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16)这火,由你来解!

大结局(16)这火,由你来解!

    “对不起,我不知道会碰上她,下次吧,过几天我们继续,到时保证不会再有任何意外。”贺煜并没直接回应是否真的会找凌语芊灭火,深邃的黑眸略略眯了一下,语气耐人寻味,“至于你的身体,我想,凭你的条件能为你解欲的男人大有人在,你放心,我不是个死板的人,我不会介意的。”

    “可我介意。”

    “你介意?菲菲,别说笑,我知道你是什么人,当然,我不会因此对你有什么想法,男欢女爱是件很正常的事,我们的关系……所以,我不会阻止你和别的男人欢好。好了,我给你叫部车?又或者,你想先打个电话找人?”

    沈若菲被他这些大方的话弄得有点不悦,定定注视着他,迟疑地问,“你真确定这样做。”

    望了望远处那抹纤细的人影,贺煜果断地点头,俊美的脸庞却也浮起一丝丝歉意,沈若菲则又若有所思地沉吟片刻,恢复笑容,“行,今晚我听你的,记住下次别再出任何意外,我不想老是这样被忽视。”

    “嗯,不会的,有了这次意外,以后懂得防备了。”

    “好,我信你!”沈若菲说罢,忽然双手捧住他的脸,踮起脚跟对准他的嘴唇重重一吻,然后,冲着略显错愕的他妩媚一笑,转身朝夜总会里面走去。

    贺煜先是怔怔地目送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于大门口,才看回前面不远处的倩影,阔步走过去。

    刚才,他忽然带着沈若菲离开,凌语芊不由气恼地看过去,结果发现他并非弃她而去,好像只是带沈若菲到旁边说几句话,怒火便也慢慢淡化,就那样呆呆地望着他们,见到他和沈若菲举动亲昵调笑着,胸口顿时又是一阵堵着慌,直到沈若菲走了,才略略舒坦一下,当然,并不因此就给他好脸色看,明明是在意,却在他走近时,别扭地想跑开。

    “别走。”贺煜抓住她,解释,“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

    并非她想的那样?凌语芊一听,不禁想起上次她撞见他和沈若菲的“奸情”,他似乎也是这么解释,于是,冷笑出来。

    “好了,她已经走了,你也回去吧。”贺煜又道,说罢,准备去替她截计程车。

    “不用你好心!”凌语芊将他拦住,怒气再起。

    他将沈若菲支开,她以为他会跟她一块回去呢,可很明显并非这样,那么,他接下来要去哪?刚才他和沈若菲到底说了什么?难道是,她猜错了,他其实只是让沈若菲先进去等他,等他将她送走后,再进去找沈若菲?实际上,他要支开的人,是她!

    凌语芊正悲愤思忖着,忽然一辆私家车缓缓驶来,停在她跟贺煜面前,车窗摇下,司机是一名年约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看着贺煜,面容严肃,欲言又止。

    贺煜明白怎么回事,于是打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表态,“嗯,今晚的计划取消。”

    “就因为她?军长知道的话一定很生气。贺大哥,不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把计划搞砸。”

    “没事,我自有分寸。”

    “可是……”

    “你放心吧,我会跟他交代,一切责任在于我。小林,这事,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原来,这人叫小林,是轩辕墨专门派给贺煜的助理,必要时,充当司机用。

    对于这次任务,大家已规划好各种相应步骤,其中一个步骤,便是将计就计,好好利用沈若菲这颗棋子,沈若菲,是贺云祥特别安排来色诱的女间谍,有着能勾引男人的资本,然而,贺煜同样有着能让女人沉迷的本领,简单说,就是美男计。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今晚他打算与沈若菲正式拉开关系,沈若菲喜欢用“药”当饵钓男人,贺煜顺应她的手段,当然,并非真的牺牲色相,而是关键时刻将这个沈若菲蒙过去,毕竟,他有的是手段,替沈若菲灭火的,会是另一个人,这方面的一级高手,保证给沈若菲一个**难忘的回忆,让沈若菲放不下他。至于他,根据计划,及时去医院灭火。

    将计就计这个办法,之前并非没人用过,可惜,都失手了。

    成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贺煜这会,正好这些因素都有,贺煜本身有着比任何人都强的办事能力,有信心将沈若菲纳为己用,再说,这是解决这个重大案子的最后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计划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保证万无一失。

    只是,他千算万算,算不到凌语芊今晚会出现,这些计划,是机密,绝不能让人知道,即便凌语芊也一样,假如计划继续,在凌语芊看来,他便是出轨了,不管之前她曾如何想他,兴许在她看来现在的他已经变得不再忠于婚姻和感情,但这次,在她眼皮底下,在她看着他,甚至默默乞求着他的情况下,出轨的话,这绝对是一项极其卑劣下作的行为,这足以,彻底断了他和她未来的路。

    因此,他不能继续,即便冒着很大的险,到头来又会被轩辕墨狠狠教训一番,更甚至,此后还有什么他无法预计的事故发生,他都无心去理会,他只知道,目前要做的,是不能让她误会!

    小林跟他多时,多多少少理解他的苦衷,觉得自己要是再坚持阻挠下去,那就真不是一个男人,于是,妥协了,对贺煜道,“你体内的东西要解,那我直接送你去医院吧。”

    不料,贺煜再度阻止,“不用了,送我回家吧。”

    “回家?可是……”顺着贺煜的视线,小刘透过车后镜看了看凌语芊,惊诧,“难道你真打算让她……”

    贺煜不语,已经打开车门走了出去,重返凌语芊身边,拉住她的手又往车头方向走。

    “你要干嘛,放开我。”凌语芊挣扎,无奈不是他的对手,结果只能随着他走,无所抵抗地任由他把她塞进后座。

    车子启动,行驶,前进的方向是贺家庄园。

    凌语芊脸上依然带着愠怒,可心里似乎已无先前那么憋闷,没有再看前面副驾驶座上的那人,也没去看驾驶座上不时偷瞄着她的年轻男子,她侧首,出神地望着窗外。

    整个路上,车内一片寂静,大家缄默不语,各有所思,半个小时后,目的地抵达。

    贺煜跟小刘眼神交流一下,随即下了车,打开后座的车门,凌语芊于是也自个出去,然后,小刘驾车离开。

    距离华韵居还有一段路要走,此时整片草地上寂静无人,凌语芊先走,贺煜跟在后面,可走着走着,贺煜忽然加大步伐,三两下便追上凌语芊,一把拽住她的一只手臂。

    凌语芊先是一僵,回头准备叱喝他,却不料,她刚转过身子,还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只见眼前影像一闪,黑压压地趋近,她被吻住了。

    嘴唇被使劲地啃咬吞噬着,身体被抱得生疼,凌语芊本能地扭动身子挣扎反抗。

    “既然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么,这火由你来灭。”意味深长地低吟了一句,贺煜撬开她的贝齿,卷住她的舌尖。

    凌语芊则心头一震颤,他的计划?啥计划?指他今晚与那个沈若菲要去风流快活吗,莫非,他与沈若菲之间正常男女欢愉,而是……一个计划?

    来不及理清这些真相,凌语芊发觉脑子开始迷乱起来,感受着他越来越剧烈狂野的吻,不断挤压着她、沸水一般烫热的男性身躯,让她思绪起了混乱,什么也想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地任由他在**上一步步侵袭吞噬着她。

    他的手,探进她的衣服里面,迫不及待地游走摩挲于光滑细嫩的肌肤,急切寻求着敏感的部位。

    直到身上陡然传来一阵微痛,凌语芊这才苏醒过来,心中霎时一羞,用力推开了他。

    他正陶醉中,猝不及防,轻易被她推开来,凌语芊看到了他此刻的样子,有点吓人,不,是很吓人。

    他整个脸庞,火热火热的,又黑又深的眼眸,装满了浓浓的**,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似乎在宣示叫嚣着他要做什么。

    这样的他,让她莫名的害怕,心慌,想逃离,结果,她也真的迅速转身朝华韵居大门口奔去,耳畔,是晚风输送过来的他略带懊恼和不满的抱怨,“喂,别跑,你必须让我继续下去,否则,我会死!感受到了吗,我全身都是热的,你不帮我,我必死无疑。”

    深夜了,大家都已回房休息,整个华韵居静悄悄的,凌语芊直接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后,关门,下锁,由于奔跑而香汗淋淋的身体依靠在门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渐渐地,气息平稳下来,凌语芊下意识地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动静,不久,听到一阵脚步声,很沉,却不稳,在她门前停了大约半分钟,走开。

    她知道是他,脑海不禁闪出今晚的某些情景来,一幕接着一幕,让她心头百味云集,又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了,她才重新迈动脚步,走到床边。

    得知今晚要去应酬,她事先交代过保姆华姐帮忙照看琰琰,不料季淑芬自告奋勇,她便也不跟季淑芬客气,因为她清楚不管季淑芬对她怎么偏见怎么厌恶,可对琰琰这个孙子是真心疼爱,让季淑芬照顾,再好不过,结果证明也确实如此,此时,琰琰正一脸恬静地酣睡着。

    先是静静地凝望琰琰少顷,她从床前走开,来到沙发上,闭目稍作休息,一会,仿佛想到什么似的,又迅速睁开眼,打开了监控器。

    不过,电脑里面并没任何影像。

    算算时间,他回来应该十几分钟了,当时闻到他身上浓浓的酒气,喝太多酒的话,短时间内不宜洗澡,那么,他此刻应该像她这样,在沙发休息,或者,上床睡觉,可这两个地方明显不见他的人影,他去哪了呢?

    难道,还没回来?但她刚才明明听到脚步声的,而且,还在她门外停了一会才走开,除非,他接下来并没回房?

    要是不回房,又去了什么地方?

    想着想着,凌语芊不由想起方才在草地上,他对她说的某些话。

    他说:既然你破坏了我的计划,那么,这火由你来灭。

    后来,他还喊:喂,别跑,你必须让我继续下去,否则,我会死!感受到了吗,我全身都是热的,你不帮我,我必死无疑。

    她打断他与沈若菲欢好,他欲求不满属正常,可他为啥说会死?全身都热?从夜总会回贺宅,路程虽不是很长,却也不短,就算那个沈若菲挑逗男人本领再厉害,时隔这么久,他体内有什么火也该散了吧,何况,就算真的**难忍,不至于死啊!

    除非……

    他吃药了?

    某个并不陌生的字眼,冷不防地跃上凌语芊的脑海来,渐渐地,这个猜想越来越肯定,是的,他应该是吃药了,不过,既然明知中了那种药,为啥还跟她回来?他不肯跟她坦白真实身份,她正恨着他,以目前的状况她根本不可能“解救”他的,这,他应该知道。

    瞬时间,这个临时的猜想又被凌语芊否决了,她皱着眉,轻揉着两边太阳穴,为让自己彻底脱离这些烦人的思绪,索性拿衣服洗澡去。

    洗完澡,各方面状态确实好了不少,人也没那么烦躁了,于是,又不由自主地回到沙发那,瞄向电脑画面,可惜仍不见他的踪影!

    而三分钟后,她站在了他的卧室门外。

    沉吟片刻,她握住门把轻轻一扭,房门竟然没锁,她一扭,门就开了。

    奇怪!

    踏着轻缓的脚步,她慢慢走进内,首先,听到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旁边的浴室传来。

    原来,他在洗澡,难怪她刚才在监控器上一直没见到她。

    她心里莫名地舒坦了一下,只因,他没有再出去。

    可渐渐,又发觉有点不对劲,这个澡,洗得也太久了吧!

    ------题外话------

    关于亲们在书评区的留言,紫这里统一说一下:结尾还剩大约4—5千字就全部写完了,然后五六万字检查,修改等,应该会在周一之内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