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9)苏醒

大结局(9)苏醒

    对不好的事,为免痛苦,人家通常会选择遗忘,凌语芊也不例外,关于那天晚上的意外,她希望它像一个噩梦,天亮了就消失,故这几天,她都尽量让自己忙碌,不给自己半点空余时间,结果如她所愿,她真的没再想起它,然而,有些人,有些事,好似命中注定一般,怎么逃,都逃不掉。

    接下来,贺燿苏醒的消息不但华韵居几人知道,渐渐地整个贺宅都知道了,贺一翔夫妇与贺芸贺婉两个姑妈姑姑也都去医院探望过,当然,贺一然一家子并没去,而还有一个人,也没出现,那个,凌语芊几乎都要忘掉的人。

    凌语芊希望,是后者,而因为这个希望,她勉强入睡,慢慢进入了梦乡。

    然而,这真的只是胡思乱想,不切合实际吗?又或者,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老天爷真的会眷顾善良可怜的人?

    呵呵,凡人就是凡人,总免不了胡思乱想,想那些不切合实际的事。

    这一夜,她又失眠了,斜卧在阳台的藤椅上,出神地望着繁星灿烂的夜空,思绪游离,丝毫不知倦意地憧憬着一些美好的事。

    振峯这两天出差,刚好晚上才回来,得知贺燿苏醒,也是异常开心,而且,他还像贺燿那样异想天开,跟凌语芊说这个世界有奇迹,贺煜估计不久也会回来,于是乎,凌语芊想静下心来根本不可能。

    估计是太渴望这种失而复得,且又生怕这个失而复得会消失,这天晚上,季淑芬坚决留在医院陪贺燿,贺一航也舍不得那么快分开,结果,只有凌语芊和琰琰回贺宅。

    一些结果当即就可知道,各项指标都显示良好,有些报告要明后天才出,不过医生说不会有大问题,所以,大家都很高兴,沉浸在浓浓的喜悦当中。

    医院门口左侧,就有个西饼店,凌语芊不但给琰琰买了,还额外买了一些捎给贺一航等,待她们回到病房,贺燿已经做完全部检查归来。

    小家伙正长身体阶段,一般下午她或褚飞去接他时,都会备些面包或糕点给他吃,今天情况特殊,她把这个忘了,小家伙一经提醒,倒也抬手摸了一下平坦的肚皮,嘿笑着点了点头。

    迎着他满面关切和忧虑,凌语芊惆怅的心猛像有股暖意涌过,唇角不由微微一扯,绽出一抹灿烂会心的笑,牵住琰琰的手,语气轻快地道,“肚子饿了吧,妈咪带你去买些面包。”

    小家伙见她一直盯着天空看沉默不语,不由有点担心。

    望着依然万里无云的蔚蓝天空,她在心里默默地询问,可惜,回答她的只是掠耳而过的风声,还有,琰琰的呼唤声。

    老天爷,会吗?你会再满足我这个愿望吗?又或者,觉得我太贪心了?

    这个愿望,一直埋藏在心底深处,只是她的一个缅怀,是让自己坚持活下去的一个信念,却从不敢奢望能愿望成真,可现在,经过贺燿苏醒,听到贺燿说的那些话后,她忍不住蠢蠢欲动了,她竟希望还有第三个奇迹,希望她的贺煜死而复生,有天也像贺燿那样,活脱脱地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激动,让她欣喜,让她兴奋,让她痛哭。

    贺燿能醒过来,是凌语芊其中一个愿望,而她还有一个愿望,那便是贺煜死而复生。

    世界之大,确实总有奇迹发生,刘定欣的那个“烨哥哥”就是个奇迹,记得,当时刘定欣这样安慰过她,既然“烨哥哥”能醒过来,那么贺燿也会醒,因为奇迹总会眷顾善良的人,老天爷会听到善良者的祈祷,会满足其愿望。

    当时听罢,凌语芊的反应先是一愕,随即苦涩地笑了笑,说他做梦了。然而,贺燿却坚持那不是梦,扬言感觉很真切,就像他沉睡中听到她跟他说话一般,他还很激动讲,自己能醒来是个奇迹,既然这个世界能有第一个奇迹,也就会有第二个奇迹,那便是,贺煜还活着,不久会回到大家的身边。

    方才,与贺燿谈着谈着的时候,贺燿忽然跟她说,沉睡中似乎见到大哥来探望他,他口中的大哥,是指贺煜,贺煜还跟他讲了很多事情,就像,她与他谈话,鼓励他早日苏醒之类的言语。

    刚展露出来的淡淡笑意,霎时又凝固在凌语芊的脸上,整个人,慑愣着。

    琰琰听罢,紧绷的小脸渐渐舒展开来,接着又问,“对了妈咪,你说爹地是不是真的还没死?像燿叔叔说的那样,迟点也会回到我们的身边?”

    凌语芊定神,俯视着他,轻轻摇了摇头,“妈咪没有不高兴,燿叔叔醒了,妈咪可高兴了,至于那个人,不会给妈咪带来任何影响。”

    “妈咪,你有心事?不高兴?是不是因为见到那个女人?”就在凌语芊正沉思着,琰琰冷不防地问出一句,不知几时开始,他又恢复了用“那个女人”称呼对季淑芬。

    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她依然无法相信贺燿醒来的事实,她真怕这只是一个梦,稍后梦醒了,映入自己眼帘的又是那个躺在冷冰冰的床上、毫无知觉,整天靠着药液维持性命的植物人。

    接下来,医生循例给贺燿做个全面检查,全身那么多部位,必须到各个科室走一趟,所以,当贺燿被护士推走,贺一航和季淑芬也都跟去协助照顾后,凌语芊带着琰琰暂且离开病房,来到走廊尽头那片空旷的空间。

    季淑芬则以为他原谅了她,心花怒放。

    琰琰却是没那么容易原谅季淑芬的,不过他是个懂事的小孩,在贺燿面前,并不显露,极力忍住没有将手夺回,若无其事地冲季淑芬点了点头。

    可爱淘气的童言童语,立即引起一阵阵欣慰的笑声,最高兴的人莫过于贺一航与季淑芬,特别是季淑芬,平时见到凌语芊总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此刻因为大喜事,暂且把这些偏见都放第二位去,她拉住琰琰的手,笑嘻嘻地道,“那以后琰琰和燿叔叔比赛吃饭,看谁吃得最多,顺便帮燿叔叔尽快长胖起来?”

    呵呵——

    “嗯,琰琰每天都吃很多饭,当然会长高,倒是燿叔叔,瘦了很多,琰琰都心疼死了。”

    这时,贺燿总算移开眼,看向凌语芊身旁的小人影,先是一怔,渐渐地,笑容重现脸上,“认得,叔叔当然认得琰琰,琰琰长高了很多,长成一个帅小子了。”

    不甘被冷落的琰琰,开始发话,稚嫩的嗓音是毫无掩饰的雀跃和欣喜,“燿叔叔,你还认得我是谁吗?我是琰琰。”

    “大嫂,听说这段时间都是你来陪我,跟我说话,难怪我觉得自己经常梦到你,原来,那不是梦,是你切切实实地在我身边,谢谢你,大嫂,非常的感谢。”贺燿继续说出第二句话,语速依然很慢,手臂蠕动了几下,本能地想去触碰凌语芊,奈何由于刚醒来,身体机尚无法恢复自如,结果,手伸到一半,又垂了下去。

    刚才,贺一航已大体告诉他沉睡这些年的情况,然后,他首先问的一件事,便是关于凌语芊,贺一航不由得愣了愣,却也都给他讲解,当他得知凌语芊一切安好,且最近一直都来看他时,整颗心抑不住地悸动起来,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她,于是,有了贺一航打给凌语芊的那通电话。

    “大……大嫂,能再见到你,真好。”贺燿才刚醒来,还无法正常说话,短短几个字,耗了他很大的力气,但脸上的笑,越来越深。

    灼热的泪,唰唰唰地夺眶而出,很快布满了凌语芊整个脸庞,她用力睁大着眼,定定地望着他,深怕稍一眨眼,面前美好的一幕会消失,会是一场幻觉。

    那张总是如纸般苍白的面容,总算有了淡淡的血色,以往总是紧闭的睫毛,总算打开露出黑亮的眸子,毫无表情的脸尽管只是微弱地笑着,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笑,他真的活过来了!

    见她到来,本是守在床前的贺一航立刻给她让道,让她和琰琰最近距离地与贺燿接触。

    曾经,每次她对着沉睡的贺燿说话时,也免不了会幻想,某天当贺燿真的醒来,会是怎样的局面,此刻,真正遇上了,情况如所料,却又超乎想象。

    对于这些,凌语芊自然也是不清楚的,但她都自作主张地给了肯定回应,小家伙听后,更加迫不及待,不停催促她开快一些,而她也将车速调高些许,结果如她应承贺一航,半个小时后抵达医院。

    得知贺燿醒来,琰琰同样兴奋不已,一个劲地问着燿叔叔醒后是什么样子,会不会胖了点儿,还认不认得他。

    车子刚驶出公司地下车场,她看了看时间,调转车头,先去幼儿园把琰琰也接上。

    “有空,我这就过去,大概……大概半个小时,你们先聊,我待回到。”凌语芊急忙应承,然后,不再耽搁结束通话,她依然握着手机,心情持续着激昂和狂喜,越想心里越是激动,一会过后,快速收拾一下桌面的文件,跟秘书交代两句,离开公司。

    贺一航沙哑的嗓音也是难掩兴奋和激荡,说明主要意图,“他刚醒来就问到你,他说想见你,你现在方便吗?能抽空过来一下吗?如果确实不行,那就下班再来,我会陪着他,等你。”

    “嗯,我在,我听到,贺燿醒了,他终于醒了!”凌语芊总算给出回应,声音无法控制哽咽起来,依然因为激动而全身颤抖不止。

    那边,贺一航略微提了一下嗓音,“语芊,你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吗?语芊……语芊你有在听吗?”

    激动欣喜得发不出话,她只能用力握住手机,手指颤抖个不停。

    不错,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是她梦寐以求的一个梦想,是她曾经暗暗跟老天爷祈祷过无数次的一个愿望,如今,奇迹出现,她梦想得以成真,贺燿他终于醒来了!

    她手机有保存着贺一航的号码,本来当屏幕上显示来电的人是他时,她不禁略觉纳闷,因为贺一航极少给她打过电话,而且,由于“怀孕事件”,她与贺一航之间的关系虽不似季淑芬那样冰火不容,却也生起一丝隔膜,突然间接到这通来电,她甚至小人之心地猜想,会不会是季淑芬又驶出什么黑招,却万万没料到,竟是这样一个大好消息!

    “语芊,你在哪呢,在公司上班吗,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贺燿……贺燿他醒了!”

    贺燿醒来了!

    而事情的发展,总是让人预想不到,且有点戏剧化,她好像注定要继续在这里住下去的,就在某人搬走的第三天,正在公司忙碌工作的她,忽然接到贺一航打来的电话,说是……

    凌语芊那边,倒也因为褚飞告知的某件事而打消了离开贺宅的念头,她搬走,是为提防那人,不得已之策,既然那人自己识趣回避,她也就没必要自寻烦恼,昨晚气急攻心,只想着远离那个疯子,却没想到,假如真的提前搬走,至少得跟振峯和琰琰解释,因而,她想就且行且看,再做打算。

    琰琰倒是乖巧,将自己看到的都告诉他,可惜,终究说不到重点,褚飞抓狂却又无奈,只能先正正紧紧地给琰琰洗漱。

    心里疑惑越来越多,褚飞欲继续问琰琰,却又碍于凌语芊在场,不过,就在他寻思着怎样得到答案时,心烦意乱欲将褚飞支开好让自己静一静的凌语芊忽然叫褚飞带琰琰去洗刷吃早餐,然后送去幼儿园,这简直就正中褚飞下怀,不假思索立刻答允了,然后,拉起琰琰,进入卧室连带的洗浴室,关上门,什么也不做,先是蹲在琰琰面前,事不宜迟地问出心中困惑。

    褚飞是成年人,尽管琰琰说得不甚清楚,但还是隐约明白怎么回事,呵呵,那贺大哥,还真够男人本色,竟然……那么,两人有没有真做了?当时发展到那个步骤?又是怎么停止的?

    “琰琰!”凌语芊这也开始做声,气急败坏地冲琰琰叱喝,本是冷然的俏脸霎时红了一片。

    “熠叔叔不穿衣服,把妈咪压在床上,妈咪不停的挣扎,可惜都敌不过熠叔叔,妈咪哭了,吓得哭了……”

    听到此,褚飞冲到琰琰面前,大手轻轻按着琰琰的小肩头,耐心地问,“琰琰,你告诉舅舅,你妈咪和熠叔叔到底怎么样了,熠叔叔怎样欺负你妈咪?”

    欺负!果然是来事了!

    褚飞一听,这也慌乱和焦急,正寻思着怎么阻止,却又听琰琰接着道,“妈咪,你是不是还生熠叔叔的气,你还在恼怒他欺负你吗?你要去美国把骏一爹地叫回来对付他?请妈咪别这样,琰琰不想熠叔叔和骏一爹地打架,他们两个都是琰琰喜欢的人,琰琰不希望他们反目成仇。”

    就在这时,琰琰醒来了,同样为眼前两个皮箱所惊讶,而且,还有点点惊慌,“妈咪,你要出远门?你要出差?去美国找骏一爹地?”

    “凌姐,这……这是什么?你也要搬走?难道你和贺大哥约好一起搬走的?可是……他明明交代我照顾你和琰琰,而且,他半个小时前就走了呢。”

    可惜,凌语芊守口如瓶,一个字也不肯透露,而更让他诧异错愕的是,房内那两个皮箱。

    “没了啊,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是不是你俩又发生什么事了?”最近的情况,褚飞一清二楚,也知道两人因为“怀孕件事”冷战着,本打算寻些办法化解这个局面,谁知他办法还没想出来,后院就起火了,虽然贺大哥没暗示什么,但他看得出,贺大哥突然搬走一定与凌姐有关,既然那边得不到解答,他只好把希望放在凌语芊这边来。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凌语芊重重震住,直到褚飞继续追问,她才定神,讷讷地道,“除了那些,他还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

    搬走?那疯子……搬走了?

    一夜不眠,凌语芊坚持着这个决定,她甚至把衣服细软也都收拾好了,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天亮不久当她准备去跟褚飞说一声时,褚飞忽然主动过来敲开她的门,一脸疑问,“凌姐,你和贺大哥是不是又吵架了?他竟然搬走了,说去酒店住一段时间,还叫我好好照顾你和琰琰。”

    明天,明天就立刻搬走,天一亮她就带琰琰离开,住酒店也罢,住宾馆也罢,甚至租个房子也罢,总之,必须离开这个狼窟!

    看来,她以后睡觉得下暗锁才行,不,她根本不能再在这里住下去,不能再让那疯子有机会侵犯自己!

    曾经,虽也被那疯子占有过,但那次事出有因,且她做过心理准备,如今,她是再也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

    她一点睡意也没有,一直紧裹在身上的被子终于被她掀开,看着身体上的一块块印痕,有吻的,咬的,捏的,揉的,都是那疯子的杰作,她想,若非琰琰及时醒来,结果一定逃不过被他吃干抹净的命运。

    怕?她何止怕,还非常痛恨呢!凌语芊思绪不由得又回到方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整个人心有余悸,神思恍惚起来,后来,又是琰琰的轻声呼唤,她才安定下来,白皙的指尖继续轻抚着小家伙充满疑惑不解的面庞,一言不发,扶住小家伙躺下,就这样静静地对望,直到小家伙闭上眼,重新沉睡过去。

    “嗯,琰琰知道,但琰琰担心妈咪,妈咪好像很怕熠叔叔?”

    冰凉依旧的手,轻抚着他胆怯的脸儿,凌语芊稍作沉吟,若无其事地道,“没什么,那是大人之间的事,琰琰不用去懂。”

    琰琰先是乖顺安静地在她怀中窝一会儿,直到她主动将他放开,他才抬起脸,稚嫩的小脸布满怯意,迟迟疑疑地再次发话,“妈咪,刚才,你和熠叔叔是怎么回事?”

    “别碰我!”凌语芊条件反射地叱喝一声,眼前的小人儿立刻被吓得全身静止不敢动弹,只剩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充满迷惑地盯着她,她渐渐从混沌中回过神来,然后,张开双臂,将小家伙牢牢抱住。

    这时,琰琰也回头,小手在她肩上轻轻一碰,关切地问,“妈咪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修长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那些惊惧人心的危险也随着房门缓缓合上而杜绝开来,凌语芊仍一动不动全身绷得紧紧的,死死瞪着紧闭的房门。

    然后,不待琰琰回话,深邃的黑眸越过琰琰头顶,再次看往那个熟悉倩影,只见她依然恐惧不已蜷缩在被子里面,他胸口不觉又是重重一揪,伸手指着她,嘴唇轻颤,但最终还是什么也不没说,手重新垂下,离去。

    一听这番纯真话语,贺煜难得俊脸一红,二话不说捡起被他脱掉扔在地上的衬衣和西裤套回身上,这才对琰琰应道,“时间不早了,琰琰好好休息,叔叔改天带你出去玩。”

    呵呵——

    只有不谙世事的琰琰是平静的,他继续满眼惊讶地盯着贺煜,天真无邪地问着,“熠叔叔,你什么时候来的?对了,你怎么不穿衣服,妈咪说天气转凉了,不穿衣服会着凉的。”

    而正是这样的反应,将贺煜从失狂中拉回现实,看着她浑身发抖、美目大瞪布满恐慌的模样,贺煜如被雷电击中,体内那些情火瞬间凝固冷却,暗沉的眸子涌上一波又一波的疼惜和愧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