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8)身体只忠于她

大结局(8)身体只忠于她

    芊芊爱贺煜永远,贺煜对芊芊同样是无论她发生什么、无论别的女人比她多优秀,都不舍不弃。情节用文字详细写出来总是比脑里想象规划的多,根据紫的码字时间和速度,估计还需要几天才全部写完,不过,更新不会停,依然会每天都更新的。

    ------题外话------

    凌语芊则俨如在黑暗的万丈深渊见到一缕亮光似的,绝望沉寂的心即时苏醒,趁机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拉起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爬着躲到琰琰背后,压根就忘了,眼前的小人儿是那么的小,毫无抵御能力,根本帮不了他,确实,她吓坏了,只要是一个小小的东西,她都要抓住不放,寻求解救。

    贺煜闻声抬起了头,顺着说话声望去,手上的一切动作也全然停止了。

    是琰琰,此番大动作,小家伙也终被吵醒,惺忪睡眼瞪得极大,迷惑不解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妈咪,熠叔叔,你们在做什么?”

    房里的温度越来越高,空气里弥漫着旖旎的气息,情与欲的交缠已然拉开序幕,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蓦然响起的一声轻唤,拯救了凌语芊。

    身上的男人因此停了一下,剑眉微微地蹙起,深谙的眸瞳一瞬不瞬定定睨着她,复杂中浮起一丝疼惜,可渐渐地,停下的大手再度游走起来,唇也来到她的小嘴上,堵住那细细的呐喊。

    “禽兽,疯子,给我滚!”凌语芊心头怒火不断膨胀上升着,反抗挣扎也持续不断,可惜,力量上的悬殊让她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那副健壮的身躯沉沉地压在她的身上,结实有力的双手继续做着邪恶的事,感受着源源传来的一阵阵陌生又熟悉的异样和炙热,凌语芊近乎崩溃,眼泪狂流,嘴里下意识地喊出,“贺煜,救我,贺煜,救救我,不要,不要……”

    似乎每次,他都是这样禽兽不如!

    不错,这根本就是个疯子,是个禽兽,那天在季淑芬的寝室愤怒分别后,他足足两天没再出现她的面前,她还以为自己可以摆脱了,正自由自在着,却不料,今晚他又出现,还这般对她!

    若是平时,凌语芊一定发现某个让人震惊的事,可此情此刻,她所有思绪和神志都被惊恐、羞愤占据,以致没听到他说话的内容,没听到那个重要的“老公”称呼。她只知道,自己正被一个疯子可恶地侵犯着,情况非常危险,自己必须竭力阻止。

    “要的,小东西,你一定要,以前你不一直陶醉吗,今晚,老公会加倍努力,让你更快乐……”魅惑的低吟伴随着碎碎的吻,拂过凌语芊的每一寸肌肤,宽大的手也事不宜迟……

    “不要,你滚开,不准碰我。”

    刹时间,只闻“兹”的一声响,凌语芊身上单薄的睡衣被撕裂开来,这更加刺激了贺煜的神经,黑沉的鹰眸变得更加深谙,整个人不由分说地伏下去。

    “活该?嗯,你这不听话的女人,确实活该被罚,我今晚就好好教训你,让你知道背叛我是什么下场!”话毕,贺煜抿紧了唇,用行动实践他刚刚说的那些话。

    “那是你活该!”

    凌语芊更是瞪大了眼,盈满羞愤的眸子不自觉地朝他某看去,想起那天给他的教训,便打算又狠狠对他一击,无奈,她尚未出手男人就已觉察到她的动机,邪魅的俊颜猛地浮起一丝怒笑,咬牙切齿,“怎么,又想断了我的命根子,我告诉你,休想!”

    他……他刚刚在说什么?弄掉?他想用这种极度无耻和卑劣的行径弄掉“胎儿”?

    说着,他半眯起的醉眼忽然滑到她平坦的腹部,射出一道寒光,“对了,你怀了他的孩子是吧,我今天正好讲它弄掉。”

    男人非但不听从,反而愈加狂肆,“不许碰你?我偏要碰!凭什么你给野田骏一那小日子碰,我却不能!”

    贺煜哪由得她,用他与生俱来的强势钳制住她,继续着狂野热切的举动,一步步吞噬她的身体,凌语芊则是挣扎得越来越强烈,鼻子下方不断扑来的酒气让她恐慌不已,那人越来越过分的动作让她羞愤地怒斥出来,“混蛋,还不快住手,不许碰我,快给我出去!”

    他狠狠地吞吻她粉嫩的樱唇,冰冷的大手狂肆地抚在她妙曼迷人的娇躯上,这一系列的动作,即便凌语芊睡得再沉也会惊醒过来,见到忽然出现眼前的人影,猛然一愣,当意识到他正在对她做着什么的时候,更是花容失色,急忙奋力反抗。

    她没有沈若菲的狐媚手段,没有对他万般挑逗和勾引,却偏偏能够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理智全失。

    从酒吧回贺宅,大约二十分钟的车程,却不足以让他清醒,或许,他是不愿清醒,毕竟,醒了就会痛,醒了就无法光明正大地做出某些事,就像现在,双脚不听使唤地来到那个熟悉的房间,大手熟稔地转开那扇紧闭的房门,他颠颠颤颤地走到床前,看着床上酣然平稳的睡颜,更是满嘴苦涩和悲痛,甚至,有点儿不甘,以致,不顾一切地伏在床沿上,对那个将他折磨得几乎要疯掉的小女人发起了侵袭,将刚才在酒吧来不及释放的火燃烧到她的身上。

    靠在宽敞的后座上,他昏昏欲睡,脑海反复闪现着凌语芊的倩影,薄薄的唇一直挂着嘲弄的笑,他在笑,他自己。

    深夜的风,愈加冰冷,走出酒吧的贺煜,感受着迎面扑来的冷风,不由也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加快脚步冲到马路边,坐上一辆黄色计程车。

    “我记得,沈经理上次说过会加倍努力,务必让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那么,贺某还是等着吧,今晚多谢沈经理的厚爱,我先走了,沈经理自便。”贺煜已经穿戴整齐,继续意味深长地搁下一句话,长腿一迈,朝门口慢悠悠地走去,丝毫不顾欲火焚身的沈若菲会饱受怎样的痛苦煎熬,他想,这火是沈若菲挑起,可谓自作自受,再说,他不认为这风骚的女人会饱受煎熬,外面那么多男人,总有一个,会替她解脱。

    沈若菲艳丽的脸容霎时又是一阵僵硬,他说什么?真的这样吗?小野猫,会是谁?难道,是那个凌语芊?

    呃——

    不过,贺煜眼疾手快,在她尚未碰上之前,及时抓住她那不安分的手,高大的身躯退开几米,继续不慢不急地系着纽扣,连说话,也是漫不经心的,“很抱歉,那个地方前几天被只小野猫抓伤了,不能满足你。”

    说罢,她的手迫不及待地滑到他的裤子,急促扯着他的皮带,她等不及,甚至直接拉开裤链……

    对着满面迷惑的沈若菲冷冷一瞥,贺煜心烦意乱地扣着衬衣的纽扣,沈若菲则再度趋近,光裸的玉臂直接抱在他健硕的腰腹上,“贺熠,别这样,我知道你也想要的,刚才我明明感觉到你的需要,来,我们继续,我给你,你想怎样都行,还有,你放心,我不会要你负责!”

    不,她没有错,错的是他,他该死的做不出背叛那小女人的事来!

    她做错了什么?

    几乎用尽全力,他一把推开身下的女人,沈若菲猝不及防,整个身体硬生生地撞在沙发背上,满满待发的**顿时被剧痛淹没,她瞪大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会,又赶忙匍匐过来,困惑地喊,“贺熠,你怎么了,为什么停止,我做错什么了吗?”

    轰——

    心里头,理直气壮地响起这样一句话,他却终究言不由衷,行动上并没这样做,他,就是那么孬种,那么没骨气,不想去占有她除外的女人,即便他现在是多么的愤怒,身体某处多么叫嚣,急需释放!

    眼前这个女人,天生的性感尤物,分明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你应该做的是将之狠狠蹂躏一番,发泄你内心的愤恨!

    贺煜,你真是个孬种!

    呵呵,他终究还是做不到!即便她背叛了他,可他仍无法背叛她!

    贺煜倒是不吭一声,薄唇紧抿,鹰眸一片沉寂,冷冷俯视着身下饥渴难耐的女子,大手不慌不忙地游走,挑弄着她各个敏感部位,看着她不能自我地瘫软他的身上,他感到说不出的自豪和骄傲,然而,当他想到另一个倩影,狂妄的俊脸又猛然垮下,如雨天般阴沉。

    “贺熠,爱我,给我!”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求,不知羞耻地呐喊着他,柔软的玉臂紧紧搂住身上这副精壮的身躯,不断地将自己往他推进。

    俊美绝伦的面孔,矫健伟岸的身躯,高超撩人的技术,简直就是老天爷的得意之作,是举世无双的佳品,随着那只厚实的大掌爬过身上每一处,那带着薄茧的指尖抚过一寸寸肌肤,沈若菲无法克制,哆嗦颤抖、娇喘个不停。

    在这方面,贺煜一直是个高手,即便身经百战的沈若菲,于是也难敌他的魅力,本决定用自己的资本把他迷惑住,结果却反被他弄得无法自拔。

    彻说得没错,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为了一颗树而舍弃整片森林,既然那可恶的小女人不甘寂寞移情别恋,他又何需再为她守身,男人嘛,就该快活逍遥,女人只不过是供男人亵玩的工具,她,也不例外!

    贺煜先是身体一僵,随着她湿滑的舌尖极有技巧地挑开他的牙齿,用力卷住他的舌头忘情吸吮时,他忽然也双臂一收,将她抱紧,反被动为主动,狠狠吞噬她口腔内的每一寸芳土。

    风情万千的媚眼轻轻半敛,沈若菲也一瞬不瞬地瞅着他,仿佛在盯着什么猎物似的,忽然,妖娆的身子水蛇一般攀到他健硕的胸膛,精雕细琢的脸朝他慢慢趋近,红得几乎要捏出水的双唇,快速覆在他带满酒气的嘴唇上。

    杜绝掉外面的嘈杂,整个空间瞬时转向宁静,贺煜神思渐渐晴朗,不过,眼神依然无比散涣和迷离,睥睨着沈若菲。

    贺煜黑眸又是飞速一闪,若有所思地斜视着她,在她扶住他的身体时,便也毫不挣扎顺着她,随她离开吧台,进入一间雅致的厢房。

    无惧他不怒而威的警告,她直接把杯子取下,放到吧台上,又嗲声嗲气地说道,“我心疼,贺长官,看到你这么难过菲菲心如刀割!酒伤身,咱们不要它了,来,菲菲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原来,来人是沈若菲,这些天她一直命人暗中关注贺煜,除了前几天那个晚上他忽然得了急性肠炎住进医院,便再也找不到任何异常,直到今晚,手下禀告她,贺煜跑到酒吧独自一人喝闷酒,她事不宜迟急忙赶过来,先是悄悄匿在角落处观察,此刻,正式出场。

    “沈经理,放手,别妨碍我!”终于,贺煜吐出一句,低沉暗哑的嗓音有点飘忽,却不容忽视。

    “男人借酒消愁无非是为两件事,一是事业,二是女人,可对咱们贺长官来说这两样似乎都不成问题,怎么了?到底是什么事困扰咱们的贺长官?”女人妖娆的身子往前靠近一些,下巴轻搁在贺煜宽阔的肩膀上,红艳的小嘴若有若无地吐着诱人的芳香。

    贺煜脊背猛然一僵,微微侧首,见到那抹熟悉的人影,眸光不觉跟着一闪晃,但很快,恢复先前的散涣和迷离。

    这时,坐在角落里好一会儿的某个人影,忽然起身朝他走了过来,芊芊玉手在他正好举起的杯子上轻轻一按,娇媚的嗓音徐徐入耳,“借酒消愁愁更愁,贺长官,别喝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不妨告诉菲菲,让菲菲来帮你解决?”

    他面色微微泛红,深邃的黑眸也呈现了散涣迷离之色,可见喝了不少,可他依然没有停下的念头。

    今晚的夜,依然万籁俱静,冰凉人心,g市某酒吧里,贺煜孤零零地坐在吧台椅子上,端着酒保给他调好的“一夜愁”,沉闷地喝着。

    季淑芬不再吭声,伏在他的怀中,继续嘤嘤泣泣,悲切满怀。

    贺一航眼神也随之黯下,搂住她,除了安抚,别无他法,“好了,你先别急,这事再看看吧,一定会找到妥善的解决方法的,现在你要做的是别再挑起战火,否则真到了决裂地步,那就再也无法回头。”

    “难道就这样任由琰琰离开我们?你别忘了,她嫁给小日本后,随时会离开中国,我们已经失去儿子,难道连孙子也要失去?不,我不允许,说什么我也不允许他离开的。”想到伤心事,季淑芬心中怒火顿消,悲伤无助地痛哭了出来。

    “话是这么说,可假如她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先不说以后怎么样,目前她确实是个好妈妈,就算琰琰,也未必肯离开她的。”

    “可明明就是她不对,她既然已经另爱他人,为别的男人生孩子,那就不该再霸着琰琰。”

    季淑芬又是一阵气结,拽着贺一航直发狂,贺一航稳住她,无奈地劝抚,“其实,不管她有没有别的心思,不可否认她确实重视琰琰,倒是你,这张嘴巴真该收一收了,还说疼爱琰琰,你压根就没顾虑过琰琰的感受,这样的你又有何资格抚养琰琰?振峯说的没错,她终究是阿煜的妻子,是琰琰的母亲,既然她没有搬走,你也不必再把家弄得像个战场似的,语芊那丫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越是这样,她会越反感,试问又怎会将琰琰交给你。”

    话毕,不再多停留片刻,转身毫不回头地走了出去。

    凌语芊毫无惧怕,冷然回望着她,然后,说明来意,“你会骂人,很会骂人,我不会阻拦你的,以后,你想怎么骂都随你,但拜托你别当着琰琰的脸说出那些恶心的话,你不在乎他,我可在乎!你要是再敢在他面前疯言疯语,我绝不就此罢休的!”

    季淑芬目光从空荡荡的门口收回,转向凌语芊,仓皇失措的脸容怒气重现,死死瞪着凌语芊,两眼泛红,恨不得将凌语芊撕成碎片。

    “好了,别叫了。”贺一航也开始做声了,满口无奈。

    季淑芬见状,本能地大叫,“贺熠,你去哪,我们的话还没谈完,你不能就这么走了,你……”

    大手紧撺成拳,他极力忍住没挥打出去,冷冷扔下这么两个字,高大的身躯从她身边越过,飓风般地冲出门去。

    “随你!”

    可惜,她跟前这个男人并没这么想,即便他目光犀利,心灵剔透,却终究看不透她内心的真正意思,他只以为,她承认了怀孕,承认她以后会跟野田骏一走下去,那仅存心底的一点希望之光,于是全然破灭了!

    至于野田骏一,起初或许看在她的份上连带琰琰也喜欢上,但经过这些年的相处,她相信他对琰琰再也不是这么简单的爱屋及乌,而是发自内心的疼爱,先别说她不会与他有更深的感情,就算她将来真的嫁他,他都会将琰琰视为己出的。

    怀孕本就空穴来风、子乌须有,琰琰永远是她唯一的儿子,她不疼他不爱他难道还爱别人家的小孩?

    “当然!”凌语芊这也开口,毅然给出肯定的回应。

    “你确定会待琰琰如初?确定不会冷落亏待他?确定那人会一直爱屋及乌下去?你真的确定?”

    凌语芊被他炙热锐利的眼神盯着极不自在,却也不让自己示弱,紧抿双唇勇敢迎视着他,一会,只闻他低声吐出一句带着隐忍怒气的质问。

    一直冷眼旁观的那人终有了反应,高大的身躯从柔软的沙发站起来,走到凌语芊的面前,居高临下,墨色的眸子依然高深莫测,只见到里面迸射出一道道寒光,直逼凌语芊绝美的娇容。

    贺一航虽然也想琰琰回到身边,但终究是个明白事理之人,知道凌语芊的话无不道理,除了沉默,便只能扶着季淑芬,无奈又惆怅。

    被反驳得哑口无言,季淑芬愤怒又抓狂,只能寻贺一航求助。

    “是吗?中国那条法律规定了一个女人不能有两个儿女?计划生育?可别忘了,琰琰是我和贺煜的儿子,肚里这个,父亲另有他人,故我并没违反任何法规,我有足够的资格抚养琰琰!”凌语芊懒得跟她废话,一口气把她堵死。

    季淑芬沉不住气,气急败坏地反驳了出来,“他也是阿煜的儿子,是我们贺家的子孙,理应跟我们在一起,而不是跟你这个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人!你既然已为别的男人怀孕,那就不配再把琰琰带在身边。”

    那人也回看着她,不吭声,眸中却是一片深谙,看不透内里。

    说罢,她给那人一记瞪视,在暗示他也休想!

    凌语芊眸光冰冷,睨着她,应答,“我来是告诉你,琰琰是我的儿子,这辈子只能跟在我的身边,任何人都休想左右他的人生!”

    她的忽然出现,将屋里三人都愣住,稍后,季淑芬先回神,不客气地质问,“你来做什么?”

    唇角蓄着冷怒的笑,凌语芊毫不犹豫地旋转门把,紧闭的房门,应声而开。

    呵呵,凭什么啊,这人有啥资格决定琰琰的抚养权?还有,和她结婚?先别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即便她真嫁给他,他也没资格决定琰琰的人生!

    把琰琰的抚养权交给季淑芬?

    曾经,凌语芊甚是纳闷那人到底对季淑芬做过什么样的威逼利诱,让季淑芬对她和那人“搞在一起”的事忽视不理,还好声好气待她,却原来,理由是这样!

    原来,他们的交易内容是这样子!

    交易……

    “她现在怀了孩子,将来肯定是要嫁给那个什么破骏一,琰琰自然不能跟她再在一起,那野种一出世,琰琰肯定会被像扔垃圾似的扔到角落里,无人问津呢!”正在说话的人,是季淑芬,还是一张臭嘴胡乱诽谤侮辱,发怒完毕,语气转为恳请,“贺熠,你始终是我们贺家的人,我们家阿煜生前和你感情不薄,于情于理你都该站在我们这边,何况,你之前跟我达成交易,叫我只需好好对待她,等你和她结婚了,会劝她把琰琰抚养权交给我们的。”

    原来,刚才她上楼后,季淑芬与贺一航也把贺煜喊来商量讨论琰琰的抚养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