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65 忽然大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今天注定成为了属于王冉的一天。

    王冉的成果出来了,这还是王亮提前报信儿,自己坐在办公室翘着腿,一晃一晃的看着自己的脚尖。

    “哎呦喂,您是没听见我家太爷把王冉给夸的……”事实上王亮的爷爷是做这方面的,看王冉就比较对胃口,觉得这个女孩子确实有才华,自己孙子也无非就是出身好了那么一点,现在就是按部就班有什么成绩?问王亮是不是真的在追求王冉。

    “如果是真的,你就用点心,你可比不上人家。”

    王亮的表情颇不以为然,对了他的择偶标准还得加上一条,那就是老婆不能比自己牛逼,一个家一定要男人的成绩在女人之上,这是为了家庭的稳定团结。

    “听我妈瞎说,没那想法。”

    爷爷虽然觉得可惜,也觉得这样对,你凭什么追求人家?就凭着你的嘴,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完了。

    王老是个惜才的人,王冉今年也不过才三十,未来还有大把可发展的时间。

    番茄新品种选育研究和西瓜抗湿栽培技术研究获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农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一项,省科教突出贡献二等奖,省农业科普百花奖一等奖,上中农业科普二等奖,省农科研一等奖。

    奖项几乎就是叠对来了,省里农业部、上中室的奖项一齐下来了。

    有人说倒霉累积到了一定的时候,运气是会转开的,幸运女神会悄悄开始光顾你的。

    王冉昨天睡的有些晚,平时早上六点就一定起床,可是今天六点十分了卧室里还没有动静,王超推了徐秋华一把,这意思是叫她起床,毕竟王焱要吃过饭好上学。

    “每天都要送孩子,烦死人了。”徐秋华从床上起来,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早上就从来没有让她睡饱的时候,她很困。

    徐秋华一抱怨,王超直接翻身就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不然你继续睡,我去送孩子怎么样?”

    徐秋华闭嘴,恨恨的瞪了自己老公一眼,真是的,就总是这样,自己是他老婆又不是仇人。

    徐秋华就跟王妈妈说过,可不可以早上不要叫自己起来送孩子,她就喜欢睡个懒觉,王妈妈可不惯她的包,你结婚了,当了人家的老婆当了人家的儿媳妇你还想着睡懒觉呢?你叫你婆婆大清早起来给孩子做饭,然后送孩子去上幼儿园是吧?

    你要是上班,她一句话都没有,不上班起床弄个饭就不成?

    徐秋华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把儿子叫起来,王焱死活抱着被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妈妈,小孩子晚上不睡,白天不起。

    “妈妈,我好困,你就让我再睡一分钟。”

    “半分钟也不行。”徐秋华把王焱的被子掀开,把孩子拎起来,王焱光着小腿可怜兮兮的站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胳膊,其实不冷,就是为了营造一种可怜的形象给母亲看。

    这孩子每天都能想出来新花招,徐秋华也懒得搭理他,叠好被子,拉着孩子去洗脸,给他洗脸一会儿说弄进眼睛里了,一会儿又说弄进嘴巴里了,给徐秋华气的,照着儿子的屁股狠狠就给了一下。

    “你老实点行不行?”

    起床气发作,王焱的小身板缩缩,就知道自己妈没有睡好,你看脸都要拉到地上去了。

    徐秋华给儿子穿好衣服,擦好孩儿面,自己就去准备饭了,真是的,婆婆每天都起早,伸把手做个饭怎么了。

    王妈妈跟王爸爸睡眠都不是那么足的人,加上也是年纪的关系,早早起来就去鹿园那边了,干活去了。

    王焱在门上敲了一下,王冉拧着眉头,哼了一声,这是谁啊,这么早就来敲门,扯过被子,她的头都要炸了,好痛苦,好难受。

    王妈妈进门就看见大孙子再敲他姑姑的房门呢,一把把孩子给抱在怀里。

    “奶奶,你起床了,你去哪里了?”

    王妈妈捏捏孙子的脸蛋:“姑姑睡觉呢。”

    王焱点点头。

    王爸爸进去洗手,手有点黑,洗了几次都没有洗下来,徐秋华看了一眼。

    “怎么都是铅油呢。”

    王爸爸也没吭声,就是干活蹭到了嘛,那个鹿的卷他觉得有些旧,早上就起来过去收拾收拾,给弄弄新,鹿也喜欢住新的地方啊。

    徐秋华看着公公出去,自己念叨了出来。

    “对鹿比对人好,难道鹿以后会给你们养老啊。”

    王妈妈换了衣服,问王焱怎么去找姑姑了,王焱就说昨天自己得了几块糖忘记了,醒了之后才想起来。

    “那给奶奶行不行?”

    孩子的表情有些纠结,姑姑对他好,所以他也对姑姑好,但是糖就那么两块,要是给了奶奶姑姑就吃不到了,好吧昨天发了五块,他是告诉全家都有,可惜在回来的路上自己就给吃掉了三块,王焱纠结的表情叫王妈妈看着太可乐了,装着伤心了。

    “都不给奶奶吃,算了……”

    “嘿嘿,奶奶你只能吃一块哦,我妈都没有的……”

    王妈妈笑笑,叫王焱把糖都留着给他姑姑吃吧,这孩子挺有良心的,你说就那么几块糖他还是喜欢吃糖的孩子,能最后给他姑姑留下来两块心里就是有他姑姑的。

    王冉坐起身,自己抱着被子坐了能有五六分钟,头微微有些痛,就是没有休息好。

    “王冉起来了没?”王妈妈站在王冉的门口,并没有敲门喊了一小声,孩子要是起了肯定能听见,要是没起,就不进去打扰她了,让她睡个好觉。

    “妈,我起来了,怎么了?”

    这不王爸爸早上干完活就拉着王妈妈去了药店,王冉不是有便秘嘛,你说当妈妈的都没有往心里去,王爸爸就挂上心了。

    王妈妈进去把买回来的那个酸梅递给女儿。

    “一天吃一颗,你先试试看,说是还是蛮有效果的。”

    王冉点点头,自己起床踩着拖鞋去卫生间,徐秋华把饭菜摆好,看着王冉的房间门开着呢,就准备进去帮着她把被子叠好,还没有走进去呢,王妈妈叫住她。

    “你干什么去?”

    徐秋华发愣,除了叠被子还能干什么?

    “叠被子啊。”

    “不用你叠,赶紧的叫王焱吃饭,快到点了,她回来睡不睡还不知道呢。”

    王冉还是没有上出来,从卫生间出来,王妈妈在自己的卧室里喊她:“王冉啊,你把那个酸梅吃一颗……”

    王爸爸整个过程就在客厅没有离开,王冉吃了一颗,没有多久觉得肚子疼就进去了,进去之后就好久没有出来,王爸爸是看着她吃的,然后就奔向卫生间了,这个东西还是不靠谱啊。

    徐秋华拿着王焱的小饭碗,王焱就嘟囔:“姑姑是不是肚子痛痛啊?”

    徐秋华没好气的叫儿子吃自己的饭,家里两个老的把那个当祖宗看还不够啊,还要加上自己儿子,她心里真是后悔,早知道自己那时候也生一个女儿好了。

    徐秋华也就是现在后悔,心里根本不后悔的,王超喜欢儿子,徐秋华怀孕的时候后期就上火,因为不确定怀的到底是不是儿子,生下来之后觉得自己终于能扬眉吐气的那种感觉,她给王超生了一个大儿子。

    公婆的态度不如自己丈夫来的重要。

    王冉回房间换了衣服,把被子叠起来,从里面出来,王妈妈进了女儿的房间,蹲在地上本来是想找头发的,结果她自己都捡了,徐秋华又开始猛翻白眼,怎么没人给自己捡头发呢?

    这话是彻底冤枉王妈妈了,王妈妈这人就特别喜欢干净,家里地面上有头发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情,徐秋华才结婚的时候王妈妈就发现徐秋华有个毛病,她喜欢站在卫生间梳头发,头发掉了一地,但是她不知道捡起来的,每次都是王妈妈跟王冉谁看见了谁捡,后来王妈妈说了她几次,可是这人是不长记性的,你说多少次都等于没说,跟没皮没脸那伙的一样。

    王冉起床会把枕头上的头发还有被子上的地上的都捡起来,然后扔掉。

    “大清早的就有喜鹊在叫,看起来今天要有喜庆的事儿发生了。”

    “妈,你真迷信。”徐秋华说了一句。

    “姑姑,给……”

    哎呦,给王冉感动的,别看是两块糖,这两块糖的意义可比钱来的重要的多。

    “我们家王焱昨天怎么了,老师怎么给你糖了呢?”

    王焱挠挠自己的后脑:“我打扫卫生了。”

    “你傻啊你,别人都不干就你干……”徐秋华不合时宜的对着孩子就喷了出来,给王妈妈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她这个时候会出声,你说什么好孩子到了她的手里能给教好?

    不怪自己看不上她。

    “来姑姑这里……”

    王冉起身回了卧室找出来自己的钱包,也没有零钱,孩子不能给太多的钱,要不然也不知道他会买些什么东西,把王焱抱到自己的腿上:“姑姑下班之后去商场给焱焱买鞋子好不好?”

    徐秋华的脸上乐开了花,又有便宜占了,觉得儿子比自己聪明,你看都不用开口,他姑姑就说话了。

    王冉背着包就去上班了,王妈妈看着外面的窗台,还说呢。

    “今天真奇怪,你看啊,喜鹊都落我们家了……”

    王爸爸是对这种事情不会太在意的。

    到了所里,这边几乎就全部都知道了。

    大家都在恭喜王冉,这弄不好就要往上爬了,你看所有的奖项都堆积到了一起,当然也有人心里觉得不高兴,大家都是一样工作的,你王冉也是需要别人配合的,最后出结果了,还不是你一个人享受了。

    王冉就是那个样子不骄不躁的,知道了当然心里也很高兴,可是表面就是看不出来。

    “王冉,这回得请客了吧?你现在是双喜临门啊。”林潇潇拿着文件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口气有些冲。

    董梅看了自己对面的方瑞珠一眼,两个人同时挑挑眉,不用说,林潇潇嫉妒了。

    “怎么是双喜临门呢?”方瑞珠就对这个挺好奇的,好事儿貌似也是一件吧?怎么就成双了。

    林潇潇一脸莫测高深的笑意,话要是说的太过于明白那就不好了,没意思了。

    王亮家如果之前反对的话,那么现在也会支持了,毕竟王冉现在做出来成绩了,一个三十岁没结婚但是挂着成果的女人。

    主任的心情就别提了,到嘴的鸭子都给飞了,不过这次动静这么大,要真是她动了手脚,最后不一定会善了的,过去那些都是小打小闹的,王冉写得出来别人也同样写得出来,这次就不同了。

    心里庆幸的同时也觉得王冉藏心眼,你看过去她就是藏拙啊,这是防备着自己是吧?

    这么高兴的事儿,所里自然是要奖励的,原先说好的房子,外加公派到非洲博茨瓦纳援助果蔬技术任专家组长。

    这个荣誉就真的不低了,本来大家都对出国的名额抱着希望,虽然去的地方不够好,但是享受的是回来之后和过程之中的补贴,这个钱不少的。

    之前王冉获得哪些奖项,董梅倒是没有什么感触,可是这次出国的机会她争取了很久,她家孩子现在念书需要钱。

    心里的感觉就是怪怪的,说不嫉妒那是骗人的,微微泛酸。

    “进来……”主任的声音从里面响了起来。

    董梅深呼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主任满脸堆着笑容;“这事儿啊,本来是有戏的,可是你也看见了现在王冉获奖了,全国全省又是上中的,上面所长也很重视,吩咐人才一定要重点培养,下次吧,下次应该会有你的。”

    董梅觉得不公平,就因为王冉得奖了,所以取代了自己的位置?

    董梅是研究所里的老人了,她是不如王冉一鸣惊人,可是她自认自己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也没有帮助其他同事吧?之前说有九分的希望自己能去,现在为什么不叫她去?

    王冉获奖了,跟出国有关系吗?

    主任现在是把两面三刀给诠释得特别清晰,董梅这事儿本来人员就是没有定好,要过去的也是有一定表现的,她之所以告诉董梅有九分的把握,那时候就是因为她每天都来烦自己。

    最后成不成谁知道,现在不是挺好的,因为这件事儿董梅跟王冉以后还怎么处?

    主任就不信她们两个还能跟以前一样,别说她狠毒,独食不好吃的。

    主任心里特别火大,房子就这么飞了,回到家儿子就开始缠着她,接过她的包给挂了起来,然后各种拍马。

    “妈,房子的事儿有着落了吧……”

    主任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觉得特别生气,都跟他说过了,现在所里根本就动不了那个名额,所长都知道了,自己还能做什么,就是儿子背后的那个小妖精撺掇的。

    “儿子啊,妈没用,这房子是彻底没戏了,王冉获奖,房子所长都说给她了……”

    主任的儿子立马脸就黑了,对着自己妈就比上手指了。

    “什么他妈的玩意,什么叫给她了?那是她的?给她了,我结婚怎么办?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弄个大房子我就没完,要不然你就跟我爸搬出去住,房子腾给我……”

    说完话气呼呼的把自己摔在沙发上。

    主任就特别怕她儿子,自己过去哄。

    “好儿子,你看我们家现在条件真是不行,你们要是打算结婚就在家里结不是挺好的?”

    那主任的儿子能听进去嘛,把家里好个砸,主任坐在沙发上哭,她儿子这边就直接去未来丈母娘家了,要说主任这儿子找的也是厉茬,女儿跟妈都是厉害的,有心计。

    “没房子?你妈之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未来丈母娘看了对面的人一眼,满眼的不待见,我女儿这么漂亮找谁找不到啊,不一定非要跟你结婚的,没房子啊,那就别结婚。

    主任跟自己儿子说的很清楚,可是她儿子好面子,觉得这事儿要是跟未来丈母娘说了,就好像少了一层面子一样,就一直瞒着,说房子肯定能到手,那边就磨自己妈,以为会磨下来,结果最后就闹成这样了。

    “阿姨……”

    “什么都别说,没房子就不行,现在有几个女孩子结婚没房子的?我养了多少年的宝贝疙瘩就这么跟你走?你想的不要太美,当初你们两个恋爱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跟她不合适,你看看你的身高,你的模样,这些都不是我满意的。”

    主任的儿子在家里多混蛋,可是到了未来丈母娘的眼前,连个屁都没有。

    “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答应我的,你答应我了……”

    主任儿子的女朋友就开始闹。

    “行了行了宝贝儿,你相信我,我爸妈手里有钱,我一定叫他们给我们买。”

    女孩子看了一眼男朋友,终于是不闹了,不过也给主任的儿子打的够呛,那拳头就一直没消停过,不过小青年都认为这是爱的表现,看了自己男朋友一眼:“你说真的,你可别骗我,你都骗我好几次了,我妈现在都说叫我不要嫁给你了……”

    主任儿子这么一闹,你说她还能有什么办法?

    买房子现在真是没这个条件,那个小妖精还不肯跟他们一起住,难道真的叫他们搬出去?

    主任还不干呢。

    给简心妈妈打了电话,不过简心的妈妈过了一会儿才说;“这样啊,我最近时间比较紧,可能没什么时间,那我先挂了。”

    简心她妈是最懂得见风使舵的人,你都没有用处了,我还跟你联系什么?

    你帮了我女儿什么啊,现在竟然狮子大张口跟我要房子,我欠你们家的吗?

    简心从楼上跳跳的下来,把身体抛进沙发里。

    “妈,谁啊?”

    “你们所的主任,跟我说她儿子要结婚,可是她手里没有钱,抱怨被。”

    她就当成笑话在听了,把孩子给教育成了那个样子,她还好意思说,自己要是她就干脆一头撞死算了,怎么还有脸跟别人哭诉呢?

    简心拿着水果盘里的桃子咬了一口,病态。

    “伟宸呢?”

    “他出去了,车子有点毛病。”

    简心妈妈叹口气:“知道王冉得奖了吗?”

    简心开始没有什么表示,过了一会儿,语气有些酸:“运气的事儿被。”

    她妈看了她一眼:“那什么时候你也运气一个给我看看。”

    “妈,你什么意思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

    所里的动作就特别快,除了房子还有一些奖金。

    王冉接过来钥匙,本来这房子是没有这么快下来的,要走一定的程序,可是所长是觉得,既然早晚都是她的,不如早点给,这样也能起一个鼓舞士气的作用,大家都看到了,只要你们也能得奖,所里就给,对所有人都是一个待遇的,只要你有本事。

    “王冉啊,好好干。”

    王冉下班的时候外面又开始下雨了,现在就进入连雨天了,早上出来的时候也许天气还不错,下午晚上就很有可能下一阵,还不大,也许就是几分钟的事儿。

    林潇潇从外面办事回来,屋子里董梅跟方瑞珠都在做自己的事情,王冉获奖又不是她们获奖,日子还得照样的过。

    “王亮来所里了……”

    王冉抬起头看了林潇潇一眼,她觉得这样挺没意思的,之前林潇潇问自己,自己也说过了,她对王亮没有别的意思,她要是想去追,那就追,总跟自己阴阳怪气的算是什么意思啊?难道她就长了一张任人欺负的脸?看着林潇潇还没打算完,王冉开始收拾桌面的东西。

    “这回你们之间什么阻隔就都没有了,王冉你够不老实的了,你说你跟我讲实话,难道我还会撬同事喜欢的人,这下我成什么了?”

    “我从来没有跟他一起过,你是听谁说的?是我说的还是王亮说的?王亮来所里了,不然我们就去问问他?”王冉非常不满。

    别的事情她可以忍,但是林潇潇几次三番的,因为王亮跟自己阴阳怪气的自己忍不了,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林潇潇笑:“干什么啊,这么认真,同事之间开个玩笑你都开不起了?王冉你这一获奖,怎么脾气看着越来越大呢……”

    林潇潇的意思是指责王冉现在有本事傲气了,在同事里就说话硬气了。

    王冉认真的看着林潇潇的脸:“我再说一次,王亮我对他没有意思,你想追你就去追。”

    林潇潇被王冉弄的也有点下不来台,很是火大,这话是她说的是吧?

    “行,我去追他,将来我希望你记得你今天说的话,有的时候女人把自己的位置抬得太高,男人就跑了。”

    一直到今天林潇潇都认为王冉是在故弄玄虚。

    林潇潇下班的时候看着王亮撑着伞准备出去,自己就跑了过去,跑到伞下。

    “顺路吧把我送到车站。”

    王亮耸耸肩,都是认识的要是拒绝好像也不给对方面子,王亮这人本来又贫,你说他跟谁讲话都是这样的,自己一点顾忌都没有,虽然知道林潇潇的心思,也没往心里去,怎么她还能逼迫自己跟她成吗?

    林潇潇笑的就跟花一样,觉得这事儿很靠谱儿了。

    王冉晚上到家,拿出来一万块钱给王妈妈,叫王妈妈替她存起来,这不就因为兜里有钱就没去成商场,还有房子的钥匙,这给王妈妈高兴的,立即就兴奋起来了。

    “现在还分房子呢?哎呦我女儿真是了不起啊,你爸要是知道了非乐抽了过去不可……”

    王冉看着自己妈妈,这是什么比喻方式啊。

    徐秋华早上听着王冉亲口说的要给王焱买鞋,结果回来的时候她就空着手,一听王冉得了一套房子自己也挺高兴的。

    “这样王焱将来不用愁了,就是他爸妈买不起房子,还有姑姑给呢。”

    王妈妈挑着眉头看着儿媳妇,她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伸手就要了?

    “王焱是王冉的孩子吗?”

    徐秋华满心的激动被王妈妈一棍子就给打消了,真是的,不过就是说说,干什么这么认真啊。

    “秋华啊,我们家没穷到那个地步吧?怎么什么东西你看见了就都想伸手要……”

    王冉拉了她妈的手一把,王妈妈就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徐秋华的眼神很不待见,徐秋华站着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站在哪里,手也没有地方摆,觉得面子都丢光了,动不动就说她,眼泪掉下来就甩头回房间了。

    “她还哭呢,你说是点东西她就想要,张口就说,自己家的人也就算了,将来你结婚还这样,姑爷挑不挑?”

    简直就是不着调。

    王冉拍拍自己妈妈的手,算了吧,说了也没用,反到叫嫂子心里恨母亲。

    徐秋华回到房间里把门带上,自己扑在床上好个哭,怎么就能这样说她呢?她开玩笑的婆婆就听不出来啊?再说王冉不是喜欢王焱嘛,就给了能怎么地?将来房子说不定多便宜呢,那时候都不值钱了。

    “妈……”王冉还想劝,王妈妈索然道:“好好的事儿碰上她就索然无味,你哥回来我非得好好跟你哥说说看,这就是他找的老婆?”

    王冉失笑,摇摇头。

    这边王爸爸是什么话都没有说,王妈妈说的眉飞色舞的,说晚上要烤肉,庆祝一下。

    “你赶紧开车去市场,买点牛肉羊肉回来,海鲜什么的一样买点。”

    徐秋华受委屈了就肯定跟自己娘家妈报告,在屋子里都要哭岔气了,王妈妈跟王爸爸出去了所以肯定听不见。

    “妈,我都要被气死了,我就是开玩笑说了一句……”

    徐秋华的母亲压低声音:“你还有脸跟我哭,你小姑子得了一个房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可好,开口就要,你婆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在背后撺掇你呢,秋华啊,王超挣的钱不是挺多的,你怎么就可着王冉盯上了?人家的钱怎么就应该都给你儿子?你说话之前就不动动大脑,难怪你婆婆说你,说你说的一点不委屈,你活该。”

    徐秋华对着电话哭,大哭。

    “你是不是我亲妈啊,你帮着别人来收拾我。”

    “我就是你亲妈我才这么说,你就一点不着调,没嫁人的时候还好点,现在越来越过分,我要是帮着你,你明天就能离婚了,你等王超晚上回来的,你看你婆婆跟不跟他讲,到时候就热闹了,我看你怎么办。”

    徐秋华一听,果然就紧张了,把这码事都给忘记了,怎么办啊?

    自己挂了电话都没有时间在抱怨,这次惨了,要是婆婆说了,王超不会放过自己的。

    她就真的是开玩笑的,她不是有心说的。

    徐秋华总是给自己找借口,说现在发生的一切就不是自己心里所想的,她心里想的是另外的一回事儿,是她嘴巴笨,王妈妈把她看得透透的,她不是嘴巴笨,她就是脸皮厚。

    *

    徐秋华不知道王冉跟吴国太说黄的事儿,所以她妈也不清楚,晚上出去溜达,正好看见吴国太的妈妈就顺口说了。

    “还没恭喜你呢。”

    吴国太他妈转过头:“恭喜我?有什么好恭喜的?”

    “你这是不知道吧,也是,叫国太跟王冉说声恭喜,王冉获奖了,得了一套房子,这回结婚也不用买了……”

    吴国太他妈吃惊不小,房子还能得?

    问明了原因,她是真的不了解,还给房子呢?

    现在这房子这么贵,奖励一套房子,这研究所挺有钱的啊,不会吧?真的假的?

    回到家跟吴国太他爸一说。

    吴国太的爸爸沉默,好半响道:“那现在怎么办?都黄了,也跟我们家没有关系。”

    他们家就是差一套房子,要是吴国太自己手上有一套房子也早就结婚了,你说王冉家条件那么好,还给什么房子啊。

    “明天我跟你去王冉家。”

    “去了干嘛?”

    “还能干嘛,跟王冉妈妈聊聊,我们是诚心想要跟他们家做亲家的,孩子有什么问题也得接触接触再说,现在王冉就见了国太几面就说不合适,是不是有点轻率?从当朋友开始。”

    “人家能干嘛?我现在是觉得王冉的条件是不错了,女的干到这个地步,国太的工作比不过她啊。”吴国太父亲心里想的是,儿子的工作不如王冉的好,将来真结婚了,王冉压着儿子,儿子受气怎么办?

    “你现在担心的太多,以后的事儿以后再看,不然以我们家条件,国太能找到什么样好的?就是人漂亮,可是不会过日子,是你能贴钱还是我能贴钱?我们能卖盒饭卖一辈子?我们卖一辈子,你就愿意把盒饭两个字贴在你儿子的头上?”吴国太的母亲劈头就问。

    吴国太的父亲沉默了,是的,他也盼着儿子好过。

    *

    雨下了两天,开始之前是瓢泼大雨,后来变成了雨丝,天空中的细丝斜着洋洋洒洒的飘了下来,层层叠叠敲打在车玻璃上、地面上,行人的脚背上,从昨天就开始下,所以街上没有带伞的人不多。

    只是偶尔能看见一两个跑过去的欢快少年,年轻的时候活力就是多,即便被雨淋湿依旧会笑容满面。

    王冉答应给王焱买鞋了,今天天气不好也出来了,打着一把透明的雨伞,在人行道上等着车辆过去,有的伞下是一对对的小情侣,两个人挽着胳膊,亲热的交谈着,有的是同事,在说着单位的事情,还有的就是孤单的一个人。

    前面的信号灯变了,王冉慢悠悠的跟着人群往前去,简宁站在隔壁的路口,今天明明该是休息的,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身体上感觉到了疲劳,躺在床上确实辗难眠,米糊糊的闭上眼睛,就总是梦见那张脸。

    前方的人群已经动了,简宁打着伞却没有动。

    上一次见到她也是这样的大雨,只要下雨就会想起她,有后悔,怎么就没有主动说上两句话呢,人和人交往都是靠着一个熟悉,不说话永远就都是陌生人。

    雨丝从天空飘下,后面的人对简宁问了一句。

    “先生你要不要走?已经变灯了。”

    简宁缓过神,奇怪的很,地球几亿几千万个人,他就特别想那个人。雨势突然就大了起来,呼啦啦的倾盆而下,小一些的雨伞都挡不住了,不巧的很,简宁的跟王冉的就都是小伞,简宁的鞋子好像有些湿,裤脚也全部都是雨水。

    王冉撑着伞往一侧的屋檐下跑,这到底是什么鬼天气?

    前一秒还好好的,突然就下起来了暴雨,雨伞都挡不住了,打雨伞也挡不住雨水,肩膀上全部都潮湿了,鞋子就更加不用说了,王冉有些后悔,如果知道今天这样,她就不出来了。

    看着好多人都往一个音像店的屋檐下跑,王冉用手挡着前面小步也跑了过去。

    王冉关上伞,自己拍着衣服,这次真的是‘湿身’了。

    简宁站在后面,看着前面,雨丝变成了雨瀑布,没有一丝的缝隙,眸子看着前方,明亮且灼目。

    王焱给王冉打了一个电话,王妈妈坐在一边,跟孩子说,孩子学。

    “姑姑,外面下那么大的雨,奶奶叫你找个地方躲躲,不然姑姑回来就成落汤鸡了……”

    王冉眉眼弯了起来:“你知道什么是落汤鸡?”

    “就是一种鸡被……”

    王冉的眉眼之间带着笑意,这孩子太逗了,旁边的女孩子抱着自己男朋友的胳膊在抱怨:“雨到底什么时候能停啊?被困在这里怎么走吗?”

    男孩儿看了一眼时间,两个人想往外冲,但是走了没两步又跑了回来,风大雨大,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都是你害的……”

    简宁扬扬唇,他有听见女孩儿愤怒的声音,因为这时候没有人说话,正好就听入耳朵里了,伸出手感受着雨拍打在手心里的感觉,王冉伸出手,她其实挺喜欢雨水的。

    忽然大雨,我们有缘相遇,你也在这里被雨淋湿,小小的屋檐就这样变成了你我的伞。

    萍水相逢,我们还很陌生。

    你说人和人有一种缘分,很像晚风轻轻吹拂街上人们面容那么轻松。

    人的一生中际遇常常有,并非每段都有感动……

    简宁就站在那里,有几个女生从远处跑过来,叽叽喳喳的,高挑的身材,不错的脸蛋,女孩们儿就私下议论,现在流行的就是这款儿。

    有个女生的胆子特别的大。

    “嗨,你好!”

    简宁瞥了她一眼,唇角抿起,他不太喜欢主动的女生,哪怕再好他都不喜欢。

    雨势渐渐小了起来,王冉看了一眼时间,撑着伞就赶紧跑了出去,刚才那对想冲出去的男女也快速跑了出去,不巧的是撞到了王冉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王冉被狠狠踩了一脚,那男生有些抱歉的说着。

    王冉的眼底夹杂了一抹笑意,不以为意。

    “没关系……”

    简宁曾经说过的,他最大的两个优点就是,哪怕在车站见过一面的人,十年之后在叫他认,他还是能认得出来,在有一个就是对声音的敏感,身体一僵,微微愣了一秒就追了出去,头发被雨丝瞬间就打湿了,被风吹了起来。

    前方的人都打着伞,这要去哪里能把人找出来?

    或许是自己听错了,可是简宁想,一定就是她,他是不会听错声音的。

    站在雨中,手中提着雨伞,这种冲动是不属于他简宁的,从小他就是一个特别淡定的孩子。

    王冉给王焱买了鞋,售货员交给她,王冉微笑着接过来,路过下面某家男装店站住了脚,这家是出了名的贵,但是衣服做的就跟别的家不同,王冉每次路过都会站住脚然后看上几秒。

    这辈子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买给未来的丈夫。

    “欢迎光临!”

    售货小姐看着她站在外面,从里面走出来,脸上挂着职业的微笑。

    王冉收敛了脸上的表情,遇上一个能叫自己心甘情愿买衣服给他的男人太难了。

    未来的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在焦急的等待自己?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到底有没有命中注定?属于自己的命中注定在哪里?

    王冉在门口站了能有三分钟,脑子里就是奇怪的念头,告诉自己,也许等上三分钟就会等来自己的另一半,三分钟已经到了,还是没有等到未来的那个他。

    王冉进了旋转门,简宁前面有几个人,旋转门转动,他的视线向前,王冉的视线看着外面,两边的口对准商场跟外面,王冉打开伞,简宁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