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26 逼迫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里面的人背对着王冉,王冉所看见的就是一个高大的背影,黑色的T恤,背后的图案王冉认识,某个流行动画非常受少女追捧的人物,流川枫,身材很好。

    “你怎么进来的?这里不是外人可以参观的。”王冉淡淡的开口,态度破有些冷淡。

    简宁的身材,猛一眼看过去有些偏瘦,其实他一点都不瘦,身上很有肉,听见后面有人说话,自己愣了一下,等转过身看清后面的人犹豫了一下,反射性的就是露出职业笑容。

    王冉已经有些记不得简宁了,但是简宁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情,他有时候会记住一些叫他印象很是深刻的病人,比如吐了自己一身的眼前的这位病人。

    简宁有些不好意思,朋友说可以进来的,他当时就是一好奇,抱歉的看着王冉:“我现在就出去。”

    王冉也没有多余的废话,自己蹲在地上,简宁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身上穿着的白大褂,笑笑,好像就跟自己是一个职业的一样。

    脸上带着笑容从里面出来,朋友手里提着水回来,看着他出来还纳闷呢:“怎么出来了?”

    “嗯,已经看过了,要是被人撞上也不好。”他回答的滴水不漏,丝毫不说自己在里面碰上别人,还被别人质问了一句。

    朋友点点头:“我跟你讲,要是叫王工看见了就肯定没完,我们所里的,伦才能她是这个。”朋友比比自己的大拇指,他们私下说所里的这些人,王冉就是属于最耐看的一个,可惜,人有些冷冰冰的,不常笑,话也少,对于冰山美人他们是抱着只能观看不可亵玩焉的态度来敬仰的。

    简宁一边回答着同学的话,声音低沉,唇边却是带着笑意。

    王工?

    应该就是里面的那个人了吧,看着是有些不好相处。

    王冉大部分的时间就是都跟自己的工作对象在交往,她喜欢它们,它们也应该喜欢她的,拿着夹子在记录,详细的观察。

    晚上回家,王妈妈就冷着老脸,这次不是冲王冉了。

    “妈,怎么了?”

    徐秋华推推王冉的胳膊,压低声音哑着嗓子说道:“还能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你被,跟那个老太太又磕上了。”

    徐秋华准备睡觉才要躺下,旁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随手接起来放在耳边:“喂……”

    徐秋华挂断电话光着脚就从从房间里跑到了婆婆的卧室,在外面敲了两下门,王妈妈喊了一声进,她都躺下了,把灯点开看着门口的方向。

    “怎么了?你一个人睡害怕?”

    这都是过去的笑话了,徐秋华当年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反正也小,王超当时跟老板出国,徐秋华就是求王妈妈跟着她睡的。

    “不是,妈,吴国太他妈来电话了,说是问问我们家,看看两家有没有那个意思叫吴国太跟王冉在一起……”

    王妈妈愣怔了许久,王爸爸都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徐秋华的脸。

    “你再说一次?”

    徐秋华也觉得奇怪,以前是有听过说吴国太处对象了,什么时候黄的?

    上次两家弄的就挺拧的,徐秋华现在冷静下来想想都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上次的事情自己就落了埋怨。

    “秋华啊,你先回去睡吧。”

    王爸爸说了一声,徐秋华从公公婆婆的房间里退出来,王妈妈这下不用睡了,把事情想了一遍,无非也就是吴国太没跟别人谈成被,记忆有些远,不过那时候看着那孩子是不错。

    王妈妈现在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方,只要是个男的,觉得差不多,就想让王冉结婚。

    王爸爸倒是觉得之前闹出来那么一出,对两家来说是不是有点不好啊?

    王妈妈可没有管那些事儿,照着她看来,吴国太就是不错了,有工作有样貌,你还挑什么?恨不得马上就让王冉跟吴国太结婚了,在女儿的房门上敲了一下,王冉还在电脑前工作呢,转过身看着进门的母亲:“妈,有事儿?”

    “嗯,你过来坐,我有话跟你说。”

    王妈妈说着:“你得好好谢谢你嫂子,这人你也不陌生了,我觉得你们俩挺般配的,赶紧的在十月一之前还能结婚,酒水我们就摆在……”

    “妈……”王冉真的很不想跟母亲吵架,一点都不想。

    且不说她跟吴国太家里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就说普通的男女认识,现在已经八月末了,她妈说十月一结婚?

    王妈妈不管女儿说什么,这次是铁了心了。

    “你也别跟我说那些没用的,过去我都由着你了,你马上就要三十了,王冉啊,你条件就摆在这里,你不是仙女啊,差不多就得了,左邻右舍……”

    “那我是不是就得为别人的言论而活?因为别人说了,所以我要结婚,因为你们逼我,我就要嫁人?”

    王妈妈迟迟不语,半响哽咽的说着:“你总说我们逼你,可是你自己看,谁家好好的女孩子三十岁还不结婚?你是身体有毛病还是心里有疾病啊?我是你妈我不说,那别人说起来就难听多了,你工作再好,没有伴侣没有孩子,那些都是白搭。”

    王冉沉着脸看着自己脚上的拖鞋,不发一言。

    有时候母亲的眼泪就是一种武器,她也想哭。

    不结婚怎么了?

    就为了结婚而结婚?随便抓一个人就去结婚?生个孩子,就为了堵住别人的嘴巴?

    “你要是真有本事,你就领回来一个,你领回来一个,我们没人逼你,你以为我跟你爸成天的愿意担心你这点破事儿?要不然你就离开这个城市吧,我们看不见你,别人看不见你,就没人说了。”王妈妈微微抬起松弛的眼皮,她的眼眶里就都是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嘴巴上喋喋不休的说着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的,她跟王爸爸怎么为难了,徐秋华几岁就生孩子了,王冉只是站在角落里,永远一声不吭。

    都说生孩子是来讨债的,现在来看,确实就是这样。

    不是讨债的是什么?

    母亲的眼泪有时候叫王冉觉得心疼,疼的无以复加,有时候又让王冉觉得厌烦,厌烦的恨不得抛弃这个世界躲到一个没人会来打扰的空间。

    “你干什么去啊?”

    王妈妈从床上起身,伸出手想去抓王冉,但是却被她给溜掉了,王冉穿着睡衣就直接冲了出去空气当中多了几分空寂,母亲的目光如同大海,即将就要将她淹没,那些被淡忘的话题总是反反复复的被提及,越来越多的从母亲的口中喊出来,她终究是做不到可以跟社会相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