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56 家世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低着头,别人都有些好奇,他们两个人再说什么,王亮为王冉出头的事儿他们可都是清楚的,单位所谓的人际关系也就是那么回事儿,风往哪边催,哪边的人气就多些。

    王亮看着她不回答,心里觉得那就算了吧,自己咄咄逼人的似乎也很是不好。

    简宁的家就是跟售房处的样板间差不多,规矩也干净的很,色调一如他所穿的衣服。

    每天重复再重复一样的行程,上班休息下班,穿梭于人群之中,简宁也不是没有想过找个人一起过,但是他的个性,心里微微叹口气,他压根就不是能主动的人,可以说在王冉的身上,他难得已经算是主动了,结果王冉还拒绝掉他了。

    简宁的父亲从国外回来,事先给儿子打了电话。

    “今天什么班?我才下飞机,要不要来机场接我?”

    简宁失笑,自己调整好心态:“不了,在上班呢。”

    简宁的母亲去了机场,见到了自己的老公有些激动,就拉着丈夫想说话,可是简宁的父亲偏偏就是一脸的沉色,微微带了一丝的铁青,可见是很辛苦,简宁的母亲是个聪明的女人,压低声音吩咐司机。

    “慢点开,稳妥为主。”

    下了车司机把行李拎下来,简宁的父亲已经大步走了进去,简宁的母亲指挥司机把行李拎上去。

    “放在客厅就好。”

    这边看了上面一眼,拿着电话给医院打了过去。

    “晚上回家吃饭好不好?”商商量量的口气。

    “妈,他每年都出国无数次……”简宁深深皱眉,叹口气,他觉得这样的家庭聚会对自己来说刺眼的很。

    从来没有人瞒过他,他不是被收养的孩子,他就是他爸爸的亲生儿子,可是他的母亲却不是这个被外人称呼简太太的女人,他的妈妈去了哪里?这样的问题在简家来说就是一种禁忌。

    “简宁,就当是妈妈拜托你的好不好?”

    简宁没有办法,母亲已经说了拜托,自己就不能拨了她的面子,简宁母亲听见电话里妥协的声音,心里微微添了几分满意。

    简宁的父亲在整个家族里有着极高的声望,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他的父亲就像是一只领头羊是需要被仰视崇拜所存在的。

    简心在外面等了宗伟宸一会儿,宗伟宸拿着包上车,简心一脚油门给上,鼻梁上架着墨镜看着外面,涂得粉红的手指时不时敲打在方向盘上,车内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香气,是从她身上飘散下来的香水味儿。

    “东西给送来了?”

    简心轻飘飘问了一句。

    简心跟简宁看名字就知道,一家的,当时堂了几辈,隔的就有些远,偏这辈简宁的爷爷奶奶就到了顶峰之巅,整个简家大家族就全部围着简宁的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再转。

    简宁的父亲出国回来,必定是家里的人坐满席的,这年头总是就少不了一些拍马的人,亲戚和亲戚之间就更是这样。

    上门来,自然就有要开口求办事的,简宁的父亲为人有些严肃,看着谁都是那副脸子,他母亲就不同了,对着外人至少能做到笑脸相迎,至于内心在想什么,这就无从可知了。

    简宁的父亲在卧室里休息,简宁的母亲从楼上下来,才把简宁父亲的行李给收拾好,这边佣人就迎上来,问晚上的菜单,毕竟晚上是一定会来人的,而且到底会来多少人他们心里也不是很清楚。

    “嗯,拿给我看看。”

    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带着宝石戒指的手在上面划了一下,跟佣人小声的吩咐着,把几个菜换掉,这边家里的电话就不停的被打进来,简宁的母亲摆摆手,那意思叫佣人赶紧去告诉后面的师傅,这边接过来对面佣人递过来的电话,放在耳边,笑声盈盈地:“嗯,还在睡,估计还要一会儿,好啊,我等你们。”

    挂了电话,冷眼瞥了电话一眼,整理一下心里的情绪。

    她心里当然是瞧不上这些乱飞的蚊子,来了只会想占便宜,有什么值得走的。

    这是没有办法,为了面子上大家都好看,那些人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假蠢,连个脸子也不会看。

    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的,简宁的父亲没有醒,是断然不会有人提前来的。

    到底是年纪大了,睡了没有四个小时就起床了,自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简宁的母亲踩着拖鞋进来,端着杯子递到丈夫的手上,看着丈夫的鬓角有些发白了。

    “累了吧,睡好了吗?”

    简宁的父亲接过杯子自己喝了一口,顿了一下抬起眼睛微微看着妻子的脸:“简宁晚上回来不回来?”

    “嗯,说是回来,这孩子啊,就是脾气有些犟,其实你走了之后就一直有些担心你。”

    这就是明摆着的谎话。

    所以说当一个继母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要在中间调和他们父子的关系,她也是很难做的,好在儿子还能听她的儿子,愿意给她三分面子。

    丈夫从床上要起身,把杯子放在一边,简宁的母亲赶紧过去把丈夫的被子给掀开,扶着他起身,简宁的爸爸系上睡袍的腰带。

    从他醒了之后,家里就不断的有人来,来的人还不会空着手,简宁妈妈又不能张口说,那些东西他们家里根本就不吃,送人就更加不可能了,那种东西怎么能拿的出手呢,脸上柔和而又安静,只是客气的招待着所有的人,不是太近的,自然就不能留下来吃饭。

    简心的父亲带着简心跟宗伟宸下了车,简心对着镜子抿了抿唇,扯扯自己身上的小礼服。

    他们家算是有钱了吧?

    可是跟简宁家一比,那就不是有钱没钱的事儿。

    宗伟宸来简宁家已经几年了,从来没有跟简宁的父亲说过一句的话,对方不开口,他觉得自己张嘴往上贴就是犯贱。

    “伟宸啊,学着聪明点,工作不想往上干了?嘴巴甜些,晚上简宁要是回来,你就多奉承他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