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51 比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夏侯兰给她妈送生活费,就是因为他们过的好,所以一个月给父母一千块就算是尽孝心了,不过今天夏侯兰想起来儿子说的那句话,就提起来了。

    外婆本来脸上挺高兴的,夏侯兰就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妈,你也不能总是这么惯着乔芸,这孩子已经没边了,姜饶过来吃饭就不给开门怎么觉得我们家姜饶来混饭吃了?”

    外婆的表情讪讪的,说不上来心里就觉得有点膈应了。

    好好的回来就回来被,提这个做什么?

    “你老是说她干什么?哪里就妨碍到你了?芸芸你说命够苦的了,你当姨的就多照顾孩子一点怎么了?那天不是冲姜饶,不是王冉说来……”

    “那就是王冉来也不能不给开门啊?我们家姜饶说他敲了半天,妈,你说乔芸就这样的个性将来嫁人怎么办?我就不说孩子个性的问题,你说她上次要真是成了,人家能看上她的做派不?自己家人我才说,不是那盘菜你就是端到桌子上去,也是丢人。”

    外婆一听这话急了,怎么就成你说的那么不好了,是,是有点小性子那也没那么严重啊。

    “行了,别一回来就说孩子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那不是王冉跟她抢了,弄的最后人家不看了……”说起来这事儿外婆就生气,看了一眼夏侯兰:“你就别揪着她的错不放了,她跟王冉的关系也不是很好……”

    *

    乔芸从外面回来,毕业到现在都快一个月了,工作就一直没有进展,去了人才市场结果把自己给气的心肝肺都疼,她还没有嫌弃那些工作呢,就被人嫌弃毕业的学校不好,一路上就闷闷不乐的,强忍着没有发作。

    乔芸就在心里拿自己跟王冉去比较,降下车窗,只觉得胸口抑郁难当。

    她这后面的车窗一降,外面的热风就吹了进去,司机就半开玩笑的说着:“要是想吹风那我就把冷气关上吧。”

    乔芸的脸色更加的郁闷,下车扔给司机十块钱也没等人找就迅速拎着包回家了,腿有千斤重。

    王冉去相亲那人就说愿意,轮到自己就说不着急了,她不如王冉好?

    王冉都三十了,哪里比自己好?长相也没有比自己好到哪里去,心里装着事儿,敲门。

    “谁啊?”

    外婆推开门,乔芸眼泪都要淌出来了,勉强这是控制住,她觉得那些人太欺负人了,她就是再不好也是大学毕业啊,工资一个月就给一千二?打发要饭花子呢?

    不说一个月要七千八千,那也得差不多啊。

    两三千总要有吧?

    在门口换了拖鞋,往客厅一看,夏侯兰在呢,话也不多,猫叫一样的叫了一声人转身就回房间了。

    夏侯兰没有惯乔芸的脾气,从来都是别人捧着她来的,她的眼睛里不能揉沙子。

    “你看我说什么来的?家里来人了,就不知道吭声?”

    外婆十分清楚乔芸的脾气,这肯定就是外面受气了,赶紧快走几步过去照着夏侯兰的后背就给了两下,力道并不重要:“就你嘴快,就你嘴快,赶紧回家去。”

    屋子里的乔芸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起来,坐在床上自己也不出声就那么哭。

    “妈,你要是这样,以后我可不管了,叫你好外孙女管你,真是的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对外孙女比亲孙女都好,难怪芳芳挑理啊。”

    夏侯兰对夏侯芳还是挺好的,毕竟夏侯芳身上跟她流着的是一样的血,乔芸的关系就稍微差了一点。

    乔芸死死咬着下唇,恨不得就咬下去一块肉,她在心里发誓,以后自己挣钱了就养外公外婆,省得他们以为自己只会白吃饭。

    外婆推着夏侯兰起身,夏侯兰也懒得在看乔芸这样就径直下楼了。

    外婆推开门,乔芸的眼泪就一串接着一串的往下掉。

    “好孩子,你跟我说怎么了?有什么委屈都告诉我。”外婆也知道乔芸的性格不好,可是有些孩子生下来就是这样的,乔芸出生就这样了,叫她改要怎么改?

    乔芸就说了,心里就是觉得不服气。

    大家都是毕业,凭什么她就要去挣一个月一千多的工资?她念这么多书还不如人家没念书的呢,人家就是农民工就赚的比她多太多了。

    外婆是有听楼上的奶奶说过,自己家孙子才毕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工资,毕竟三线城市你跟大城市工资是比不了的。

    一般毕业都要撑一年到两年左右,王冉他们不同,王冉的单位员工工资是分等级的,一到八级,等级之间又有交叉,一级四等跟二级一等的工资一样多,二级四等和三级一等的一样多,一级一等每年的工资在5万左右,每增加一级大概多1一万三左右,最高八级六等每年大概二十万,这是税后而且没有算年终的钱。

    工资发80%,剩下的20%叫做考核工资,季度末发,获奖自然还有额外的收入,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单位。

    “大家都这样,实在不行问问王冉能不能进他们单位,他们单位不是挺好的。”

    乔芸瑶瑶下唇,脸上的委屈算是稍微松懈了一点,她就觉得自己不应该是一个月只拿那些工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