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53 长辈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徐秋华用眼睛瞄着王冉,王冉哪里又会不知道自己嫂子的个性,就为了一双鞋,或许是真的孩子穿的有些废,那也是亲生的孩子又不是后带来的,至于吗?

    “王焱啊,跟姑姑出去,姑姑带你买鞋去好不好?”

    王冉虽然没明说,但是这个冤大头自己也得做的有声有气,占她的便宜不是不行,但是话要说明白的。

    “我当姑姑的给侄子买双鞋本来也没什么,嫂子又何必在我面前打王焱呢,我看不了,要是下次想打就关上门趁着家里人没在的时候在下手。”

    决口不提要让徐秋华一起跟着去的话,徐秋华心里的这口气不但没有顺下去,相反的还堵了起来。

    虽然她心里是那么想的,但是被说出来,红着一张脸,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好意思说别的。

    王冉拉着孩子小小的肉手,出了门看着王焱的鞋带开了,蹲下身给侄子系鞋带。

    “王焱啊,妈妈说的话没有记住吗?不要用脚尖去踢球,下次记得没?”

    孩子虎头虎脑的,这时候你跟他说什么都没用,这就是惯性,板不过来的,除非你天天纠正他,不然就太难。

    姜饶打车过来的,看着走到路口的两个人一愣。

    “姐……”叫的是满心的欢喜。

    姜饶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每每看见王冉的时候就觉得郁闷一整天的心情瞬间就变得轻松了。

    “哦,你来了。”

    王冉笑笑的说着,姜饶问他们要去哪里,王焱先抢着说着:“我姑要带我去买鞋。”

    姜饶蹲下身摸摸王焱的头跟着笑着说着:“是嘛,那正好我也要去买衣服,这么大了也不能总是叫我妈去帮着买,麻烦你了,姐。”

    王冉的脸上有些几分不自在,给王焱买,毕竟她是姑姑,帮着姜饶买……在一个姜饶最近来自己家是不是来的太频繁了?大家又都是亲戚,这些话王冉说不出口。

    *

    正逛街呢,那边外公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王冉啊,外公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鱼,今天在家里休息吧?你过来一趟吧。”

    这乔芸说是要考,这就开始准备了,晚上成天的熬夜,外婆看着心就跟放在火上煎似的,外婆就说乔芸就是因为跟王冉置一口气,王冉一个月能开多少,告诉乔芸不就得了,有什么好隐瞒的。

    本来上次就是因为相亲的事儿弄的大家都不愉快,现在王冉又这样。

    外公这不看着自己老婆嘟囔了两次,就上心了,他这个亲外公去问,王冉总是要说的吧?

    乔芸也没有别的什么坏心,告诉她了就等于从此封口了。

    王冉跟姜饶带着王焱一起过来的,外婆打开门,看着外面的人就是一愣,这姜饶怎么跟王冉凑一块儿去了?

    “姜饶也来了,楼下遇上的?”

    姜饶本来是想点头,可是王冉那边已经开口了:“他去我们家了,说是要买衣服,不好求别人叫我陪着去的。”

    外婆的脸立马就沉了下来,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

    你买衣服自己没张腿?再说就是找,家里不是有乔芸?不行的话他自己妹妹姜雯不都行,找王冉干什么?

    王冉才坐下身,外公对着里面喊:“芸芸啊,你王冉姐来了……”

    乔芸从里面出来,看着王冉也是有些讪白白的,自己坐在一边距离王冉最远的地方,坐下身就一声不吭。

    外公笑呵呵的看着王冉的方向:“我这外孙女越看越讨人喜欢,王冉啊,芸芸回来说想考你们院,工资待遇什么的还行吗?这都一家人没外人,你放心的说,我们不会跟别人讲,不是还能怕我们给你惹麻烦吧。”

    王冉就讨厌这样的话,什么事情得有个原则,人家不愿意说,你下次还问,这样就没有意思了。

    王冉不开口,那边外婆还能勉强挤出来笑容,这边外公的脸却沉了下去,一个妈一个女儿就都是一样的性格。

    乔芸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偷偷看王冉的时候就把白眼仁送给了王冉。

    “你怎么看人的?用白眼仁看人呢?”乔芸正好准备用眼睛夹王冉就被姜饶给撞上了,姜饶脑子一热就直接喊出口了。

    他看不惯乔芸也不是一天两天的。

    “你喊什么啊,什么白眼仁啊。”外婆对着姜饶就刺了一句。

    这边外公还在等呢:“王冉你跟外公还隐瞒啊?就真的不能说?”

    王冉继续沉默。

    外婆叹口气,慢悠悠的说起来。

    “王冉啊,外婆就一直想跟你谈谈,家里是你姨妈舅舅的都念大学了,都有工作,只有你妈……你觉得外婆是给人当后妈的,竟顾着自己儿女,可是你妈比他们大那么多,那时候也没有那个条件,这是他们赶上的机会好,主要也是他们愿意学,当时我就跟你妈说过叫她念书的,她都上班几年了,自己说的就不愿意念了,念不进去了,你对我有想法,我也能理解……”

    王冉眉头拧了起来,她就听不得这话。

    到底是她妈不愿意念啊,还是有些人不愿意叫她妈念,这些都不重要了,毕竟都过去了,反复拿出来说就没意思了不是,现在说的这话就好像自己因为这个记恨一样。

    王冉出声打断外婆的话:“我没有怨恨过您,外婆这些年我有对您说过一句重话吗?过年过节我跟妈妈就一定到场,大人们的事情我不知道,可是我作为小辈,我觉得我对您并没有失礼之处,乔芸问我工资的事情,我当时是签了保密协议的……”

    “我们都是自己家人,跟谁需要保密啊,都说了不会告诉外人的。”外公插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