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84 形势,已经大洗牌

484 形势,已经大洗牌

    沉寂的廊道上,除了有属于急救科那种凝重和紧张,还透着一股让人觉得凄然的孤独。

    曾几何时,贺家的人只是一个小小的住院留医,守望的人便多不胜数,把廊道围得水泄不通,专属于医院的死寂沉沉气息被满满的人气覆盖住,可如今,空旷旷的门前,只有季淑芬一个人。

    曾经,这个女人总是衣着光鲜,贵气毕露,而今,她发丝凌乱,面容憔悴,让人看得忍不住鼻子发酸。

    带着哀痛的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她对凌语芊的到来,丝毫没有反应。

    凌语芊也不做声,缓缓走近,同样默默地盯着眼前触目的手术灯,忽然间,手心一紧,原是被她握住手儿的琰琰,反过来握住她的手,用了很大的力。小家伙在给她安慰,同时,也在给他自己安慰。

    紧张难熬的等待,历经两个小时后,手术室的大门总算打开,季淑芬迫不及待地迎向医生,颤声询问,“他怎样了,还好吧?”

    “病人已无生命危险,但由于失血过多,暂时还处于昏迷状态……”

    昏迷?季淑芬怕是被这样的字眼吓怕了,心胆俱裂,“那要昏迷多久?什么时候会醒来?”

    “快则一两个小时,慢则一个晚上,最迟明天上午应该能醒来。”

    哦,只是一天,还好,还好!季淑芬惨白的脸,终有些许红色。

    这时,医生说准备安排贺一航去病房留医,凌语芊见季淑芬紧盯着门口,便自告奋勇去办理手续,待她弄妥后,根据指示来到住院部的某间房。

    病床上,贺一航双目紧闭,头部包裹着白纱,脸上带着氧气罩,只有那微弱的呼吸显示他尚在人世,季淑芬守在床前,过于白皙的手将丈夫的手抓个严实,身影依然被浓浓的悲愁哀伤所吞噬着。

    凌语芊百感交集,先是默默注视片刻,问起事情的缘由,“是谁干的?”

    约莫半分钟之久,季淑芬才抬起头来,眸色复杂地看着她,却也娓娓道来。

    原来,是贺一然等!

    其实,刚才来医院的途中,凌语芊有那么一瞬间想起是贺一然,但很快又否决,毕竟,现在的贺一航夫妇,贺一然没理由再欺压,无奈,事实就是如此!

    除了这件事,季淑芬顺势把其他情况也都说了,正是凌语芊毫无所知的贺家的现状。

    当年,贺云清死后,贺氏正式由身为贺一然私生子的“高峻”接管,除了贺一然继续任职高位,其一双儿女——贺炜与贺曦连带他们的妻子、丈夫,也都纷纷进入董事局,贺一航本就无心家业,贺煜与贺燿都出事后,更是连公司也不回,贺一然等求之不得,趁机把曾经拥护跟随贺煜的那些高层解雇,整个贺氏集团便完完全全地落入他们一伙人手中,可这还不止,他们非但要霸占公司,连家产也要霸占。

    当初,贺云清修建贺宅大庄园,为的是大家住在一块,和睦亲热,他们却不念亲情,连房子也不打算让贺一航住,用尽各种办法逼迫贺一航交出房产证,企图将他逐出贺家。

    “三叔呢?他不管吗?任由着你们被欺负吗?”凌语芊问了一句。

    却见季淑芬愣了愣,悲愁的脸庞随即绽出一抹悲凉的笑,没有回答。

    “季家的人呢?贺煜的外公外婆,舅舅阿姨们也都不理?”凌语芊又问。

    “他外公外婆去年去世了,至于我那些弟弟和姐妹……”季淑芬猛地冷哼一声,沉吟一会,再接着往下说,“这世道,人们往往只知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谁有钱,谁能帮到他们,他们就朝谁那边靠,至于我们,不过是繁华过后的一股残晖,利益当前,亲情只会让人觉得可笑。”

    她没有详尽述说,却足以让人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悲伤,那是怎样一种痛心,失望,和绝望!

    越有权有势的人,心越大,却也越薄凉,眼里看到的都是富贵荣华,是争夺,是自保,反而不及寻常人家的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认识季淑芬的日子不短,彼此相处的时间也不少,然而,季淑芬对她说这么多的话,却是头一遭。

    印象里,季淑芬总是一脸优越感,带着鄙夷的、轻蔑的、不屑的,甚至厌恶痛恨的眼神睥睨着她,或批评,或嘲讽,或辱骂,而今,这个女人面上再无以往这些表情,清瘦白皙的容颜带着凄切、沉静的神色,一句又一句地与她哀诉,末了,甚至恳求她帮她!

    凌语芊不是圣人,有着自己的自尊和骄傲,对曾经给她无数伤害的季淑芬自然无法做到全然原谅,但她知道,自己同情这个女人,怜悯这个女人,在她看来,此刻的季淑芬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趾高气扬的贵妇,而只是一个简直已经失去所有至亲的可怜妇女。

    嘀——嘀嘀——

    就在凌语芊恍惚思忖间,悦耳的手机铃声划破房里的静谧。

    是野田骏一给凌语芊打来电话,“丹,你们没什么事吧,已经过了你们探病时间很久,但我还是没有收到你的消息。”

    以往,每次她探望贺燿,离开医院时总会给他打个电话,今天,事出意外,她忘了。

    稍顿了顿,心底那股情潮滚沸也已慢慢平息下来,她轻声应道,“贺煜的父亲被打成重伤,在医院急救,我来看他。”

    “被打成重伤?谁干的?情况很严重情况很严重吗?”野田骏一也吓了一跳,得不到凌语芊的回复,便又接着说,“你现在哪,我过去找你。”

    “呃——”

    “丹,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和他们见面,最多我答应你,我不进去,就在外面等你,我只想让你在我附近,我很担心你,很担心琰琰,丹,你知道的。”

    嗯,她知道,所以,她终还是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他,然后,只听他回了一句“我十分钟到”,结束了通话。

    天色,已晚,病房内点起了灯,凌语芊重新注视着季淑芬,缓声道,“你应该饿了吧,这里我看着,你先去吃点东西。”

    季淑芬仿佛没听到似的,毫无反应,只继续痴呆地望着病床上的人。

    凌语芊便不强求,看了看一直陪在身边、静默不语的小人儿,本欲先带他去找点东西吃,但想到野田骏一就要抵达,只好先忍住,带他走到旁边的沙发坐下。

    不一会,她的手机再度响起,野田骏一到了。原来,医院正好就在他公司附近,难怪他说十分钟就到。他遵守承诺,没有直接进来,而是在房外先给她打电话。

    凌语芊打开门,走了出去,宽阔寂寥的廊道上正是那抹熟悉又高大的人影,他猜到她应该还没来得及吃饭,把晚餐也买来了,连带季淑芬那份也有,所以,凌语芊终还是把他带进房内。

    季淑芬这才从失魂落魄中回过神来,如凌语芊所想,她非常不想见到野田骏一!本是哀伤的眼眸瞬间像是闯进一只凶狠的猛虎,煞煞地瞪着野田骏一,怒喝,“你来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

    野田骏一不做声,也无任何不悦的神色,提着便当径自走到矮几前,打开袋子。

    琰琰边跑过去边说道,“爹地,你太厉害了,知道琰琰和妈咪还没吃饭,给咱们买饭来了。”话毕,俯脸凑近野田骏一刚刚打开的一个便当,嚷出“好香”两个字。

    而季淑芬,顿时为那个称呼震到!俨如被推进油田,熊熊怒火轰然炸开。

    凌语芊见状,暗叫不妙,本能地解释,“以前在美国,琰琰都叫他骏一爹地,习惯了,一时没改过来,后来又避免外人好奇和瞩目,便省了名字,直接喊……就一个称呼而已。”

    其实,今时不同往日,凌语芊本没必要跟季淑芬解释,但她还是说了,话毕顺势端起另一个便当,呈给季淑芬,“我知道你没心情吃东西,但这么长时间了,你不能再饿着。”

    确实,如今的季淑芬,别说辱骂,便是再也没资本和权利生凌语芊的气,毕竟,这个儿媳妇,是她曾经极度排斥的,这个孙子,也是她曾经不屑不要的,难得她们不计前嫌,她还有什么理由去生气!当然,她也不会接受施舍,冷冷地瞥了凌语芊一眼,她转身,返病床那去。

    凌语芊捧着饭盒,眉目呆然,不久,身边猛地一动,只见琰琰走了过来,从她手中接过饭盒,捧到季淑芬面前,嗓音淡漠地道,“聪明的人是不会和自己过不去,没有强健的身体,还怎么跟敌人斗?爷爷还需要你照顾呢,我要上学,妈咪要上班,照顾一个病人勉强可以,但多一个,可不知道行不行了!”

    适才,季淑芬告知那些恩怨的时候,琰琰也在旁聆听,小家伙或许无法全然理解,但也隐隐知晓一些情况,才有了这番话语吧。明明是关心,却说得满不在乎,这性子,也不知道是遗传谁的。

    但效果是有的,在琰琰话音落下不久后,季淑芬目光转到琰琰身上,看着他满脸呈现的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沉着气量,恼怒的心头冷不防地冲上一股欣慰,手伸出,把饭盒接过。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