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29 局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啊。”王爸爸出声叫住女儿,他能明白女儿的心情,但是有一点他还是要必须强调:“爸爸希望你能幸福,希望能看着你幸福,当然也希望你未来的丈夫能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好了回去睡觉吧,我的乖女儿。”

    十几岁的时候心扉是玻璃的,脆弱而且透明,虽然阔着但是里面的人不断向外张望,外面的人也能窥视门内,二十几岁的心扉是木头的,材料讲究,而且装饰漂亮,虽然里外隔绝,但是只要有爱情的火焰,就能将之融化,三十几岁的心扉是防火的铁门,冷硬结实,虽然热情的火不易烧开,但是柔情的水却能渗透。

    她只是在等待,静静的等待属于自己的爱情,属于自己的水,属于自己的此心无二。

    丢掉宗伟宸只是因为他们相爱的够不深。

    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抱着腿看着窗外的月光,月光弥洒在窗前的桌子上,空气里似乎带着一股泛苦的涩涩之意,那股苦味蔓延在舌尖。

    其实有时候真的就撑不住,想就嫁了吧,随便嫁一个人,这样父母也能安心了。

    因为半夜折腾起来一次,第二天起床的就比较晚,王冉换好衣服从房间开门出来,把包放在沙发上,踩着拖鞋进了卫生间去洗漱。

    徐秋华抿着嘴,就那么抿着,脸上带着不悦。

    徐秋华看着在卫生间里洗脸的王冉,自己就憋着一口气,早上起床就看见厨房放着的碗筷了,公公是吃过饭之后才出去的,徐秋华就闹不明白王冉是不是跟自己有仇,要不然她就非要这样来表现吗?

    平时从来什么都不做,有点事情,你就突然大半夜的爬起来给你爸爸做饭,你什么意思?

    “王冉,吃饭。”

    王妈妈给女儿摆着筷子,早餐都是她喜欢吃的,小菜两根油条,稀粥配着咸蛋。

    徐秋华就说过多少次了,她不愿意这么吃,她喜欢早上起来能吃到菜,但好像就从来没有人问问她的意见。

    她这是心里做病了,看着王冉不顺眼,就怎么都不行。

    这个早餐王冉跟王超吃了二十多年,兄妹俩都是一样,不是仅仅单独就是做给王冉吃的。

    王妈妈坐下身,自己端着碗就看着女儿的方向,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要不然就看看吴国太行不行?”她试着打着商量。

    行不行的先处处看嘛,你不相处,怎么知道他跟你合适不合适?

    王冉小口的喝着粥:“妈,我不想看。”

    王妈妈把手里的筷子就摔在桌子上了,认真的看着王冉:“不想看,你想看什么样的?难道我不知道之前闹的不是很愉快,现在去跟人家说你以后要是真嫁了对你不好?”

    王冉撂下筷子,准备起身,徐秋华在一边看戏。

    要她就说,都是婆婆给惯的,什么叫愿意?什么叫不愿意?差不多就得了,挑什么挑啊?

    “你给我坐下,王冉我就跟你说一句,今年你要是嫁不掉你就滚出家门,你听见没有?”

    王冉低垂着视线看着自己的脚尖,她不想惹妈妈不开心的,但是只要碰触到这个话题,两个人就永远走不出那个死结,王冉不是没说过要出去住,但是家里不同意。

    “哦。”

    拿起来自己的包拎在手里,走出去换上鞋就去上班了。

    进了单位的大门,有人在后面喊她:“王工……”

    王冉停住脚步回头去看。

    王亮站住脚,突然觉得眼前的光线一刺。

    说实话所里的女人吧,他都觉得不太会穿,或者穿的衣服都很保守型的,简心走的是可爱路线不是他的菜,不由得细细打量过去,暗色的个子衬衫,贴身的黑色长裤,穿了一双帆布鞋,头发随便的扎了起来,皮肤白皙,甚至可以看见她皮肤层下面的血管,这跟自己平时接触的王工有很大的不同。

    王亮平时都是在实验园有时候会跟王冉碰面,他本身也不是这里的,今天过来办事,倒是觉得来的值得了。

    所长在跟主任说话,那边电话打了进去,所长应了两声就赶紧带着主任下楼去了。

    “王亮啊,过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王亮笑的有些痞痞的,他是跟谁都能侃两句,主要个性就是这样的,倒是所长一双利眼在王冉的身上逗留了一下。

    王冉天生就不是一个拍马的人,就是有机会也不会愿意去所长面前表现的,自己跟王亮招呼了一声就转身进去了。

    主任还不至于没眼色这个时候说什么,倒是所长问王亮:“这又是你的小女朋友?还给带来所里了。”

    王亮笑,轻描淡写的看了主任一眼:“哪儿能啊,是您所里的人啊,我还想高攀呢,可是人家不待见我,本事着呢,我记得之前不是写过一个无核蜜柚良种推广,不是获过奖的嘛,这次试验园我也有参加,本来是想占一把便宜的,可惜谁叫自己没本事了,我给我爸看了,他说差不多应该获奖的。”

    王亮是什么人?

    只要他愿意,一眼就能看出来眼前的人在搞什么飞机。

    所长诧异的看着主任,王亮这么一说,对主任来说还真就是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