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12)我女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

大结局(12)我女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

    “一人一半?”孟檀音一愣,于家产业的一半快顶得上一个小豪门了,“怎么多了?不是只有品古斋吗?”

    宋夫人见她这样,微微一笑:“你现在还小,不清楚商场的事儿,别的产业妈先替你管着。品古斋你就当练手,跟段业明了解一下怎么运作。”

    孟檀音与宋夫人亲切会谈一番,率先定下了品古斋的归属。她重瞳已成,正在眼花的时候,听了宋夫人的话,脑子一晕:宋夫人果然只是瞧着柔弱,本质上还是霸气侧漏的。

    孟檀音这些年专注复仇,孟家的老本行早就被抛在脑后了。因此只是一笑,并没有附和宋夫人,暗暗决定等过几天脑门儿上的伤口拆了线,就去品古斋瞧瞧究竟是个什么情形。

    之后,宋夫人告诉她宋家准备举办宴会,将邀请临海市大小豪门的公子小姐们来玩儿,让孟檀音交些新朋友。她已经满二十了,虽然不急着结婚嫁人,也该有些像样的人脉,不可能永远都不接触那个圈子。

    孟檀音一听,就知道这是宋夫人在替她出头,顺手抽了宋皎皎一个响亮的耳光。她也知道宋夫人这是在通知她有这么回事,并不是跟她商量,只得微笑着道:“谢谢妈。”

    宋夫人摸了摸她的脸,淡淡道:“明天一早我跟你爸就回梧桐市了,这宴会的事奇峰会安排,你好好养伤,别的什么都不用管。若是皎皎再来招惹你——”

    她并没有说下去,但孟檀音听出了其中的一丝狠戾三分冷意。

    “妈,我知道怎么做。”孟檀音应道。宋夫人个性温婉,却也是不容欺的。夷光是她教出来的,自然也该如此。

    宋夫人满意地点点头。

    孟檀音的伤虽然不碍事了,但毕竟失血过多,到了这会儿,事情解决了——虽然跟她预想的有些出入,结果也意外不错,就有些精神不济了。

    宋夫人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又叮嘱了几句,就打发她回去歇着了。

    “妈,晚安。”孟檀音在宋夫人头上印了个晚安吻,抚着脑袋眯着眼睛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却见到倚着门的宋奇峰,顿住脚随口问了一句:“怎么?”

    宋奇峰神情复杂,沉吟片刻,才道:“爷爷要送皎皎出国念书。”

    “嗯?”孟檀音听了这话,顿时清醒了。老爷子这是什么意思?担心宋皎皎把我怎么着了,还是担心我把宋皎皎怎么着了?

    “爷爷对皎皎向来是放养,对她能不能成才并不在意。”宋奇峰静静地看着她,“夷光,在医院里,你跟妈说了什么?”

    “呵,你觉得妈需要我说什么才能知道真相?”孟檀音唇边绽开一抹灿烂的笑花,眼神却是冰冷之极,话音更是能拧出二两冰碴子,“宋奇峰,你说,能在宋家大宅里只手遮天的,是我,还是宋皎皎,还是咱妈宋夫人?”

    夷光出事,管家封锁了消息。但是宋夫人来得那样快,还能带上一桶鲜汤,大宅必然有她的人。且这个人,恐怕是管家所想不到的。

    宋奇峰听了孟檀音的反问,难得地有些窘迫起来:“夷光……”

    孟檀音冷淡一笑:“你若是舍不得皎皎出国,大可以去劝劝爷爷,让他不必如此。皎皎还小,又不会照顾自己,一个人在外,也挺让人挂心的。我伤好之后,就搬回学校宿舍去住。不住在一起,皎皎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了。”

    宋奇峰心中一沉,皱了皱眉:“你要搬回学校?”

    “让开点儿,”孟檀音不想再跟他多费唇舌,恹恹道:“晚安。”说着,抬脚绕过他,抬手去拧房间的门。

    “夷光,”宋奇峰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是什么意思,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我只是通知你,有这么回事罢了。”孟檀音拂开他的手,冷淡道,“就算宋皎皎要出国,那检讨一个字儿也不能少!”

    “呃……”宋奇峰嘴角一抽,“我会敦促她的。”

    说着,他又凑到孟檀音跟前,柔声道歉道,“夷光,我刚刚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生气?呵。孟檀音略一点头,表示并不在意,就拧开房门,轻轻甩上门,将宋奇峰欲言又止的脸关在门外。她伤在额头上,洗脸的时候就格外小心,又随意泡了个澡,就早早睡了。

    ——

    元伯看着宋清递来的支票,脸色一变:“老爷,这……”

    “终日打雁,难免被雁啄眼。”宋清看着他,轻叹一声,“阿元,你糊涂了。”

    听到这一句,元伯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太太的意思?”

    “是我的意思。”宋清淡淡道,“孟丫头在宋家也十几年了,正明两口子待她如何,你不会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看清楚她在宋家的地位了,却没想到,你到了这把年纪,居然搀和进了小孩子的游戏里边。还是你觉得正明他们不在大宅里,孟丫头真就孤立无援了?”

    元伯垂着头,心中充满了懊恼:确实,他失了谨慎。宋正明夫妇常年呆在梧桐市,大宅里的主子就那么几个,这么多年都没添过丁,帮佣也是用惯的,几乎没有流动过,让他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他忘记了,这宅子做主的,先是老爷子,然后是宋夫人。

    “你年纪也不小了,该享享清福了。”宋清冷静道,将支票推到元伯跟前,“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退休金照发。”

    “老爷,是我犯了错,这支票我不能收。”元伯赶紧道。

    “你在宋家多年,一直尽心尽力。一点儿小错,不足以抹杀你对宋家的贡献。别推辞了,拿着吧。”宋清轻叩桌面,顿一顿,又道,“我记得,你有个外甥,几年前出了国,是学的什么来着?”

    元伯答道:“职业管家。”

    “他叫什么名字?学成了吗?”宋清挑了挑眉,眼中闪过一抹兴味,“有没有找到主家?”

    “回老爷,他叫云湛。刚回国,这两天正闲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