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36 父爱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你下次少给你哥面子,他要是在这么拉你,你就一个耳光给我打过去,妈帮你担着。”

    王冉也就是听听,真的那么干了,以后跟哥哥嫂子还能走了吗?

    晚上王冉在房间里工作,键盘打字的声音,王妈妈洗了几样水果,连带着草莓都给切开了,知道女儿工作忙,用小盘子装好,一样一点,将下午买好的蓝莓洗好,她都是听别人说,飞行员都是吃蓝莓的,可以保护视力,你说王冉一天啪啪啪的盯着电脑,眼睛还能好?

    把盘子放在她的桌子上,自己坐在床上,本来是想跟女儿说说话,说说她这个男朋友的问题,但王冉就一直没有回头,忙被,王妈妈起身把她房间的门给带上就退出来了。

    王爸爸回来的晚,今天家里有活,忙到现在,身上都是土,自己在外面拍了半天的灰,换了鞋先去洗脚了。

    “回来的够晚的了,吃饭吧。”

    王妈妈给自己丈夫准备着饭菜,心里也是发堵就把王超今天干的事儿都给说了。

    “这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越来越不着调了,他老板是王冉的啊?”

    王爸爸只是吃着饭也不说话。

    徐秋华把被子铺好,王超那边看杂志呢。

    “你发现你老板有点问题没有?”

    “什么问题?”王超心里想着,这女人肯定说的都是不靠谱的,听她说话?还不如听自己放屁来的有用些。

    徐秋华抿着唇:“我怎么看着他好像是看上我们家王冉了?”

    王超有些吓到了。

    “你行了吧,人家是大老板要钱有钱,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啊,王冉……”

    在王超心里,人张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要不着?就是找个明星都是绰绰有余的,他家王冉有什么?老姑娘了。

    他就说徐秋华说话各种不靠谱,自己把杂志扔到一边去,翻身就睡了。

    徐秋华却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就想着张辽在家里每一秒的表情跟说的话,这事儿吧也是不好说,也许就真的是因为欣赏王超,所以对王冉也就高看了一眼。

    叹口气,睡觉睡觉。

    王爸爸十一点多出来上卫生间,看着女儿房间门口还有光,自己走进厨房里,找了半天才找到牛奶,王爸爸平时就负责家外面的事情,家里的事儿他很少碰,把牛奶倒进锅里热了一下装进杯子里,自己推开门,把牛奶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地上拉出来长长的身影,王冉在全神贯注的工作根本就没有听见,她怕有声音所以戴着耳机,王爸爸眼睛里含着笑就那么看着。

    对于王爸爸来说,王冉就是冬天里一抹温暖的颜色。

    “哦,爸怎么了?”

    王冉觉得后面好像是有人在看着自己,转过身回头看,果然。

    王爸爸指指那个杯子:“你工作吧,爸爸不打扰你了,早点睡,晚安。”

    王冉点点头,长长的睫毛闪了闪,对着父亲笑笑。

    以前念书的时候爸爸就是这样的,每天晚上都会给她端一杯牛奶,但是从来不会叫她,放在门口的桌子上,很多次等她发现的时候牛奶都凉了,自己踩着拖鞋走过去,端起来杯子,温度正好,拿在手心里暖暖的。

    *

    王冉去了实验基地,很多的事情都要做,忙了一上午,中午才能喘口气,不想换衣服,晚上估计就要在这边睡了,回去来回折腾也折腾不起,给父亲去了一个电话。

    “嗯,可能不回去了,下午还有事情要做。”

    王妈妈挂上电话。

    “王冉的?”

    王亮撺掇着大家晚上出去吃火锅,实在盒饭太没有滋味了,干活也得先吃饱了算啊。

    “你请客啊?”

    王亮一笑:“没问题,都一起去吧。”

    王亮找了一圈,才在里面找到王冉,没有进去喊了一声:“王工,一起去吃火锅吧。”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王冉忍不住的说道,她真的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走不出去。

    观察番茄的新品种每一个过程,别人能走开,她不能走开。

    晚上十点多,电话响了起来,王冉还在观察新选育出来的品种,接起来电话,直直腰身。

    “嗯,爸怎么了?”

    “你还在老的实验基地是不是?”

    “是啊,怎么了?”

    “你出来,你妈不放心你,叫我给你送点吃的,怕你吃不好,你出来。”

    王冉披着衣服跑出去,双眼变得异常的明亮里面又稍稍带着湿意。

    这都几点了?父亲怎么来的?

    王爸爸嘴上说是王妈妈不放心王冉,其实就是他不放心,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巴巴的给女儿送吃的来了,看着跑出来的人,自己打开车门,有关车门的响声。

    “爸,你真是的……”王冉有些埋怨的看着王爸爸,她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爸爸了。

    父亲身上的笑容是最纯粹的淡色。

    “要好好吃饭,要不然会闹胃病的,拿进去吧,记得晚上天气凉多穿衣服,把行,我回去了。”

    王冉记得自己上初中的时候读过一篇文章,文章是朱自清先生写的背影,就是写的父亲。

    抱着那个保温桶,自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站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再也看不见父亲的车,父亲开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就紧紧为了给她送一顿饭,王冉提着保温桶进去,拧开盖子,里面的汤还冒着热气,她拿着汤匙送到自己的嘴边,嘴唇有些被烫到了,被烫到的同时还有她的心,眼圈热热的。

    身体里有个地方隐隐的做疼。

    父爱如一盏明灯,给了她希望和勇气,父亲是山可以叫她依靠,可以抱着哭泣也可以微笑着撒娇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