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89 终究还是他重要

489 终究还是他重要

    嘁尕蛤za哦?野田骏一目光重返池振峯的身上,凝视着他,眼神越来越耐人寻味。桽仐荩

    “不如,大家一起吃吧。”凌语芊发话,缓解两人之间的火药味。

    于是,两男人尽管心不情愿,但终究是承了,当然,这顿饭的气氛是好不到哪去的,饭菜很香,很可口,但吃得津津有味的只有琰琰一个人,凌语芊本也饥肠辘辘,却总被对面坐在一起的男人干扰,由于座位是包厢,她和琰琰坐在一排,野田骏一便与池振峯坐一排,两人本就身材颀长,体形高大,这都直挺挺地坐着,显得更加庞然,而且,他们仿佛在防备什么,身体肌肉都异常僵硬,让凌语芊窘迫之余,忍不住苦笑连连。

    池振峯对她的情谊,野田骏一多多少少是知道的,而池振峯更深知野田骏一安的是什么心,当然,他这般排斥并非为他自己,是为他的好老板兼好兄弟——贺煜!

    “呃,我说,你们用不用这样,既然同台吃饭,何必都冷着一张脸,好了,这顿我来请,这样你们是不是感觉好一些?”轻咳一声,凌语芊出其不意地道出这么一句话来,不错,她很少开这种冷笑话,特别是在这两天经历过这些事由后,她的心情也是相当沉重的,但是,她真的很饿,真的希望能舒舒畅畅吃顿饭,吃饱了,才有精力和脑力去想那些等待她决定和处理的事情呢。

    两男人,顿时都微微怔住,紧接着,红了脸。

    “吃吧,别老是大眼瞪小眼,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在我心中地位都一样,我不会厚此薄彼的。”凌语芊索性把话挑明,心想,这下他们还是要彼此敌对的话,她也由得他们了。

    幸好,他们都是聪明人,且都疼惜她,经她这么一说,也就不让她为难,纷纷放松警备排斥,开始起筷,可终究是多了一个人,接下来当野田骏一不停地给琰琰夹菜,与琰琰聊谈,俨如一个慈父,让池振峯看得再次心情不爽,但又考虑到凌语芊,已不再像刚才那样显明敌意,而是顺势与凌语芊聊开,把g市商界的一些近况告诉她,同时也问起她的新工作,凌语芊如实回答,趁机将野田骏一拉入话题,野田骏一并非小气之人,谈及公事,倒也知之不隐,相互间的了解,因此加深了不少。桽仐荩

    吃完饭,池振峯接到公司电话,原来,他下午本是约了客户,故他不得不先走,临别前,他提到搬进贺家居住那个建议,嘱托凌语芊务必认真考虑,凌语芊对着他深切的眼眸,郑重颔首。

    池振峯走后,她打包了一些甜品和糕点,在野田骏一的陪同下回到医院,让野田骏一在走廊尽头的椅子等候,她带琰琰进病房。

    季淑芬见只有她们两个,问起池振峯,知道振峯因工作先走,也没多说什么,接过凌语芊呈来的甜汤,打开喂给贺一航。

    一会,凌语芊提出先送琰琰回家午觉,季淑芬不舍,可见琰琰频打呵欠一副困倦样,唯有作罢,只是,眸光流涌神色复杂地看着凌语芊,凌语芊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便也再次跟他们保证,池振峯的提议,她会好好考虑,尽快给出答复。

    黑色的轿车,平稳行驶在宽敞的道路上,凌语芊静静望着怀中昏昏欲睡的琰琰,少顷,抬起头来,视线转向旁边负责驾驶的男人,沉吟道,“骏一,你上次说,贺煜给你爷爷的那50亿元,其中有20亿是你为我讨的,你一直帮我存着,是真的吗?”

    突如其来的话题,让野田骏一略微一怔,却也点头答是。桽仐荩

    “那……我能支配它吗?你放心,不用全部拿出来,我只要一小部分,譬如……两千万。”

    两千万!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当然也不是一个大数目,可是……

    “振峯现在自己开公司,资金短缺,我想帮他一把,他是个有才华的人,我希望他能大干一场。”凌语芊把想法解释给他,其实,她也心存着与振峯一样的梦想,希望未来会如振峯所说的那样,把公司扩大,等贺煜归来,东山再起,再创辉煌,而现在,得先让振峯打好基础。

    然而,野田骏一接下来的回答粉碎了她的梦。

    “丹,其实……那笔钱我都投进公司了,因为我想,这是我和你的事业,咱们的共同目标是将公司发扬光大,做到全球连锁。”

    “可是,20亿哦,你把2……20亿都投进去了?”

    “嗯!”对着她诧异闪亮的眸瞳,野田骏一却眼神有点闪烁,但很快,又恢复平常,若无其事地道,“对了,不如你让他来我们公司上班,我会安排一个适当的职位给他,我们不是要开第二间超市吗,由他来负责,总之,我绝不会亏待他的。”

    嗯,她相信,他会厚待振峯,可是,振峯未必肯屈就!振峯的理想,是追随贺煜,与贺煜一起打江山,而非……野田骏一。

    “要不咱们明天把他约出来,大家好好谈谈,他想要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会尽量满足的。”

    “先……先不用了,再说吧。”一会,凌语芊回应,讷讷地拒绝了他,突然想到搬进贺家住的事,但最终也还是忍住没说出来,脸重新低下,看向怀中的小人儿,小家伙已经睡着了,满面恬淡,安宁,她的手,不由收紧了些。

    “丹,其实……”

    “其实,你并没有真的把所有钱都投在公司发展上,你只是不想帮振峯,故意找了这个借口,是不是?”忽然,凌语芊重新抬起头来,打断他欲再辩解下去的话,她双眼晶亮,紧盯着他,嗓音中尽是悲凉的苦涩,“骏一,你知道吗,这样的借口真的好逊,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那是二十亿,不是两亿或两千万,就算你要开十间大型超市,也用不着的!”

    出其不意的控诉,一针见血,野田骏一瞬时变得哑口无言,只能呆呆地看着凌语芊,在她雪亮通透的眸瞳看到自己闪烁尴尬的模样,然后,看到她苦涩嘲讽的笑。她已从他此刻的神态肯定了她的猜测,整个人显得愈加失望,甚至,有点羞恼,她依然一瞬不瞬地瞅着他,质疑出来,“为什么?骏一,为什么不肯帮他?因为他也喜欢我吗?”

    “呃,丹,我……我……”野田骏一俊脸更加泛红,继续无言以对。”

    凌语芊于是认定他是因为这样,内心震动得更激烈,一会过后,再道,“嗯,不错,他是喜欢我,但也只是喜欢而已,他不会像你……他永远都不会把这份喜欢付诸行动,因为,我是贺煜的妻子,是他永远追随的老板兼好兄弟的女人,所以,他不会做对不起贺煜的事,即便贺煜已经……本来,他是一个商业奇才,他的能力丝毫不比贺煜差,曾经有人高薪聘请他去当ceo,给他管理一间大公司,兴许,对方别有用心,但那也是因为他有这个价值,可他并没有去,他宁愿就那样跟在贺煜的身后。他把贺煜视为兄弟,即便后来他被牵连关进监狱,也从未埋怨过,反而继续追随……你知道他的新公司名叫什么吗,煜辉,煜煜生辉,他说,他要为贺煜打好基础,等贺煜回来东山再起。”

    “等贺煜回来?你们……他要等贺煜回来?可是,你们应该知道贺煜已经死了……”野田骏一总算是说出一句话来,眉头略略皱了皱,语气还隐隐透出一丝嗤讶,似乎在嘲弄她和池振峯竟在做这种不切合实际的梦。

    凌语芊不理会,径直往下说,“贺煜没有死,振峯一直觉得贺煜还活着,而我……骏一,你知道,人做每一件事,都是信念使然,振峯的信念是贺煜的归来。他身为朋友,能如此为贺煜,我是贺煜的妻子,又岂能不帮他?故我希望你能放下私心,帮帮我们。”

    话说完,凌语芊紧盯着野田骏一,眼里尽是恳求,然而,他却一直沉默,沉默得就像没听到她方才那番解释,她胸口像被什么堵住一般,越来越闷慌,眉目,紧紧凝起,但最终还是坚持下去,“骏一,怎么不说话?你肯帮我吗?你还是不肯帮我?”

    “丹,我不是不肯帮,而是……”野田骏一也再度开腔,一双飞扬的剑眉也沉重地皱了起来。

    “而是什么?你那些解释,都不合理,你知道的!所以,你一定是有别的理由,那到底是什么理由?你跟我说呀,给我一个信服的理由,嗯?”凌语芊继续耐着性子追问,可惜他一直支吾闪烁,依然没法给出她想要的答案,她的心,简直像掉进了冰潭,愈加的冷,寒,刺骨,喉咙更像被大火灼烧过一般,难受至极,她很吃力地,语气自嘲地,低吟,“呵呵,我知道了,你不是介怀振峯,而是记恨贺煜,你不想振峯帮贺煜,不想我帮贺煜,你没有那样的信念,在你看来贺煜已经死了,又或者,你根本就恨不得贺煜死,你居心叵测……”

    “噢,丹,你是这样想我?你竟然这样想我?”

    “那你要我怎样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