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38 医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你看看,我就说的,那天我就感觉出来了,他看王冉的眼神就不对。”徐秋华提高了声音说着。

    她就说自己没有看错嘛,还果真是。

    王冉的命也够好的,王超公司的老板,身价不错吧,有车有房嫁过去就直接当少奶奶了,徐秋华心里微微有些发酸,这回王冉走俏了,看起来拖着也有拖着的好,现在不是遇上有钱的了。

    王超却没有徐秋华这么好的心情。

    “你跟妈提提?”

    徐秋华对上王超的眼睛,这事儿叫她去提?那明摆着就是让她去当炮灰。

    在公公婆婆的心里,那王冉恐怕就是比谁都高贵,给王冉介绍一个二婚的?

    她怕被婆婆给喷死。

    摇头:“我不行,还是你去吧,好事儿妈没准就特别高兴呢。”

    婆婆不是盼着王冉结婚嘛,这回总算是梦想成真了。

    王超把脖子上的领带扯下来摔在床上:“叫你办点事你就推三阻四的,张总没明说,但是他要是娶了王冉我是他什么人?王冉就我这么一个哥,我的未来……”

    徐秋华犹豫的看着王超:“那要是妈不愿意怎么办?”

    怎么办?

    徐秋华想了想:“这样吧,先不说,在桌子上,这样王冉跟妈就都知道了,省得叫妈在推,也许王冉自己愿意呢。”

    张总的条件就实在太好了,简直就是高攀。

    王冉已经打电话说会回来的,王爸爸一直在外面干活,说是干活,其实就是在等他女儿,徐秋华顺着厨房的窗子看出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哎呦哎呦,也不知道这爸爸怎么就那么喜欢这个女儿,就没见过这样的,这是没生过女儿啊,真是的。

    简直就是待遇比公主都高级。

    王爸爸在修理鹿的园子,这边王冉背着包回来了,看着父亲的背影,唇角舒展开,喊了一声。

    “爸……”

    王爸爸回过头,拍拍手上的灰。

    “嗯,进去吧。”

    他的话从来都是很少,父女两个人先后进了屋子里,王冉回到房间换了衣服,自己进卫生间去洗了一把脸,今天的风有些大,吹了她一脸的灰尘。

    “给,毛巾。”

    徐秋华就一直在观察王冉的动作,看着小姑子进了卫生间去洗脸,献殷勤的把毛巾递给王冉,王冉对嫂子笑笑,说了一声谢。

    大家坐在一起,这就是要准备吃饭了,王妈妈喂着孙子,孩子吃饭就这样,这个一口那个一口的,心里就惦记着玩。

    “王焱好好的吃饭……”王超对着孩子就吼了一声,王焱小小的身板缩了一下。

    “你老吼孩子干什么?”

    徐秋华跟王超的视线对上,徐秋华为了老公也拼了,笑眯眯地看着王冉说着:“王冉啊,你哥公司有个老总人不错,要不然就看看?”

    王妈妈闻言放下筷子专注的看着徐秋华,来了兴趣了:“说说,都什么条件?”

    徐秋华心里多了几分把握,她不说张辽离过婚身边还有一个儿子,只说张辽的好条件。

    王冉是一脸的愕然,怎么好好的就突然给她介绍对象了?

    之前吴国太的事情摆在前面,王冉心里对嫂子张嘴的事儿就觉得有些反感。

    “他们公司的老板,家里住的是别墅,开的是进口轿车,人口也没什么复杂的……”

    “条件那么好,怎么到现在还没结婚啊?多大年纪了?要是太大可不行。”

    徐秋华缓缓地说道:“也不是太大,王冉这都三十了,找年纪小的也不切合实际,年纪嘛是有点大了……”徐秋华不说了,咬着唇就看着王超的方向,这要是说出来张辽的年纪,一准就得扯出来张辽的婚史。

    王超冷着脸子,看着王冉缓缓地命令道:“叫你看就看,我还能骗你不成,那天人来家里,你不是看见了?”

    王妈妈一愣,然后随即就好像想起来了,放下筷子摔在桌子上:“你们俩说的就是那天送王超回来的老板?”

    那男人就是保养的再好也能看出来绝对不是一婚的人,而且年纪至少会比王冉大十岁以上。

    王冉怒目向外:“他离过婚吧?”

    “王冉你先听你哥说,人家条件这么好,不是离婚能找你嘛……”徐秋华声音虽小却重重的敲在王冉的心上,王冉起身就要走,王妈妈拉住女儿的手,一直没有说话的王爸爸开口了:“王冉你坐下,秋华把话说清楚,他离过婚没有?有孩子没有?”

    “额……”徐秋华看着王超不说话了,公公又对自己开口了,敛着下眼皮小声的说着:“离过婚,有一个十一岁的儿子,可是……”她还在狡辩,这边王妈妈就把桌子上的碗给摔了,坐在王妈妈身边的王焱就开始放声大哭,徐秋华那是亲妈啊,自己赶紧把儿子抱到怀里,在心里对婆婆不满,吓到孩子了呢。

    王妈妈觉得自己越发的不能自持,恨的眼睛都通红。

    她家的王冉怎么就找不到人了?找一个离婚还带着孩子的?

    王妈妈只觉得天旋地转,回过头看着王冉,就指着王冉的脸骂:“你自己听见没?叫你结婚你就一直拖,现在好了,给你介绍离婚的死了老婆的都不是第一次了,王冉啊,你到底要叫妈妈怎么伤心啊?我养的好好的孩子,就被人这样的践踏……”

    王妈妈觉得心口上被插了一把刀,直接捅进了她身体最柔软的地方,她心肝宝贝养大的孩子,王超说什么?

    王冉被母亲捶打着,摇晃着,徐秋华垂着头就紧紧抱着儿子,也不敢去看公公婆婆的眼睛。

    “我问你,你怎么就不能结婚?你身体有什么毛病?”王妈妈这个劲儿又开始上来了,对视着王冉的眼睛就一字一句的问着。

    王冉坐不下去了,她已经在无意周旋在这样的笑话里,自己起身回了房间拿着包换了鞋就走了,王妈妈没有去追,只是一个劲儿的在桌子上哭,王爸爸抽着烟,好半天把烟熄灭。

    “这事儿不行,你妹妹不是嫁不出去。”王爸爸低声说了两句就回房间了。

    *

    王冉慢悠悠的走在路上,不知道这个时间自己能去哪里,走着走着来到了医院的门口,看着医院里面淡淡的光走了进去。

    这个时间医院的人并不是很多,简宁也是才从食堂吃过饭回来,手里拿着饭盒,从走廊的一侧走过来,他今天是夜班。

    王冉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头埋在双腿当中,就保持一样的姿势,她被她妈扯了几下,头发也晃散了,简宁不解地看过去。

    “哪里觉得难受吗?”

    王冉红着眼睛抬起头,他的眼睛极亮,此刻正温和地笑着,那里面的温暖就似乎垂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