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25 偏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典韦本来是想把科长介绍的那个人送给王冉做顺水人情,结果自己到了单位给科长送文件的功夫提了一句,科长有些含糊不清的抬起头看着典韦:“嗯?什么?什么人?”

    外面的风一吹,典韦也是老油条了,明摆着科长就是不用自己帮着介绍了,含含糊糊的说自己今天脑子有些不清晰。

    回到办公室,心里叹口气,幸好乔芸那边不愿意,要不然婆婆不埋怨自己那就怪了。

    王冉外公的大寿办的非常盛大,夏侯兰简直就忙的滴溜溜的乱转,才送着这个人进去,一出门打着招呼:“陈局……”

    王超来不了出差了,徐秋华挨着王冉坐下来,说着外面停着的那些车,笑笑,里面的含义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外婆也跟着忙,一会儿夏侯兰介绍这个人给她认识,一会儿介绍那个的,虽然她不认识,但是为了女儿的前途,自己也得跟着人家说话,这就顾不上乔芸了,乔芸想了想,自己还是跟在王冉后面吧,她不愿意往前凑,毕竟自己也不是夏侯兰的孩子。

    “坐啊。”王冉看着乔芸,拉开椅子叫她坐下身,乔芸跟王冉的话也不是太多,她这人有点毛病,别人要是不主动跟她说话,她觉得自己贴上去好像有点掉价,这也许是跟她父母离世的早有着某些的关系。

    王冉本身就不是话多的人,叫乔芸坐下身,自己也算是尽到当姐姐的义务了,这边徐秋华就跟王冉小声的说,乔芸就觉得徐秋华好像说的是自己,连带着王冉偶然看过来自己这边一眼,都认为有莫名的深意。

    “王冉姐……”夏侯芳端着一块蛋糕直接送到王冉的面前,对着王冉挤着眼睛。

    徐秋华看见婆婆在门外,自己跟夏侯芳说了一句话就出去了,夏侯芳这样就顺势坐在了王冉的身边,把蛋糕往王冉的一边推:“我妈买的,我指定说我就吃这个牌子的,姐,你尝尝看。”

    夏侯芳跟所有的小孩儿就是一样的,喜欢吃喜欢好的东西。

    “真那么好吃?”

    王冉看着夏侯芳,觉得自己因为人多变得沉闷的心情都豁然开朗了,她就好像是燥热午后的一抹青翠,周身属于少女的朝气,皮肤下细得可以看得清的毛细孔。

    夏侯芳非常得意地说着:“那是。”

    乔芸就有些坐不住,徐秋华没有跟她说话,夏侯芳过来也没有跟她说话,眼泪就含在眼圈里,摇摇欲坠的。

    她知道自己没有父母,起身悄然无声的从酒店里就退了出去,想着既然也不用自己,索性回家吧,何必叫人看着厌恶呢。

    等外婆回身要找乔芸,就找不到这人了,夏侯兰那边单位来了多少人,就拽着老太太的手不叫她离开。

    “妈,我跟姜维单位来了这么多人,你得留下来,乔芸都那么大了,也不能丢……”

    外婆一直坚持到入席,这回谁也拦不住了,到处找也没找到,心想着乔芸能去哪里呢?

    “王冉啊,看见乔芸没有?”

    王冉愣了一下,刚才还坐在她身边来的,摇摇头:“刚才在我身边来着,后来去哪里了,不知道。”

    本来她这么说也没什么错,你说她也不是负责看着乔芸的,再说乔芸都多大了,又不是几岁的奶娃娃,外婆微微垂着头,声音不大:“你都知道乔芸这孩子有点怕人多,怎么就不照顾点呢,她现在去哪里了都不知道。”

    这边外公过来,还没跟王冉说话呢,外婆先开口了。

    “乔芸不知道去哪里了。”

    外公一愣,刚才他也是看见了,看着王冉的方向:“王冉啊,我看你们刚才坐一起来着,你没看见她去哪里了啊?怎么不跟着呢?”

    王冉没说话,倒是一边的夏侯芳开口了,瞪着圆珠似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乔芸姐都多大了,大学都毕业了,怎么还用别人看着啊,谁知道她想去哪里啊,明知道今天是爷爷的大寿……”

    那边典韦看着老头老太太都过去女儿那桌了,就怕夏侯芳惹事,过来就听见夏侯芳的话,脸色有些发青,拉了她一把。

    压低声音:“你不说话能死啊?”

    夏侯芳就是看不过眼,乔芸又不是谁家的孩子,谁天天能看着她啊?

    典韦这么一说还不乐意了,甩手就往外面走,外面夏侯令刚把同事接进来,就看着自己家女儿鼓着腮帮子往外走,跟了上去:“芳芳你去哪里啊?”

    夏侯芳没好气的回头:“我回家,没人稀罕我,我留下来干什么。”

    都什么破事儿啊,亲孙女还不如外孙女值钱了。

    本来大家都高高兴兴的来,结果却变成了这样,王冉本来在席面上就是想走的,一合计夏侯芳乔芸都走了,自己再走就有点惹眼了,勉强吃完,外公喊王冉过去吃蛋糕,王冉就想起来夏侯芳好心送到自己桌子上的那块,已经被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给吃了,明明是好心,可惜了……

    王冉看着自己外公,就想起来外婆说乔芸不见了,自己没有照顾到时候外公的反应,轻轻在心里叹口气。

    “王冉啊,过来吃蛋糕了……”

    “你们吃吧,我单位还有些事情,外公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王冉说了一句,就先提前离场了。

    不能说她隔路,对于外公家的人,她实在提不起来什么好心情。

    从酒店离开,打车直接去基地,出租车司机还纳闷呢,说那边什么都没有,只有实验园,王冉微微的笑着,降下车窗,着急上车也没有看清,这个车子是没有空调的,外面微热的风吹在自己的脸上,吹的她的汗毛孔很是舒服。

    王冉在外面换了衣服,进去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会有外人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