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62 我喜欢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

    后面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追了上来,主要看着这鬼天气雨是肯定不会停了,自己等下去今天就不用回家了,正好往外冲就看见王冉拿着一把伞,也是纳闷,刚才看着她出去的时候可是没有伞的啊。

    研究所里剩女不少,林潇潇算是其中的一位,模样中等个子中等,家庭稍微好那么一点,工作好挑来挑去的就给耽误了,这不也三十了,还没有信儿呢。

    不过林潇潇要求比王冉高的多。

    男的首先要长得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不巧她是外貌协会的,其二家庭条件要好,不然她条件这么好找一个条件不好的为了什么?林潇潇扶着王冉打伞的手。

    “刚才我看着王亮跑了过来……是吧?”一副不愿意捅破的样子。

    王冉这人不算是活泼的,个性相反的还有些沉闷,话不太多,在单位人缘不算很好,但也不至于太差,没有交往太好的,也没有交恶的。

    林潇潇顺着擦脸上雨水的动作看了王冉一眼,细心的观察了一下王冉的眼角,她就说嘛,自己就算是保养的好的了,王冉的眼角可是有细纹了,这样一比较自己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了,依着她看,王冉这样的才不好找呢,闷的跟什么似的,不是她故意要踩低谁,但是遇上一个不如自己的,心里总是难免会有些高兴嘛。

    王冉到公车站等车,林潇潇等的车也是在这里上车,先过来的是15路,王冉动了一下,林潇潇的动作更加的快速,抓着雨伞的手就没有松开,对着王冉笑:“王冉,这伞先借给我吧,明天我还你。”

    王冉皱眉,借给你了,我下车的时候怎么办啊?

    可是林潇潇就好像完全没有想到这一点一样,推着王冉上车:“你赶紧上去吧,车可不等人。”

    “伞我还要用呢,下车我也没伞啊。”王冉开口说道。

    林潇潇一脸诧异的看着王冉,这样的话她也能说的出来?脸上的表情就不好看了,把雨伞照着王冉的怀里一推,等于把怒火全部都发泄到了王冉的身上,王冉也是没有惯她的脾气,自己拿着伞就上车了。

    林潇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精彩极了,对着开远的公车恨恨地说着:“难怪你嫁不出去,你这样的要是能嫁出去那才怪了呢。”

    王冉自然听不到林潇潇说的那些废话了,车上有的窗户没有关严,弄的座椅上到处都是水,王冉也没有心情去坐,自己站在一边看着手里的雨伞出神。

    *

    “国太啊,你平时都喜欢吃什么啊?”

    王妈妈对吴国太这真就是很好了,从吴国太上桌,这夹菜就没有断过,生怕吴国太委屈了似的,吴国太开始有些放不开,慢慢的倒是放开了,他心里清楚一点。

    王冉家是上赶子的,你看她妈对自己的这个态度就能看出来。

    吴国太心里有底了,拘束也就没有那么多了,虽然一时之间放不开,但是心里有数。

    将来真的跟王冉结婚了,谁家条件好,谁家就都包了被。

    吃完饭王妈妈也不好意思在留了,这都几点了,等他回家天都黑了,本来打算叫王爸爸送,结果王爸爸去下面看鹿去了。

    “你叔叔这人真是的,每天就恨不得把那些鹿都当成是他宝贝女儿了……”

    吴国太笑笑没有说话。

    王妈妈想要送吴国太下去,这边王焱放学回来了,你说这孩子雨伞也不知道怎么打的,浑身都湿透了,王妈妈一看孙子这样,就歇了要送吴国太的心,吴国太也是说不用送。

    回到家里,他妈接过他手里的雨伞。

    “王冉家的?”

    吴国太点头。

    “她妈对你怎么样啊?看的还满意?”

    吴国太声音微微放低,情绪还是那样,并不是太高:“就那样吧,说是她被单位叫走了,我回来也没有看见人,不知道真的假的。”

    吴国太他妈一听,就又想起来上次王冉说的话,气不打一处来,依着她看,王冉这诚意不够啊。

    脸上冷的跟冰雹一样,吴国太去了王冉家转了一圈,心态已经变了。

    说实话他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自己不能怨恨,这就是命,但是进了王冉的房间,吴国太也会想,你说爱情跟面包到底哪个重要?他这爱情说不定还在哪里呢,可是面包已经出现了。

    王冉这条件那是相当的不差,有一份吃到死的工资,家里今天他进去一看,那对这个女儿真是心疼,条件他老早就听说过说是不错,那时候徐秋华一回娘家,她妈就会说,不过那时候跟自己并没有什么联系,所以他也没有关心过。

    一个男人,这辈子求什么?

    娶谁不是娶?

    躺在床边的就都是老婆,可是自己娶了王冉,以后有大房子住,也许还有车开,老丈人家条件好,他就跟着借光都不愁,吴国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自己的小屋子,再看看自己的家,低下眼帘。

    吴国太的母亲怕儿子心里还有意见,她这辈子不太聪明,要是聪明也不会日子就过成这样,但是她不想叫儿子重蹈覆辙,推开门坐在儿子的床边,吴国太母亲有些不敢怎么坐儿子的床,怕给儿子的床坐赃了,自己屁股只是坐下去那么一角。

    “王冉这是不愿意?”

    吴国太斜躺在床上,他妈起身走到儿子的脚边,自己抓起来儿子的脚就开始给捏,怕他出去走了这么半天会觉得辛苦。

    “没有,就是单位有事情被叫走了,纯属意外,妈,你说的对,男人跟女人不同,喜欢不喜欢并不重要,合适才是最重要的。”

    吴国太的妈妈觉得儿子终于想开了,这样好也不好。

    她儿子可以娶更好的,现在因为没有办法,只能娶这么一个年纪大的,而且她看着王冉这孩子有些小骄傲,说实话吴国太他妈并不是太喜欢这样的女人,女人还是听话一点的好。

    “妈知道你心里的想法,谁叫爸妈没有本事了呢,结婚就好了,女人还不都是一个样,王冉工作拿得出手,模样也不算是太差,家庭也不错,你们会过的好的。”吴国太母亲说的忧心忡忡的。

    事实上她觉得王冉那关还是有些不好过,第一次的时候她就是没有看上自己家的儿子,虽然她认为不会有人比自己家国太更加的好。王冉坐在位置上,饭已经摆好了,徐秋华坐在王冉的对面,轻声细语的问着:“累不累啊?”

    王冉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嫂子一眼,实在不能怪她多心,而是她嫂子要是没有要求是不会这样讲话的,自己动动筷子。

    徐秋华也没有别的事情,无非就是王焱学画又要买什么东西,对于徐秋华来说叫孩子学画这就是非常奢侈的事情,当初她说找一般的老师去教就行,可是王冉说孩子要么不学要学就找最好的老师教,现在老师是好了,但老师的费用不低啊。

    “王冉啊,每天看着你下班这么晚,我当嫂子的心疼,你说一个女孩子。”徐秋华有时候心里真是这样想的,对比那些总是找麻烦的小姑子来说,她这个小姑子就是好人了,对自己不错,对王焱就更加不用说,只要王焱想要的,不用张口王冉就会送到家门口。

    王冉哪怕就是知道自己嫂子说的这些都是虚的,心里也很受用,表情柔和了许多。

    这个嫂子要是会说话的时候,她是真会的。

    “王焱要交学费了?”

    徐秋华点点头,自己放缓声音:“这回不用你来交了,你哥昨天晚上就说我了,说我总是占便宜,也是王焱到底是谁养的,我拿就行,你就好好的享受生活,做姑娘还能有几年啊,将来结婚了……”

    徐秋华真的是把自己给说的性感了起来,王冉一旦结婚了,自己还想占便宜,这事儿就难了,吴国太家的条件自己不知道?依着吴国太他妈的那种个性,你就看着吧,将来王冉的钱一定会被卡得死死的,自己一毛钱都别想再动。

    徐秋华心里叹口气,她也不愿意坏人家因缘,但是吴国太现在来看,就真的不是良配,不够合适。

    自己说话又不算,婆婆那么喜欢吴国太。

    正想着呢,王妈妈踩着拖鞋从里面走了出来,自己带着老花镜,这是才看完电视剧,把眼镜摘下来,进了厨房坐在王冉的对面,跟女儿聊聊天,问问今天单位都发生什么了,王冉偶尔一句,王妈妈就陪着女儿吃完饭,徐秋华一边想一边拿着眼睛去看王妈妈。

    “你看我干什么?有话就说。”王妈妈起身走向冰箱的方向,自己打开冰箱的门,从里面拿出来两个橘子,这是下午买回来的,其实知道这时候橘子不好吃,可是看着孩子这两天可能是天气热,饭吃的不多。

    王冉把小碗里的汤都喝光了,饭没有吃多少,放下筷子这就是要不吃了,王妈妈在一边扒着橘子皮,这时候的橘子还是青绿色的,一看就不好吃,还会很酸。

    扒开皮一股子酸涩的味道直冲进鼻子里,王妈妈扒开橘瓣递过去给王冉一瓣:“尝尝,我估计这时候的橘子不能好吃,看着颜色挺好的。”

    王冉才吃过饭,其实不想吃,可是王妈妈的手都递到她的唇边来了,自己咬了一口,还别说,想象中的味道没有,特别的甜。

    “挺甜的。”

    王妈妈拿着盘子里的两个,直接送到王冉的手里。

    “那就拿进去吃,就买了几个,要是王焱想吃,明天我在给他买,你先吃。”

    徐秋华笑笑:“是啊,王冉你吃吧。”

    王冉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妈妈总是这样,嫂子心里会有想法的。

    王冉踩着拖鞋就进了房间里,王妈妈看着徐秋华的方向,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你刚才偷偷看我干什么?有话就说,别憋着。”

    徐秋华眼睛一闪,她就是做不到不动声色。

    “也没什么,就是王超昨天说我了,叫我不要占王冉便宜,王焱要交上课的钱了。”

    王妈妈站起身,走了没有两步,回过头看着徐秋华:“她也不差这几个钱,她当姑姑的要是愿意拿,也犯不上拦着。”

    女儿花了之后自己再给就是了。

    徐秋华笑笑,脸上都是愉悦,其实婆婆还是挺喜欢王焱的是不是?王冉也不过就是吃一些东西而已,占大头的还是自己儿子。

    王超最近上火,上火的很严重,他就怕遇上张辽,自己都有想过,要不然就辞职算了,可是离开这里在找工作就真心不易,而且他在这个公司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了,拼到现在突然离开,他觉得亏。

    真是白天不能说人,说人人到,张辽走进会议室,王超低垂着视线,他觉得自己真心完了。

    王冉怎么说就是不听,他妈那边压根说不通。

    张辽没有精力跟王超说那些有的没有的,公就是公私就是私,王超一直溜号,要是以往张辽早就开声了,就因为他对王冉有意思,所以才对王超有些纵容的,自己咳了两声,王超那边还没有反应过来。

    王超就觉得张辽是自己喉间的那根鱼刺,扎得他不上不下的,他拼命想吞进去,结果发现吞到半途,已经扎破了喉咙。王冉早上起床,下床的时候脑袋有些迷糊,昨天又睡的很晚,换了衣服自己踩着拖鞋出去梳洗,王爸爸才从外面回来,他早就起床干活了,家里家外的活都是他的,他也喜欢干活,穿了一身的劳动服,自己从外面进来,正好王冉从房间里出来,脸色有些不好。

    “昨天晚上又熬夜了?”

    王冉点点头就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走,里面有人。

    王爸爸进了厨房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给女儿冲了一杯蜂蜜水,不是说喝这个能排毒养颜的,端出来递给王冉。

    “蜂蜜水,喝了。”等王冉接了杯子王爸爸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王焱啊,你姑姑要上班了,能不能出来?”

    王焱果然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这孩子喜欢玩水,每天一接触到水,就玩的不亦乐乎,不愿意出来,每天都这样,所以王爸爸也知道,就喊了。

    “爷爷,我要去上学了。”

    王爸爸拍拍孙子的头问他:“吃没吃早餐啊?”

    王焱笑笑:“吃了,那我走了……”

    王爸爸没有在说话,徐秋华那边背着儿子的书包,从房间里出来,打了一个哈气,每天都要起早,她觉得好痛苦啊,要是每天都能睡到自然醒那该有多好。

    自己领着儿子的手就出去了,王冉有些便秘,她最近就是这样,在卫生间的时间有些长,王爸爸探头看了几次,看女儿还没有出来,这都进去有半个小时了吧?

    自己回房间里换衣服,把脏衣服换下来,这时候就没有活要干了,一会儿他要开车出去一趟,换了衣服挽着袖子就看着外面,还是没有动静,就对王妈妈问了一句:“王冉是不是便秘啊?”

    王妈妈一听,把王爸爸脱下来的衣服收好,这边踩着拖鞋走过去,王冉才从卫生间出来,卫生间都是水声。

    王冉回了卧室,王妈妈就跟了进去,带上门。

    “你便秘?”

    王冉一愣,有时候真心觉得父母过于关心孩子,自己有些不能接受。

    王冉拿着包出去,那边王爸爸叫她,说是自己也要出去顺路就送王冉到车站,说是这样说,上了车就直接奔着她所里去了。

    “爸……你把我放在路边就行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去。”

    王爸爸一路把王冉给送到所里,车子停在外面。

    “爸,我进去了。”

    王爸爸看着自己女儿进去,一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了,自己启动车子往回开。

    王冉看着自己手里的雨伞,觉得有些烫手,这要怎么还回去?

    “王冉,你来了啊。”林潇潇来的比王冉早了一点,看着她进门打着招呼。

    “早。”

    “早。”

    林潇潇看了王冉一眼,王亮对王冉到底是什么心思?所里的人都在传王亮对王冉是有意思的,不过王冉这人她是了解的,有些清高的要命,要是她不打算要王亮,那自己想要,同事一场,有些话她想说。

    “你跟王亮有什么打算?”

    王冉的面色如常,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听懂林潇潇这话是什么意思,她跟王亮?

    “你要是真的不要,我就放手去追了?”

    林潇潇看着王冉不急不慢的样子心里就特别火大,傲气什么啊?家里不过就是一个养鹿的,有什么好牛逼的?在赚钱那也是农村人,傻瓜。

    “你追嘛。”

    林潇潇笑而不语,既然你说了,将来我追到手里,你就别怪我了。

    林潇潇又用眼睛看了一眼王冉,她不得不怀疑王冉是真的没看上王亮,还是她打算玩清高的?有些女人林潇潇是知道的,要同时有多少个人追,才能显得出来自己的魅力。

    王冉也没有把这回事儿放在心上,下午王亮就又过来所里了,要跟王冉一起过试验园那边去。

    “王工,这里……”王亮坐在商务车里,车门半开着,他看见王冉就喊了一声,好像之前一切误会都不存在一样,熟练的就好像是多少年的好朋友一般。

    王冉转身自己回到办公室把那把伞拿了出来,正好不知道要怎么把伞还回去呢。

    林潇潇在车下面等王冉,王冉拿着伞回来,她笑嘻嘻的叫王冉上车。

    “坐这里啊,还去哪里?”

    王亮看着王冉问了一句,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今天找个机会一定要问出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看着简宁那样子有些不对。

    林潇潇上了车,弯着腰看了一眼王冉,那意思明明了了,她要坐在王亮的一边。

    王亮一看身边坐人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结果从车动了开始,林潇潇的嘴巴就没有消停过,一会儿这个话题一会儿那个话题的,显得特别的活跃,王亮笑了笑,自己闭着眼睛休息,一句话不搭,他纵横江湖这些年,按照他的直觉,林潇潇这是对自己有意思。

    林潇潇是不错,可惜模样不够标志,下巴不够尖,皮肤不够白,不够温柔眼睛不够大,声音不够好听……

    王亮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可以找出来你一百个毛病,甚至王亮都觉得林潇潇的胸部就是一个大一个小,问他怎么看出来的?

    伸出手放在唇上轻咳了一声,好吧他是靠猜的,他很缺德,他自己知道。

    林潇潇说了半天的话,见王亮根本不答腔,视线转过去对准王冉,她也同意叫自己追求王亮了,是不是应该给点态度啊?

    王冉不是看不出来林潇潇的意思,可是她回避了。

    这些事情他不想跟着搀和,你有本事你就追,但是指望我给你搭桥,想都不要想,王亮是个什么态度,王冉看的七七八八的。

    林潇潇的面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

    夏侯兰给姜饶收拾房间,男孩子的房间嘛,有些乱套,臭袜子什么的倒是没有,不过脏衣服还是找出来几件,自己扔到卫生间,收拾自己儿子的桌子的时候,偶然就发现儿子的电脑没有关,夏侯兰一开始是要关掉的,结果看着电脑的右下方姜饶的QQ挂着,自己是好奇他到底谈恋爱没有,就坐下身点开,结果还真的没有下,也许是上班的时候就忘记了。

    夏侯兰也没有在Q上发现什么,自己失笑,觉得是想多了,也是,恋爱的话,估计是一个单位的吧。

    当妈妈的什么都要担心,有操不完的心。

    准备起身的时候想起来姜饶晚上总是神神秘秘的,夏侯兰又坐了回来,点开姜饶QQ空间,找相册,一点就进去了,结果看见某一个相册名字的时候,夏侯兰吓了一跳。

    姜饶的相册里有一个专辑那上面写的是王冉,夏侯兰觉得自己的手有点抖,心里还纳闷怎么跟家里的王冉叫一个名字啊,这事儿可不怎么好,弄的她心里七上八下的,等点开之后……

    夏侯兰双目微阖,睁开之后把姜饶的QQ下线自己关掉电脑,按照平时一样,晚上儿子先下班的,下班之后就回到房间里去了,不知道在干什么,姜雯进门,把鞋子放在一边就开始对着自己妈妈抱怨,姜雯在本城念大学,自费的。

    “妈,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啊?”姜雯觉得自己说了半天,可是老妈好像一点都没有在听。

    夏侯兰睁开眼睛,冷了半天的眸子终于因为女儿的小脸染上了一层温暖。

    “嗯,再听呢,你说吧。”

    夏侯兰微微低着头,在饭桌上不知道怎么就莫名的提起来王冉了。

    “雯雯啊,念书的时候有合适的就处一个吧,别最后弄的跟你王冉姐似的,都这个年纪了……”

    果然姜饶的脸色微微有些变。

    姜雯又不知道她妈再说什么:“她不挺好的,我要是将来有她的工作,我也满足了。”

    夏侯兰摸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用指尖摩挲了几下,愈发的低声:“女人挨到年纪大,总是不太好的,就跟货品一样,变成了滞销货,明白吗?”

    姜雯嘟嘟嘴巴,她妈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就突然说起来王冉了,埋头吃饭,她回来就是为了改善伙食的。

    姜饶听了心里不舒服,王冉是年纪大了,可不是找不到,是她的条件太好,有些男人她也是看不上而已。

    “妈,你们都是女的,怎么说话还不向着女人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姜饶的话还没有落地,夏侯兰笑了,她原本今天是没打算说的,现在儿子既然开口了,她就得好好的问问,这是谁先主动的?

    看着自己手中的筷子:“是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倒是想问问你,你相册里怎么有那么多王冉的照片?”

    夏侯兰的眸子抬了起来,瞬间就变得犀利的很。

    暧昧还是别的,除非她是瞎子,不然现在这有问题。

    姜饶脸上的血色全部都褪了下去,姜雯嘴巴里的鸡翅膀掉在桌子上,实在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劲爆的新闻,不可能吧?她哥跟王冉姐是亲戚啊,难怪了……

    姜雯看着自己哥哥,觉得姜饶有些变态,天底下有这么多的女人,你竟然跟你姐姐……

    再一想,说不定这里面是怎么回事儿呢,要不然她妈也不至于现在就发飙了。

    “雯雯回房间里去。”姜雯听话的起身,然后起身回了房间里,夏侯兰到现在还在忍,因为她了解自己的孩子,姜饶不是那样不靠谱的孩子,原本跟王冉接触不多,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谁勾搭谁的?

    姜饶抬起眼睛看了自己母亲一眼,说实话他有些怕他妈,但是他就爱这么一次了。

    “妈,我喜欢她……”

    夏侯兰拿着手里的饭碗照着姜饶就砸了过去,姜饶脸上被打了一下,他妈是真的用力气了。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次。”

    夏侯兰轻声细语。

    姜饶站起身:“妈,我真的很喜欢她……”

    夏侯兰没有再动手,而是转身拿着自己的衣服就要出去,姜饶慢一拍的追了上去,他知道他妈要干什么了。

    “妈……”

    夏侯兰反手就是一记,姜饶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舍得打过。

    “她勾引你是不是?王冉勾引你是不是?”

    姜饶对上夏侯兰的视线:“妈,是我自己喜欢她,跟她没有关系。”

    夏侯兰不信,姜饶从小就跟他外婆家的人不亲,跟王冉就更加不用说了,王冉妈跟家里是这样的关系,她儿子都是知道的,夏侯兰现在就想冲到王冉的面前狠狠扇那个死丫头几个耳光,你是嫁不出去了是吧?

    亲戚都你都勾引,你没有男人就不能活是不是?

    姜饶知道他妈要是闹过去了,自己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从后面抱起来他妈,死活都不肯让夏侯兰去,就把人给抱了回去,邻居全部都在看,都纳闷,这是怎么了。

    “小兰这是怎么了?”

    “是啊,看着好像出什么事情了,姜饶怎么还把他妈给抱回去了?”

    姜维开车回来,停好车看着楼下有些邻居在坐着聊天呢,住这么多年了,肯定是要打招呼的。

    “大姨娘,坐着纳凉呢?”

    “姜维啊赶紧回去看看吧,小兰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被你儿子给抱回去的……”

    浆染一听,立马转身快步走回家里了,用钥匙打开门,进门就看见夏侯兰扇姜饶就跟不要钱似的,两三步走过去拽住妻子的手,这是干什么呢?

    “行了……”

    孩子再错也不能这样打啊。

    夏侯兰都要被姜饶给气死了,自己怎么问他,怎么说他就认准了一条路,说是要跟王冉结婚,她撑着自己的头,姜雯从里面冲出来扶着自己妈妈,看着姜饶就开口了:“你够了吧哥,王冉是你姐,你要跟你姐结婚?你觉得这说出去能听吗?”

    姜饶承认自己就是疯了,他就是喜欢这个人,他不管什么姐不姐的,他就是喜欢王冉,他就是要跟王冉结婚。

    姜维有些没听懂,姜饶要跟谁结婚?

    夏侯兰闭着眼睛指着姜饶对着姜维哭:“你养的好儿子,说是要跟王冉结婚……”

    姜维拎着姜饶进了卧室,自己把西装扔到一边去,松松脖子上的领带,指指姜饶。

    “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儿?”

    声音就带了一丝严厉。

    姜雯就哄着她妈,她也没气的够呛,觉得自己哥肯定是心里有病,你听见过说亲戚能结婚的吗?现在又不是古代,你难道想生一个傻子吗?

    姜饶站姿稳健,目光坚定,唇角动了动,脸被他妈给打得通红,夏侯兰真是被他给气到了。

    “我喜欢王冉。”

    姜维看着儿子:“你大姨家的王冉?”

    姜饶就点头了,他就那么点头了。

    姜维强忍着心里的火气,他告诉自己千万别生气。

    “姜饶啊,你妈跟你大姨哪怕就不是一个妈生的,但是她们是一个父亲,也就是说你跟王冉是亲戚你不知道吗?”

    书都读到哪里去了?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姜饶不说话,就那么站着。

    姜维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回真是可笑了,他总是说别人家的孩子不省心自己家的孩子,除了雯雯没考上大学似乎别的方面都很好,这回可自打脸面了,他儿子要娶他自己的姐姐。

    “爸……”

    “老公……”

    夏侯兰在打姜饶那都是意思意思,打的不会太疼,但是姜维出手就不一样了,姜维是真的上手,就要姜饶一句,要他承认他错了,他以后不这么说了,姜维就会马上住手的,可是姜饶犟,死活咬着就不肯吐口,那意思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跟她结婚。

    夏侯兰自己打是自己打,可是一看丈夫这么死命的打孩子,揽在姜饶的前面。

    “行了,你再把孩子给打坏了……”

    “我问你,是你先开始的还是王冉?”

    姜维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话给问明白,如果是王冉先开始的,他得跟王冉爸妈好好说说,要是姜饶开始的,自己就扒了他的皮。

    “她不知道。”

    姜维觉得自己的傻儿子啊,真是傻儿子,人家都不知道,在一个你说王冉跟你能成吗?你就闹成这样?

    他都说不出来骂姜饶的话了,没比傻子强到哪里去,简直就是白痴。

    夏侯兰一听,头就更疼了。

    人家都不知道,你闹腾什么啊?

    “你空间里的照片,就你跟王冉合照的,是怎么回事儿?”

    夏侯兰冲进房间里,姜饶想进去,叫他爸给拽住了,夏侯兰坐在电脑前,打电脑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她可真是养出来一个好儿子,真是给她张脸啊。

    好不容易把电脑给启开了,夏侯兰拿着鼠标不断的在桌面上不停的点着那个小企鹅的图,姜雯过来。

    “妈,我来吧……”

    “你密码是多少?”

    姜饶不肯说话,姜维差点又要动手了。

    “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不知道了?你跟王冉脸贴的那么近,王冉真的不知道?”

    这个时代,姐弟两个人一起拍张大头照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人都有手机,人人都喜欢自拍,姜饶又是王冉的弟弟。

    夏侯兰躺在床上,自己一直唉声叹气的,这个觉她是没有办法睡了,还睡什么啊。

    姜维靠在床头上,自己心里也是觉得不舒服。

    “睡吧,明天还上班呢。”

    夏侯兰说了一句,关了台灯夫妻两个人就瞪着眼睛到天亮的,早上姜饶去上班,夏侯兰开车送的,在车上就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

    “晚上我来接你,你不许自己回家……”

    “妈……”

    “你别叫我,我宁愿从来没有生过你这种儿子。”夏侯兰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肯搭理姜饶了,姜饶低着头。

    姜维早上早饭也没有吃,他知道夏侯兰的脾气,出了这样的事儿,就一定会去闹腾王冉家,走之前还特别警告夏侯兰了。

    “你别去你姐家闹,你要是闲不够丢人你就去。”

    原本姜维是打算用夏侯兰爱面子能别住她,结果夏侯兰送了姜饶去了单位之后,自己开着车回到办公室,都进办公室了,自己坐在办公桌前,怎么想心里就是想不通。

    外面的人在门上敲了好几下,夏侯兰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啊,进来……”

    对方看着夏侯兰笑笑;“我敲了好几下门了……”

    夏侯兰等人出去,看了一眼时间,拿着钥匙起身,不行,她还得去找姐好好说说这个事情。

    她到底是怎么教女儿的?

    *

    “简医生……”

    门诊室的护士跑了上来,说是来了一个比较情况严重的病人,简宁过去的时候病人一直在呕吐,呕吐个不停,强烈的抽搐,他还没有上手,这边家属情绪特别激动,简宁要过去检查,家属就抓着简宁的胳膊。

    “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她,医生我求你了……”

    “家属请你现在冷静……”

    护士上去要劝家属,可是这家属根本就不听这些,依旧上前纠缠简宁,不停的扰乱简宁的注意力,他觉得心慌,他老婆人明明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如果想你老婆有危险的话,那么请你继续。”简宁回头对着家属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之后,跟护士说着话,小护士崇拜的看着简宁,很少会见到这样脾气好的医生,小护士的眼睛里都是桃心。

    病人可能是觉得非常难过,抓着简宁的手,简宁试着询问她觉得哪里不舒服,病人的身体抽搐的越来越厉害。

    简宁回到办公室,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接近后半夜两点多了,今天看来是不用睡了。

    晚上几乎没什么病人,除非是急诊,自己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慢悠闲的看着。

    简宁的母亲半夜醒了就睡不着了,想着家里的事情,头有些痛,看着丈夫还在睡,怕吵醒他,自己披上睡衣踩着拖鞋就下楼了。

    想了半天还是给简宁打了一个电话,外面的也漆黑没有一点光亮,那种害怕恐惧的感觉萦绕在周身,欺骗并不是一件容易忘记的事情,特别是,这么大的秘书埋藏在心间,那种无力感环环萦绕。

    “妈。”

    简宁的母亲听见电话里的声音,简宁小时候特别听话,自己叫他做什么,他就一定不会反驳,他跟别的孩子不同,不会闹任性没有叛逆之心,知道自己并不是他的亲生妈妈,但是她进了这个家,他开口叫她的就是妈。

    她这辈子是没有希望再生孩子了,有时候自己觉得遗憾,简宁再优秀,如果自己生了孩子,难道就真的不如简宁?

    可是她当初嫁进来的时候,对她伸出手的第一个人就是这个孩子,他叫自己妈妈。

    “嗯,今天夜班是不是?还没有休息?”这么快就接电话了,一定就是还没休息呢。

    简宁叹口气,坐起身,尽管知道没有人在自己的面前,但是他做不到自己躺着跟长辈说话,坐起来坐正这些就都是条件反射一样。

    “妈,你是不是又睡不着了?”

    母亲有些睡眠方面的问题。

    母子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当母亲的把电话挂上,任由慢慢长夜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走动,手无力的撑着头,朋友当中似乎就真的没有太合适简宁的女孩儿,她要去哪里给找呢?

    简宁的父亲在睡觉之前又对她发了脾气,嫁个这个人这些年,她以为自己已经早就习惯了。

    夜,漆黑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