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第492章

    “妈咪!”

    忽然,琰琰走了过来,他还跟凌语芊说,爷爷想吃火龙果,他打算与她一起去买回来给爷爷吃。

    凌语芊看看他,又看看池振峯,随即温柔微笑地应了一声好。

    “yolanda……”池振峯也已经回过神来,喊她。

    凌语芊视线重返他的身上,绝美的容颜依然一脸平静,语气却是坚决不悔,“振峯,我的意思刚才都说清楚了,希望你能谅解,支持我,我真的无法那样对野田骏一,你也不希望我做一个忘恩负义,自私薄情的人对不?”

    她的意思,他当然清楚,只是,接不接受赞不赞同又是另一码事,然而,却又如她所说,她不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不是一个自私薄情的人,否则,也不会值得他去爱了。

    “总之你记住,我爱的人,是贺煜,你真的不用为贺煜担心。”

    是为贺煜担心吗?又或者,实际上是为了自己?迎着她晶亮炙热的眼眸,池振峯心虚地别开了脸,一会,在琰琰的催促声中恢复过来,忽然也道,“好,我支持你,我会跟伯父伯母他们说。”

    凌语芊一喜,对他感激颔首,随即拉起琰琰,直接下楼去。池振峯目送着她们,许久,终也抬步,回到病房。

    发现只有他一人,季淑芬不禁问起凌语芊,听闻她和琰琰到楼下买水果去了,又迫不及待地转问事情谈得怎么样,凌语芊是否答应了搬到贺家。

    池振峯来回看了夫妇俩,稍后,歉意万分地说自己无能为力,劝不动凌语芊,当然,他并没把真正理由相告。

    季淑芬重重地失望,悲伤,且忍不住低啜出来,“我就知道她不肯,她还在埋怨我,恨我,是啊,我曾经那样对她,她又怎会这么快原谅我,是我活该,是我自讨苦吃!”

    “伯母,您别自责,不关您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根本就是因为我!不,我要去求她,我跪下求她,总之,无论如何也要让她搬进贺家,她是阿煜的妻子,是我们贺家的媳妇,理应跟我们住在一起,等下我就跟她说清楚,只要她肯搬回贺家,她要我做什么都行!”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看着季淑芬一脸悔恨,与从前判若两人,池振峯心里暗暗唏嘘和幽叹,但生怕等下她真的会这样做,给凌语芊带来为难,终还是把真实原因告诉了她。

    季淑芬听罢,又是深深的一怔,几滴泪水,静静蓄在眼中,好一会,再度开口,“她真的移情别恋,真的喜欢上那个野田骏一?可她不是最爱阿煜吗,这么多年她一直没找上别的男人,一直没改嫁,就因为她心里一直有阿煜,现在这样,她是打算彻底放弃阿煜了?她怎能!怎能这样!”

    “伯母,您想多了,不是这么一回事,她只是因为不想伤害野田骏一,你想想,野田骏一帮了她那么多,她怎能说搬走就搬走,她是那么善良,怎么会伤害帮过她那么多的人。所以,给她一点时间吧。”

    “给她一点时间,那要多久?万一……她一直不搬进来呢?你也说了,她是个善良的人,她要是一直不忍心伤那个野田骏一呢?”季淑芬的脸上,没有半点乐观,情急之中,猛地抓住池振峯的手臂,央求,“振峯,你再想想办法,让她给我们一个时间,我真的承受不住这样无限期的等待,你跟她说说吧,要不,我来求她,你帮口,我给她下跪……”

    “呃,伯母,真的不用这样,你这样只会让她为难,我们再等等看,我想不用很久的,我答应你,接下来我会继续找机会劝服她。”

    “真的?可是……”

    “好了,就按振峯的话去办吧,你别再为难振峯,也别……为难她。”一直沉默的贺一航猛然插了一句,绝然的语气夹杂着丝丝无奈。

    室内,总算安静下来,不一会再起骚动时,是凌语芊与琰琰回来了,她们不但买了火龙果,还有苹果,香蕉,猕猴桃,琰琰事不宜迟地拿着火龙果剖开,呈给贺一航。

    贺一航心头一荡,欣慰欢喜渐渐把方才的惆怅失落压了去,接过火龙果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季淑芬边上看着,心里不自觉地生起些许羡慕,却忽见,那抹可爱的小身影转至她的跟前,也给她递来一块,她诧异,惊喜,久久都无法动弹,直到池振峯轻唤一声,她才苏醒,迫不及待地接过,哽咽着嗓子道出谢谢二字。

    琰琰没回应,一派淡定地转向池振峯,池振峯眸色温柔而宠溺,下意识地道谢,这次,琰琰礼貌地回了一声不客气,最后,终轮到凌语芊。

    凌语芊拿着吃了两口,双眼下意识地朝池振峯瞅了一下,想知道他是否跟季淑芬说了,池振峯会意,冲她点点头,她明了,放下心来。

    房里的气氛慢慢转向欢快,大家都暂且把刚才那件事抛开,乐也融融。

    那天,池振峯说贺煜过几日就回来,而事实上,他们等不到贺煜归来,反而是……野田骏一要离开。

    这天早上,野田骏一跟凌语芊说钱已筹备好,她随时可以拿给池振峯,接着还说,他有事得回美国一趟,大概一个月后回来。

    凌语芊先是为钱的事欣喜,继而又大感愕然,不禁问他因什么事回美国,还去那么久。

    似乎早有准备,野田骏一马上回答是那边公司出了一些意外,野田宏召唤他回去一趟,为了不让她担心,他她担心,他还补充说事故的情况并不复杂,他会尽快处理妥当,尽快回来。

    不复杂?不复杂要用上一个月吗?凌语芊虽没掌管过大企业,但以前毕竟跟随贺煜那么久,多少知道一些情况,于是,对野田骏一前后矛盾的话心生疑惑,而且,据她所知,美国总公司那边的事务早交给了他的堂哥打理,根本用不着他。

    当然,迷惑归迷惑,她没追问,既然他这么说,她应该相信他,再说,就算事有蹊跷,他不想明说,估计也是自有原因,她不能干涉。

    稍作沉吟后,她冲他点点头,叫他放心去,他不在的时候她会看好公司,且照顾好自己和琰琰。

    野田骏一颔首,忽然,又提出一个要求,他想今晚带她出去逛逛,去千寻山,而且,只带她一个人去。

    千寻山,顾名思义,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那是情侣聚集地,传闻,很久很久以前,有对恋人私奔到此,男子因为途中奔波过度,支撑不住,性命危在旦夕,女子跪在地上,整整一夜,对着天空苦苦祈祷和乞求,第二天,本是奄奄一息的男子忽然好了起来,后来与女子就在那山上定居,白头偕老。

    很俗却很动人的传说,人们认为山上有灵气,起初是附近的恋人相约去山顶跪拜,祈祷能与自己的另一半白头偕老,而沿袭到了现今社会,人们尽管不再像古时那么迷信,却依然有不少情侣慕名而来,曾经,贺煜还是楚天佑的时候,就带她去过。

    那一年,野田骏一陪她从美国回中国的时候,他曾提过千寻山,希望找个时间带她去感受体会一番,她一怔,却也答应了,可惜,后来发生的种种,她与贺煜重逢,回到贺煜身边,令他这个梦想再也无法实现,而今,他再一次提出,她自是无法拒绝。

    夜晚,把琰琰交给褚飞看管,他带着她出发,一路上,高兴难掩,布满激动神色的眼眸不时地从路面调离,看向身侧。

    凌语芊每每都会回以微笑,同时,心里又有那么点微涩和疼痛,仅仅只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却足以令他兴奋成这样,他真是个容易满足的男人。想罢,她不自觉地伸出手,握在他空置出来的一边手上,先是感受到他轻轻一震,继而,只见他迅速翻转过来,将她整只柔荑裹进掌中。

    两手相牵,十指相扣,彼此都不吭声,静静的感受,直到抵达山顶,看到周围各形各色的情侣们遍布满山上各个角落,景象繁华,浮光悸动,两人方回过神来。

    他的手,依然牢牢地牵住她,从车内出来后,带她走到山头最边端上。

    头顶,是星光灿烂的夜空,远方,是g市美丽的夜景,凉风徐徐,拂面而来,迷醉了人心。

    “丹,假如我现在跪下对天祈祷,我们是否真的会永远在一起?”忽然间,野田骏一发话,温暖的大手依然紧握住她。

    凌语芊一怔,目光从远处收回,满眼错愕地看着他,只见他眸光灼灼,深暗中透着真挚,在她来不及反应时,高大的身躯猛然往下,他真跪了下来,而且,迅速闭上眼,低吟出声,“凡夫俗子野田骏一,在此虔诚地恳求月老大人,保佑我和丹永远相伴相随,白头偕老。”

    凌语芊美目顿时瞪得更大,全身僵硬,无法动弹,只有那盈盈水眸光影剧烈晃动,由惊诧,转震惊,再转激动,最后,热泪盈眶。

    周围突然骚动起来,她知道,那是因为野田骏一的举动吸引了山上的人群,这些人,虽也是情侣,可毕竟是二十一世纪,大家来这里不过是图个愉快,没人真的会再像古时那样跪下祈祷,唯一这样做的人,只有野田骏一!

    ------题外话------

    今天先更这么多,明天争取传个长更:大结局(上)。某煜,归来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