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28 父女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跟王亮吃饭,朋友看着上来的人喊了一声:“王工……”

    王冉抬起头看过去,对着眼前的人笑笑:“哦,跟朋友吃饭呢?”

    简宁的眼里全是笑意,对着王冉点点头。

    王冉是自己来的,不想回家太早,回去早了,母亲又要嘟囔,王亮不算是他们所里的人,但是经常出没他们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王亮见她自己来的身后也没有人,就提出来一起吃吧,王冉笑了笑,看着简宁的方向说:“下次吧,你还有朋友呢。”

    “我们见过面的,不记得了吗?”

    简宁的声音,猛然就让王冉想起来了,是的,在记忆的角落里蛰伏了许久的歉意,脸色就顺便爆红了。

    简宁提的是在实验园的事情,却没有想到王冉想起来在医院的事儿了。

    “你认识王工?”王亮好奇的说着,简宁跟王冉简单的寒暄,算不上是朋友,两个人不算是陌生但也说不上相识,气氛有些怪异,好在王亮这小子从来就是话多,他跟王冉又是一个姓的,私下在坐在一起难免就有些话唠。

    王亮也喜欢过王冉,但是王冉这个性,难得今天有机会,自然是要问的。

    “王工有男朋友了没?要是没有正好,我这哥们也是单着……”

    他这人说话就是敞亮也没有顾及其他,倒是简宁坐在王冉的一边,看着她有些手足无措,心里有些后悔,当时就不应该开口把她留下来。

    王冉也是一愣,随即摇摇头,回答了一句:“没有。”

    王亮以为她肯定是有男朋友了才会这么发问的,毕竟王工今年有三十了吧?

    他记得他们几个人吃饭的时候说过王冉的年纪,没有?

    张着嘴巴,三十岁还没有处对象,她这是要……

    好在王亮反应快,很快话题就被翻了过去,王冉这顿饭吃的并不是很愉快,王亮跟简宁拘束,她也拘束,都坐下身了就没有在离开的道理,王亮也是后悔,早知道自己就不应该开那个口,现在好了,这顿饭吃的。

    简宁说话都是慢条斯理的,他的唇形很是好看,王冉抬头的时候就撞上了他的视线,她有些抱歉的笑笑,是为了在医院的事儿,王亮喜欢吃小龙虾,点了不少,王冉看着那盘子里的食物,都是需要上手的,在外人面前……

    简宁扒开了一个送到她的盘子里,不过她并没有动,一直持续到王冉接到一通电话,解脱似的站起身抱歉的看着王亮:“对不起,我朋友有点事儿,那我就先走了。”

    王亮等王冉人离开了,才吐口浊气。

    “怎么搞的?三十岁还没有男朋友?我们还都说弄不好她是隐婚呢,难道是身体有什么毛病?”王亮说的又快又急,仿佛就很想马上知道里面的内幕,简宁用筷子敲了王亮一下:“怎么跟女人似的,嘴那么碎。”

    王亮嘿嘿地笑着。

    *

    王冉迎着风走在黑色的夜幕当中,迈着步子,感受着鞋子跟地面碰触所带来的感觉,忍不住浅笑,她想要的生活就很简单。

    “你到底在哪里呢?”

    自己喃喃自语的说着。

    说起来傻气,也许有可能这是每个女孩子心目中所愿,在对的时间里遇上一个对的人,她现在没有遇上,所以就只能等。

    王爸爸在门口明显就是在等着她回来,王冉快走了几步:“爸……”

    王冉的房间里开着灯在工作,王妈妈跟王爸爸也都没有睡,王妈妈现在就是神经衰弱。

    “老马家的孩子后天就结婚了,你去不去喝喜酒?”

    翻来覆去却一点睡意没有,干脆起身抱着被子看着自己的丈夫。

    王妈妈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的就过的很顺,有儿子有女儿,男人听话,两个孩子工作也都不错,就是王冉的婚姻叫她操碎了心。

    王爸爸好半天才吭声:“我就不去了。”

    王妈妈眼中闪过泪意,不是她喜欢哭,而是真的没有办法忍受了。

    “你不去,我还能不去,这么多年的邻居,人家一看见我,开口就问,王冉结婚了没啊,我现在都害怕出门了,他们那些人嘴上是不说,但是心里就等着看笑话呢,当年我们家王冉进研究所进的多风光啊,工作好模样也不差,可就是嫁不出去,烂在手里了……”王妈妈捂着脸哭,王爸爸除了叹息就是叹息。

    王冉这是准备要睡了,想起来明天爸爸好像要起早,有人来拉鹿,正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出来弱弱的哭声,昏暗的光线下,王冉就像是漂浮在水面的浮冰一样,手僵在哪里没有动。

    “你也别总是当着孩子说,她有压力。”王爸爸吭了一声,马上就被王妈妈的声音盖过了。

    “我不说,我不说她就没毛病了?没毛病为什么不想结婚?她这是正常人应该有的状态吗?还打算多大结婚啊?四十岁生孩子?我不说别人就不说了?老张的老婆背后就问秋华我们家王冉是不是有病,她才有病呢……”

    “那样的人,你跟她一般见识做什么。”

    “我不跟她一般见识,我女儿也得替我争气啊……”

    王冉回到房间里,关掉灯爬上床,这一夜梦里都是母亲指着她的脸再说:“你不正常,你就是老处女,你有毛病你反社会反人类……”

    手边的闹钟响了起来,王冉从床上直愣愣的坐了起来,一身的汗,即便就是睡梦中压力也是无处不在。

    才两点左右,撑撑头,睡了不到两个小时,也不知道父母都睡了没有,她爸三点要出去干活。

    王冉在厨房里尽量压低声音,怕吵醒别人,王爸爸出来洗漱,王妈妈都快一点多才睡,王妈妈没睡他就肯定不能睡,看着厨房亮着小灯,探进身进去。

    “怎么起这么早?”

    王冉对着父亲笑笑,把碗筷摆在桌子上:“爸,吃饭吧,吃饱了干活才有力气啊。”

    昏黄的光线下,女儿带着浅笑的脸,叫王爸爸突然目光就变得清明了一些,他为什么疼这个孩子?

    王冉从小就知道心疼他,他总是半夜起来干活,老婆都想不到半夜起来给他做饭,他自己也是觉得实在没有必要等着早上一起吃就好,唯独这个女儿,王冉的声音有些沙哑,身上披着衣服,王爸爸坐下身看着女儿,一时间气氛就安静了下来。

    “回去睡吧,下次不要弄了,爸爸少吃一顿也饿不到,乖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