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88 为他,再创辉煌

488 为他,再创辉煌

    嘁尕蛤za他没死?他还活着?他会回来,而且,快了?

    这是她听过最美的话,也曾是她最渴望的梦,多少次,她希望他没死,希望他还活着,尽快回来见她,她对上天祈祷,乞求,怀着希冀一天一天地等,可惜日复一日,音信全无,她的心渐渐变得黯淡,渺茫,绝望。僭堍氘

    他,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振峯,这辈子,我再也见不着他了!

    眼泪,就这么轻易地涌上眸眶,大概是听他刚才说那话时,死寂的心本能地跳跃起来,却接下来意识到那是不可能,便大悲大恸。

    “语芊,你信我,我的直觉很灵,他一定会回来的。”池振峯继续说得坚定无比,忽然,他身体往后一靠,伸手探入自己的裤袋,掏出名片夹,指着名片上几个大字,接着说,“知道我为啥把公司的名字叫‘煜辉’吗?那是因为,我要等总裁回来,我们东山再起,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再次叱咤商界,煜煜生辉!”

    真好,振峯,贺煜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是他三生有幸!不管他还有没有活着,都足矣!

    “你不信我?yolanda,其他的事,我可以不在意,但这件,你务必信我,真的,我的直觉会是真实。”依然看不到她眼中的相信,池振峯不由急了,还冷不防地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抓得生疼。

    她印象里,他与贺煜都属于那种不轻易波动的人,贺煜属于沉稳,他则属于淡定,几时见过他如此焦急紧张的一面!

    不顾手腕上隐隐传来的微疼,凌语芊终点头应他,“好,振峯,我信你,是的,你们一定能再绽光芒,再创辉煌,煜煜生辉!”

    人就是这样,有时,需要一些信念,振峯的信念是贺煜的回归,兴许,他自己都知道这不可能,可他还是坚持不懈地守着这份信念,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动力奋斗下去。僭堍氘

    曾经,自己就是如此,靠着能与贺煜重逢的信念熬过一次又一次难关,虽然随着日子逐渐消逝,自己的心变得越来越绝望,绝望到接受事实,决定放下,但谁又知道,自己会不会是把这份信念深埋心底,终究也像振峯一样,依然念念盼盼着贺煜的回来?!

    振峯,我们都是傻子,就让傻子和傻子一起,继续傻下去吧。嗯,他没死,他还活着,很快,他就回来了,到时,我们一起努力,共创美好的未来!

    看着池振峯总算舒坦的模样,凌语芊嘴角也不自觉地扬起一抹浅笑,不一会,他们抵达了医院。

    对池振峯这么快到来探望,贺一航夫妇激动难言,之前,虽然池振峯叫他们有事随时找他,但由于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这半年彼此见面的次数于是寥寥无几,如今再次相见,自是高兴。

    池振峯先询问一下贺一航的病情,紧接着,话题进入这次事故的核心,于是又提到了高峻,池振峯这也跟大家说起一件事。

    贺煜出事,是高峻直接造成,他不禁对高峻更加好奇,想起贺煜出事之前曾经从ms。arlene那得到一些关于高峻身世的信息,于是亲自去m国找了ms。arlene,ms。arlene知道他曾是贺煜的特助,之前也因为调查高峻与他联络过,这次倒也接待了他,可惜,这个眼中只有钱的女人,并没有给振峯任何特权,扬言她可以继续调查高峻,但振峯必须按她规定付费。ms。arlene是什么人?那酬劳,又岂会少!本来,去一趟美国找她见面,振峯已花掉一大笔钱,现在的他根本再也付不起丰厚的酬劳,结果,只能失望而归。僭堍氘

    找高峻的事,暂时无法进行,但池振峯觉得,对贺一然父子决不能屈服。

    昨天贺炜搁下狠话,要贺一航一周之内答应房子过户的事,在医院,贺一航或许不用担心,但总归得回家的,那个家,总归要守住的,故振峯提议,他会搬到贺一航的房子去住,还叫凌语芊一起,保护贺一航与季淑芬,与贺一然对抗。

    这个提议对贺一航夫妇虽很突然,却也令人振奋,且不说,这样无需再忌惮贺一然父子,最主要的是,他们可以天天见到琰琰。

    不过,凌语芊并没马上答允!

    她从北京回来,是因为野田骏一,她答应过与他一起好好经营公司,刚搬进他的房子不久,这就要搬走,他会怎么想,会是怎样的难受!

    见凌语芊沉吟不语,一脸踌躇,贺一航不禁说了一句,“语芊,你是担心

    野田骏一吗?那我让他自由出入贺宅,这样你们可以随时见面。”

    “其实,有句话我一直憋在心里不说,既然如此,我就说一下吧。虽然阿煜不在了,但怎么说你也是他妻子,你让琰琰喊那个日本人为爹地也就罢了,还带着琰琰跟他住在一起,别人知道会怎么看怎么想?所以,你应该搬回家住。”季淑芬也赶忙附和起来,再次摆出那种晚娘的面孔,对凌语芊,她已慢慢放下成见,但还是很在意凌语芊与野田骏一的事,一直很不待见那小日本,现在还因为小日本阻挠到自己见琰琰,这些心里话更是轻易出口了。

    这时,池振峯才知道凌语芊与野田骏一一起住的事!她不是说半个月前才回来的吗?咋一回来就跟野田骏一住在一起?难道,她在北京那些日子都有野田骏一的陪伴?那么,她与野田骏一……

    他正震惊中,只见琰琰突然走到凌语芊面前,仰望着季淑芬,语气不佳地道,“我妈咪和骏一爹地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为公司努力奋斗,住在一起有什么不好,这样他们可以随时讨论公司的事。”

    一起工作?她和野田骏一共同经营了一间公司?听完琰琰这段话,池振峯这才发觉,自己对她的近况知道得真的真的太少了,也是,刚才就那么点时间,他哪来得及问那么多,她说什么,他就听,想着先把贺一航的事解决,再对她多加了解,反正,她回来了,他有的是时间,却料不到,实情会是这样!

    “搬进贺宅的事,请先容我想想,行与不行,我会尽快给你们答复。”凌语芊总算发话,来回看了一眼贺一航,季淑芬,目光最后停留的方向,是池振峯。他的诧异吃惊,她看到,但她不知要跟他说什么,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

    接下来,大家都不再说话,正好,护士进来给贺一航换药,大伙便都退到一边,待护士换完药,离开了,贺一航忽然问起池振峯另一件事,“振峯,你上次说贷款扩展公司的事,都落实了吗?款项批下来了没有?现在到处经融危机,贷款不容易。”

    本是欢欢喜喜逗着琰琰的池振峯,一听脸上的笑陡然凝注,好一会,才闪闪烁烁地答道,“因为那个计划申请书欠佳,银行不批,我便拿了回来,重新修改,另外找了一间申请,结果还在等待中。”

    贷款确实不容易,特别是他这种小公司,但是,他毕竟跟随贺煜打拼了这么多年,那份申请书他下了不少功夫,银行结果还是批了,只是,并无他想要的那么多,根本不够他扩展的预算,他感觉憋屈愁闷之际,索性把那批钱用在去找ms。arlene的事上,回来后,又重新弄了一份申请书,跟另一家银行申贷,直到现在,还没有批下来。

    “你需要多少钱?”冷不防地,凌语芊问了他一下。

    池振峯一怔,在她热切的眼光中,终也回道,“一千万。”

    一千万,不是小数目!

    “你们不用担心,我想应该没问题的,其实,前几天那负责人打过电话给我,说是有些眉目了,所以,不用很久应该能批下来。”他又补充一句,极力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贺一航赞许地点点头,凌语芊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神色斐然,满怀思绪。正好,时间到中午,贺一航便叫大家先去吃饭。

    池振峯刚才来医院时,已留意到医院旁边就有间餐厅,于是提议大家去那儿用餐,贺一航有医院配定的膳食,季淑芬留下陪他,结果,只有凌语芊与琰琰跟随池振峯去,然而,当他们一行三人下到住院大楼的门口时,猛然碰上野田骏一。

    池振峯与野田骏一是见过面的,一眼便认出彼此,眼里除了微讶,还有复杂的神色,倒是琰琰一声呼唤,将两人拉回神来。

    “我去见一个客户,刚好途经这里,于是进来看看,打算带你们去吃饭。”野田骏一很自然地抱起琰琰,在琰琰神采飞扬的小脸轻轻一吻,随即对凌语芊说明来意,整个人温柔无比,风度翩翩。

    这让池振峯看在眼里,大觉碍事,野田骏一这个举动,本该属于贺煜,但现在……分明就是霸占了贺煜的资格,因而,挑衅的话语就那样从他嘴里脱口而出,“不好意思,我已经约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