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491 爱,疼惜,不辜负

491 爱,疼惜,不辜负

    嘁尕蛤za其实,野田骏一已在门外踌躇了许久,大概也想不到门会忽然被拉开,一阵愕然,稍后,恢复正常,禀明来意,“丹,我想和你谈谈。”

    凌语芊神色一定,点头,缓缓走了出去,随他来到阳台。

    阳台很大、很长,他在这里装上秋千,竹藤椅,且种满了紫罗兰和其他一些美丽的鲜花,俨如一个小花园,当时他就说,之所以买这里,就是觉得这里的阳台足够大,她一定喜欢。

    往事历历在目,凝聚着他对她满满的爱,所以,她怎能伤他的心!自尊跟他的付出相比,根本就不算啥!

    盈盈美目,带着感动的光华,她直盯着他英俊的脸,准备发出道歉,然而,就在她刚喊出他的名字,他也正好做声,“丹,你跟我提的那个请求,我答应你,而且,我会拿出五千万给他。”

    出口的话,出其不意,震动人心,凌语芊目瞪口呆,打算说出的那些话就此卡在了喉咙。

    他终是答应了借钱给振峰?!而且,还是五千万?!他说真的?真的肯借了?

    “由于数目不小,我得时间安排,无法立刻拿给你,不过你放心,我一定给你的,我会争取这几天搞定。”

    “对不起,骏一,昨天我那样说你,并非真心话,只是一时赌气而已,在我心目中,你不是那样的人,一直都不是,从前不是,以后也不是!其实,我早想跟你道歉的,但放不下那该死的自尊,昨天我也很难受,我害人害己……”凌语芊也开始发话,总算表明了自己的内疚和悔恨,说完,还忽然揪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野田骏一急忙截止,安抚着她,“丹,别再责备自己,嗯,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对我,我后来都想通了,其实我也有错,是我小气,我不希望你对别的男人好,即便那个人是贺煜的下属兼朋友。我希望你的心只放在我身上,我很霸道对吧。不过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再不会对你发脾气,不会那么长时间不跟你说话,不会连饭也不煮给你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相信我,嗯?

    凌语芊已经大声嚎哭,扑在他坚实温暖的怀里,泪流满面。

    野田骏一搂住她,一下接一下地轻啪着她的脊背,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百感交集,感慨万千。hi书网

    冰释前嫌,雨过天晴。

    与昨日呆滞凝重的气氛迥然不同,翌日整个屋子恢复了以往的温馨和明朗,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点,有些是野田骏一亲自下厨做,有些则是从外面的早餐店买回,褚飞还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的事,不禁有些迷惑,琰琰虽鬼精灵,可美食当前,便只分别冲野田骏一和凌语芊淘气地眨一眨眼,赶忙慰劳五脏庙去。凌语芊心里又是那种满满的感动,边品尝着各类早点,边不时地看向野田骏一,而每一次,他的目光竟也都与她对上,似乎时时刻刻都在看着她似的,让她忍不住俏脸一热,淡淡羞红,心里头,更俨如涂了蜂蜜一般的甜腻。

    吃罢早餐,凌语芊先打了个电话到医院,得知贺一航的情况依然稳定,便跟他们说下午等琰琰放学再去看他们,季淑芬应好,只是突然追问她对搬进贺家的事考虑成怎样,凌语芊怔然,好一会,才说自己还在考虑中,有什么事下午去医院再谈,不待季淑芬反应,结束通话。然后,握着手机,耳边反复回荡着季淑芬刚刚追问的话,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想不出决定。

    这时,野田骏一进来,跟她说,那笔钱他安排得差不多,大概后天能给到她。

    迎着他真挚温柔的眼神,昨晚那种难以言表的感动激昂再度爬满凌语芊的心头,连声说着谢谢,野田骏一面带浅笑,说那是他应该的,她的事就是他的事,这让凌语芊更加哽咽不已,在他将她揽入怀中时,也顺势依在他的胸前,先前某件无法决定的事,此时终于有了结果。

    “妈咪,骏一爹地,你们和好了?”忽然间,一声充满惊讶且又不失欣喜的呼唤将相拥在一起的两人唤醒过来,是琰琰,小家伙吃饱喝足了,有时间关心其他事了。

    凌语芊尴尬,下意识地嗔了小家伙一眼,倒是野田骏一一派淡定,并不否认昨天的不快,还顺势笑着应道,“嗯,和好了,而且,以后再也不会争吵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琰琰还担心妈咪今晚会不会继续睡不着觉呢。hi书网”小家伙嗓音更加兴奋,说着又猛然哎呀大叫一声,原来,被凌语芊在他额头狠狠敲了一下,他呜呜大叫过后,嘟嘴抱怨,“我说的没错呀,妈咪干嘛打我。”

    “打你,是因为你多管闲事,妈咪老早说过,大人的事,小孩子不应该管。”

    “我不是小孩,我已经长大了,昨晚就跟妈咪你说过的。”

    听及此,凌语芊脑海不禁浮起昨晚的情景,当时,她虽像以往那样哄着小家伙睡,却心烦气躁,晦涩难言,小家伙于是对她说,妈咪,你心情不好么,不如跟琰琰说罢,琰琰已经长大了,可以当妈咪的倾听者。她并没有真的跟他诉苦,但心里甚是欣慰,小家伙确实长大了,会观言辨色,会知道妈咪的烦恼,晓得开解妈咪。

    “琰琰,你还没换衣服吧,来,爹地帮你换,换好咱们去上学了。”野田骏一出声,解了围,宽大的手牵起琰琰的小手儿,走向衣柜,他也曾多次替琰琰换过衣服,做起来熟稔自然,凌语芊远远看着,心如潮涌,眸色,越发往深处柔去。

    下午,在琰琰放学后,她带琰琰到医院,想不到,池振峯也已在那,原来,早上得不到凌语芊的答复,季淑芬便打个电话给池振峯,希望他能劝服凌语芊,让凌语芊尽快答允搬到贺家。

    凌语芊并不知晓实情,只以为是凑巧,何况,她正要告诉振峯一件喜讯。于是乎,先对贺一航的病情问候一番后,让琰琰陪着贺一航,自己则与池振峯暂离病房,来到走廊的尽头处。

    “yolanda,你想跟我谈什么,是你已经决定搬进贺宅的事吗?”

    对着池振峯兴奋欣喜的样子,凌语芊微抿着唇,摇了摇头,答道,“我想跟你说的是另一件事,你可以不必等待银行的贷款,我这边有五千万拿给你,你想怎么扩大发展,尽管去搞。”

    五千万!她给?她……咋有这么多钱?还是说,这些钱是野田骏一给的?没有预期中的欢喜,池振峯一脸错愕,皱着眉头。

    凌语芊猜到他在想什么,于是颔颔首,说这笔钱出自野田骏一,且还顺便把当年野田宏跟贺煜追讨50亿元的离婚费的真相告诉他,池振峯听罢,更加满腹震惊和撼动,当年野田宏那老匹夫在解除婚姻的事上狮子开大口,身为贺煜特助的他是知道的,而且多少帮经手打点过,每每对野田宏那贪婪的老匹夫痛骂之余,连带对野田骏一也臭骂不已,鄙夷不已,却谁知道,事情的真相会是如此!自己,那是冤枉好人了?

    不错,那野田骏一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一个超级大好人,对凌语芊的好,是自己比不上,甚至连贺煜,也比不上!

    “不用,yolanda,扩大经营的资金,我自己会搞定,不用你出面。”态度坚决而冷硬,池振峯一口回绝了凌语芊的帮助。

    似乎早料到这样,凌语芊并不惊讶,轻轻苦笑,说道,“振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理解,但我想劝你,对一些事,咱们不要想,不要谈好吗,还记得你的公司名吧,煜煜生辉,你等着贺煜回来东山再起,我是他的妻子,何尝不希望与他并肩作战?这笔钱,不是帮你,而是帮贺煜,帮我的丈夫,故我希望,你别意气用事。”

    “帮总裁?你确定你这是帮总裁?可是假如总裁在,我想他也不会接受的。”池振峯马上不以为然地否决,语气虽不似先前的冷绝,却也固执依旧。

    “他会!因为他知道我的心意,他不会让我难过。”

    呃……池振峯顿时哑然,她这么说,倒是他不懂她的心意,让她难过了?

    “振峯,我希望你别胡思乱想,别钻牛角尖,嗯?野田骏一怎么做,是他的事,你无需多想,不错,他对我确实很好,但你也可以对我好啊,你对我的好,便是帮我,实现我的梦想,我的梦想是等贺煜回来,共创新的事业王国,再说,这也是你的梦想呢,就让咱们放下包袱,一起投入梦想实现中去,好吗?”

    终于,池振峯尽管心中不情愿,却也还是接受了,同时,又重新说起搬进贺家的事,凌语芊已经拿定主意,便也立刻给出最终答复,却是,拒绝。

    “为什么?”池振峯愕然,紧接着,自顾猜道,“因为季淑芬?你还记恨着她?可是,yolanda,她毕竟是总裁的母亲,你就不能看在总裁的面上,原谅她,不与她计较?”

    “不是这个原因。”凌语芊摇头,面容平静。

    “不是这个原因?那是什么?”池振峯稍顿,惊呼,“那就是为了野田骏一?”

    这回,凌语芊不语,算是默认了。

    池振峯见状,心情直往下沉,渐渐地,绽出一抹嘲弄的笑,呢喃,“yolanda,你刚才还叫我别胡思乱想,但你是否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不到我不乱想啊!”

    “呃,振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昨天也跟你提过,我是随他回来g市的,我和他之间,早有了策划,我不能就此抛开他不管。”

    “那总裁呢?你刚刚不也说过那是你的梦想吗?你又能舍弃那个梦想?呵呵,那小日本果然厉害,将总裁也打败了!yolanda,你这是移情别恋了吗?如今看来,野田骏一比总裁更重要了?”

    “不是这样,没有!”凌语芊不禁也激动起来,极力辩解,“振峯,你想多了。我爱的人,依然是贺煜,永远都是贺煜,对野田骏一,我是疼惜,我不能辜负他……”

    “疼惜他?不能辜负他?那你会否因为这份不辜负,永远陪在他的身边?甚至,将来会慢慢爱上他,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不待她说完,池振峯急匆匆地打断,见她再度沉默,他以为她被说中了心事,整个人更加愤慨,嗓音尖锐起来,质问,“yolanda,为什么不回答了?又或者,被我说中,无言以对?”

    “你不是说贺煜会回来吗?既然他会回来,身为他妻子的我,又怎会爱上其他人,嫁给其他人?”

    “万一总裁不回来吗?”

    万一……不回来?凌语芊俏脸猛地一怔,心海也像是蓦然砸下一颗大石,许久,再发话时,淡然一笑,“振峯,你这是什么话,昨天你才誓言旦旦地跟我说贺煜会回来,而且,会很快,今天你却又说万一……敢情,你昨天是哄着我玩的?”

    池振峯也微微一愣,马上急声辩解,“我……我没有!刚才我只是胡说一下而已,总裁当然会回来,说不定,过几天咱们就能看到他了!”

    过几天就回来了?真的吗?

    凌语芊低首,恢复静默,微敛的眸却是光华灼盛,心里那份期待,莫名的强烈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