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14)娶定了?

大结局(14)娶定了?

    “不一样?咋不一样了?还不都是想吃我豆腐的大色狼!”

    “胡扯,我那是光明正大……”贺煜气结,下意识地想辩解,但最后,还是及时打住。

    凌语芊见状,怒从心起,更加赌气地讥讽,“什么胡扯?你敢说你对我没非分之想?没想过将我压在身下?”

    话毕,给他恨恨一瞪,正好瞄见旁边有个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经过,不由站起身来,走去主动而大胆地发出邀请,“嘿,请问你是一个人来吗?有没有兴趣陪我下水玩玩?我告诉你哦,其实我还不会游泳,你会的话不妨教教我?”

    男孩始料不及,顿时满脸错愕,但错愕中难掩欣喜,惊艳于凌语芊的美貌,更兴奋如此美丽的女子对自己投怀送抱,于是腼腆一笑,赶忙点头。

    凌语芊事不宜迟地伸出手,准备扣入男孩的手臂,不料她的手还没碰到男孩的,背后猛地一阵飓风来袭似的,她只觉手臂一麻,下一秒,被搂入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男孩是刚刚经过,尚看不出来凌语芊与贺煜是一起的,想到凌语芊方才主动邀请自己,便以为贺煜是个登徒子,不由质问出来,“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谁?请放开这位小姐。”

    “我是谁?我是她男人!”贺煜先是没好气地怒斥一声,感觉到周围人群中开始投来好奇的目光,于是抿唇,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语气缓和了不少,“我老婆,刚和我闹别扭,淘气了。”

    “就是呀大哥哥,你还是走吧,别听我妈咪胡说,她才不是不会游泳,她游泳很厉害,会各种招式,而且,是我爹地手把手教的。”琰琰也已跑来,适时发挥作用。

    爹地这个称呼,是假扮身份为“贺熠”的贺煜前阵子私下跟他提过的请求,他也曾在只有和贺煜一起才偷喊的称呼,但今天,连番叫了出口,只想配合某人,而且,赶掉那些窥视着自家妈咪的登徒子。

    男孩看看琰琰,又看看贺煜,再看被贺煜搂在怀中虽然羞恼却不至于害怕排斥的凌语芊,顿然明了,讪笑着摸摸鼻子,带着失落走开了。

    “放开我!”

    这时,凌语芊开始挣扎,“谁是你老婆,你又不是贺煜,臭美了!”

    贺煜勾唇,无奈地笑了笑,不做声,只用力地稳住她,正准备把她拖回沙滩椅上,不料又有一个人介入。

    是……沈若菲,这女人,还真阴魂不散,他到哪,跟到哪。

    凌语芊也已看到来人,睨着对她视若无睹,含情的媚眼直盯着贺煜的女人越来越近,不禁想起那天在夜总会看到的情景,整个人于是更加恼羞成怒,低首,毫无预警地对准贺煜手腕使劲地咬下去。

    哇!

    贺煜本能地松手,剑眉皱成一团,黑眸火气升腾,冷瞪着凌语芊。

    身体得到自由,凌语芊下意识地后退几步,毫无惧怕回瞪着他,本打算转身逃离,可一想到沈若菲,便只定定地杵在那,谁知接下来的情景让她气上加气。

    刚才短短十来秒钟,沈若菲已经隐约觉察到一些古怪的情况,马上摆出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子,疾步冲到贺煜身边,芊芊玉手握起贺煜的手臂,心疼直嚷出声,“哎哟,贺熠,你还好吧?疼不疼?我给你吹吹。”

    恶——

    若非今天早上没啥胃口,早餐吃得不多,凌语芊都想吐出来了。

    贺煜其实也甚是厌恶和排斥的,又瞧瞧凌语芊那气极了的表情,心想不能把小女人气坏,赶忙不着痕迹地挣脱掉沈若菲的手,淡声应了一句,“我没事。”

    沈若菲当然感觉到贺煜的推拒,心头涌过一股懊恼,但很快,恢复若无其事,改为挽住贺煜的手臂,嗲声说,“想不到会在这里遇上你,看来我们真有缘分呢。”

    缘分?呵呵——贺煜心中一阵冷笑,却不动声色。

    凌语芊则越来越恼怒,然而,这还不止,只见那八爪鱼说完话不到两秒钟,穿着比她还曝露许多的身体索性整个靠在贺煜身上,胸前两只呼出欲出的半球体在贺煜光裸健壮的胸膛蹭来蹭去,艳红的唇一张一合,不知在低语着什么。

    本来,贺煜也想展现一下男人的威风,振振夫纲,趁机对小女人方才那些淘气的手段给个惩罚,可转念一想,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不能雪上加霜,故就算内心再蠢蠢欲动,也不敢把小人儿逼绝。

    大手迅速按在沈若菲光裸的肩头,他毫无客气地将之推开,意味深长地道出一句话,“沈经理想投怀送抱其实是不是应该看看场合?何况,有小孩子在呢,这儿童不宜的画面,还是别了好,你不要脸,我可还要。”

    直接就说不要脸,这是何等尖锐的伤害,沈若菲在这方面就算再潇洒,再吃得开,此刻不禁也拉不下了脸,那张经过精心装扮的面容,瞬间像是染上猪肝色,变得煞是难看。

    “不要脸!”

    谁知,琰琰突然也出其不意地骂出声,头高高地仰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尽是鄙夷轻蔑之色。

    凌语芊始料不及,先是一怔,随即轻声叱呵他一下。

    沈若菲艳丽的脸容更是青一块红一块,涂着鲜艳美丽指甲油的手指,猛地收在一起,拳头紧攒。

    “走吧,今天我只是陪她们来,至于你,没在我的计划之内,下次有机会,再会?”贺煜这也又开口,极具磁性的嗓子渐转轻柔,这绝对是给了一巴掌又赏一颗糖的行为。

    但也因为这样,给了沈若菲一个台阶,压住胸口浓浓的怒气,脸上努力挤出一抹淡笑,恢复风情万种,“好,那我不妨碍你了,贺长官曾经说过,让我使出浑身数解把你拐上床,我可是一直谨记这些,我会加倍努力,期待那天的早日到来!”

    话毕,对突然蹙起娥眉的凌语芊投以一记复杂的瞥视,然后,对琰琰的眼神却是多了一份犀利,仿佛要掐死琰琰似的,再然后,悻悻然地离去。

    凌语芊先是盯着尽管落败却仍高调妖娆地扭着水蛇腰时时刻刻展现着个人魅力的沈若菲慢慢走远,稍会收回视线时,忍不住对某人投以恨恨的一瞪,气咻咻地吼出一声,“无耻!”

    贺煜若有所思的目光也缓缓收回,听罢剑眉一蹙,没好气地问,“我哪里无耻了?”

    凌语芊不解释,而是继续怒气不减地骂,“下流!”

    贺煜浓眉皱得更甚。

    好色!

    恶心!

    发情兽!

    饥不择食!

    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级动物!

    特别的词语一个接一个,从凌语芊口中蹦出,她心里火气越来越大,越看眼前的男人越不顺眼。

    “妈咪,什么叫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低级动物?咱们人类不都是用脑子思考的吗?人类的下半身是两只脚,脚是用来走路的。”突然,勤奋好学的琰琰发出一声询问,小家伙歪着头,一脸迷惑颇为认真的样子。

    噗——

    呵呵——

    凌语芊错愕之余,空气里冷不防地传来一声兴味的低笑,莫名其妙地被冠上这些词语,贺煜可谓哭笑不得,正懊恼着,不料儿子的天真无邪解救了他一把。深邃的眸略带着幸灾乐祸,他饱含深意地盯着凌语芊,似乎在笑她活该。

    确实,凌语芊意外极了,懊恼极了,这才发现自己一心顾着发泄,竟忘了小家伙在场,忘了有些话根本不该让小家伙听到,哎,早在她为了气某人而故意跑去跟陌生男子搭讪,就注定了她曾为琰琰身心健康发展而小心翼翼不让恶俗的字句指染其纯净的心灵的努力,全都毁在今天。

    冲动,果然是魔鬼!

    让她冲动的混蛋,可恶至极!

    不知如何给琰琰解释,结果,凌语芊索性不作任何解释,只样子囧囧地抚摸一下小家伙的脑袋瓜,灰溜溜地回到沙滩椅坐下,稍后,忽然拿起手机,拨出一组电话。

    美国那边现在才夜晚九点多,电话很快被接通,听到野田骏一温润如玉、暖如春风的嗓音,凌语芊沉闷气恼的心情舒畅了不少,握住手机,声音比以往都温柔,轻声低问着,“还没睡吧?”

    “早着呢,你呢,今天周六不用上班,有没有带琰琰出去玩?”

    “有,就在咱们当年来的水上乐园。”

    “哦?是吗?那一定很开心吧,等我回去,我们再去一次。”

    “好啊,还有飞鹅山,我答应过你会再陪你去一趟的。”凌语芊顺便提出另一件事,美丽的脸容挂起甜蜜的笑来,看似若无其事,实则眼角在悄悄扫着某人,结果,如期见到某人面色陡然转沉,于是更卖力地刺激,说的都是能挑起某人妒忌的话题。

    野田骏一不清楚这边的情况,听着听着,只觉她似乎变得与平时有点不一样,但也只是稍作纳闷,没深思细想,而且,还放开心扉接受这难得又可贵的幸福。

    最近,她对他越来越好,给他越来越多的幸福感,让他忍不住认为,这是上帝被他一直以来的默默付出感动了,开始眷顾他了。

    琰琰看到凌语芊在电话里和野田骏一说得不亦乐乎,不由也爬上椅子来,跟凌语芊暗示他想听,凌语芊顺势把手机移到琰琰耳边,看着他和野田骏一温馨的对话,她想,旁边某人应该又是一阵抓狂,她能想象得出,那张英俊的容颜有多深沉和阴郁。

    呵呵,想抓狂就抓个够吧,最好能发疯,谁让你不坦白,谁让你不把我当一回事,我现在就再给你的火浇上一桶油,将你烧得体无完肤!

    一会,与野田骏一通话结束,怀着孩子气心理的凌语芊,忽然抓住琰琰的手,笑盈盈地道,“琰琰,你今天好像还没跟妹妹讲过话,现在要不要找找她?”

    琰琰毕竟是个小孩子,思绪总是随着周围事情发展转得飞快,听罢不由兴致勃勃地趴在凌语芊的肚上,奶声奶气地道,“妹妹,哥哥来了,你醒着吧?有没有听到哥哥的话?”

    “妹妹”当然不会回复他,但凌语芊应了,“妹妹说她还没睡,有听到哥哥的话,妹妹还知道哥哥今天跟妈咪来水上乐园玩,玩得很开心,等她出来也要过来玩。”

    “好啊,妹妹只要继续乖乖听话,别折腾妈咪,等你出来哥哥带你来。”琰琰淘气地接起话,由于凌语芊今天穿泳衣,腹部露了出来,他很好奇,忍不住伸手在上面摸来摸去。

    凌语芊也不阻止,美丽的容颜,因为此刻的恬淡满足而显得更加灿烂,耀眼,迷人。

    倒是旁边似乎被遗忘的某男人,无法淡定和镇静,面色变得愈来愈难看,样子变得愈来愈恐怖骇人,凌厉的黑眸死死地扣在凌语芊莹白细腻的小腹,瞪着她的手不胜温柔地搭在上面,瞪着琰琰小小的手指淘气地在上面爬来爬去,胸口像被什么紧紧堵住似的,许久,才得以喘过气来,然后,他又仿佛想到什么,脑海猛地灵光乍现。

    她具体怀孕多少日子,他不清楚,但他忽然发现,她的小腹,是那么的平坦,他记得,以前她怀琰琰的时候,检测出怀孕没多久,就已经显怀,可现在这个,似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那个地方,平滑得就像里面根本没装到什么似的。

    莫非……

    其实她根本就没怀孕?

    她故意说怀孕,只为了刺激他?好让他跟她坦白真实身份?

    脑海中,冷不防地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但很快,贺煜又觉得不可能,虽然她淘气,鬼点子多,但怎么说不至于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毕竟,这不仅仅关乎她,还关乎到一个“孩子地爸爸”——那个野田骏一,假如她是弄虚作假,到时怎么跟野田骏一解释?她可是很重视那个让她觉得“很伟大、很无私”的小日本呢!

    想到此,贺煜发现自己心里又酸了,酸涩不已。

    凌语芊一直默默留意着他,尽管没正面相对,可被他这么盯着,难免感到不自在,而且,她对他那锐利精明的目光很顾忌,总觉得再这样让他看下去,会被他看出什么端倪来。

    瞄了瞄仍在水中仰卧着享受日光浴的贺燿,凌语芊于是轻按一下琰琰的手,笑道,“琰琰,来,陪妈咪去玩玩水。”

    小家伙一向对她有求必应,这会还是去水里玩,自然乐意,却也不忘叫上某人,然而,“贺熠叔叔”几个字尚未出口,就被凌语芊阻止,回了一句“妈咪只想和你玩”,然后,抓紧他的小手,半拖着他朝水里走去。

    贺煜眸色依然很深,千变万化的表情都被他隐藏在这深不见底的眸瞳里,心里也是百般滋味萦绕心头,目送着她和琰琰渐渐走远,他的视线越过她们,朝极远极远的海面望去,看着那望不尽头的海面,猛然觉得,自己的心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

    而就在此时,一通电话更是将他打入深渊。

    是轩辕墨打来的电话,他的一举一动,依然在老狐狸的掌控中,这不,立刻打电话过来教训了。

    “你今天的情绪表露得太多,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想再听到他们给我汇报一些我不爱听的消息!”没有开场白,没有问候语,轩辕墨用素来威严的语气,对贺煜发出警告。

    贺煜浑身一僵,俊颜也再度沉下,握住手机一言不发,凌厉的眸子环视着四周,周围人群形形色色,各个都看似寻常人,但他知道,其中一两个,是一直盯着他看的,是轩辕墨派来监视他的人。

    本来,他不该受监视,可因为凌语芊的缘故,轩辕墨怕他失控坏事,派人监视了,他的一举一动,他们都看到,他却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

    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好,所以,在轩辕墨又次开口质问他有没有听见时,他沉声提出一个要求,要轩辕墨把监视者撤掉。

    “撤掉他们?那你又能否答应我,别再和凌语芊纠缠一起?”

    “她是谁你应该知道,她对我的意义你也十分清楚,所以,我根本不可能不与她纠缠,我非但要与她纠缠,我还会与她相认,这点我早跟你说过的。”

    “是吗,那我也早说过,你不能坦白真实身份,不可能!否则……”

    “否则怎样?不就是要用血腥暴力的手段,杀掉她?”

    不料,轩辕墨这次否认了,“不,我无需再用这种办法,办法,我有的是。”

    贺煜一怔,心头迅速涌上一股欣喜,“那你又打算换啥手段?”

    他觉得,只要她没受到性命威胁,那么,他无需再顾忌,等下,他就要跟她坦白,这样她就再也不会故意做出一些幼稚的举动激怒他,还有,那个不该存在的“胎儿”,也该消失了。

    对于他的追问,轩辕墨没立刻回应,直到他气急败坏地再问一次,便才又开口,声音隐隐透着嘲讽,“呵呵,很急?是不是认为马上就可以和她夫妻团聚了?”

    想不到隔着电话也能被人发现心思,贺煜略略窘迫一下,但也还是坚决地吐出一个“嗯”字。

    既然轩辕墨不肯直接回答,那他就换个方式,他直接承认,轩辕墨肯定会阻止,然后,说出威胁。

    果然,在他果断回应是后,轩辕墨重现暴跳如雷,“休想,你这狼崽子,休想得逞!不错,我是军人,军人只对坏人、对恶分子起杀心,至于凌语芊,我不会要她的命,但我会协助倪老把你这个准女婿‘娶’回家,小子,你既然占了人家的便宜,对人家负责也是应该,倪媛媛,你是娶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