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64 萍水相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念大学的时候,王冉说,她所希望的那种爱情是遇见,两个陌生的人每天也许都会擦肩而过,然后某一天回眸,原来他就在身边,。

    夏侯芳的头咚咚的撞在电梯门上,脑门有些微微发红。

    “姐啊,真不是我不帮你,我找不到那个人了……”

    芳芳很想哭,她爸妈搞出来的事情,她很想一个电话打过去然后告诉王冉姐,对方是愿意的,可是外婆想留给乔芸,结果就让她爸妈说了谎话,夏侯芳心里郁闷,非常郁闷。

    叮!

    电梯的门打开,夏侯芳背着自己的包,蹲在地上捂着头啊啊啊的叫着,然后站起身就出去了,电梯里的人都在看她,觉得这孩子是不是受刺激了?

    简宁看着夏侯芳摇摇头,觉得不会那么巧。

    夏侯芳从医院出来,自己在路边等车,很快就回去了,一个医院那么大,医生有那么多,来的时候是凭借一腔的勇气,来了之后才知道如果她这么说,别人一定就会当她是傻子的,她要是把王冉姐的名字说出去,将来就算是找到了那个医生,到时候全医院都知道了,那王冉姐成什么了?

    下了公交车,拎着钥匙打开门,进门换了鞋往房间的床上一躺。

    典韦今天不上班,夏侯令去刷车了。

    “没在楼下看见你爸?这是怎么了?看着懒洋洋的。”典韦说着话踩着拖鞋进了女儿的房间,坐下身,床垫随着她的动作动了一下,伸出手摸着女儿的后背,外面天气这么热,早早就出去了,学校有活动?

    夏侯芳翻了一个身,就那么躺着,说的特别认真。

    “妈,我觉得我的人生观已经扭曲了,你怎么可以对王冉姐说谎话,你怎么可以自己就决定了别人的未来。”

    这件事已经成了夏侯芳心里的一根刺,扎得她体无完肤,这样的事情现实中怎么会发生呢?

    你并不是神,你不能决定别人的未来,别人的未来也不应该由你来决定。

    典韦的手顿了一下,她知道这件事儿给女儿留了非常不好的印象,但是她还是想解释,只有这么一次,以后再也不会了。

    “芳芳,你也知道你奶奶并不是王冉的亲外婆,这件事儿又是跟乔芸挂上了关系,当初……”

    夏侯芳不肯听,她坐起身看着自己妈妈,满脸的失望。

    “妈,你教导我做人要诚实,可是你都做了什么?你知道我的内心有多难受?我看见王冉姐我不敢跟她说话,因为我觉得我有对不起她,我妈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芳芳……”典韦觉得这个事情还没有上升到道德问题,女儿是不是想的有点多?

    夏侯芳接受的教育从来没有这样的一课,她念书接触的环境是非常单纯的,同学之间打打闹闹吵架也就是当面的事情,像是这种背后阴人的事情她是没有见过的。

    “妈,你出去你出去……”

    典韦带上门,自己无奈的看着被关上的门板,这孩子怎么了?怎么突然都过去的事情了,还拿出来说。

    夏侯芳没有找到那个医生,这与她出去时候的设想完全不同,所以她灰心。

    *

    “王冉你几点下班?我过去接你?”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叫王冉觉得陌生,吴国太已经开始采取动作了。

    总是这样僵着总不是个事儿,男的就得有点男的担当,所以这个开头吴国太决定由自己来做。

    他每天晚上回到家里会给王冉发短信,但是吴国太不知道的是,他的举动对王冉来说,就是骚扰。

    她工作的时候他的短信一条一条的进来,她忙的时候他的电话打了进来,他说着他的工作,王冉不懂的领域,他说的很高兴,也许是因为在单位并没有这样的场合,可是这些都叫王冉觉得厌恶。

    不喜欢她一点都不喜欢。

    吴国太昨天晚上发给王冉一条短信,比较肉麻,吴国太说自己是真的想要跟王冉交往,他不是玩的,叫王冉放心,虽然家里现在催,但是未来王冉嫁给他,他会叫王冉过的很幸福的。

    王冉接受不了这样的短信内容,她承认自己病态,自己有病。

    对于一个陌生的男人,上来就说等我们组织家庭了,我会爱你,有了我的爱,你一定会比任何同龄的人都显得年轻的,王冉胸口发闷。

    她不是一个随性的人,她不是搞文艺工作的,她不喜欢这个男人,她抗拒他做的所有事情。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王冉淡淡的拒绝。

    “没有关系的,你跟我不用不好意思。”

    看,他就是这样自信的人,听不出来别人话里的拒绝,又或者是真的她抗拒这个人所以觉得他身上的一切她都讨厌。

    王冉想要把话说清楚,想了一下,决定约个地方,她真的觉得不合适。

    难道就因为母亲催就结婚吗?

    不不不,王冉的心里抗拒,她不要因为家里催就这样结婚,她等、她想、她期待,爱情并不是这样发生的。

    吴国太挂了电话,他能感觉出来王冉对自己的抗拒,这无非就是属于女人的天生优越感,家庭条件不错,自身也不错,所以她瞧不上自己。

    吴国太跟王冉定了位置,他说出口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说的位置离王冉的单位很远,她如果跑过来,大概要花上一个小时的时间,吴国太不是一个细心的人,可王冉却是一个细心过头的人。

    “那好,就约在那里见吧。”

    吴国太觉得现在有些女的就都是吃饱了撑的,不然动不动就要找个地方谈,谈话的话,难道公园不可以吗?或者家里不行吗?花着那个钱出去就为了享受吗?

    王冉换了衣服,背着自己的包就下班了,同事说顺路捎她一程,她摇摇头。

    “不顺路,我要去坐地铁。”

    同事一听是真的不顺路,问了一句你今天不回家啊,就开车走掉了。

    这个时间太阳还没有落下,照在身上滚烫,外面的天气很闷,大约夏天就是这样的。

    走到车站,等车子来了之后上车,王冉在前面排队,公交车等了很久才来这么一辆,大家都在往前面挤,车上的人很多。

    下车顺着路往地铁站去,沿着楼梯走下来,有刚下地铁的人流往上走,王冉看着楼梯,她下去,简宁走出地铁自己顺着电梯上来,两个人就真的擦身而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谁。

    时空似乎被凝集了一样,然后变动,唰的一声,她往下面去,他继续向上。

    王冉换成地铁,在这个位置根本是做不到位置的,站了能有四十分钟左右,然后到了吴国太说的地方。

    吴国太他下班的时间跟王冉就没有差多少,他坐在这里等,坐在里面的就都是小情侣,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这个位置上,感觉很怪异,他坐了足足有四十分钟左右,里面的冷气都要把他给冻冰了,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王冉从外面推开门进来,自己一脸的汗,吴国太看着坐下来的人,口气有些不好。

    他的外表为他带来很多正面的分数,从来他是没有等过人的。

    “下次你如果不能及时到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电话,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了你四十分钟。”

    王冉一愣,自己约好的就是现在的时间吧?

    她看看自己的手腕,完全没有迟到。

    很多事情,只要你心里有了抵触的情绪,一切就会变得不美好。

    “我约的是六点,现在五点五十二分。”

    王冉的意思是自己没有迟到。

    吴国太知道她越的是六点,问题他四点半就下班了,然后就来了这里,这个时间难道她心里不算的吗?

    又觉得现在不太熟悉,计较的话,好像有些不好,强逼着自己忍耐了下去。

    “王冉我希望你能让我接送你上下班,毕竟我们也要接触……”

    王冉的身体往后靠了一下,店员端着餐牌过来,王冉点了一杯饮料,身体轻轻的靠在靠垫上,这里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如果没有眼前的人她会觉得更加的开心。

    “我今天约你就是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有些不合适。”

    既然都发现不合适了,就不要拖下去,耽误彼此的时间。

    吴国太好半天没有吭声,主动的是你家,现在不愿意的又是你,你到底心里打什么主意呢?玩呢?

    在吴国太看来,王冉不是美女,只是一个秀气的女人,只能这样夸吧,她人生中最大的骄傲恐怕就是她的工作了,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吗?

    吴国太耐着性子。

    “你妈妈知道吗?”

    “相处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将来结婚要一起生活的也是我们两个,我不喜欢你,没有感觉,我不想骗你。”

    “也就是说,你妈根本不知道?”吴国太挑着眉头。

    他现在终于知道王冉为什么嫁不出去了,有病。

    神经病。

    不接触你怎么知道合适不合适?不接触你怎么知道两个人的爱好兴趣都在哪里?你现在就连这个努力都不愿意做,接触两天说我对你没有感觉,什么叫感觉?

    “我以为你现在已经成年了,难道你觉得生活中会有一见钟情发生?”

    吴国太不无嘲讽的翘起来唇角看着王冉,她不是小女孩儿了,不应该还在做梦。

    到年纪就应该醒醒了,什么灰姑娘跟王子从今以后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那都是童话,你有什么本事叫王子看上?

    “当初是你妈先主动来到我家里的,你也清楚我家里也是着急想让我结婚……”

    王冉讨厌吴国太这样。

    是,她妈是先主动的,可是这事儿犯不上经常挂在嘴边吧?

    吴国太越是这样,王冉越是对他的评价很差,她承认吴国太个人外表条件很好,自己配不上,她也没有办法。

    吴国太想结婚了,他是真的想结婚了,现在遇到一个合适的,什么方面都合适,就王冉说不处了,他不能干。

    王冉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清楚了,当初是她错,因为母亲生病就松口,是她有原则性的错误,可是接触了之后她也感觉出来不合适了。

    吴国太回到家里,他妈正在准备做饭呢。

    “今天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吴国太的家里就是,所有的好吃的全部都留给吴国太,他爸妈随便有口咸菜就能吃。

    很多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家庭就是如此,宠孩子的会把全部有营养的好吃的送到孩子的面前,老公本事的就如徐秋华那种会把全部都留给老公吃。

    吴国太站在门口,他到现在这口气还没有压下去,什么玩意吧。

    真当自己是公主了。

    “今天我们两个见面了……”

    吴国太他妈还挺高兴的,一直回头:“挺好的,多接触接触就好了,现在就是太陌生了,等你们接触多了,感情自然就好了,要不然将来结婚可怎么办啊。”

    吴国太冷笑:“人家跟我说,对我没有感觉,不跟我处了。”

    吴国太他妈叫了一声,油喷到手上了,她收回自己的手,送到嘴巴里吸吮了一下,关掉火从厨房里走出来:“你再说一遍?”

    “王冉她说她对我没有感觉,我们就不处了。”

    这下子吴国太他妈可火大了,你家玩人是不是?

    动不动就来这么一手,干什么啊?

    直接就一个电话打给王妈妈了,王冉从跟吴国太分手的地方回到家还需要将近二十分钟的路程,吴国太回家只有两站,所以当王冉回家的时候,家里的气氛很怪。

    王焱从里面跑了出来,抱住王冉的大腿,小脸可怜兮兮的,漂亮的颜色在眸子里晃荡。

    “姑姑,奶奶生气了,我妈说你要倒霉了。”

    王冉猜着就是吴国太给母亲打电话了,这方面的准备她已经做好了。

    王妈妈在屋子里坐着生气,就抱着胳膊那么坐着,王冉弯下身拍拍王焱的小脸:“行,姑姑知道了,你去玩吧。”

    王焱挠挠自己的头发。

    “我妈说,要是奶奶发脾气,我可以挡一挡,姑姑我帮你。”

    王冉被孩子给逗笑了出来,这孩子真是有意思,能帮她挡住什么啊?

    把包送进卧室里,王焱就趴在门口不进来,这孩子这点特别好,说一次就能记住,说不让随便进他姑姑的房间,你就是用什么诱惑,他都绝对不会进的,除非是他姑姑让的。

    “妈,王冉回来了……”

    徐秋华看了一眼婆婆,心里想着,完了安静没两天,这又要开始了。

    王爸爸也在家呢,不吭声,徐秋华摆好了饭就进去喊婆婆吃饭。

    “爸妈,吃饭了,王冉啊,吃饭了……”

    她觉得有点肝颤,王超晚上有应酬,说是不回来吃了。

    王冉换了衣服,踩着拖鞋就直接进厨房了,王妈妈跟王爸爸前后也进了厨房,徐秋华给公婆盛饭,看了王冉一眼,送给她一个自己保重的眼神。

    “妈,吃饭。”

    把饭碗递过去,王冉就等着自己妈发飙,果然没有三秒,王妈妈就摔饭碗了,徐秋华吓了一跳,主要你发飙之前能不能给个动静啊?她的心就一直提着,结果一直不掉下来,突然就出声音了。

    “吴国太他妈打电话过来,说你说的不处了?”

    王冉对生活也没有太多的向往,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小家,不要太大,太大了就要浪费很多的时间花在收拾上面,养几盆花,周末的时候自己坐在阳台上晒着太阳,感受阳光照在脸上的感觉,身边有个男人,不需要有多少的话,两个人就那么安静的生活。

    “我问你话呢。”王妈妈现在就随时像是一只喷火的霸王龙,看谁不顺眼就喷谁。

    王爸爸喝着汤,就稍微出了一点的动静,王妈妈立马就一眼瞪了过去。

    “你现在还有心思吃饭呢?你女儿都要翻天了,你管不管啊?这才几天啊,毛病又开始犯了,说是不处,你听见没有啊……”

    王妈妈的性子有些急,王爸爸的个性就是慢,年轻的时候冲突也是不少,可王爸爸从来就是不吭声,你愿意怎么说你就说,反正我该怎么做怎么做,我都听你的,按照你说的做被,王妈妈一出声,他就把手里的勺子放下了。

    “有没有什么原因啊?”

    王妈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女儿:“王冉啊,妈知道吴国太家庭条件不行,可是这些都是可以忽略的,他家好不好跟他本人没有多大的关系你明白吗?”

    徐秋华心里吐糟,你这么说不就是说王冉喜欢钱嘛,她要是那样的人,早就跟张辽成了,翻着白眼也不敢让婆婆看见。

    王冉放下手里的筷子,坐的笔直。

    “我跟他试着接触了,可是觉得不舒服。”

    “怎么个不舒服法?就这么几天你能感觉出来什么?你们都没有深入的了解过,谈恋爱总得谈吧?就几面你就说不舒服,这不是一棒子把人给打死了吗,你今天给我说说原因,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姜饶的事情本来就压在王妈妈的心里,她那时候还觉得万幸,你看她女儿有男朋友了,姜饶自己也承认了,这就是他个人单方面的意思,可是这事儿出了没有多久,王冉这就跟吴国太说不行了,姜饶这话……

    “妈,我不喜欢他,就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发的短信内容叫我觉得不舒服。”

    王爸爸拧着眉头,他听见了关键的字眼,短信?发什么了?

    “你去把你手机拿过来。”王爸爸开口。

    王妈妈也等着呢,她倒要看看,吴国太都发了一些什么东西。

    王冉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王妈妈一把抓了过来,其实就都是一些小情话之类的,王冉发的内容很正常,吴国太可能是有点着急。

    吴国太说王冉家里什么都齐全了,就是缺少一个男人,他来了之后可以为王冉避风挡雨,还有一天给王冉发短信,王冉回说自己在试验园呢,吴国太回了一条,你这样我会担心的,以后时时刻刻的把手机放在身上,人可以丢,但是手机不能丢,也许他觉得他自己很幽默吧。

    王冉说过自己的个性并不是太好,有些话她喜欢埋在心底,吴国太回了这样的一句。

    “谁家还不绊绊嘴皮子!这很正常!最终结果不管谁对谁错男人永远都得给老婆道歉!”

    王冉觉得自己跟他沟通不了,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加像是骗子。

    她心里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觉得说夫妻两个人个性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吵架的时候一个冷静一些,退让一些,等那个人火气下去了,这个人可以在找……”

    结果你猜吴国太怎么回答的?

    “肯定得有个退让的!我不是说了吗男人永远都得给老婆道歉!你还不明白吗!谁退让了吗!非得让我说清楚。”

    王妈妈看着那些短信,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不是挺好的?

    王冉讨厌话多,超级活跃的男人,她特别讨厌这样的,还有一个就是油嘴滑舌,怎么吴国太就一点脾气没有?吵架了就是他错了?

    根本没办法沟通。

    王爸爸看着也觉得有些问题,这孩子怎么看起来像是骗子呢。

    才见面也不过就是一两次,开口闭口的就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虎啊?

    “我今天跟他约了地方见面,约的是六点,我进去的时候没有到六点,他质问我,问我什么才到,叫我以后如果出来的晚给他去一个电话,约的地方在他的单位附近,我从所里过去一共用了将近一个小时,回家还用了二十多分钟……”

    王妈妈这回是听出来了。

    “那也不能就因为这些不处了,你在试试看,男的有几个心细的?”

    王冉差点都哭出来了,她真的不想试下去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她爸也是男人,可是她爸永远就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王爸爸定定的看了王冉一眼,叹口气就什么都不说了,王妈妈想发火,可是王冉现在有理,王妈妈就劝,两个人一起,说些好听的话什么的也是能在理解的范围之内,你何必执着呢?

    “王冉你进去,一会儿在吃饭吧。”

    王爸爸开口了,这就是要跟王妈妈谈了。

    “你又纵容她……”王妈妈不能对女儿发飙,就只能抓着老公不放了,孩子现在这样就是他给惯的,什么事情他都顺着孩子来,眼看着就三十了,马上就到了,还不结婚要干什么啊?

    “这个人不行。”

    王爸爸看了那些短信,直接就给拒绝了。

    王妈妈起身跟着王爸爸进了卧室,王妈妈就开始哭,她看着挺好的,怎么到了他们父女的眼前就不行?小伙子年轻,新交的女朋友说两句情话怎么了?就是考虑不周到,现在有几个男人这么细心啊?

    你要是让王超做,王超也是这样的,他就是没想到嘛。

    王爸爸任由王妈妈骂着自己,数落他,王爸爸是觉得吴国太这孩子有些华而不实,他来过家里,就王爸爸所接触感觉到的,这个孩子之所以跟王冉愿意就是冲家里的条件了。

    吴国太没看上他女儿,是的,这个男的外貌很占优,王冉就是一般人。

    王妈妈怎么闹也没用啊,你别看着平时她说了算,重要关头王爸爸一说话,她也得听,特别是现在吴国太不占优的情况下,你说王妈妈是谁的妈妈?

    反过来想,吴国太这小子就是心太粗了。

    “那你说姜饶的事儿,王冉就……”

    王爸爸眼神突然间就变得锐利了起来,王妈妈立马就收声了,她也没说别的,事情有些凑巧,她不是害怕嘛。

    王冉就是她爸的命根子,是她爸的心脏,是她爸妈的手脚,没有她,王爸爸就活不下去,这么说一点不夸张。

    徐秋华以为自己婆婆一定会闹的,结果没有,什么话都没有,偶尔卧室里传出来一两句,声音还不大,真是奇怪了。

    外面有人敲门,徐秋华赶紧出去开门,一打开门吓了一跳。

    “三叔你怎么来了?”

    王冉的爷爷家做什么的都有,老辈是渔民,三叔是弄果园的饿,可以说就是本分的农民,家里没有太本事的人,他们家跟很多的家庭都不同,虽然肯定有两三个不着调的,但是大部分都不错。

    规规矩矩的做人。

    王冉奶奶家就这个孩子一枝独秀,王冉真是不仅王爸爸王妈妈喜欢的,家里爷爷奶奶全部都喜欢。

    三叔果园这两天采摘,三婶就念叨着,说给王冉送点啊,王冉是搞这方面的,家里三叔跟三婶没有少借光。

    这不三叔就把东西给送来了,一样一点,怕孩子吃不了到时候烂了。

    “王冉呢。”往里面看了一眼。

    王妈妈从卧室里出来,眼圈有些红,三叔一愣,主要他哥这人没什么脾气啊,嫂子眼睛怎么就红了?

    打着呵呵问了一句:“我哥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帮你对付他。”

    “三叔……”王冉从房间里出来。

    哎呦,三叔一看见王冉比看见自己家孩子都亲,生活里会存在一些别人家的孩子,王冉就是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到大被夸奖的事情就一定有她,书读的好,没什么脾气,样样都优秀。

    “王冉啊,今天回来的这么早?”

    三叔也没少麻烦王冉,自己孩子上初中那时候找王冉每天给补习,没办法啊,你说请家教就管不了孩子,家里的果园改技术王冉没少跟着忙前忙后的。

    王妈妈不解气啊,心里还赌气呢,就把事情都说了,三叔一听。

    “嫂子,我说这话,你别不愿意听啊,王冉这年纪算是什么啊?深圳广东那边多少女的三十五六岁还不结婚呢,人家那都叫女强人,现在社会都改变了,孩子这么好,她又不是笨蛋不会处对象,这事儿得讲究一个缘分吧,不然将来孩子真的结婚了,过的不幸福,你心里能过意得去吧?王冉啊,别怕你妈催,这人得好好的选,一辈子的大事儿。”

    三叔对着王冉,直接就给王冉撑腰。

    嫂子的心情他能理解,可也不能逼着孩子啊,就他听见的,就觉得那男的不靠谱,不行。

    三叔的衣服上都是泥土,你说他也不在乎这些,成天的在园子里干活,这不都晚上了,直接开车就把东西给送过来了,也没有注意身上的衣服,再说来自己哥哥家,也不用太在乎。

    王妈妈看着他,看着三叔一身都是泥土的,你说生活都是不容易的。

    “还站着,给你三叔找条毛巾,没看见都是汗啊。”王妈妈没好气的说着女儿。

    三叔就笑,一家人都客气什么啊。

    王妈妈留三叔下来吃饭,王冉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这孩子走了,三叔就能放开了说。

    “嫂子我可得说你啊,要是叫爸妈知道了,心里说不定怎么恨你呢,我们家大姑娘怎么了?怎么就这么不招你待见了?王冉是要学历有学历,要工作有工作,你着急什么啊?”

    王妈妈觉得三叔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你女儿留到这个年纪你试试看,看看外人说话不?

    “老三,你以后就明白了,我现在跟你说这些你也感觉不出来。”

    三叔就是笑。

    “在农村早结婚那是因为不结婚干什么啊?也不念书,也不用工作,结婚了生孩子,日子早点过起来,我们家大姑娘不是这样的人啊。”

    这话给徐秋华听的,各种神经疼。

    姓王的这一家子都是有病。

    从上到下,从老到小,就没一个正常的,王冉是仙女儿啊?

    一个个的你说给迷的,她就不懂了,到底哪里好?

    三叔吃过饭回去的,开车进家门,三婶也是才从果园回来,你别看他们夫妻俩一身看着脏兮兮的,脸上被晒的跟高原红似的,站出去就跟没钱的人一样,其实有家底。

    三叔一年十几万的就是小意思,就是有点累,在一个农村人不讲究显摆这些,什么买个名牌啊,这些东西他们都不好,有衣服穿,有口饭吃就行,家里有什么菜啊?

    就是小黄瓜,小菠菜之类的蘸酱就那么吃了,配着一点高粱米,或者大米水饭。

    对物质方面都没有太高的要求。

    “送去了?王冉在家呢?”

    三婶本来也是要去的,可是果园那边今天的活太多了,你说那么多的人,她就走了,有点不像样子。

    “嗯,进去一看,我嫂子眼睛通红。”

    三婶赶紧摆饭,炕桌拿上来,三叔上手说自己在嫂子家里吃完了。

    “那我也得吃啊,给我饿的。”

    中午饭就没够吃,雇的人来帮自己干活,总不能叫别人饿肚子吧,她也就忍忍了,结果一个小时之前就有点忍不住了,三婶也没有特意做饭,自己看着早上剩下的饭,直接泡水,就着一个咸鸭蛋就那么吃了。

    “因为什么啊?”

    “王冉,说是王冉挑,年纪大了……”

    三婶没忍住,嘟囔了两句:“嫂子就是闲的,要是把我们家孩子跟王冉换换,你看她干不干。”

    三叔叹口气。

    周末王冉的奶奶给王妈妈去的电话。

    “把我大孙女给领回来,我都多久没有看见了。”

    别人家有偏疼男孩子的,王家就是偏疼女儿。

    从王冉爷爷说起,哥六个全部就都是男孩子,到了王爷爷这辈又生了五个儿子,一个姑娘也没生出来,这种可惜的心情啊,到了王冉叔叔这辈又全部都是男孩子,你说王爸爸生了一个女儿,王冉吃香吗?

    整个老王家都要恨红眼睛了,怎么就你家能生出来闺女?

    王爸爸是大头顶,王冉出生的时候四个叔叔就恨不得全部都扎根王冉家,主要没有女孩子啊,心里就盼着等自己生的时候一定要生出来一个女儿,这样将来也吃香啊,结果就跟中邪了似的,除了王冉就没有了,王冉还是二胎呢。

    老太太有两疼,大孙女老儿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那在王冉奶奶的心里,这大孙女跟大孙子是一样的,都是命根子,甚至大孙女还要力压大孙子一下。

    *

    王亮把伞还给了简宁,简宁接过来。

    “你们两相亲的时候,她怎么回答你的?”

    王亮就对这事儿有点好奇,上次是没有机会问出口,他一直都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可是哪里不对自己又说不上来。

    “嗯。”

    就这么一句,就没了,简宁的个性就是如此,你指望他多说话太难,个人的问题就说的更加的少,自己心里遗憾是遗憾,还没有郁闷到把自己的事情跟所有的人都说出来。

    要准备下班了,自己去换衣服。

    简宁会是一个叫人喜欢的男人,淡蓝色几近贴近于白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装裤,衬衫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背心,衬衫全部都塞进西装裤里,他的腰本来就瘦,两个袖子微微挽着,跟腰线保持一齐,腰身好像就那么一掐,就一把。

    配了一双灰白黄三色的运动鞋,敢这么穿的人首先身材一定要好,其次就是腿要长。

    办公室里有冷气,可是外面没有啊,这个气温,袖子挽起来就刚刚好。

    简宁人在外面的时候,轻易不会穿露胳膊露腿之类的衣裤,有些龟毛的毛病是改不掉的。

    王亮眼前一亮,身为男人也不得不赞叹一句,这个男人真的看着就非常干净。

    谁能想到他竟然没有女朋友呢,简宁不愿意说,王亮也就不问了。

    他开车来的,本来是想顺路送简宁一程,简宁说自己要去书局,不顺路。

    “你先回去吧,我坐地铁。”

    王亮摆摆手上车就走人了,他今天还有事情没有办呢。

    地铁里的人比较多,人多就意味着温度上升,到处都是湿哒哒的感觉,别人都穿的很少,他却穿的很正式。

    简宁从地铁里出来,王冉正好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差一点就没有赶上,自己飞快的钻了进去,拍着胸口,幸好赶上了。

    一个背对着窗口,一个低头往上去。

    王冉手里拿着一本书,上面写着用沙漏做招牌的疗养院,王冉往后面走着,地铁快速开了出去,她走动的过程中,简宁正在往上继续去。

    简宁进了书店,站在前台的位置询问了一下。

    “你好,请问有没有BrunoSchultz的书?”

    “啊……”工作人员抬头看了简宁一眼,立马就被眼前的男色晕花了眼睛,炎炎夏日,突然眼前出现这么一抹清亮的,沁入心扉呢。

    有的男人动一下就全身都是汗,偏简宁这个天穿着衬衫,虽然也是热,但是他很少出汗,王亮的总结就是,是个男人就一定会有脚臭,脏出汗等等之类的‘优点’,简宁没有,所以简宁不算是男人。

    你见过几个男人会像是他一样,穿那么多身上却没有汗的,他的汗只会在脑门上流下来,那都是极少数的时候。

    简宁回家一定就会经过一个广场,他习惯提前一站下车然后去哪里喂鸽子,似乎他的生活就真的无聊到了极点。

    花了三块钱买了一袋瓜子,自己蹲在地上,白色的鸽子落了一地,现在是下午一点左右,天阳最毒的时候,谁会选择这个时间出来喂鸽子,整个广场这么英勇的人估计也只有他了。

    蹲在地上。

    “鸽子啊鸽子,我喜欢一个女孩儿,但是我不敢开口怎么办?”

    这话他也就只能对鸽子说说看了,鸽子光顾着吃东西,也不搭理简宁,简宁喂完了鸽子,自己起身这就准备回去了。

    “下个星期的,我再来喂你们,要记得想我,不要别人喂你们吃点东西就把我给忘记了。”

    好像他在鸽子的面前话甚至比在朋友面前要多一些。

    也许是因为鸽子听不懂人话吧。

    太阳顶在头顶,火辣辣的热,地面仔细看的话就能看见浮起的热气,闷死个人了。

    王冉念书的时候喜欢来这个广场,夏天晚上这里会有喷泉,男女生牵个小手谈恋爱最好的场所,她来这里是跟小朱家的儿子,那时候小朱才生孩子,跟婆婆矛盾不断,王冉这个当朋友能做的就是尽自己的力量被,孩子闹她就把孩子抱出来转转,小朱家离这里只有一站地的距离。

    “嗯?怎么不吃呢?是不是有人喂过你们了?坏蛋,姐姐特意跑来这里,就是怕你们饿到了……”

    王冉看着地上的东西,估计是才有人喂过,自己叹口气,蹲在地上。

    这个时候如果她肯抬头往后面看一看的话,她会看见那个穿着淡蓝色衬衫,黑色西裤,灰白黄运动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