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90 太宠她

    嘁尕蛤za“那你要我怎样想你?”凌语芊嗓子不自觉地变尖起来,似乎没看到他脸上瞬间涌上的受伤神色,自顾往下控诉着,“之前你不停叫我放下过去,放下贺煜,我还以为你是为我好,却原来,你根本是为了你自己!昨天之前,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很好很好的男人,甚至连贺煜也不及你伟大,可现在,我发觉,我错了,你根本就不是!”

    她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这样跟他说话,跟他说这样的话,她自己都被震到了,但话已出口,再也无法收回,而且,她找不到收回的必要!

    只是,正在稳速度行驶的轿车,瞬时之间吱的一声急剧刹车,凌语芊整个身体猛然往前栽去,就连琰琰也从熟睡中惊醒。hi书网屮垚巜

    “妈咪——”他睁着惺忪睡眼,一脸迷茫地看着凌语芊,小手在额前轻揉着。

    凌语芊惊魂未定,本能地抱紧他,急声问道,“琰琰,你没事吧?有没有撞到哪儿了?有没有发觉哪儿什么不舒服?头疼了吗?”

    “琰琰不疼,只是额头碰了一下妈咪胸口而已,不碍事,倒是妈咪,琰琰有没有把你撞疼了呢?”小家伙反过来安慰与关切,见凌语芊也摇首表示自己没事,于是转脸往左边方向的人影看去,继续问道,“骏一爹地,你以前开车都很厉害的,今天怎么忽然失手了?是因为前面的车子忽然刹车,你把控不住?又或者……你受其他事情影响?你要是有心事,心情不好,可以跟琰琰倾诉哦,琰琰尽力帮你。”

    怒气与冲动的顶端,就那么一瞬间,过后,便已经慢慢缓了下来,野田骏一松开了油门,车子恢复正常行驶,听琰琰说罢,不禁也微转一下头,望着他,本能地想冲他笑,奈何却再也笑不出来,连话,也无法说。hi书网屮垚巜

    琰琰更加迷惑,欲再追问,凌语芊却突然抚了抚他的小脑袋,柔着嗓子哄道,“来,再睡一会,到家妈咪叫你。”

    小家伙嫩嫩地哦了一声,倒也顺势依偎到凌语芊的胸前,重新闭上了眼。

    小小的车厢,开始安静下来,静得鸦雀无声,静得只有那股凝重的气流来回窜动,萦绕,渐加强烈,深浓,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凌语芊再度开口,声音极度冷淡,略带讽刺,“很感谢你能为我着想过,但无功不受禄,那笔钱,既然是你们跟贺煜追讨来的,那应当属于你,请以后,别再跟我说那是我的钱,因为,我感觉不到那是我的钱!”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剧烈情绪,霎时间又因这么一段话给快速挑起,野田骏一俊颜再次冷下,握住方向盘的手青筋毕露,两腿也绷得紧紧,直直的,但这次,他没再失控地踩下去,只是,满身满心皆凉透了。

    呵呵,她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指控他虚伪吗?是的,她很明显是在指责和讽刺,叫他别再伪装伟大,别再说得冠冕堂皇,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这样!

    丹,我们几时变成这样的,在你心目中,我几时变成这样的人?又或者,其实你一直都没怎么在意我,只是我自己感觉良好?我对你好,便认为你也知道我对你好?而事实上,在你看来只有贺煜才是真正男子汉,才是永远的好,足够的好,十全十美的吧!

    车内冷气只开到22度,他却感觉身处千年寒潭,冷得刺骨,冷得浑身打颤,同时,又像是千万把尖刀不停地刺向他的心窝,刺成千万个洞,痛得蚀骨!

    也罢,丹,你爱怎么想就这么想吧,反正,在你心中,我从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那个位置,只有贺煜才有资格占据!

    车厢变得更加沉寂,沉寂得有点可怕,彼此间的心,各有所思,各有所想,各有各的委屈和愤怒,直到家中,两人都没再说过一句话。屮垚巜

    是夜,安宁而静谧,奔波劳碌了一天的人们皆在梦乡里酣睡着,休息着,野田骏一却怎么也睡不着,卧室里没有开灯,他高大孤独的身影伫立窗台前,从窗户透进来的月光时有时无映照着他的脸容,那儿,剑眉深锁,愁思满布。

    自下午回家后,他和她再也没说过话,他知道,她还在埋怨他,气恼他,他又何尝不是如此!这么多年的付出,得到的却是如此这般的指控,丹,你可知道,你好残忍!

    我不借钱,确实另有原因,但并非你想的那样!

    不可否认,我妒忌贺煜,甚至痛恨他,如果不是他,我现在已经过着幸福的生活,有你,有我们的小宝贝!可尽管如此,我也不会因此公报私仇,不会在事业上刁难!

    那笔钱,我确实是为你而讨,绝非你所说的做戏!投入超市是不需要那么多钱,其实,为你讨来的那笔钱,没有花一分在超市上,因为,它已经没了,它被那个贪得无厌的老匹夫全霸占了!且由于关联到我母亲的秘密,颜面,甚至性命,我还无法对那老匹夫做出反击!我无法向你坦白,是因为这件事太过复杂,千丝万缕不知从何说起,爱恨纠缠难以理清,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笔钱既然是你的,那就永远属于你,我是打算,当作跟你借了,然后慢慢还你,我没料到,你会忽然需要这么一大笔钱,毫无预警,令我措手不及!

    不过,既然你这么想帮那个池振峯,好,我满足你的愿想,尽管,你伤透了我的心,我还是无法看着你难过,无法看着你痛苦,无法……让你那样想我!原来,陷入爱情的人,是这么的傻,这么的可悲!

    嘴角渐渐噙起一抹晦涩自嘲的笑,野田骏一用力地闭闭眼,再次睁开时,毅然做出某个决定,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封尘多时的电话。

    电话那端,沙哑混沉的嗓音隐隐透着一丝惊讶的讽刺,“野田骏一?哦,今天吹的是什么风,你竟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我没听错吧?”

    野田骏一一脸平静,开门见山地说明来意,“嗯,你没听错,是我,我想和你再次来个合作。”

    对方听罢,更加诧异,“哦?真的?我记得,上次本打算安排一个任务给你,你可是一口回绝了,毫无犹豫呢。”

    “我需要钱。”野田骏一继续忽略着对方语气中的嘲讽,自顾说出自己的目的,“这次我对目标毫无要求,但我要高价,两千万美金。”

    “两千万?!呵呵,大概只有你才敢开这个价!当然,你有能力得到这个价!”对方先是冷哼一声,紧接着,却也实实在在地道,“小子,你好运气,我刚接到一宗生意,对方是xx议员,本届总统号召力最高的候选人,酬劳,给你两千五百万。”

    “好,成交!稍后你把资料发给我,邮箱不变。”

    “呵呵,你问都不问对方的背景就答应了,小子,看来你真的很需要钱!又是为了那个中国娃娃?之前,你为了她金盆洗手,现在,为她重操旧业,爱情果然会使人疯狂!”

    野田骏一不应答,只重复一次叫对方把资料和具体要求发到他的邮箱,然后,挂断了电话,继续俯视着地面闪烁璀璨的霓虹灯影,再度陷入沉思中……

    其实,在这宁静的夜晚,同样无法入眠的还有凌语芊。整个下午,她都在想着从医院回家途中发生的那些事,想起自己对野田骏一的说过那一句句话,心情由沉闷,到忧愁,再到自责,悔恨。

    其实,打自那些话说出口,她就后悔了,只不过,当时气头上,她刻意压抑这份后悔,在心中默默说服自己没有错,是太有偏见。实际上,自己确实就是错了!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她却像着了魔似的,那样“谴责”他,那样“诽谤”他,那样“嘲讽”他!他心里该是怎样的难受!该是怎样的悲伤!曾经,两人也因一些意见不同而起争执,但他都让着她,即便当即有点无奈,很快还是迁就了她,但今天,他整个下午关在房间里,连晚饭也不煮了,是褚飞下厨,琰琰亲自去喊他几次,他才出来,整顿饭上,一声不吭,默默吃着饭,吃完立刻回房。这样的他,是从未有过的!

    她一直在想,要不要去跟他道个歉,或说些什么,可每次走到门口,她却又止步,因为那该死的自尊!看来,是他太宠她,太就她,以致她越来越矫情,越来越傲娇,自己明明有错,却连对不起都不敢说!

    凌语芊啊凌语芊,你几时变得这么孬种了呢!要是换成贺煜,你一定不会这样,一定早就乖乖地认错了吧!看来,终究是因为对他的不是爱,对他的感情没贺煜那么深,浓,烈!

    头疼!心烦!悔恨!狂躁!继续反复来回地袭击着,心头不断响起一句话:去吧,去找他,跟他道歉,跟他解释你并非真的那样想他,那只是一时气话而已!然后,凌语芊终再次冲向门口,把门拉开,这次,迎接她的不再是一片空荡,只见门外站着一个人,熟悉的容颜,熟悉的神情,眼中那份柔情,也一如既往的灼热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