷的女人大声惊呼,另一个护士忽然也插了一句,“那个贺先生不是很有权有势吗?他们家的公司在全国数一数二的,与他们做生意的人可多了,怎么还有人敢招惹他,还把他打得头破血流。”

    然后,第四个护士这样回答,“拜托,你真out啦,那是上世纪的事了好不好,以前贺氏集团的掌管人是他儿子,当然威风了,可后来,他儿子死了,那些荣耀也就散了。”

    “就是,上流社会最讲究的是趋炎附势,明争暗斗,风光的时候,大家都把你当老子,如今落难,他们不反踩一脚算好了,咋会再把你当回事。”

    “听说他儿子还是死的很不光彩那种,曾经与他们相好的富人都避之夭夭,怕受连累呢。说起来他们也真是可怜,活了一把年纪,一个儿子死了,一个儿子半死不活,现在又被打得头破血流,真是惨绝人寰啊!”护士丙唏嘘长叹一声,抱起东西走开了,还有护士丁也离去,整个护士台就只剩护士长与叫沐婷的小护士。

    凌语芊一张俏脸已苍白得毫无血色,这才苏醒过来,两步并做一步走,人未靠近就急声问,“请问,你们刚才说的人可是贺一航?3206号房病人的爸爸?”

    护士长看了看她,面色一变,“你是……”

    “我姓凌,是……是他们的亲戚,我刚从3206号房出来。”

    “我记得这位小姐,她经常来探望3206号房患者。”沐婷插了一句,帮凌语芊解了围。

    护士长平时多是巡逻,凌语芊来的时候芊来的时候她都在别的楼层,今天算是头一次见到凌语芊,难怪不认识,幸好这个叫沐婷的女孩记得凌语芊。

    “请问他怎样了,与谁打的架?严重不严重?被安排在哪家医院?”凌语芊继续急切焦虑地追问着,布满担忧的双眼紧紧直盯着护士长。

    护士长稍作沉吟,便也答道,“我不清楚他和谁人打架,他们只说他被人打得大量出血,在医院抢救,具体哪一家医院,对方也没说。”

    “那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

    “用的是贺一航先生的电话,但却说是他家的亲戚,什么小舅子。”

    小舅子!那就是真的啦!凌语芊马上又拜托护士长,“可不可以帮我拨打回去,我想问问他。”

    听及此,护士长再度思忖和犹豫,最后也照做,可惜电话已经无法接通。

    凌语芊大急,赶忙用自己的手机给贺一航的号码打过去,结果也一样,她下意识地想找季淑芬的,可惜没有,她并没存有季淑芬的电话,她只能再次求助护士长。

    这时,护士长有点迷惑狐疑了,心想既然她们是亲戚,为啥还不知道对方的电话号码?

    “护士长,您就赶紧打吧,凌小姐等着呢。”沐婷小护士见护士长一直犹豫不动,不禁催促了一声。

    琰琰这也蓦然开口,“护士长阿姨,请你接受我妈咪的请求,尽快拨通那个女人的电话。”

    那个女人,呃……护士长的脸色,又是赫然一变。

    凌语芊急忙拉了琰琰一把,示意他不要插嘴,继续恳求,“求求你,帮个忙,我只是想知道他伤得怎样,想去医院看看他。”

    终于,护士长还是接受了她的求助,电话响了好久之后,总算与季淑芬联系上。

    季淑芬的嗓音带着浓浓的哭意和悲恸,几乎泣不成声。

    凌语芊也瞬时喉咙一热,哽咽道,“我是语芊,听说伯父重伤进了医院,他还好吧,你们在哪个医院?”

    数秒,电话里才再度传来季淑芬的声音,依然凄凄切切,没有多说,只报出一个医院的名字。

    “好,我现在过去。”凌语芊也低低说复了一句,将话筒给回护士长,道谢,拉住琰琰就走,但很快,又折回来,对护士长说了一句“麻烦你们好好照顾病人”,才彻底离去。

    计程车在宽阔的道路上飞速驰骋,凌语芊内心的焦急毫无间断,满脑都是那些护士们刚才在嚼舌八卦的话,是季淑芬在电话里哭哭泣泣悲痛欲绝,心头于是像被大山重重压住般的沉痛。

    是谁?是谁打的他们?是谁如此欺压他们?是的,她肯定,一定是别人把他们欺压了,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看得出他们的隐忍和沉寂,不管贺一航曾经在商场怎样叱咤风云,但事到如今,他已经变得只是一个痛失两个儿子、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苟且偷生的可怜的父亲,而季淑芬,这个尽管曾经很张扬,很高傲的名媛贵妇,如今也是满身灰败,根本就不会再有心思和精力去惹事生非。

    另外,怎么没人帮他们?就算真如那些护士所言人死情去,可还有亲情在啊,季淑芬怎么说也是出自名门望族,她的父母和弟兄们理应罩着她,至于贺家,即便贺一然不念兄弟之情,可贺一翔等人呢?

    凌语芊猛然发觉,自己对他们的家庭现状毫无所知!以前在北京,她没机会打听,回到这里,这些时日与贺一航夫妇见面的次数也不少,但都是琰琰与他们聊,她自己则只静静呆在一边,话都没跟他们说过两句,更别谈去了解他们的家庭细事。

    ------题外话------

    【好消息:实体书整套购买五折大优惠】

    《蚀骨沉沦》(出版名《蚀心绝恋》)

    整套七本书一起买,打折再打折,团购价总共只需96元,包邮。也是送货上门,货到付款。

    此活动仅限今天,这是当当网少有的大优惠活动,之前有些亲说荷包紧张想等最优惠期间再买,根据当当网活动规律,这个合算起来应该是最优惠的,妞们表错过这次机会!加我个人qq(47192245)或《蚀心绝恋》团购群(263315612)登记即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