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85章

    凌语芊与琰琰也开始吃,这才发现,野田骏一连季淑芬那份都记得,却把自己给忘了!

    “我……我已经吃过了。”他赶忙说一声,俊颜涌过一抹尴尬。

    凌语芊自是清楚实情,快速端起一碗汤喝掉,用空出来的碗装上一半饭菜,然后,把另一半推到他面前,“你不吃的话,休想我吃。”

    野田骏一一窒,结果,不得不乖乖捧起便当,吃了起来。

    这顿饭,虽然安静,但也透着丝丝温馨,吃完后,时间已经去到八点多。

    凌语芊问季淑芬要不要回去洗个澡,带点什么东西的,说自己可以在这里看着,可惜季淑芬无动于衷,她想,季淑芬今晚是铁定不走了,而贺一航不知什么时候才醒来,自己留下似乎没多大用处,不如先回去,待明天再过来,替换季淑芬,再说,她可以不睡,但琰琰还小,总得休息的,明天还要上学呢。

    于是,墙上指针指向九点钟时,她向季淑芬辞别,带着琰琰随野田骏一离去。

    野田骏一亲自驾车,尽管满腹疑云,但并没问出来,只边细心驾驶,边通过车后镜不着痕迹地注视打量着后座上的凌语芊。

    他看得出,贺一航这个事故不简单,心里免不住有点担忧,可他又知凌语芊不想他参入贺家的事,唯有忍住不问,待她想说的时候,再了解,当然,他也会自己这方面去打探。

    回到家中,凌语芊给琰琰洗澡,安顿他上床睡觉,小家伙忽然拽住她,“妈咪,你明天还会去看爷爷的对吧,琰琰跟你去。”

    凌语芊怔了怔,立即摇头,“不用,你去上学,妈咪一个人过去就行。”

    “不,我要去,有我在,那个女人才不敢对你发脾气。”

    呃——

    凌语芊又是一愣,紧接着,失笑出来,“琰琰咋这么想,现在不同往日,她不会再刁难我了。”

    “可是……”

    “没有可是。琰琰还记得妈妈跟你说过的话吧,好习惯要自小养成,虽说咱们去的是幼儿园,但毕竟也是上学了,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决不能怠慢,老请假的话老师也会不高兴的。”凌语芊如此阻拦,其实另有原因,今天季淑芬虽对她说了很多事,但她觉得还不详尽,或许有些事情,连季淑芬也不知道,明天贺一航醒来,应该也会跟她说一通,她不希望琰琰又在场听到,他才这么小,那些争势夺权,那些人间丑恶,不想他这么快就见识。

    然而,小家伙岂是那么容易说服,对凌语芊的说辞早有反驳,“爷爷病重,这是大事,我身为孙子,理应心系于他,老师若是知道我是个不孝子孙,也会不高兴的,对吧?亲爱的妈咪!”

    凌语芊被弄得哭笑不得,欲再找借口阻止他,却见他一张笑脸猛地严肃起来,拉住她的手,轻轻地摇晃,“妈咪,你就别拒绝了,让琰琰去看看他吧,我看过他才放心上学,就明天而已,后天我继续回园上课,等周末再随你探望,而且,我想他醒来也希望见到我。”

    真乖,好懂事!小小年纪却能拥有这么一颗玲珑剔透之心,这大概就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特质吧!他的出身,大概注定了他将来的不平凡,也罢,这本就是一个充满美丽兼丑恶的世界,既然始终都要面对,提前见识也未尝不可,这样也算提早形成一种意识,权当是历练,积累吧,对他未来的人生多少是有帮助的。

    她的小琰琰,成长之路注定了与其他小朋友不一样,当然,她会一直陪着他,协助他,护他安然无恙地生活下去。

    心愿达成,奔波了一天的小人儿终放心地睡过去。望着他天真无邪、恬静酣然的睡颜,凌语芊眸光愈显温柔,慈爱,许久回过神时,小心翼翼地下床,步出卧室。

    银白色的月光给阳台镀上一层苍茫的光,也将她满脸愁思映照得更加清晰和深刻。她倚在栏杆上,抬头仰望着寂寥的夜空,耳边反复回响起季淑芬下午跟她说过的那些话,求她帮忙时的无助。

    是的,她应该帮忙,他们是贺煜的父母,如今有难,她决不能袖手旁观。

    但,怎么帮?

    她本就是一个需要呵护的人,以前有贺煜,即便在北京那段时间,也有尚东瑞,现在,是野田骏一,她这才发觉,自己原是那么的单薄与渺小,无论什么时候,好像都不是自己一个人便能顽固地走下去。

    难道,这就是身为女人注定面临的命运?

    贺煜,假如你还在,那该多好!

    内心里,默默响起这句不知叹息过多少次的话语,可惜,他不在了,再也不能替她排忧解难。

    这时,一个高大的人影悄然地朝她走来,随手一件薄外套,落在她纤细的肩头上,声如醇润的泉水,“明天不是要早起吗,这么晚了还不睡觉?也不懂得穿多件衣服,这万一病倒了,可是怎么办?”

    呵呵,她才想,现实中便出现了。他总是那么的细心,那么的疼爱她。

    凌语芊下意识地站直身子,拉拢一下外套,缓缓朝他宽阔的肩膀依偎过去,低吟着,“骏一,你知道吗,贺煜他爸,是被贺一然打的。”

    嗯,他不知道,正等她跟他说,现在,她总算肯对他说了。野田骏一大手轻轻揽住她的腰肢。

    “他们想把伯父赶出贺宅,伯父不肯,于是使用暴力,贺一然父子真够可恶,很冷血,霸占了公司不满足,还要赶尽杀绝,连贺爷爷给伯父修建的房子也要占去,一群豺狼!”凌语芊语气渐渐渗出一丝愤慨,紧接着,又转悲愁,“季淑芬叫我帮她,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帮,我根本没能力帮她。”

    “不是还有我吗?我和你一起帮她,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做。”野田骏一发话,嗓音温柔依旧,却也分外坚定。

    凌语芊抬眸,看到他果断势必的模样,彷徨无助的心瞬时间就安定了不少,整个人更朝他的肩倚靠过去,反复呢喃,“骏一,谢谢你,有你在我身边,真好,谢谢,谢谢……”

    野田骏一不再吭声,只让自己揽在她腰上的手越收越紧,继而,俯首去吻在她柔软的发丝上,不一会,只闻鼻下传来一阵细微清浅的呼吸声,她睡着了,就这样靠着他睡了过去,丹,你这是有多累啊!

    心里越发的疼惜,他拦腰将她抱起,从阳台走进屋内,来到她的卧室,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凝望着她,浓情,更甚。

    翌日,吃罢早餐,凌语芊带琰琰出门,前往医院。

    与昨日的冷清萧条大不相同,那间不大不小的病房里竟然闹哄哄的,围满了数道人影,是……贺一然等!

    房门没有关,凌语芊刚到门口,便能听见从里面传出的说话声,音质不同,音量不一,但口吻都差不多,或讥讽,或冷嘲,或炫耀,或得意洋洋,或幸灾乐祸,或威胁怒骂!

    “二叔,我还以为你这一躺会躺很长时间,像你儿子一样,一直躺下去呢!”是肖婉仪,那毒舌的个性,仍是不改。

    “婆婆,你说错了,二叔今时不同往日,这条命已经比草还贱,哪里还敢躺。”接话的是李妮娜,趾高气扬,看来当初生了儿子之后,这些年过得神气了。

    “老不死,你识趣的话就乖乖把房子过户给我,然后搬出去,不然下次你可没那么容易醒过来的。”贺炜这人渣,老天爷若是有眼,应该放个雷劈死他。

    等不到老天爷来主持公道,见好不容易醒来的丈夫被激怒得浑身颤抖,痛苦异常,季淑芬终忍不住义愤填膺地怒吼出来,“贺炜,你住口,你这没人性的畜生,老天爷一定收拾你的,你会不得好死的!”

    宝贝儿子被诅咒,肖婉仪岂是容忍,听罢,先前的冷嘲热讽立即转为凶神恶煞,“你才住口,谁准许你诅咒我儿,老天爷有没有收拾我儿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的儿子已经被老天爷收拾了!”

    “就是,一个死,一个半死不活,分明就是你前世作孽过甚,这辈子受到报应,都报在了你儿子身上,让你们断子绝孙,死了也没子孙送终!”李妮娜又是快速附和,这对婆媳,倒是连成一气了。

    “来,轩儿,你跟他们说,假如他们肯乖乖听从你爷爷和爹地意愿去做,等他们死后,你会勉为其难帮他们送送终,还有肚子里的妹妹,一起送他们一程!”

    原来,他们还带了小孩来,而且是两个,也是,不带来,怎么炫耀!

    一句接一句恶毒的话语,俨如一把把尖锐锋利的刀,狠狠地剐着贺一航与季淑芬的心窝,尚未结疤的伤口被扯裂开来,心,在滴血!

    季淑芬悲愤交加,泪流满面,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贺一航则浑身抖个不停,怒火攻心,本就伤痕累累的身体更严重了一层。

    门外,凌语芊何尝不是满腔愤慨,悲恨难言,贝齿咬得紧紧的,怒火烧得她心里一阵接一阵的痛。琰琰也是,稚嫩的小脸顿如狂风暴雨来袭的天空,瞬间蒙上了一层浊黑暗沉的颜色,幼小的身子也像赫然膨胀似的,散发出一股极强的气流,他两只小手,撺成拳头,忽然,两腿一迈,箭一般地冲进房去。

    ------题外话------

    她是他爱的被告,他是她的命运审判长,总是她双脚悬空,在他的冷酷与热情间游走,然而多的是她不知道的事,多的是她不知道的情。《蚀心绝恋·华丽落幕》虐心来袭,甜宠暖虐!恩爱伤怀!不容错过。独家赠送两万字精彩番外,四张精美明信片、书签!本文实体书出版到此为止已全部出完,共七本书,分《蚀心绝恋1》《蚀心绝恋2》《蚀心绝恋华丽落幕》,喜欢的妞们可以整套抱回家了哦!实体书封面超美,七种颜色俨如七色彩虹,放在书架里美腻美腻的。

    当当网,京东,亚马逊均有售,提议到当当网买,打很大折扣,购买地址到评论区复制。

    团购请加qq群【263315612】,或加我个人qq【47192245】登记,价格和当当网一样,也是送货上门,货到付款。

    多谢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