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结局(18)最后一次

大结局(18)最后一次

    “这么久才接电话,看来昨晚是掉进**窟里了?”

    果是轩辕墨的声音,讽刺中透出极强的怒气。

    贺煜握着手机先是不语,点了一根烟,走进安全性极强的浴室,低沉的嗓音带着晨醒沙哑,回道,“嗯,昨晚是我错了,但我保证不会让计划受影响。”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你可知道因为你昨晚这个突击改变,整个局面发生了变化?”

    “什么意思?”捏住香烟的手指,瞬时一僵。

    话筒里,继续传来轩辕墨暴怒的低吼,“你的真实身份,已在对方口中提到了!”

    贺煜听罢,更是面色大变,继而,坚决否定,“不可能!”

    “不可能?你一定以为我在唬你吧?我可告诉你,虽然我看不惯你某个荒谬的行为,但不至于用这样的手段威胁,我有的是办法威胁你!”

    面上绷紧的肌肉,渐渐松开,贺煜又道,“【贺熠】喜欢芊芊,这是众所周知,昨晚,就算我这样做,也不奇怪。”

    “是吗?那他们为何偏偏这个时候提起贺煜的名字?无端端提起一个‘死人’的名字!”

    贺煜不再吭声,沉默地辨认着这件事的真实度,轩辕墨却不容他多想,紧接着说出了解决办法。

    把倪媛媛安排过来,当掩饰!

    “这个办法,我不同意!”贺煜想也不想便拒绝,忽然觉得不用再细想了,这显然就是轩辕墨的诡计,被敌人发生真实身份只是一个借口,老狐狸真正的用意是将他与倪媛媛放一堆。

    本来,若是以前,或在别的城市,他可以接受,姑且跟这老狐狸玩玩,可现在情况不同,他在g市,芊芊已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他怎能在她眼皮底下与别的女人玩这种虚情假意!

    “昨晚的事,是我失误,我愿意接受惩罚,但请你别用这种办法逼我就范,你曾经说过,作为军人,最主要是公私分明,可这件事上,我丝毫看不到你说的这个优点。”尽管心中有气,贺煜还是尽力心平气和,他还受制于轩辕墨,并不想真的与之决裂。

    轩辕墨听罢,则冷哼,“呵呵,你这是什么意思,看来还是不信事情被你搞砸了?对,做人要公私分明,我确实想拆散你和凌语芊,也确实想过把倪媛媛安排过去,但这次,碰巧,我只是把这个私心提前了,这个私心刚好可以用在这次的公事上,不管你信不信!小媛今天中午的飞机,大概下午四点抵达g市机场,你去接她,然后,你住在哪,她就住在哪!这,是命令!”

    吩咐完毕,轩辕墨挂了电话,与贺煜认识这么久,他知道贺煜是什么性格,在某件事大家无法达成共识,争吵下去只会没完没来,而且,还会分裂感情,虽然他很不爽贺煜的性子,但他是个爱才之人,对贺煜的能力极度欣赏,他不想失去这样一个奇才,另外,贺煜还有一个让他赏识的优点——沉熟稳重,考虑事情深思熟虑,不会意气用事,故他清楚,就算贺煜现在气恼,不信他的话,但稍后,会慢慢想通,照他计划去做。

    空气里,死一般的沉寂,有种绝望的气流,窜走于黑暗中。

    贺煜将手机握得紧紧的,手上的青筋凸了出来,看着眼前的镜子,里面映出他皱眉凝思的样子,手中香烟已慢慢燃尽,烫痛了他的指尖,可他都无知觉,他在回想轩辕墨跟他说的事,在仔细,认真,严肃地思考,直至到,背后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渐渐地,镜里再映出一个人影来。

    见他这么久都没出来,凌语芊急了,她不清楚他在跟谁通话,不清楚通话内容是什么,但时间这么久……故她有点儿怕,再说,她还等着他跟她坦白真实身份呢。

    昨晚穿的睡衣,被他粗暴地扯掉,有些破烂,无法再穿,故她只能用被单裹住身体,经过一夜柔躏,她四肢无力,离开床榻才发觉身体超乎想象地疼得厉害,但她都极力忍着,一拐一拐地走过来。

    贺煜瞧着她,何尝不清楚她的惨状,这些,是他带给她的,她心甘情愿,只为证明他是她念念不忘的男人,可惜,他无法给她希望。

    刚才,他确实想过跟她坦白的,但轩辕墨这通电话,让这个令人激动振奋的计划搁置了!

    对不起,芊芊,恐怕又要让你失望伤心了,对不起,对不起……

    望着依然满脸期待的她,他在心里默默地发出一连窜的对不起。

    凌语芊是何等心思细腻之人,她似乎接到了他的歉意,可是,她要的不是他的道歉,而是他的回答,他的坦诚!刚才,他明明打算说的,现在为何……

    难道,是那个电话?

    胸口像被什么利器轻轻划了一下,凌语芊语气显急,问了出来,“是谁打来的电话?”

    贺煜稍怔,若无其事地说,“工作上的事。”

    凌语芊知道他不肯相告,于是不继续这个话题,再度吃力地迈着酸痛的脚,前走两步,伸臂环在他的腰腹上。

    贺煜脊背一僵,终究,叹着气,把她反抱住,可一会儿后,又轻轻推开她,方才被烟头烫过的修长地指尖,温柔细致地摩挲着她由于刚才一直在哭而被泪水洗涤得发白的脸容,喉结急剧地跳动一下,似乎耗了全身力气才把某个意念强忍下去,低吟出声,“语芊,我说过,不介意你把我当成二哥。”

    瞬时,凌语芊也全身一震,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宛如将她打入了万丈深渊。

    “我知道你很想念他,希望他还活着,可是,他已经死了,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他好好爱你,还有,昨晚谢谢你。”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力气才说出这番话来,天知道他说这些话时,每吐出一个字,就像有一把尖刀在他喉咙走过,然而,他无法不这样说。

    轩辕墨虽然某方面让他感到很气恼,但不可否认,那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轩辕墨也了解他的个性,或许会在他和芊芊的事上威胁,打压,制止,但绝不会欺骗他,就像其所说,那是命令,他必须服从,故没必要撒谎,因为撒谎的结果是导致把他激怒,关系恶化,后果不堪设想。

    无端端提起一个“死人”的名字,这很明显事出有因,故他不敢松懈,否则弄不好的话,任务前功尽毁,甚至会把芊芊也牵扯进内,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因此,目前能做的,是隐忍,低调,等这事过去了,再找她原谅,他想,她会理解他的苦衷,不会责怪他的。

    可惜,凌语芊不是他肚里的蛔虫,看不透他心中所思,想法也没他作为男人的宽广和辽阔,她只是一个小女人,心心念念的只是他这个人,只要和他在一起,她什么也不怕。

    所以,他这番话,俨如给她判了死刑!

    于是,她怒了,嗓音尖锐,低吼出声,“他没死!”

    “语芊……”

    “不要叫我语芊,贺煜叫我芊芊!还有,昨晚的事别谢我,我是为贺煜所做,我是他的妻子,做这些,理所当然。”

    哎,这小女人,这固执倔强的脾性,怎么还是不减。

    贺煜一方面为她的话欣喜,却也感到懊恼,不行,他必须纠正她,想个办法杜绝她这个固执的念头,那么,想什么办法呢?

    黑眸睿智地转动,贺煜不经意间瞄到她的腹部,不由计上心来,快速调整一下神色,语气酸涩地嘲讽出来,“其实,你总说你很爱二哥,但有些事实证明你根本没这么痴情专一,你肚子里的胎儿,没忘记吧?它可是野田骏一的种呢,所以,你说刚才那番话的时候,不觉得脸红吗?”我和宋朝女尸在都市

    不给她任何反应,他一鼓作气地说完,“语芊,对于昨晚的事,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我都由衷感激你,你愿意的话,我会继续爱你。”

    若说起初那些话可以将凌语芊推进万丈深渊,那么,现在这段,简直是把她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他说的这是什么话,用得着这样说话吗?只为了不坦白真实身份?隐瞒身份真有那么重要吗,不惜如此讽刺、诽谤、羞辱她?凌语芊只知自己被诬蔑,却忘了,是她一直没澄清过她根本就没怀孕,没说清楚她与野田骏一之间清清白白的关系,才让人产生的错觉。

    人一旦悲伤,一旦生气,会变得头脑发热,混乱无章。凌语芊此刻正是出于这样一种状态。

    啪——

    重重的巴掌声,在死寂的空气里使劲地响起。

    她对准他英俊的脸庞,狠狠地甩出一巴掌,水眸含恨怒瞪着他,整个眼眶发热发痒,她知道,那是泪水将要流出的迹象。

    “对,贺煜已经死了,从今往后凌语芊的生命中再无贺煜这个人!我以前是瞎了眼,爱上这样一个王八蛋,野田骏一比他不知好多少倍,他连给骏一提鞋都不配!我应该爱的人,是骏一,比起这个混蛋,我更应该为骏一生儿育女!我们,彻底地完了!”

    在眼泪流出来之前,凌语芊及时转身离去。

    贺煜捂着火辣辣的面颊,看着她的身影快速地从视线里消失,全身肌肉绷紧极力忍住没追上去,他想,等这件事过后,再找她解释,她那么善解人意,那么爱他,定能理解他的不得已,原谅他。

    然而,他并不知道,有些话真的不该说,因为他刚才这番刻意刺激她的言语,差点将敏感痴心的凌语芊推进地狱,两人阴阳相隔。

    泪流满面的凌语芊,用尽全力跑出贺煜的房间后,回自己的寝室,不着寸缕的娇躯依然裹着那件沾满了他和她的气息的被单。

    屋里静悄悄的,琰琰不在,也幸好不在,她才得以如此放纵地悲伤痛哭。

    蜷缩在房间一处角落,她埋首膝盖间,哭得浑身颤抖,耳边尽是贺煜刚才说过的、让她极度绝望的那些话,俨如一把把锋利的尖刀,刺得她撕心裂肺,近乎窒息。

    “妈咪——”

    突然,头顶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

    好一会,凌语芊才抬起头来,隔着朦胧的泪眼看到了琰琰布满关切和担心的脸庞,凌语芊先是怔了怔,赶忙抹去泪水,努力挤出一抹笑。

    “妈咪你哭了?为什么呢?”琰琰伸出手指,触碰到凌语芊泪痕未干的脸上。

    凌语芊握住他的手儿,柔声安抚,“妈咪没事,对了,你什么时候醒的?”

    “刚不久,起床见不着妈咪,以为妈咪下楼了,可琰琰下去后还是看不到妈咪,只好又回来。”小家伙依然纳闷凌语芊的哭,但已体贴地没再问出来。

    凌语芊则继续撒着慌,“嗯,妈咪今天起来后,想起昨天忘了将天台的被单收回来,刚才去收被单了。”

    琰琰听罢,瞄了瞄凌语芊身上的被单,毕竟是小孩子,最主要是对母亲那份毫不怀疑的坚信,便也不多想。

    凌语芊欲转开他的注意力,于是起身带他去洗刷,她极力维持着身体无异样,安置好小家伙后,才给自己沐浴一番。

    一夜缠绵,身上沾有汗水,还有那种特别的东西,后来他睡着,她一直陪在他身边,没清洗过,现在这些东西都干了凝固了,身体显得更加不舒服,必须清洗掉。

    一次次火热的交缠,留下的自然是一窜窜的特别痕迹,看着遍布身上那些参差不齐的吻痕,捏痕,她不由得想起昨晚他制造它们时的情景,似乎还闻到水里全都是他的味道,然后,眼泪又是止不止地狂流。

    后来,是琰琰敲门,叫她,她才离开浴缸,抹干身子,顺便换上外行服,打开浴室的门。

    琰琰定定地看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透着淡淡的担忧。

    凌语芊浅浅一笑,若无其事地道,“今天妈咪带琰琰去外面吃早餐?”

    “嗯。”琰琰点头,继续默默看着她。

    凌语芊摸摸他的小脑袋,走到卧室中央,拿起手袋,里面装着手机,钥匙和钱包,然后,拿起琰琰的小书包给小家伙背上,手牵着手步出卧室。

    吃早餐的地点就在琰琰幼儿园附近,凌语芊点了琰琰最喜欢吃的肠粉和豆浆,给自己点了一碗百合粥和一杯热奶茶,吃饱后,送琰琰入幼儿园,她却没回公司,而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到停下来时,发现映入自己眼帘的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海面。

    辽阔的大海,曾经是贺煜骨灰归属地,可事实上,他根本没死,枉费她那么多次来看他,枉费她流了那么多眼泪,不管刮风下雨,依然坚持去到海的中央,将他最喜爱的花瓣送到他的身边,变成自己的化身永远陪伴他。

    她爱他如初,可惜他早不是当初那个他,兴许,他对她还有爱,但这份爱再也不是当初那份纯粹专一的,他可以同时爱上几个女人,她只是他爱上的女人的其中一个。

    从不知,她和他之间会变成这样。

    她想,假如有得选择,她估计会希望他干脆就在那场大风暴中离世吧,这样起码他能永远活在她的心中。

    然而,事情似乎每次都轮不到她选择,他死,她哭,他活,她还是得哭,曾经无数次,她悲伤,痛哭,都与这个男人有关,似乎打自与这个男人认识,就注定了她生活里的不平静和不平凡。

    整个下午,她就这样站立着,真想永远呆下去,可她毕竟不是一个人,很多时候,无法做到随心所欲。

    彩霞满天,映红了她悲伤的脸容,她怀着满满的忧愁和痛楚,离开海边,回市区前往琰琰就读的幼儿园。

    幼儿园是下午四点半开门,不过为了照顾要上班的家长,学生通常可以留到五点半再走,以前因为工作关系,凌语芊也曾多次五点半才来,今天迟到了,琰琰也就没觉得有啥奇怪,而且,当凌语芊提出先不回家,带他去商场逛逛时,更是兴奋得什么都不理了。

    在商场的休闲阁,吃了一些糕点,凌语芊照往常那样,询问琰琰在幼儿园的情况,琰琰也都照常回复,气氛倒是平静无异,本来,凌语芊想在外面吃饭的,但转念一想,还是决定回家。

    很没骨气的承认,她心里依然惦记着某人,早上那会,心里难过,于是说出与他彻底结束的狠话,可事实上,她今天所去的那些地方都是与他有关的,即便现在面对的人,也是她和他的爱情结晶。

    以前以为他死了也就算了,如今,得知他还活着,他作为琰琰的父亲,她与他又怎会真的做到彻底断绝!

    那会难过,只想着远离他,平静下来后,还又是想他,依然希望与他和好,而且,她希望他也和她一样,看到她这么伤心地离去,会后悔,然后,跟她坦白一切。

    她想得美好,可惜当她带着琰琰赶回华韵居时,迎接她的画面彻底粉碎了她这点“一厢情愿”的幻想。大唐楚霸王

    七点钟,饭厅飘香,菜肴丰富,大家围在桌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晚餐,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那在坐的人群里多出一个陌生人,不,这人或许对贺家来说是新客,可对凌语芊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在北京,她就已经见过无数次,有一次,这人还登门造访,跪下恳求她放过“贺熠”,把“贺熠”还给她!

    倪——媛——媛!

    以往,对于一些忽然遇上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凌语芊会潜意识地认为是幻觉,会做个小动作,譬如,伸手揉揉眼睛,可今天,她没再这样想,眼前的情景过于真实,根本无需她多猜。

    正挨着贺煜而坐的人,确实是倪媛媛,只是,她不清楚这个女人怎么会忽然来了,选在今天是碰巧呢,又或是贺煜故意叫来的?还直接带回家中,这是为了让她死心吗?

    “yolanda,你不是说和琰琰在外面吃饭吗?咋这么早就回来了?”池振峯一声叫唤,将凌语芊从怔愣中拉回神来。

    于是,又陷入另一种震惊。

    在外面吃饭?

    谁说她会在外面吃饭?

    凌语芊尚未做声,琰琰已经跑了过去,撅着小嘴道,“我和妈咪没说在外面吃饭啊,振峯叔叔你干嘛这样认为。”

    没在外面吃饭?

    这时,不但振峯诧异,贺一航惊愕一下,下意识地看向季淑芬,因为,这个“消息”是季淑芬跟大家说的,她说凌语芊不回来吃饭,还吩咐华姐少煮了凌语芊的份呢。

    随着众人的反应,凌语芊渐渐明白过来,顿时,满腹委屈和苦涩。季淑芬对她怎样,她清楚,也从不奢望季淑芬的厚爱,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觉得很委屈,刚才她进来时,季淑芬熟络热情地与倪媛媛有说有笑,她可是看到的,看得一清二楚的。

    当年,贺煜还是贺煜的时候,季淑芬处处看不起处处刁难她这个“正牌儿媳妇”,而今,当贺煜是“贺熠”的时候,季淑芬依然排斥仇视她,却对倪媛媛百般示好。她不禁想,上辈子是不是杀了季淑芬全家,或者,抢了季淑芬的情人,导致这辈子,季淑芬如此的不待见她!

    后面的事,凌语芊已无知觉,她只记得,在琰琰被华姐安排在饭桌坐下,替他上饭布菜后,她就转身离开了饭厅,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

    站立床前,盯着婚纱照上的人影,脑海回想楼下那些她已看到或没看到的画面,泪流满面。

    不一会,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她定一定神,心头下意识地涌上一抹惊喜,急忙抹去眼泪,跑去开门,可惜,站在门外的人,是振峯,而并非她所期盼的那个。

    也是,人家在下面正有佳人陪伴呢,又怎么会来找她。

    “yolanda,你——”

    尽管凌语芊已停止哭泣,抹去泪水,池振峯还是发觉了她的不妥,黑眸透出丝丝关切。

    凌语芊吸了吸鼻子,努力扯一下唇,若无其事地道,“吃饱饭了?”

    “嗯,你怎么不去吃?”

    “我……不饿。”迎着池振峯锐敏的目光,凌语芊闪烁地回应,问起琰琰。

    “他还在吃,有伯母和华姐在,你放心。”池振峯先是回了一句,紧接着,语气迟疑地转开话题,隐晦地道,“那个倪媛媛,听说会在这里住下。”

    在贺家住下?

    是季淑芬的主意呢?或者,其实是那人的主意?

    猛然间,凌语芊感觉胸口又是针刺一般的痛了一下,迎着池振峯关切的眼神,忽然提出一个请求,“你等下还有其他事忙吗?没有的话,陪我聊聊?”

    池振峯毫不犹豫地答允,然后,两人来到天台,就坐在那天贺燿与振峯坐过的长椅上。那天,他们私下讨论猜测“贺熠”就是“贺煜”,那天,她震惊激动,欣喜若狂,充满希望。

    可今日——

    “听说倪媛媛是今天从北京来,父亲是个师长,你知道她与……贺熠是如何认识的吗?”看着凌语芊,池振峯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凌语芊已告诉贺燿她无意中听到那天他和振峯在天台的谈话,贺燿也告诉了振峯,所以,振峯对倪媛媛今天的突然出现也是非常在意的,他不清楚贺煜与倪媛媛之间是什么关系,是怎么认识,但从今天那些举动看出,两人关系匪浅,而贺煜,似乎也很习惯这些,至少,没排斥倪媛媛对其做出的亲昵举动。

    凌语芊沉默,并不回应,只定定地望着远方。

    池振峯稍顿,随即,抬手往她肩膀轻轻一压,安慰,“对不起,或许是我想多了,刚才的事当我没问过,总裁对你的感情,我清楚。”

    “是吗?那你觉得,他对我是怎样一种感情?”终于,凌语芊开口,侧目迎视他。

    振峯怔了怔,随即果断地回答,“当然是独一无二的,你永远是他深爱的女人。”

    “嗯?可惜,我并不是他唯一的女人。”凌语芊一声叹息,满嘴苦涩,“那个倪媛媛,也是他的女人。”

    女人……

    这个词另一个隐藏的意义,身为成年人的池振峯何尝不懂,听罢,霎时瞪了眼。

    “觉得不相信对吧?可事实就是这么回事?我,对他来说再也不是唯一。”凌语芊手捂在仿佛正被尖刀撕裂开来的胸口上,娓娓道出自己所知的关于贺煜与倪媛媛的那些关系,然后,还跟振峯述说自己这几次对贺煜的测试,而贺煜一直不肯对她承认真实身份。

    结果,池振峯足足好几分钟都无法平静下来。

    “振峯,你说,人活着为了什么呢?名利?爱情?快乐?”凌语芊樱唇再度轻启,呢喃了一句,缓缓站起身来,“琰琰应该也吃完饭了,我去看看他。”

    她才走出几步,池振峯把她喊住,她停下,没回头,池振峯只好走过去,“yolanda,虽说眼见为实,但有时候兴许有些东西并非表面看的那样。”

    “你是指,他没变心?可为什么不肯跟我坦白?不得已吗?我觉得,只要有心,再艰难的问题也不成问题,除非,他没有这个心思。”凌语芊冷笑了一下,表情,无尽的悲凉,望着池振峯,由衷感激,“振峯,谢谢你,其实,不用安慰我,我已经很大了,有足够的辨识力,而且,也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反正,之前一直认为他死了,现在,那就当做他死了呗。”

    当做他死了?那咋一样!假如真的离世也就罢了,无可奈何,但事实上,人还活着,故怎么可能完成当做死了,不可能的。

    池振峯清楚,这只是凌语芊一时悲伤无措的赌气想法,过后平静下来肯定又另当别论的,毕竟,那么深刻的爱,要是真的可以放下,就不会有这些年来的固执坚持了。

    但也因此,让池振峯感到非常无奈和心疼,关于贺煜和倪媛媛的关系,虽然凌语芊说的不很详细,却足以让他肯定两人一定不同寻常,只是,他不明白,素来守身如玉的贺煜为何会打破信念与倪媛媛发生了关系。身份发生了改变,有些事,譬如男女相处,兴许会因为形势不得不亲密,可根据贺煜的个性,不至于发展到这种地步的,这期间,到底怎么一回事?这只老公很黏人

    只可惜,他无法跟贺煜求证,贺煜不肯跟凌语芊坦白身份,同样,也有意隐瞒他,本来,他想贺煜应该是有苦衷,便一直没去想想如何揭穿,决定等贺煜到时机了主动跟大家解释,但现如今,事情发展有点棘手,他虽无法深切体会到凌语芊的痛,却猜得到,她心里一定很不好受,这些,让他心疼,无法再坐视不理。

    那么,他要去找贺煜质问吗,贺煜会承认吗,连对凌语芊都不承认,难道会对他坦白?

    难道真的是,经过这些林林总总,贺煜变了心?

    不,他不信,坚决不信贺煜是这种人,否则就不值得他如此拥戴、帮助和敬重了!

    可是,他该怎样去帮可怜的凌语芊?

    愁苦着脸,深皱着眉,池振峯满心惶然,不知所措。

    另一边厢,凌语芊从天台而下,重返卧室,并不见琰琰的身影,于是下楼,正好,客厅里人影涌动,坐了好几个人。

    琰琰,季淑芬,贺一航,倪媛媛,贺煜,大家正吃着饭后水果……

    季淑芬喂琰琰吃,倪媛媛则在旁边不停地切,整个画面看起来俨如三代同堂的一家人。

    凌语芊下意识地停止脚步,思忖着要不要回避,不料眼尖的琰琰已经发现她,迅速大喊,“妈咪,你工作忙完了,那赶紧过来吃水果吧,今天的火龙果好甜呢。”

    因此,她再也无法掉头走,不过,其实她也想过去的,想看看,这三代同堂一家几口,要如何温馨和谐下去。

    客厅的沙发很大,很宽,凌语芊找了个位置坐下,琰琰立刻将碟子里火龙果端到她的面前,她怔了一怔,便也二话不说毫不客气地开吃,把周围的人都当成空气。

    然而,有些人看不得她如此平静,季淑芬那疯婆子,逮住机会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冷嘲热讽。

    只见她,白皙的脸庞堆满了亲切的笑容,目光慈爱看着倪媛媛,别有用意地赞美出声,“小媛啊,不瞒你说,起初知道你爸是个师长,二伯娘还以为你像其他姑娘一样,是个性子骄纵、衣来张手饭来张口的千金小姐,却想不到,你不但会煮汤还会做饭,烹饪技术那么好,阿熠娶到你,真是好好福气。”

    得到称赞,倪媛媛自然欢喜,俏脸迅速浮起一朵红晕,羞涩地应,“二伯娘夸奖了,虽然我妈是个职业女性,但她始终觉得,女人应该相夫教子,把丈夫和儿女各方面都照顾周到,自然少不了烹饪这方面,于是自小教我如何煮汤,炒菜,可惜我天资愚钝,学的只是一些皮毛,难得你们不嫌弃。”

    原来,今晚这顿饭,是倪媛媛协助季淑芬和华姐做的,有些,还是贺煜最爱的菜式,头一次来做客就亲自下厨,可见这个倪媛媛是做足了准备,当然,也得有人配合才对,这不,季淑芬就有机会用她来讽刺凌语芊了。

    凌语芊清楚自己应该选择无视,可她修行终究不够,特别是一想到某人早上对她的冷情,心里不由揪痛起来,于是后悔,自己刚才就不该留下。

    呵呵,还奢望什么呢,说不定,那人现在脸上是满面微笑,欣赏有加地看着倪媛媛呢。

    想罢,她真恨不得抬头去瞧瞧那人到底是怎样一种反应,可最终,还是没勇气,她不确定自己的心脏是否足够强大地去面临可能发生的一些超乎自己负荷和承受的画面。

    因而,她只能硬着头皮,且看季淑芬如何疯癫下去,她想,季淑芬针对她已不是一两天的事,这么久了什么难听的话她没见过!

    可结果证明,她终究低估了季淑芬,有些人的嘴巴真的比刀子还锋利,能把人杀于无形,比鲜血淋漓还致命。

    季淑芬,就是这种人。

    总是晓得找到攻击别人的弱点,譬如,这样指桑骂槐地称赞倪媛媛,“下午听你说,阿熠是你的初恋,现今这个社会还有你这么纯的女孩,真是太难能可贵了,你不知道啊,现在很多女人,不知羞耻,私生活极乱,就算明明嫁了人的,可还是到处勾搭,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甚至弄出不少野种来,你千万别学这些歪风邪气,当然,凭你这么好的教养,我想不会这样的。”

    “好了,淑芬,别老说这些,吓坏了人家倪小姐呢。”终于,贺一航一忍再忍,无法再沉默下去,开口轻叱了。

    其实,季淑芬的用心他作为丈夫岂看不出,但由于他尚不清楚“贺熠”就是贺煜,只以为“贺燿”与“倪媛媛”一个是侄儿,一个是侄儿的女朋友,便不好过于参与,再说,其实私心里他也并不赞成凌语芊与“贺熠”有什么亲密关系的。

    至于贺煜,聪明睿智如他,季淑芬肚里那些弯弯肠子装着什么简直了如指掌,说心里没气是不可能,却苦于自己暂时无法表明的身份,于是无法对季淑芬发火,另外,他私心里希望借此打消凌语芊执意要他坦白身份的决心,可并不知道,他总是这样自以为的想法,将凌语芊伤得几乎体无完肤。

    其他的人怎么想怎么说,凌语芊不介意,唯一介意的,就是他——她的丈夫,最亲密的人。他二话不说,任由季淑芬对她各种恶意侮辱、贬低、诽谤,让凌语芊感到心寒透底。

    心中在淌血,凌语芊似乎感觉到一阵阵甜腥味充斥着自己的四肢五骸,平时,她总叫自己坚强,但有些时候,坚强二字显得那么艰难,那么苍白无力,譬如,这样一个时刻。

    不知费了多少力量,她才没让自己哭出来,才没让自己倒下。

    她后悔,十八岁的那年认识了贺煜,爱上了贺煜,为了贺煜毅然不顾父亲的苦苦哀求,毅然不接受那次能帮助父亲、免父亲事业破产的商业联姻。

    她后悔,十八岁至二十一岁那三年期间,与贺煜明明已经无奈分手,明明已经失去贺煜的消息,却依然执意守着那份刻骨的爱,错失很多说不定能找到自己生命里真正良人的机会。

    她后悔,二十二岁那年,不顾一切坚持嫁给贺煜,踏进这个几乎所有人都鄙视轻蔑她的大家园,搭上季淑芬这种极品的婆婆。

    她后悔,二十三岁至二十六期间,明明已跟贺煜离婚,明明上天给她送上另一个伟大无私,对她百般呵护的男人,她却毅然放弃,毅然回到贺煜身边。

    然后的两年,贺煜出事了,她还是继续傻傻地坚守,依然无法接受其他的男人。

    十年了……

    好漫长的十年,她青春耗尽,遍体鳞伤,她得到的,是什么,是什么?

    大概老天爷也觉得她不知好歹,瞎了眼睛,放弃一次次的良机,才想着给她惩罚,给她一次致命的教训,然后,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是,她还有“后生”吗?

    心痛到了一定程度,会麻痹身体的全部神经,凌语芊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季淑芬后来说什么,倪媛媛后来如何借机表现,她都没有知觉,只是捧着盘子,一口接一口地吃着水果,不知多久停下来时,见到琰琰满眼迷惑地望着她。

    ------题外话------

    急赶慢赶,总算全部写完,现在先检查修改了这个倒数第二章一万字更新,余下最后一章“幸福大结局”,五万字那么多,不知道明天能否全部检查修改完毕,能就明天晚上传(至少都要好夜了),不能就后天了,真的很抱歉,但紫已经很尽力很尽力了,每天都在拼命赶,紫比大家任何一个都迫不及待想解放的,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