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43 阴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典韦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她婆婆这姿态,原本看着还觉得自己婆婆对大姐还说得过去,毕竟每次闹出来点什么都是她站出来说,不用了,现在典韦再回头细细品味品味,这里面的味道就显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合着是把王冉的妈给排挤出去了,压根就没当成是自己家的人,所以坑起来也完全的不用手软。

    “你听清楚我的意思没有?”夏侯令抓了典韦的手一下。

    典韦冷静片刻后:“你们就是要坑也换个人坑吧,王冉看成了那就说明人家两个人有缘分……”

    “你这话意思就是说不帮了?”夏侯令的脸微微发黑。

    典韦深深呼吸一口气:“那要是别人这么对你女儿呢?”

    “谁能这么对芳芳,再说谁敢,谁要是敢我就要谁命。”

    *

    “小兰啊,你下班的时候抽时间过来一趟吧。”

    外婆也实在没有招了,现在就指着典韦把王冉的事儿搅合黄了,要是不知道男方家是做什么的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她只能对不起王冉了。

    自己坐在沙发上,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外公看着外婆就心疼,哄着,外婆一脸的无奈:“你说王冉跟乔芸都是我的外孙女,我一样的疼,现在就为了乔芸去拆王冉的因缘,我……”外婆的唇抖了两下。

    外公接口:“这不怪你,芸芸爸妈没的早,王冉都等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点时间了,再说这人本来就是介绍给芸芸的,你也别往心里去,是王冉福分不够。”

    外公一句话,就把所有的责任都给推开了,在他的心里,外婆怎么会有错呢,黄花大闺女就嫁给了他这个死了妻子带着孩子的,外婆在外公的心里就是千般万般的好。

    外婆觉得自己心里堵着的那块终于被拿掉了,是啊,怎么能怪她呢。

    王冉跟对方的缘分不够,属于她的缘分别人抢也抢不走的,人不为已天诛地灭。

    外婆推开乔芸房间的门,自己搂着乔芸就说这个事儿。

    “你这孩子心思本来就重,也不用往心里去,本来就是属于你的,是王冉抢了你的,现在不过也就是还了回来,以后要是结婚了好好的过日子,过给所有人看,你是最幸福的,这样我也就能放心了。”

    乔芸的脸上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的笑容,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上次是看错了人啊,还是那人就张那样啊?

    要是那人就张那样,就是他家里条件再好自己也是不干的,可是这话……

    咬着下唇心里反复犹豫的看着外婆,外婆哪里知道乔芸心里的纠结。

    “好了,等你舅妈回来就知道情况了。”

    “外婆,你说那人是不是就是上次我看见的?要是真的就是那人,那我……”乔芸满脸通红,她不是说挑,可是那样的,谁愿意跟一个傻子似的人一起生活?她宁愿不嫁人了。

    外婆语重心长的说着:“你王冉姐你可能不知道,有点小清高,她能看上的人,就说明这人错不了,上次估计就是认错人了,你舅妈不也说了,人家说男方挺好看的。”

    乔芸这心才慢悠悠的又落了回去,放在地上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

    “妈,什么事儿啊?叫我下班一定来,我这还得回去接孩子呢。”夏侯兰把包放在一边,她一天就是风风火火的,个性有些外向。

    外婆没人商量就跟夏侯兰说了,夏侯兰一听,自己心里都嫉妒了。

    乔芸这命可够好的,要是可以她都想留给自己女儿了,可惜她女儿太小。

    夏侯兰心里明白,表面上看夏侯真是这个家的女儿,其实早就被父母排挤在外了,她妈自然不会把一个前妻生下来的女儿对着怎么好,毕竟自己身边还有儿女,至于她爸,这么多年了,忽视也成习惯了。

    “妈,这事儿要是闹开了,你这……”

    夏侯兰想说的是,王冉她妈别看着对所有事儿都不上心,可王冉那是她妈的心尖子,真要是知道了,这又是后妈的关系,到时候的场面就能想象到了。

    再说她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妥,两个人见过面,要是以后遇上了呢?你说都是亲戚的,到时候人男方心里会不会对乔芸也有点想法啊?

    外婆一愣:“到时候都结婚了,还能有什么想法。”

    夏侯兰笑笑:“那就这么做吧,不过前提是王冉没有对方的手机号码,不然联系上了,我们一家人都成什么了。”淡淡地说着两句。

    要是真的乔芸嫁了,对自己还有好处呢,她犯不上去阻拦,到底是乔芸离着自己近些。

    外婆半响又说起来典韦跟王冉妈借钱的事儿,夏侯兰一听,冷着笑:“怎么都当别人是傻子?我拿出去钱,我担着风险,然后利息给他们?他们到是会打算……”

    外婆一看女儿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不能吃这个亏。

    “这个钱我出,只要能让乔芸的事儿成了就行。”

    “妈,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就差这几个钱?我是心里不舒坦……”

    最后这钱夏侯兰还是掏了,她妈都说发话了,她还能怎么样?

    自己上了车,给姜维去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就把这事儿说了,姜维那边好像也是有点忙,说自己晚上下班还有应酬。

    “你少喝一点。”

    姜维听着夏侯兰挂断了电话,心里说了一句,你家的人真够阴险的了,这样的办法也想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