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60 还很陌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姑姑,你什么时候要结婚啊?”王焱吃饭的时候小脸仰着看像王冉就直接发问了,王冉觉得有些纳闷,孩子怎么就突然问这个话了?

    王冉摸着侄子的头,还没等问呢,果然王焱就开口了。

    “我妈说了,我姑姑会嫁给一个大老板,大老板家里有个哥哥,那以后就是姑姑的孩子,我妈叫我跟哥哥好好相处……”

    王焱话还没有说完呢,徐秋华就从座位上起身,打横把王焱放在腿上就开始挥巴掌,一边打一边低声骂:“好啊,你现在还学会说谎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王超一看就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儿,没有吭声。

    王焱这小脾气也是像他妈了,就死活不肯认错,徐秋华觉得自己丢了面子,现在全家人都看着自己呢,她要是不打孩子,好像这话就是自己说的了,王焱被打的嗷嗷叫唤,王冉起身把孩子给拉到身后面,王焱哭的一脸都是眼泪,还在犟呢。

    “我妈说的,都是我妈说的,她跟我说的,我没撒谎骗人,我没骗姑姑……”

    “你还说……”

    “好了。”

    “坐下。”

    王超跟王爸爸同时出声的,王超的语气里有些火大的意味儿,王爸爸是看不得自己孙子被打,你大人的事儿你自己心里明白。

    王冉看了自己嫂子一眼。

    “我的事儿,嫂子也不用那么上心,就是一辈子不结婚,我也不会找一个离过婚的,条件再好,我也不愿意。”推开椅子起身回了房间里换了衣服就出去了。

    王冉的话字字入耳,字字落在徐秋华的心上。

    徐秋华觉得自己的心口泛堵,你说王冉嫁给谁,自己能借到光吗?过得好过不好那都是她自己的事儿,自己做嫂子的就是为了她好,你看她这个样儿,跟谁摔咧子呢?

    有本事,你现在马上嫁啊,不光嫁,你还嫁一个本事的,这样我算是佩服你小王冉了。

    徐秋华脸上都是忿恨,王超恶狠狠的瞪了徐秋华一眼,王焱在他奶奶的怀里,王冉出去上班了,王超索性就把话摊开了说。

    “爸妈,现在这社会跟过去也不一样了,你们二老就觉得我是为了我自己就把妹妹给卖了,我在没本事也不至于卖妹求荣,张辽这人我是了解的,看着年纪大点,可是王冉年纪也摆在这里,你现在叫她找相当的也不是那么好找,如果好找的话,妈也不用天天唉声叹气了,上次倒是看中一个,可是怎么样了?人家嫌弃她年纪大,这些话本来当哥哥的我不想说,看一个人也不是就光看他过去的历史,离婚能代表什么?”

    徐秋华觉得丈夫说的在理啊。

    张辽的条件摆出来,你出去打听打听去,肯定有多少黄花大闺女都等着盼着往他身上贴呢。

    王妈妈眼睛在儿子儿媳妇的身上转了一圈,王爸爸已经起身了,王妈妈清清淡淡地说着:“我还是那句话,好好的一个孩子没结过婚,叫她嫁一个离婚的,除非我死,就是条件再好我也不同意,王超我话今天就扔在这里,这个家只要我还活着,我就说了算,你妹妹就是老死在家里,也不至于嫁的那么差。”

    王妈妈领着孙子就回房间了,给孙子背上书包送孩子去幼儿园。

    徐秋华侍候丈夫穿衣服然后王超上班,自己坐在床上,手里抱着王超的西装,嘟囔,心里也是不满。

    “你看见没,妈就是老古板,你看那些女主持人啊,嫁的还都是半大的老头子呢,人家就没结婚?还继子都快要比自己大了,过的还不是很幸福,要是照着她的这种心态,那你家王冉可得好好的找了,未婚的家庭好的有本事的,找个王子吧,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家王子能看上你们家什么?看上你们家养鹿的条件了还是看上王冉的脸了?她有多美啊?性格又很怪异……”

    自己才提,你看着她的那个脸色,就是怪物,年纪大了不结婚就是会这样的。

    王超站直身体,伸手接衣服,徐秋华也没有看见,自己还嘟囔个没完,王超一下子就火了,徐秋华就怕王超,王超一发火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麻溜的从床上起身给丈夫把西装穿上。

    “你别一天天的就知道东家长西家短的,要知识没知识要文化没文化,要什么没什么,有这个时间少说一点别人,自己多学一点技能。”

    王超甩胳膊就走了。

    在这个家里王超就觉得自己是天,徐秋华是什么?

    是老婆,但也什么都不是,她一毛钱挣不到,在家里吃闲饭的,自己瞧不上她怎么了?

    有时候王超也羡慕有些同事的老婆,出去聚会看着人家老婆会打扮,说话谈吐,那种羡慕就真是求不得的,虽然不满意会吼徐秋华,但是王超这人有一个底线,老婆娶了,孩子有了,怎么样也不会有外心的,某点来说还是有些遗传到王爸爸的。对徐秋华吼,却从来没有对她动过手,徐秋华想买什么自己也没有在物质上面说过一句,只是太大男人了而已。

    乔芸这婚事弄不成,外婆就着急,婚现在不结也行,但是工作得先找了吧?这老太太也是被刺激的,觉得乔芸要是有份工作,是不是外人就能高看一眼了?

    跟外公两个人合计半天,外婆这把宝剑是平时轻易不出鞘,出鞘就要见血。

    外婆分析着乔芸的不足,其实自己养大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她都清楚,但是心一软那些就都刻意的给掩盖过去了。

    “给人打工肯定是不行的,挣得少还受限制,可是现在考公务员哪里又有那么容易,除非是家里有关系,我跟你能认识几个人,这说到底孩子们都长大了,你说我现在说话也不好使,芸芸自己呢,是奔着奔着要考王冉的研究所,可是我知道她考不上。”

    外婆的头脑可没有那么笨,她要是笨,就不至于把外公给收拢成了一个忠诚的卫士,那年代有几个女的能念上女高?满大街的文盲时代,人家外婆可是长春第一女高毕业的,只不过现在年纪大了,不动脑了,偶尔因为火大就失去理智了。

    为什么嫁给外公?

    那年代斗地主斗的厉害,家里别说东西了,能好好的活着就不错了,她敢说自己念过女高?每天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在那个年代越是穷成分越是低下的人,就越是吃香,明眼看着是外婆下嫁,其实她没的选,要是不嫁给外公,说不定自己还怎么回事儿呢。

    外公死了老婆,家里就有一个女儿,没儿子,她嫁过来拿住这个男人就等于拿住这个男人的一家,至于说夏侯真,外婆真的就没有对王冉妈难为过,不过就是不吭声,你自己亲爸都不帮你说话,你指望一个后妈能对你怎么样?

    外婆的这辈子人生轨迹,看着简单,但内里却包含了很多复杂的既定。

    外公看了自己老婆一眼,他心里也是知道乔芸不行。

    考公务员你说的简单,首先你脑子要行吧?

    试题这关你能过得去才能进行到下一步面试,第一关都过不去托谁?

    外公的脑子也有些清醒了,看着外婆,外婆看了外公一眼:“公务员她是不行,研究所就更加不可能,之前是我想差了,你说我一时糊涂对孩子啊,什么时候我看见王冉我得跟她说声对不起,我是老糊涂了,芸芸好奇我就应该拦着,我也跟不懂事的小孩儿似的,我在这里就先跟你说声对不起了,你看我……”

    现在想想可不是自己糊涂了,先不说王冉怎么样,就单说自己跟夏侯真的关系,夏侯真家里有钱这是不假的,你说外婆嫉妒,她犯不上,你嫁的好对于我来说,这是我愿意看见的,至少你爸爸还能享受到一点你的福气呢,这些孩子当中,恐怕王冉她爸的钱是最多的,别小看了养鹿的,手里有钱的很。

    她之前一味的偏着芸芸,就忘记了叫芸芸跟夏侯真打好关系,王冉妈的脾气她是了解的,没有坏心眼,心肠也好,她要是看在死去妹妹的面子上多照顾乔芸一把,自己也就放心了。

    乔芸跟着王冉关系近乎一些,不说一定进研究所,真要是将来有机会呢?

    外公一听在看着外婆这副做派,外公其实就是一个老实人,老实到了觉得老天爷把这个老婆砸到他的头上,砸的他一头都是包,砸的他眩晕,这就好比娶不上老婆,突然天上掉下来一个,掉下来一个还是一个美的,你说可乐不可乐?

    所以年轻的时候啊,外婆好美,可是家里穷啊,就靠土地出钱,你说他怎么给买?但是看着老婆心心念念的眼神,只能卖血。

    “你也别说这话,我当时人不也在,王冉这孩子跟别人不一样,她心思宽,不会怪芸芸的,更不能怪你了……”

    外婆红着眼圈:“那时候我脑子里就是被塞满稻草了,你说王冉这个年纪,她妈急的跟什么似的,我怎么就能叫老孩子家的做出来这种事儿呢?”

    这话是真是假估计只有外婆心里才清楚,外人怎么了解得详细。

    外婆闹了这么一出,晚上亲自给王冉妈去的电话,在电话里叫王冉妈回娘家一趟,自己有些话想对她说。

    “妈,你要是有话,你就说吧,我家里还有点……”

    王妈妈真是不想回去,她从小就觉得自己跟那个家有些格格不入,她对自己亲妈真就没有什么印象,因为那时候太小,你说恨这个后妈吧,好像也说不上,除了没叫她念书,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没有撺掇她爸打过她,也没有少她吃的,你说叫她把钱交给家里,似乎那时代就都是那样的啊。

    挑不出来理,唯一心里觉得有些心酸的就是,那是一整个家,自己是外来人,每次看着继母搂着她自己的孩子,王妈妈也会伤心的,所以遇上王爸爸就赶紧嫁了,那时候心里心心念念的就一个念头,她要早点结婚。

    好在是老天对她不薄,王爸爸除了话少点,其他都好。

    外婆的啜泣声从电话里传出来,自己哭红了眼睛。

    “小真啊,我知道你心里怨恨我,我也不解释了,对你没有照顾到就是没有照顾到,你说我进你家门的时候那时候你都大了,我哪里给人家当过妈,自己心里就打怵,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这些年你为家里奉献的,妈心里都知道,你苦啊,那时候做活钱都给家里了,你说家里你弟弟妹妹谁没有花到你的钱,是妈对不起你啊……”

    王妈妈的眼圈也跟着红了起来。

    她为家里奉献的这些,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躺下来想想,也觉得后妈过分,她的孩子都成才了,偏偏自己就是半个文盲啊,你说能不后悔吗?

    但是现在这个话题一被挑破,王妈妈倒是不怪外婆了,因为那个年代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的,外婆也说了,她是后妈,自己也没有给人家做过妈,没有难为你,那就是对你的照顾了被。

    外婆就说自己前些天做的事儿,说自己的脑子被猪油给糊住了。

    “你也别这么说,王冉这个真是因为她跟单位签过保密协议,我都不知道。”

    体谅是体谅,但还是得给孩子解释一句,她家王冉不是那种隔路的人,不说一定就是有原因的。

    王妈妈不怪外婆,但是心里对乔芸就是不得劲,觉得那孩子……

    这边娘俩说通了,哭了一场,晚上王妈妈带着王冉去的外公外婆家,外婆忙前忙后的转啊,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王冉就等着她开口,叫自己帮乔芸说话,可是外婆一个字都没有提,到是外公看着王冉乐呵呵的说着。

    “王冉啊,多跟乔芸走动走动,你看家里你们两年级也是差不多的,都是女孩子,平时一起逛逛街什么的,应该跟亲姐妹似的,别这么生疏。”

    王冉心里揣测着外公这句话的用意,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变,突然变了,这是刮的什么风?王冉瞬间有一种被沙子迷到眼睛的感觉。

    “王冉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儿啊,我明天叫你姨妈跟舅妈都多打听打听……”

    哎呦,就这么一句,王妈妈的冰面彻底都破掉了。

    依着王冉看,事情有点不对劲儿了。

    王妈妈不是傻子,继母这个人到底怎么样她相处了那么久,不至于就真的一点不了解,但是说实话做人就不能太计较了,老太太再不行她毕竟长大了,现在儿子女儿也都有了,要是自己落了老太太这个面子,邻居看着都成什么了,大面上都过得去。

    “芸芸啊,过来跟你姐把上回的事儿说清楚了,你说这孩子。”外婆先是喊乔芸,等乔芸从屋子里出来,就转身看着王冉说了起来,乔芸一脸都是尴尬。

    “你小妹儿为什么上次就偏偏过你过不去问你工资是多少,这里面是有缘由的,你舅妈单位科长叫你舅妈给一个男的介绍个对象,之前听说是介绍给你了,人家没干,觉得你年纪大,后来这男的你舅妈又介绍给乔芸了。”

    王妈妈这脸色就落了下来,不涉及到她身上,她可以大面都过得去,但是典韦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啊?

    王妈妈心里知道这事儿也不能怪典韦,那没成,就是介绍乔芸怎么了?

    但,心里不舒服。

    外婆搂着乔芸:“咱们娘几个也没有秘密,典韦在单位确实不好做,你说那是科长正管着她,她也没有办法,这男的啊,眼界也挺高,也没看上乔芸……”外婆一边说一边瞧瞧王冉,心里想着,王冉啊,你也别怪外婆把这事儿做绝了。

    因为一个男的影响你们姐妹情分也犯不上,今天外婆把这件事儿给收个尾,以后这一页就翻过去了,谁都不提。

    王妈妈这是听明白了,抖着唇,好半天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压下去了。

    自己女儿年纪大被人嫌弃是一回事儿,典韦把这事儿嚷嚷的哪都知道,这又是另外的一回事儿,性质不同。

    等王妈妈从外婆家出来,脸上的笑容就再也绷不住了,王冉一看不好,这又是要犯病啊。

    好在在车上王妈妈还给王冉留了一点面子,你说下了车这就来了。

    “你放开,我用不着你来扶,走不回去我就爬回去。”一巴掌就把王冉的手给拍开了。

    王妈妈这年纪更年期真不是装出来的,心里有点事情就浑身出汗,当时那个劲儿就不行了,走不动但还强撑着。

    回到家躺在床上就不起来了,徐秋华一看婆婆这样,心里一思索就明白了,她就等着看,今天这场戏要怎么样结束。

    你说手边就有一个张辽,这不是挺好的,能解决你所有的麻烦,偏王冉清高不干啊。

    徐秋华笑笑自己做自己的饭,在这个家自己说了不算,也没有地位,动不动婆婆就抬出来叫她跟王超搬出去住,得,自己当哑巴还不行。

    王爸爸进来,徐秋华喊公公吃饭,王爸爸闷着头就嗯了一声,回房间换衣服,没多久就从里面传出来王妈妈的哭声了。

    王妈妈真是觉得委屈了,前胸后背的都是汗,心里密密麻麻的就怎么样也控制不了,她愿意难为女儿啊?

    她看王冉看的跟眼珠子似的,就因为看重王冉,现在伤的就越厉害。

    躺了没有多久,卧室里就传出来王爸爸的声音,有些着急,叫王冉。

    “王冉啊……”

    王冉赶紧的推门进去,王妈妈就捂着胸口,自己说难受,可是怎么难受又说不出来,王爸爸的意思送医院吧,在有个什么万一的,王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徐秋华站在门口,觉得婆婆装蒜的嫌疑比较大。

    不然身体好好的,说生病就生病了?出去的时候还红光满面的呢,回来躺下就不行了?

    王爸爸出去开车,王冉扶着王妈妈,王妈妈掐着女儿的手,她止不住自己的哭声泪蒙蒙的对上王冉的眼睛:“我就问你一句,吴国太行不行?”

    王冉心里徒然一惊,又是吴国太。

    王妈妈可能是心悸,脸憋得煞白,脸上一点血色就全无,掐着王冉的手就要松开了,王冉紧紧握住了属于母亲的手,眼泪掉在母亲的手背上。

    这辈子生了她养了她的是妈妈啊,唇瓣动了动:“妈,我试……”

    徐秋华看着王冉两眼里都是泪水,这边婆婆又紧追着不放,这王冉要是同意了,张辽那边怎么办啊?徐秋华就着急了,对着王冉挤眼睛,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笨呢,妈这明摆着就是苦肉计,你怎么能中计呢?

    这是王冉的亲妈,哪怕就是假的,她都会当成是真的。

    特别是在她妈情况不好的前提下。

    三个人抬着王妈妈上了车,车子开进医院的院子,这边护士给换床,有医生过来给王妈妈测量心跳,今天简宁在急诊室值班,这边护送着王妈妈进去,做了详细的检查,出来需要告知家属病况,之前就一直没有注意到,抬起头才要说话的时候,就对上了王冉的脸,就那么一瞬间,简宁的嘴唇沉了一下,声音带了一丝的嘶哑:“病人没有太大的问题,她平时是不是睡眠不是太好呢?”

    王冉动动嘴想说什么,最后到底还是沉默了。

    她就真的很想找个人结婚,马上结婚,眼前的人是她唯一愿意的,可是对方嫌弃她年纪大,想到舅妈传回来的话,王冉的贝齿轻轻咬着下唇,还是给自己留点自尊吧。

    王妈妈进了医院,唯一提出来的要求就一点,叫王冉跟吴国太试试,没说一定要叫她结婚,只是试试,摆在王冉面前的就是一杯酒,她想有时候生活就像是毒酒,君要臣死,臣就不得不死,你敢抗命吗?

    一饮而尽?或者在反抗把自己妈妈给气死了拉倒,知道那种可能性很小。

    简宁手里拿着一个夹子写个不停,叫王冉跟自己回办公室,前后推门进去,简宁的脚步轻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指指一边的椅子。

    “坐。”

    简宁的头发可能是修剪过,一眼看过去很是清爽,看一个男人干净与否看他的袖口,领口就差不多,简宁白天在单位的衣服颜色只有一种,白色,对着王冉面带微笑的点点头。

    “其实问题不大,你们没有必要太过于担心,上了年纪,睡不好,心里有火气,做儿女的多关心关心。”

    王冉略带僵硬的点头,其实她还是害怕。

    “我妈就真的没有问题?”

    “不能这样说,生病呢就好比种树,一开始总是要细心呵护的,这样将来小树才会直苗,一个道理,小病也是病,她要是有什么心思就尽量顺着她……”

    王冉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从医生的办公室离开,转身乘电梯下楼径直去了病房。

    推开病房的门,王妈妈就闹着要出院,能有什么毛病,她就是操心孩子操心的,现在王冉答应自己了,住什么院啊没病没痛的,王爸爸是说话不算那伙的,半天也吭不出来一句。

    “妈,先住两天观察观察,医生说你心跳跳的有些过快。”

    王妈妈的视线扫过女儿的脸,王冉说她就真的听了,回到床上坐上去,拉着女儿的手,她知道被人逼的感觉不好,可是说实话王冉这年纪真是大了,在拖下去还能遇上什么样的?

    吴国太这个一开始她也是顾虑东顾虑西的,其实没有必要,闹过不开心只要双方各退一步,为的都是孩子们是吧,别的其他都可以过去。

    “王冉啊,妈知道你的心思,工作好什么都不差,模样个子没一项落后的,找个一般的好像就有点不知足……”

    王冉动动唇,她真不是为了这个,如果她是那样的人,当初何必选宗伟宸呢,那么多可以更好的。

    王妈妈不让女儿说话,也许是她想的多,但是今天她就必须把这件事情给定下来,不能在顺着她了。

    越是顺年纪越大,她不能等了。

    “你哥说的那个什么张总你就想都别想,我们家不缺那点钱,人家认为怎么好你也不能嫁,必须是一婚的。”这点王妈妈坚持,哪怕张辽就是李嘉诚也没用,她不接受,不能理解,她就是这种顽固不化的人,她养出来好好的女儿嫁个二婚的,门也没有,除非她先死了再说:“吴国太这孩子你说他家吧,现在咱们也不看这点了,你自己有工资,爸妈身体又不错,未来婆家条件不好就不好吧……”

    王妈妈都认可了,将来小两口结婚买房子买什么的,他们有能力就他们出大份儿,只要吴国太能对王冉好,两个孩子和和美美的,这样就成了。

    王爸爸心里叹口气,不想逼她,不想逼她的,最后孩子还是妥协的。

    “王冉啊,你是什么个意思?”王爸爸还是想和稀泥,看着王冉那个态度就是不愿意的。

    王冉好半天终于吭声了,她认命了,就这样吧。

    结吧。

    王妈妈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松了一口气,这边王超晚上过来陪护,王爸爸说不用他,叫他回去。

    “王超啊,你回去跟秋华说叫她给吴国太家去个信儿,王冉这事儿看看能不能成。”

    王超一见他妈又把这事儿提出来了,就非常不高兴,他当哥哥的能害妹妹吗?

    可是他妈现在身体不好,王超多少也明白,他妈这肯定就是用生病这事儿吓唬王冉了。

    “妈,你先别着急,等等再说吧。”

    王超的意思就是托,吴国太真不行,不是王超瞧不起没钱的人,你说吴国太那家庭父母都是没有工作的,就这么一个儿子,将来儿子结婚了得住在一起不?他家王冉不是他当哥哥的瞧不上,说句实话一点不会来事儿,婆媳本就没有血缘,到时候住在一起,你说舌头跟牙齿还打架呢,就王冉这脾气,你指望她去哄着她婆婆现实吗?

    不是说没钱的男人就一定好,吴国太工作也算是不错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他妈怎么就不想想,除了别人嫌弃他家条件不好,还有没有别的什么?

    “你心里想什么,我一清二楚的,别想着用你妹妹换人情没门。”王妈妈用鼻子冷哼了一声。

    王超起身叫王冉送自己,有些话当着母亲不好说,他不说心里又不痛快。

    王超尽量压低着声音,说实话王超不算是一个好哥哥但也不能说是一个坏哥哥,他的脾气就是太不好了,在家里就喜欢压着别人说话,可能这就是徐秋华给惯出来的,在王超面前徐秋华叫闭嘴立马闭嘴。

    “你自己也这么大了,有些事情好好衡量衡量,妈说我用你换人情,难道我就是为了换人情?没钱的就一定好?那吴国太不是你哥一定要你跟张总成,所以背后说人家的坏话,他爸妈卖盒饭的,手里能有几个钱?吴国太表面看着工作是不错,可是挣到手的钱不多,你工资多少我从来没问过,王冉啊,不说男的就一定要比女的强,但是双方的条件也不能差的太多吧?”

    王超心里就是这样认为的,男人必须就比女人强,所以男人出去工作挣钱养家糊口,女的没本事就在家里带孩子照顾老人。

    “你别妈说什么你就听,到时候过不好谁倒霉?你知道我跟你嫂子结婚我有多后悔?可是再后悔也来不及了,这辈子只能这么过了……”

    王超心里确实遗憾,毕业就跟徐秋华结婚了,主要徐秋华那时候对他特别好,他说一徐秋华不说二,但是相处的时间长了,徐秋华的个性就暴露无遗,没脑子。

    王超看不上吴国太那就不是一点半点的,你说吴国太拿出来跟张总比,怎么比?

    张辽这边王超私下打听过的,张辽那儿子大部分时间都是跟着老太太住,老太太也不跟张辽住在一起,张辽这个妈人就特别好,你说这样的男人有事业有成功,有成熟有能力,你嫁给他之后还有什么需要你来操心的?

    怎么看都是张辽比较好,要是这时候站出来一个,说比张辽条件好,也不见得王超就能同意,越是有钱的人家,越是说道多,他见过一些有钱人是真的不把人当人看的,只一条人性要好,其他的都是陪衬。

    “你听见没有,别着急。”

    王超这边回到家里,徐秋华过来接过来王超手里的苹果,还纳闷呢。

    “不是买给妈的?”

    “妈说叫拿回来给王焱吃,王冉买了。”

    徐秋华低声的说着:“妈,今天就可怪了,出去的时候明明好好的,回来就病了,你说怎么就那么寸?”

    “你那意思我妈装病了?”王超的声音蓦然就提了起来,徐秋华的话字字入耳,他听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徐秋华一看他发火了,自己立马收声,小声嘟囔了两句,她就是说说呗,你说她有话不对王超说还能对谁说。

    夫妻俩准备睡觉了,王超就说了要是老太太叫徐秋华去找吴国太,千万不能给找,徐秋华从床上坐起身,一双眼睛骤然亮了起来,你看她就说嘛,婆婆这么做是有用意的。

    *

    “简医生……”

    简宁活动活动自己的脖子,松快松快手脚,身体靠在椅背上,起身出去打水,护士三三两两的在走廊,有的要进病房有的是准备下班了。

    简宁等着电梯,自己脑子里想着今天的事情,这边被人撞了一下,那人说了一声对不起。

    “没关系。”低低说了一句,电梯门开了就跟了进去,下了一层从里面出来,照着王妈妈的病房就走了过去,护士在给王妈妈打针,王妈妈就说自己没毛病,王冉可能是出去了,王爸爸又说不了她。

    “阿姨,怎么了?”

    简宁从外面进来,王妈妈只觉得眼前一亮。

    哎呦,可能所有当丈母娘的心思都是一样的,想着女儿将来嫁的人能有一个不错的身高,一个不错的相貌要是人脾气再好点看着特别顺眼那就更好了,可惜了。

    王妈妈话比较多,可能真是更年期了,不仅仅对王冉一个人那样,简宁的耐性好,护士就打心眼里的佩服,你说简医生真是对任何病人都能耐得下心。

    王妈妈说了太多,自己也感觉出来了,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医生,麻烦你了,我不会烦人吧。”

    简宁唇角挂着丝丝的笑:“阿姨客气了,生病了嘛,问是对的。”

    隔壁床的病人有些不舒服,再下胃管,护士弄了半天了,可病人不知道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儿就是下不去,说一直想吐。

    “简医生你看……”

    简宁微微的弯下身跟那个病人亲切的说话,脸上的表情温柔似水,病人说自己真的很难受,下胃管并不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情,简宁的眼眸微微抬起。

    “阿姨你看,这个管已经很细了,你知道有的病人严重的话要下粗的,正好我随身有带,要不你就试试这个?”

    说着他还真的就拿出来了,那老太太一看,得还不如这个呢,看起来医生还对她优待了。

    “看你面子上……”

    “好,看在我的面子上,张姐来……”

    简宁的唇角挂着淡淡的笑意,这个医生给人的感觉就真的特别好,王妈妈一直就留心观察着,就没有看见他脸上有过一抹不自在,她也有看过别的医生啊,冰着一张脸装严肃,就好像谁欠他们的似的,没怎么样呢,先开一堆药。

    简宁回过头微微站直身体,对上王妈妈的眼神,笑笑转身就离开了。

    “哎呦,你说我家王冉就没这福气,我看这医生就挺好的……”

    王妈妈又开始要闹心了,她是不是有些贪心了啊。

    护士听见王妈妈的话了,没忍住笑了出来。

    “阿姨,我看行啊,我们简医生还没结婚呢,我个人准确消息,据说也没有恋爱呢。”

    王妈妈的脸上明显就是愣了一下,这么好的小伙子还没恋爱呢?王妈妈这就上心了,合计要是能成那就成,不能成那就算了呗,说句话也不能死人是不是,她是为了孩子好啊。

    早上简宁来查房,王妈妈就特意看了看,真是各方面都看着好,怎么就没结婚呢?

    “阿姨在观察一天就能出院了,回家不要想那么多,多吃多睡。”

    王妈妈笑了:“这不是猪嘛。”

    王冉下班过来医院,正好同事顺路就给她送了过来,跟同事说了一声谢。

    “客气,正好我也路过。”

    同事这边问,谁住院了,王冉也没说,没有办法说,一说人家就肯定来,可是王冉没想到她就是没说,人同事有嘴啊,在外面买好的水果然后就找了进来,进了病房王冉吓了一跳。

    “阿姨,我过来看看您,没有多大的事儿吧?”

    王妈妈也是一愣,听说是王冉的同事就赶紧叫坐,同事这边还要回家给孩子做饭呢,跟王冉同岁可孩子今年都五岁了,人毕业就结婚了。

    给王妈妈听的,羡慕的不得了,你看人家跟王冉一样大的年纪,孩子都五岁了,在两年就念书了,她闺女这未来丈夫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同事走的时候给扔了三百块钱,王冉就跟她撕扯半天,叫她拿回去,同事扔下钱就赶紧跑了,不知道就算了,知道这钱就必须花,再说一个单位的,花点钱走人情来往这是正常的事情啊。

    她家里有事情王冉都是花钱的,王冉家里有事情却从来不说。

    王冉从外面回来,王妈妈把钱递给了王冉。

    “你同事的钱你收起来,下次还得还回去。”

    王冉叫王妈妈收着,王妈妈没好气的看了女儿一眼:“我要那么多的钱干什么,我了是要你结婚。”

    王冉翻书的手顿了一下。

    “就这简医生我怎么看怎么好……”说话的时候看看女儿脸上的表情。

    “妈……”王冉叫了一声,看着母亲所有所思的脸,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不然这人就丢大了。

    王妈妈不耐烦:“妈什么妈,你妈我还没有死呢,王冉啊……”王妈妈是想说叫女儿主动主动,你说都什么社会了,你不试试出击,怎么就知道不行啊?再说不行就不行呗,还能掉块肉啊,她要是女儿这个年纪,看上了就问,行,咱们俩就试试被,多简单的问题。

    王冉就知道自己妈妈现在都魔怔了,你跟她说那些都没用。

    “你千万别对人家说什么。”

    “护士都说了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恋爱,那我问问就犯法了?”

    王冉不愿意说,可是瞒不住。

    “他就是我那个相亲对象。”

    王妈妈这回彻底老实了,也不蹦跶了,也不说别的了,照比昨天简直就是来了一个深层次的转换,简宁今天幸好是休息,要不然王妈妈就非抓住他好好的问问,她女儿哪里就年纪大了?

    你说你们俩的年纪不是刚刚好,你找年轻的干什么?

    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不是她说,没有她女儿好啊……

    王冉看着自己妈消停了也就放心了,到时候在扯开没有必要,大家都难为情的。

    王妈妈这边出院都没有看见简宁,回到家里越是想越是觉得烦,你不就是一个医生嘛,条件好点个头高点模样好点,就这么挑人的啊?

    你也三十了,怎么就能说三十岁大呢,这不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回到家头一件大事儿,把徐秋华叫进来,徐秋华不敢啊,王超事先就嘱咐过自己,有些难为情的看着婆婆。

    “妈,要不在想想吧。”

    想什么?

    到时候就连吴国太都没了,王妈妈觉得这个人的心啊不能放的太高,就像是自己就是站着一山看着一山高,都决定就是吴国太了,结果你说她还瞧上人家那个医生了,这回好,是王冉上次相亲的那个,还没看上她闺女,幸好没开口,要不然得丢多大的人啊。

    “我问你话呢,电话是多少,你给我。”

    叫秋华办事有些不靠谱,王妈妈决定还是自己打电话去,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就完了。

    徐秋华磨磨唧唧的,说了半天又往张辽的身上说,王妈妈一点都没惯儿媳妇脾气。

    “我再说最后一次,我们家王冉找穷的也行,但是就不能找二婚的。”

    徐秋华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她不给不行啊,婆婆这火气上来,谁能说得了?徐秋华就盼着公公赶紧回来,至少公公回来,是给还是不给的,到时候当着王超自己也有个说法。

    “你别跟我耍心眼,电话呢?”

    徐秋华只能给了,这边王妈妈合计晚上打,心里一着急,得也别白天晚上了,自己换了衣服拿着包就出去了。

    “妈,你去哪里啊?”

    徐秋华追了两步,王妈妈就让她回去,王妈妈这回自己直接去了吴国太的家,她也不怕丢面子了,合计开了,其实这些都不算是什么,男的女的谁先主动怎么了,再说吴国太家里不是给过过信儿来。

    吴国太这工作真是不错,可是家里的条件摆在这里,买房子?买房子就得他还贷款,他爸妈觉得儿子还一辈子银行的钱,好像有些不合适,心里不愿意,这房子就一直没买,你说这几年的房价那就跟飞似的,到现在买个房子那就不是难不难的问题了,首付都没有,怎么买?

    现在手里有个十万块钱那还叫做钱啊?

    吴国太他妈出去看房子,差不多的地方就老远的,你说都五六十万,往小坪数看吧,也要三十多万,那买小的就不如买大的,买小的以后他们两个老的住在哪里?

    买大的没钱,儿子条件不错,看了多少对象了,人家看见这个人,听工作立马就恨不得点头,结果一听这个家,彻底黄菜。

    现在这些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相亲还要求男方父母是退休的,不能没有工作,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是看了一个又一个,就没有一个成的,之前就突然想起来王冉了,虽然双方是闹的不是太愉快,但是现在他们也是真心实意的想结这门亲,王冉条件不差,要是能成,那就赶紧的,别让孩子都这个年纪了还晃荡着。

    眼看着别人家孙子都多大了,自己儿子还打光棍呢。

    吴国太不着急,可是他爸妈急,急的都要火上房了。

    王冉妈找了过来,吴国太爸爸在家洗菜呢,马上就要中午了,他们家这个时候才开始忙。

    “谁……”吴国太的爸爸起身,那手上就都是水,一看见眼前的人还一愣,这是找谁的啊?

    王妈妈一看这个家里,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要什么没什么,心里的感觉有些怪,但是一想,自己跟王冉爸爸结婚的时候有什么啊,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不能因为家庭不好就否决一个人啊。

    “那个你好,我是王冉的妈妈……”

    吴国太他爸开始没听出来,王冉?王冉是谁啊?

    冷不丁脑子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赶紧的给王妈妈搬椅子倒水,叫她赶紧坐。

    “那个你先坐,我出去叫孩子的妈回来……”

    王妈妈想喊,人就跑出去了,吴国太他妈去邻居家了,吴国太爸爸推门进去。

    “我说老吴啊才说你呢……”

    “你赶紧的先跟我回家……”

    吴国太他妈就是一愣,邻居还以为他们家里有什么事儿呢,也没拦,吴国太他爸压低声音:“王冉她妈上门了……”

    吴国太他妈的脸上的皱纹瞬间好像就舒展开了,可是一想,对方这坐不住上门了,自己是不是应该拿捏一下?

    吴国太妈妈心里正在纠结,她是想拿这个姿态,毕竟你找上门了,这就说明你家女儿嫁不出去了,你着急啊,可是另外一方面自己儿子也是耽误的够可以了,你说这些年撞墙撞的,她当妈的看在眼里就这个心疼啊,她儿子要是遇上一个好老婆,家庭好点,你说日子也不会过的这么差的,就凭着她儿子这模样拿出手谁看见不说小火一表人才的?

    只能说现在的这些小姑娘就太过于现实了,一个个的,眼睛里只有钱,宁愿找蠢猪,只要对方条件好就行。

    她儿子的年纪也不能在慢慢来了,这王冉千不好万不好可是工作好,家里条件好。

    这么一想,吴国太妈妈心里想要拿高姿态的心思就歇菜了,这是机会,她得抓住。

    “王冉妈妈,快请坐。”

    吴国太的爸妈态度就特别好,两家都是想叫儿女结婚,并且觉得对方家很好,互补。

    王妈妈还没缺心眼到了那个地步,再怎么说她的都是女儿啊。

    “我听秋华说,你们家有给她打过电话……”

    王妈妈一开口,吴国太他妈愣了一下,心里觉得这老娘们未免有些不厚道,我都不拿乔了,你还弄这些有的没的,但是为了儿子,得,先结婚再说吧。

    这么一想,笑容格外的灿烂。

    “是啊,王冉妈妈我挺喜欢你们家王冉的,以前你也是知道我的,可惜两孩子没缘分,现在我就是想知道王冉处男朋友没有,要是没的话,我就厚一次脸皮,我儿子国太你也看见过……”

    双方谈了不太长的时间,因为吴国太他爸妈要出摊,在附近的中学门口卖盒饭,过了点还卖给谁啊,王冉是重要不过盒饭也很重要。

    王妈妈回去,吴国太他妈就送出来老远,一路嘴也没闲着。

    “你看我们家条件也就这样了,但是我们家国太啊,你可以跟邻居们打听打听,这孩子比较靠谱,不是我夸自己家的孩子,要是他们两个结婚了,你就瞧着好吧,一定能过的好的。”

    王妈妈上了车,这边吴国太他妈一路小跑回来的,进门就照着卫生间冲了进去。

    “可憋死我了,你说挑这个时间,你赶紧的,一会儿那边就下课了。”

    拎着裤子从卫生间出来就开始督促自己丈夫。

    做盒饭里面的锅包肉都不是猪肉,猪肉成本多高啊,用的都是鸡肉。

    这边吴国太晚上下班回来,坐公交车,你说他单位远,每天来回在路上就折腾掉了将近两个小时,他爸妈倒是心疼,可是在心疼没有钱啊,买车你以为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买就买?

    首先要瞧瞧自己家的条件啊。

    在桌子上,吴国太他妈就开口了,吴国太那样子还是有些不愿意,他妈就直接开口问了。

    “你心里怎么想的,你跟我说说啊,你要是不说,我哪里知道你的想法。”

    吴国太思量了下还是决定老实说。

    吴国太对自己外表很有信心,放在哪里都是帅哥一枚,这是真的,他有大多数男人有的毛病,喜欢漂亮的女人,不太喜欢太高的女生,更加喜欢娇小类型的,能依偎在自己怀里的,王冉不难看,但是绝对不算是对他胃口。

    “妈,我不太喜欢她,有点高了,再说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吴国太他妈苦笑,儿子喜欢什么样的自己不知道?

    上次看了一个二十一岁的小丫蛋,那小丫蛋哪里都好啊,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那小模样,别说她儿子了自己看了都喜欢,可是再喜欢有什么用?一张口就是要五万啊,还是给娘家的。

    吴国太母亲瞥了一眼儿子:“我们家什么条件你心里清楚,现在结婚有几个不买房子的?我跟你爸住的这个房子卖了也不值钱,倒是想给你买大房子,可是手里没钱啊,你的工资看着是不少,可是国太啊,你知道现在房子多少钱一平?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你这么优秀,结果呢?每天上下班跟着人家挤公车,挤的满身都是汗,你有能力穿几千块钱的衣服,可是不能买……”

    她儿子多帅啊,你说就站在那里,有几个男生能比得了的?

    可就是家庭拖了后脚,没有办法啊。

    叹口气:“妈这么跟你说,王冉她家是养鹿的,她爸有钱,她自己呢工作还好,她妈对她是个什么态度我听秋华的妈妈说过,这女儿比儿子值钱,家里我估计得有个七八十万那都是小意思,你要是跟她结婚了,房子车什么没有?”

    吴国太皱皱眉头,他妈知道自己儿子的心里,立马又加了几句:“妈知道你不太喜欢这类型的,可是国太啊,你都这么大了,这些年也相亲过不少次,现在女的,你没钱谁跟你过?退一步说,我觉得王冉说得过去,现在好像是我们家退一步,其实他们也着急要她嫁人,你跟她结婚了,你未来丈母娘能对你不好?将来你们两个的小日子裹起来,你丈母娘再在背后搭你们两个,我跟你爸都能退休了……”

    有些事儿就得从实际的角度出发。

    他们两个老的没有退休金,倒是一口气交了过两年能退,可是交完钱家里怎么过?

    将来没有退休金,靠着什么过活?这个儿媳妇家条件就不能太差,要不然将来遭罪的就是他们夫妻俩。

    思来想去,王冉就是最好的人选。

    吴国太听了母亲的话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原来结婚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做着那种事儿,爱不爱的就放一边了,不甘心,可是再不甘心能如何啊,母亲说的没有错啊,自己慢慢起身,走了两步顿住脚。

    “那行,我同意,就这么处吧,处个半年的就结婚吧。”

    吴国太一字一句的说着,行了他也不等了,就这样吧,婚姻这东西有时候就是命,他的命里就是这样决定的,想起来之前第一次看见王冉那个清高的样子,心里就发赌,要是找这样的,他那时候就能结婚了,何必拖到现在呢,还娶一个三十岁的,谁不愿意娶二十的?

    就是猪肉也是嫩猪肉比老猪肉老吃吧。

    吴国太他妈微微有些发冷,没想到儿子这么快就想通了,她以为自己还得做工作,结果儿子的神情没有丝毫的犹豫。

    坐在椅子上跟吴国太他爸说着。

    “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不愿意,我就是想成全我儿子,找来找去最后找了这么一个大的,我心里都不愿意呢,你说何况国太。”

    吴国太他爸可不这么想问题,你不能图人家女方条件好,还要年纪小,十全十美那都成你家的了、

    便笑着说道:“行了,我觉得王冉挺好的,那姑娘一看就稳当。”

    稳当?

    吴国太他妈翘翘唇角,稳当不稳当她是不知道,不过没礼貌的很。

    王妈妈挺满足的回到家,主要吴国太他妈这态度真是拿出来了,不管背后如何,当着面人家态度非常好。

    到家换了拖鞋,徐秋华一看这时间,眼看着就要做晚饭了,她心里好像有猫爪子在抓一样,婆婆这去是成了还是没成?

    往里面看了好几眼,王妈妈就当做没有看见,自己拎着包就进了卧室,坐在床上,觉得自己真是做成了一件好事儿。

    吴国太这小伙其实细看除了家里不好,剩下全优啊,不说别的,就说模样,女儿找这样的还要怎么样?

    王妈妈觉得满足了,因为吴国太的外表条件,哪怕家里扯后腿王妈妈也觉得挺好。

    将来日子他们两个好好过,你说都有工作,能过的挺好的。

    王冉这边从所里出来,王亮正好今天也是从这边下班,看见前面的人,他还是没忍住,追了上来,自己追上了倒退着走。

    “王工,我说两句话,你不会生气吧。”

    王冉叹口气,这又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你要说什么,就一准料到我会生气?”王冉反问王亮。

    王亮摸摸鼻子,行啊,小嘴挺厉的啊,瞥了一眼王冉,悠悠的说道:“王工,我那医生朋友,就上次一起吃饭的那个,王工觉得他哪里不好啊?你跟我说说被,这样将来我也好在身边帮着你寻摸寻摸不是。”

    王冉站住脚,她对上王亮的眼神,她不说过分的话不代表她没有脾气,就是她脾气好,她性子软也不能总可着她一个**害吧?

    是她不同意吗?

    王亮这话说的有意思啊,你朋友把我拒绝了,这没什么的,恋爱讲究自由,自己没有道理怪人家,但是三番两次的说这种意味不明的话就有些过分了,盯着王亮,翘起来唇角;“这话你应该去问他啊,怎么来问我了?还是你觉得我就是好欺负?成不成的也没有听说追着女方来问,你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王冉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给王亮,自己小脾气一上来拎着包就走人了,这边给王亮弄的莫名其妙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王亮觉得不对啊,你没看上简宁,我问问你是什么意思,这话有什么不能问的?跟欺负不欺负有什么关系?

    他欺负谁了?

    王冉上了车,车上的人并不是太多,他们所里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太好,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心口有些疼,想起来这些年因为不结婚所面对的,加上王亮来质问自己的话,王冉闭着眼睛,伸出手狠狠在胸口上拍了两下。

    半路上车的人就多了起来,车子晃晃荡荡的,王冉到家已经半个小时之后了,中间换了两次车。

    车站到家还有一段路程,慢慢走着,王爸爸是送鹿才回来,按了一下喇叭。

    “王冉啊……”

    王冉每一次看见自己爸爸就会觉得所有的烦心事都跑了,她自己并不是喜欢太好看的男人,因为有爸爸就想着,找一个爸爸一样的丈夫,憨厚一点的,脾气好的,性格好的,有没有钱她真的不在乎,可就是遇不上。

    王冉上了车,带上车门,王爸爸看了女儿一眼,自己掉车头,王冉一愣。

    “怎么还有什么要买的?”

    王爸爸开车带着王冉去了附近的超市,停好车,王冉还以为是忘记买什么东西了,拎着包嘿嘿的从一侧挽上父亲的胳膊,王爸爸伸出手拍拍女儿的头,王爸爸的手就是干活的手,他皮肤的颜色很黑,手掌有些大有些胖,可是很暖,王冉把自己的脸贴在父亲的胳膊上。

    有爸爸的感觉真好。

    王爸爸拍拍王冉的手:“王冉啊,上班累不累?”

    在王爸爸的感觉里,王冉很累,每天要不停的上班上班在上班,虽然儿子也上班,但是男孩子嘛,可以说也是偏心,王爸爸疼王冉就是比王超多。

    王冉小时候生下来体重就比较轻,那时候条件跟现在也比不了,王妈妈奶水少,孩子饿的跟小猫似的一直哭,王爸爸就那么抱着抱着,心肝宝贝似的孩子一直给抱到了长大,小时候王冉就特别聪明,每每拿到奖项证书,王爸爸站在人群里注视着自己的女儿,她怎么就那么好,她怎么就那么聪明可爱呢?这个孩子不是别人家的,是他的女儿。

    常有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

    王冉很小的时候就懂得关心爸爸,他每天干活累的要死,王超就压根没长那个心,从来不会多问一句,爸爸你累不累,爸爸你辛苦不辛苦,王冉就不同了,爸爸不回家就等在门口,小小的手捧着脸,王爸爸一回来就能看见宝贝女儿的脸。

    送王冉去幼儿园,王冉哭闹着不干,王妈妈就动手吓唬王冉,老师就没看见过那样的孩子,哭的撕心裂肺的眼泪顺着小脸淌,王妈妈只觉得可气又可笑,只有王爸爸自己躲在女儿看不见的位置满脸红了眼圈。

    ------题外话------

    今天入V,我想大家都知道现在潇湘消费透明,说这个话木有别的意思,主要老夫那边曾经出现过一个读者,我觉得挺极品的,没有消费然后来说这个那个的,思思想说的是,你给我多少尊重,我就还多少,尊重这个东西是相互的,祝各位看文愉快,以后这文每天会定时十点半更新,上午10点30分,鞠躬感谢支持的每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