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69 女婿上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妈,我没有单身的打算,所以你其实真的不用……”王冉觉得母亲的担心自己虽然明白,但是不能理解,再因为自己气出来一身的病,这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她想结婚,多少次妈妈念叨的时候,满脑子里就想着,随便抓到一个人就结婚吧。

    听见别人说自己不正常的时候,邻居单位同事,她就想就这样吧,爱情是什么啊?坚守一份并不存在的,她等的人就真的在未来等着她吗?如果她到了路口却没有发现那个人,或者那个人迟到了怎么办?她还能有多少的耐心等待下去?

    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她等不起。

    想归想,当吴国太出现了,吴国太说的情话,应该算是情话那么的动听,她为什么就听了很反感呢?

    王妈妈摆手,跟她说的再多她也不能理解,拍拍女儿的手拽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等你将来生了孩子,你一定经历一次,别说你到时候不会催促孩子,事情没有发生到你的身上,你现在怎么说都行,睡觉吧,我困了。”

    折腾半天终于有困意了,王妈妈背对着王冉就躺了下去,好不容易才迷糊着,王冉也躺了下去,自己从后面抱住妈妈。

    “妈,我好爱你啊。”

    “别犯贱了啊,要是真爱你老妈,你就赶紧找个男人嫁了,其实王冉啊,要不然我去医院找那人去?”

    王妈妈又突然坐了起来,一说这事儿就立马精神,她去找,到时候丢的也是她的脸,不丢王冉的,怕什么啊。

    “妈……”王冉有些为难。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就照着你这脾气,什么缘分来了你也抓不住,想当年我追你爸的时候,认准了管别人呢,错过了就不是你的了……”王妈妈又嘟囔了两句,这次真的睡过去了。

    王妈妈年轻的时候家里就这个条件,书也没有念多少,不过那个年代普遍都是那样的,不是亲妈自己就得替自己打算,将来结婚你还指望家里给她出点什么?王冉妈心里比谁活的都明白,下面几个弟妹都在念书,家里穷的就只差没出去要饭了。

    她是在生产队遇上王爸爸的,那时候下乡,两个人分到一起去了,挣工分,王妈妈就细心的观察王爸爸,觉得这个人不错,脾气好人也挺老实的,王爸爸那时候家里是要给介绍对象的,结果王妈妈一听说王爸爸家里那边有动静,自己把王爸爸给约了出去,开门见山,我就想跟你结婚,你跟不跟我结婚吧,王爸爸当时都懵了。

    王妈妈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王爸爸就是一般人,王爸爸这样的人呢,多一句话都是不肯说的,有时候王冉的个性就是随了她爸,王妈妈不,她有话就必须说出来,说出来完事儿,个性特别撒愣,一是一二是二的,所以对于王冉没结婚这事儿,王妈妈真的要被女儿给逼疯了,只求她能嫁出去就行。

    王冉靠在床头,想着妈妈说的话,自己去医院找?

    不不不。

    早上三点多王爸爸就起床出去干活了,他习惯起早,主要也是睡不着了,王妈妈也跟着起床了,就睡了那么一会儿,王冉还在睡呢,王妈妈给女儿扯扯被子,换了衣服悄声的带上门。

    “起来了?”王妈妈看着王爸爸准备出去问了一声。

    王妈妈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放在桌子上,自己随后就跟着王爸爸出去干活了,差不多六点左右,气温就开始上升的厉害了,王妈妈抬起来腰身喘气。

    “我想想还是不行,我去找那个医生一趟吧,这样不行。”

    王爸爸没说话,知道自己说了也没用。

    吃完饭王冉今天还是休息啊,在房间里看书呢,王妈妈都换好了衣服,特意打扮了一下,拿着自己的包这就准备出门了。

    “妈,你这是要去哪里啊?谁家办酒席吗?”徐秋华从房间里探出头,婆婆这穿的不对啊。

    这感觉怎么好像是要去吃酒席一样的呢?

    “我出去办点事儿,秋华啊王冉这早上也没有吃多少,你中午给她弄点高粱米水饭。”

    “高粱米多粗啊,我不喜欢吃。”徐秋华脸上都是不愿意,谁愿意吃那个东西啊,也不好吃。

    “我乐意吃啊。”王焱突然冒了出来,晃着小脑袋,徐秋华照着儿子的头就打了过去:“哪里都有你,哪边凉快去哪里待着去。”

    “我看就这里凉快啊。”王焱说完嘿嘿的就跑掉了。

    “你不愿意吃你可以做别的,王冉这不是便秘的有点厉害,你给她做了,做一点就行。”王妈妈一边说着一边往外面走,换了鞋就出门了,王爸爸跟着出去,他是想送,王妈妈没让:“你回去吧,我打车去就行。”

    王爸爸看着王妈妈上车离开的,自己又看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去。

    徐秋华翻着白眼:“做两样的饭,多麻烦啊,媳妇儿就不是人,媳妇儿就跟老妈子似的。”

    王焱跟小火车似的冲到王冉房间的门口:“姑姑,姑姑……”跟小八哥似的。

    “嗯?”王冉打开门,椅子滑了过来,王焱站在门口不进去:“姑姑,我想吃雪糕,你给我买被?”

    王焱不给他妈说因为说了也没有用,他妈才抠呢,一买就给他买便宜的,他喜欢吃蒙牛和伊利的,喜欢吃美登高。妈妈老是图便宜。

    王冉起身拿过来自己的钱包,领着王焱的小手。

    “姑问你,你学画学的怎么样啊?要是学的不好,姑可不给买了。”

    王焱盯住王冉的眼睛:“我老师都说了,我挺聪明的,嘻嘻姑姑我很棒吧?”

    王冉摸摸孩子的头,领到门口,自己蹲下身,胳膊夹着钱包给王焱系鞋带,这孩子就是这点不行,系鞋带学了多少次了,就是系不牢,你要是让他自己系,走路就会绊倒自己,什么时候松开的都不知道。

    王爸爸进门,就看着女儿带着孙子要出去,也没有问。

    徐秋华从厨房探出头:“王冉啊,你别给他多买,这个小兔崽子一吃冰淇淋就不愿意吃饭了。”

    “嗯,知道了嫂子。”

    一大一小,王焱晃荡着跟姑姑牵着的手,孩子一会儿这里看看一会儿那里看看的,看见人离老远他就出声喊人,嘴巴特别甜,个性不像是王超,有点像是他妈妈,王超跟王冉都差不多,随王爸爸有些发闷。

    领到批发部,王焱的烦恼就来了,他每个都喜欢吃,这要怎么办啊?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姑姑,他是做不了决定了,只能让姑姑做决定了。

    “只能买三个,要不然回去妈妈就该不高兴了。”

    三个啊?

    王焱看着冰柜里面,都想要怎么办?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王冉,王冉的表情平静,王焱一看姑姑这是不会心软了,快速挑了三个,他不是选不出来,他就是想多要两个。

    徐秋华一边做饭一边嘟囔,这就是不嫁人的坏处,你赶紧嫁人了,到时候你愿意吃什么都行,何必在娘家糗着呢,多没劲儿啊。

    你要让她天天回娘家,徐秋华还不愿意呢,她心里挂着王超跟王焱,舍不得。

    王冉回了房间,王焱他妈那边吼着:“马上要吃饭了,你还吃冰淇淋给我放回去,听见没有?就你姑姑惯着你,下次谁说给买也不行……”

    徐秋华这就跟追‘鬼子’似的,王焱腿短跑的快啊,徐秋华就在后面追。

    *

    王妈妈抬头看了一眼,硕大的烫金字,上中市医大二院。

    王妈妈叹口气,得,她是为了女儿什么都豁出去了。

    挂号,还特别询问了一下护士。

    “我之前生病啊,有个简医生照顾的特别好,我就想问问,简医生今天在不在啊?”

    那护士一愣,主要没有这么问过的好像,病人找的一般最多的都是专家诊。

    “简医生在阿姨。”

    王妈妈觉得至少今天来的还算是对的,在心里自己给自己打气,为了王冉,值了。

    医生办公室里面有好多个人,王妈妈推门进去一看人都满了,自己马上又退了出来,她觉得那么多人自己也不能当着别人的面说。

    乔芸就在里面,不过被挤在墙角那个位置,王妈妈没有看见,乔芸想法跟王妈妈如出一辙,也是想等人都走了,自己才好开口啊,可惜她的号排在前面,自己回头对着一个大妈说着。

    “阿姨,我让你先看吧。”

    结果今天碰钉子了,那老太太脸很寡,一看就是属于那种不太好相处的人,看了乔芸一眼:“你到了你就看,你让给我干什么?不看病你来医院做什么?”说着说着口气就尖锐的很。

    她这么一说,你说屋子里的人全部都回头看着乔芸,乔芸的脸瞬间爆红,她觉得这个人真会是的,自己好心好意的叫她先看,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啊?

    心口跟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特别是简宁还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阿姨,我想您可能是着急,想先叫您看,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呢?”

    旁边也有帮着乔芸说话的人。

    “是啊是啊,人家孩子合计让你先看,你还不愿意……”

    “我用她来让我?有毛病吧,排到谁就是谁,来这里装雷锋来了。”那阿姨的声音又大了一点,简宁的椅子转过来:“阿姨,您别生气,来……”

    王妈妈看着里面出来几个人,自己就推门进去了,正好就看见乔芸了,乔芸合计刚才走出去的就是最后一个,今天她就一定要表白,坐下身还没说呢,王妈妈就推门进来了。

    “大姨……”乔芸叫了一声。

    王妈妈看了一眼乔芸点点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啊?”

    简宁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王冉她妈,主要印象太深刻了,这样的病人不少,但是王冉她妈很有个性,太特别了。

    “阿姨……”简宁起身。

    乔芸一愣,怎么还认识她大姨?

    用目光看着来回在王妈妈跟简宁的脸上巡视着,试图找出来一点什么。

    王妈妈清清喉咙:“简医生啊,我有两句话不知道能不能单独跟你说一下。”

    简宁笑了一下:“行,阿姨,那我们外面说吧。”

    办公室的话还有一个乔芸,也不能叫病人出去等,只能他出去跟王妈妈谈。

    “大姨你跟简医生认识啊?”乔芸一点都不上道,人家明摆着有话要说,你就老老实实的待着自己得了被,可是她不,凑上来问了一句。

    王妈妈现在哪里有心思搭理乔芸啊,满肚子都是要跟简宁的说,自己还打着草稿,这话要怎么说才显得得体,可不能把王冉给兜进去,女孩子还是要有点矜持的好,自己先看看这小简医生的态度再说。

    “嗯,大姨有话要跟简医生说,你先等一会儿啊。”

    王妈妈跟简宁前后出来,后面就是安全出口,简宁的办公室是在最末,简宁看了一眼办公室里,就带着王妈妈推开那扇门出去说了。

    “阿姨,你身体哪里有觉得不舒服吗?”

    王妈妈只觉得眼睛一热,你说多好的孩子,就连了解的机会都不给王冉,就被自己那弟弟给搞砸了,现在王妈妈看见简宁,心里酸涩的很。

    王妈妈一点一点再说,简宁的眉头慢慢纠结了起来,王妈妈注意看着简宁的脸,他要是稍微有些不愿意的神色,王妈妈就会立马说起来其实她女儿没别的意思,是自己背着女儿来的。

    乔芸在办公室里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王妈妈叹口气:“你也别觉得阿姨开放,阿姨住院的身后啊就是觉得你好,当时你们医院的小护士还说呢,我们简医生没有女朋友啊,王冉要不是说你拒绝过她,我那时候就开口了。”王妈妈说说就激动了起来,拉着简宁的手,简宁也没有松开,任由王妈妈拉着,王妈妈的眼泪掉在简宁的手背上:“我这当妈妈的真的不容易啊,你说孩子大了不结婚,好不容易看上一个,结果中间传错话了,这幸亏是阿姨记得你,不然哪里去找?”

    简宁默默的没有出声。

    王妈妈心里有点叫不准了,这是乐意还是不乐意啊?怎么一点态度都没有呢?

    叹口气:“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你要是愿意,这样处处看,男女得相处在一起才能知道以后合适不合适,你说阿姨说的对不起?”

    简宁说道:“阿姨,你说的我都明白。”

    王妈妈等着他下句话,可是人家就是没有话了,弄的王妈妈这个郁闷啊,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你倒是痛快的给我句话啊?就这么晒着我有意思啊?怎么跟家里的那个滚刀肉似的,一锥子下去都看不见血腥的那种。

    简宁的个性说得好听那就是稳当,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滚刀肉,性子慢,多少有跟王爸爸差不多的特质。

    王妈妈这边被悬着,你说不上不下的,他这边也不给一个准确的说法,总算是动了一下。

    “阿姨,这是我电话号码。”

    王妈妈看着自己的手机,你给我电话号码干什么啊?

    心里有点着急,不行,什么脸面不脸面的,先说完了算,剩下的就看老天爷安排吧。

    “这样啊小简,你要是愿意呢,今天星期天了哈……”王妈妈心里有点惋惜,打铁得趁热,这要是等到下个星期,说不定就有什么变故了:“你明天什么班?”

    简宁笑了出来在,这次真的笑出来了。

    王阿姨着急他是真看出来了。

    “阿姨,我明天白班。”

    那就是说晚上没有事情。

    “你几点下班啊?”

    王妈妈这就跟简宁约好了,叫他明天去家里玩,地址写给了简宁,就怕简宁找不到啊,一直问。

    “你去过这个地方没有啊?可好找了,你要是找不到啊,你就路边一打听,你坐地铁……”

    唠唠叨叨唠唠叨叨的说了能有十多分钟,简宁脸上依旧维持着自己的笑容。

    “阿姨,我去过那边,我知道的。”

    “那行,小简啊,你要是找不到你就给阿姨打电话,我不是把家里跟我的手机号都留给你了,找不到就打,我过来接你啊,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你可不能骗阿姨。”

    简宁送着王妈妈下去,王妈妈这就彻底把乔芸给忘记了,乔芸是谁啊?

    她现在只知道一点,她女儿可能过两个月就会结婚,耳边似乎听见了婚礼进行曲的前奏,果然是没白来啊,她就说嘛,靠着家里的人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

    “小简回去吧,阿姨这就走了。”

    简宁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王妈妈坐上去,你说简宁就非要给钱,王妈妈就推,两个人一来一回的。

    “赶紧回去,我给就行。”

    简宁还是把钱给司机了,自己转身就进去了,走了没有几步回头对着王妈妈摆摆手,王妈妈这美的,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是你家姑爷啊?”司机问了一句。

    王妈妈美滋滋的:“能看出来啊?”

    司机笑笑,你这么热情看不出来才怪呢,而且一看就是还没成的姑爷,到时候结婚了那就是另外的态度了,成了自己盘中餐还需要紧张客气吗?大家都是从年轻人过来过的。

    王妈妈等这车子都开出去多远了,这才想起来乔芸,猛地一拍头,她把乔芸给忘记了,不仅忘记乔芸了,简宁家都是什么样的她都没有问啊,父母都健在不健在啊,家庭关系复杂不,不过一想,明天晚上问也行。

    她当然不是查户口的,这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自然要问的明明白白的。

    简宁从下面回来,推开办公室的门,自己没忍住唇角就翘了起来,峰回路转?现在算不算是?

    乔芸早就离开了,乔芸决定不表白了,很简单的道理,大姨认识简医生,那就让大姨介绍自己跟简医生认识,这样总比自己开口的强,要不然他说不定会认为自己是疯子。

    乔芸进了家门,心情不错,外婆看着她心情好,自己也跟着高兴。

    “今天去哪里了?这么高兴?”

    “外婆我在医院看见大姨了,我看病的那个医生我觉得挺好的……”乔芸一说,外婆紧张了起来,怎么就跟医生对上了?这看病就能看出来对象?乔芸会不会被骗了啊?

    “对方没有对象吗?家里什么条件啊?”

    乔芸温顺的回答着:“我也不知道,我看着我大姨跟他认识,外婆你跟我大姨提一句被?”

    外婆面如寒霜,哪里就这样看上眼的?

    你连人家基本的条件都不知道,王冉她妈认识的?是她介绍乔芸认识对方的?

    乔芸进去洗澡了,外婆等不了就给王冉妈去了电话,王妈妈这边还没有到家呢,徐秋华接的电话:“外婆,我妈还没有回来呢,等晚上她回来我告诉她。”

    “不用了,我也没有什么事儿。”

    外婆一寻思,这样不好,非常不好,还是等下次看见了再说吧,再说一个没人介绍的,这事儿有点不靠谱啊。

    她坏了王冉一次,心里总是觉得王妈妈说不定也会不安好心。

    王妈妈这边下车,就跟出了笼子小鸟一样,恨不得脸上就贴上几个字,我女儿有男朋友了,这回不仅有男朋友了,还是一个舒心的,王冉愿意,自己也愿意的。

    到家换了衣服,换上家居服,美滋滋的,关上门跟王爸爸说了一会儿话,王爸爸没一会儿就开车出去了,徐秋华听见车声,从屋子里出来。

    “妈,我爸去哪里了?”

    “啊,去买点海鲜,明天家里要来客人。”

    徐秋华满头的问号,又要有谁来啊?

    王妈妈在门上敲了一下:“王冉啊,休息没有?”

    “嗯,妈你进来吧。”

    王妈妈推开门进去,带上门,王冉从椅子上起身,拽拽自己的衣服,活动活动脖子。

    “怎么了?”

    王妈妈心里今天甭提多舒坦了:“我听你这声音,好像开始转好了?”

    王冉点点头。

    王妈妈的视线盯着女儿:“我今天去医院了。”

    她一说王冉就好像想到她妈干什么去了,坐着没吭声,王妈妈以为她会开口问,结果这孩子,她心里现在就发愁了,就自己女儿跟那个小简医生真要是结婚了以后,这两人能生出来孩子吗?

    孩子不是对着坐着就能生出来的,总得有个人主动吧?

    王妈妈真是担心的多余了。

    这事儿她也没打算瞒着,索性直说,从头到尾自己怎么说的,简宁怎么回答的,王妈妈现在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觉得简宁哪里都好,你说吴国太就挺好的吧,可是这简宁比吴国太还好。

    “这是他电话,我跟他说好了明天晚上他下班过来家里吃饭,你就主动点,一会儿给他发个短信,我看着他啊跟你爸那个性太像了,这回成了,你不是老是时候就想找你爸那样的嘛,老天成全你了。”

    王妈妈觉得有时候这些东西不信都不行,王冉从小到大就跟她爸的感情好,一直说她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找老公就找她爸这种,吴国太那种她觉得太会说了,这回来了一个不会说的,看她以后要是觉得日子闷,跟自己抱怨的。

    王妈妈现在心态一下子就放平和了,好像所有问题瞬间都解决掉了。王冉不吭声王妈妈这回也不着急了,我能为你做的,我都做了,我就不信了,以前你说这个不合适那个不合适的,这回找了一个你顺心的,要是再不合适,自己也没有办法了。

    王冉的心情有点乱,拿着那个号码回了自己的卧室,你说王妈妈办事也是着急,根本就没有留给简宁王冉的电话号码啊,简宁就是有那个心想要联系,他联系不上啊。

    简宁下班换了衣服拎着自己的包,进电梯的时候就一个人一直在笑,把其他人弄的莫名其妙的,电梯下行,进来两个护士。

    “简医生下班了啊?看着这么高兴?脸上的笑容不断?”

    简宁笑笑,电梯到了自己就走了出去。

    王冉躺在床上,就想着这个开头真的要自己来主动吗?

    王妈妈的原话是,自己跟小简医生说的明明白白的,他都了解了,他愿意来,就说明他心里也是愿意的,王冉就是先发一条短信什么的,也不影响。

    王冉坐起身,说不好是因为天气热还是因为心情焦躁,坐在凉席上盘着腿就盯着手机看,现在已经九点多了。

    咬咬牙狠狠心还是发了一条出去,别的她实在说不出来,就打了两个字,你好,然后迅速关机。

    王冉的心跳加快,用薄被蒙过头顶,自己恨不得闷死自己。

    活到一把年纪,连个男人都不敢泡她还能不能行了?

    简宁去冲澡了,回来习惯性的拿着手机看了一眼,有一条陌生的短信,点开。

    “你好。”

    这没头没脑的,这是谁啊?

    自己用毛巾擦着头发,他的头发修剪的很短,简宁不喜欢那些潮流,觉得那些跟自己也不搭,突然就想起来王妈妈今天要过他的手机号码,靠在床头,也是寻思了半天,要不是她怎么办啊?

    就算是她,自己说什么啊?

    真是够纠结的了。

    好半天撇出去两个字,你好。

    王冉是关机了再开机,开机了在关机,就来来回回的折腾,然后终于收到了短信,闭着眼睛点开。

    有了开头简宁说话就顺畅多了,王冉心里就特别害怕一点,别打电话给她什么的,她这个时候真的没有办法跟他通电话说,好在简宁也不是那样的人,发短信可以将彼此的尴尬降低到最低点,他有条不紊的问着王冉,把话题往王冉的工作上扯,简宁是个挺聪明的男人,他尽管有些腼腆,过于稳当,但是很会把握人的心思。

    王冉的手机自动关机了,不用说肯定就是因为之前她来来回回的关机浪费了不少的电,插上充电器这边简宁发了最后的一条,就是自己再愿意也不能拉着姑娘不让人家睡觉了啊,都这个时间了,要是人家还有工作,这不是打扰人工作嘛。

    王冉躺在床上,自己把双腿举在墙上,拍拍自己的脸,冷静冷静王冉。

    简宁这一天心情也没有看出来别的,只是高兴肯定的,开会的时候主任还在桌子上提了一下。

    “今天我们简医生的心情不错嘛……”

    大家呵呵的笑着,简宁也跟着笑。

    到时见下班,被一个病人给拖住了,简宁心里觉得是抱歉,自己可能是要迟到了,但是他没有办法离开,他的工作就是治病救人的,忙活完已经一个小时之后了。

    王妈妈大中午就开始准备了,这是打算做满汉全席啊,你就看着那桌子上摆的,看的徐秋华眼睛都疼。

    “妈,这今天到底是谁要来啊?我看着你这架势,什么大人物啊?”

    王妈妈可不管徐秋华,漂亮的菜还得用漂亮的盘子装,自己站在椅子上去上面够,徐秋华在下面扶着自己婆婆,这要是摔下来了,王超回来还不得嘟囔死自己。

    “妈,你下来吧,我来找,你要找什么啊?”

    王妈妈就纳闷,自己上次买的盘子都哪里去了?

    王妈妈有一颗恨嫁女儿的心,早早就替王冉准备了好多东西,她是觉得要是到时候一起买,有些手忙脚乱的,提前一点一点买好了也不算是过分,先准备着嘛,徐秋华在下面给吓的,你说老太太也不看着脚下面,差点就一脚踩空了,她这个年纪摔一下那就是要命的啊,骨头都脆了。

    王妈妈终于找到自己前几年买的盘子了,她花了好多的钱,自己都没舍得用,终于今天有场合用上了,总算是没白买。

    家里这又是螃蟹又是虾,王爸爸昨天就是去市场买的鲍鱼,可见王妈妈对简宁满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第一次来家里吃饭,她竟然给准备这些,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她非常乐意嫁女儿嘛。

    眼看着就五点了,王妈妈就开始着急了,这快来了吧?

    你说她这边就加紧速度,生怕简宁进门,饭菜还没好呢,又是过油又是弄高汤的,从早上忙活到现在她就一口气都没有歇,徐秋华现在看出来了,这情况不对啊。

    偷偷给王超打电话。

    “你看着吧,你妹妹可能跟吴国太要结婚了。”

    不结婚弄这样干什么?

    王超觉得徐秋华神经病又犯了,不是说都分手了嘛,还结什么婚啊,徐秋华挂上电话,自己耸耸肩,给人家吃鲍鱼,人家吃的出来味道嘛?

    六点了,王冉都回来了,简宁这边还没到呢,王妈妈就有点着急了,最后的五个菜就没敢做,这要是都凉了,到时候怎么吃啊?

    自己看了一眼王爸爸,王爸爸坐在一边看电视呢,坐的可稳了,一点都不晃悠。

    “你还坐,你倒是出去迎迎啊,要是不认识路走错路了……”

    王爸爸起身就真的出去了,王妈妈等王爸爸的人出去了自己才想起来,叫他出去迎有什么用啊,他也不认识啊,你说这人,你出去干什么啊?你认识人啊?

    “王冉你还坐着,你屁股这个沉啊,出去迎迎……”

    徐秋华出去接王焱了,王焱在半路看见他爷爷了,就不肯跟徐秋华回家,非要闹着跟爷爷一起回家。

    “妈,我回来了……”

    “王焱呢?”

    “跟我爸在下面呢,妈王冉是不是有情况了?”

    王妈妈的语调往上扬:“这次算是你猜对了,我们家王冉啊,今天相对象,晚上过来家里吃饭……”

    正想着要不要给简宁打个电话,简宁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喂,找哪位?”徐秋华大大咧咧的问了一句。

    “您好,请问是王冉家吧?阿姨在吗?”

    徐秋华一愣,听着声音挺好听的,拿着话筒递给婆婆:“说是找你的。”

    “阿姨,对不起,我医院临时进来一个病人,我现在才出医院的大门,可能要晚一些了,阿姨真是抱歉……”

    王妈妈的心总算是落地了,遇上突发的事情了,她理解的,她能理解,只要不是故意不来就没有多大的关系。

    “你这孩子,阿姨还能怪你啊,别着急啊,我这菜还没开始做呢。”

    徐秋华看着那一桌子都凉了半截的菜,这叫还没开始做呢?骗谁呢?

    简宁昨早就打听好了,第一次登门应该怎么买这个东西,大家的说法都是不一样的,但是有一点,买东西一定要是双。

    去了路边的水果店,西瓜肯定不能买,夏天了家家户户基本都是一天一个西瓜,买重复了到时候吃不了,放两天就坏,那水果店的老板还挺热情的,废话遇上肥羊送上门了。

    他这店可是开在医院的对面,看望病人什么的都得买水果啊,水果也比别的地方卖的贵,简宁不是冤大头,但是他已经迟到了,不能在跑到远一些的地方买,就是贵也没招了。

    “是探望什么样的病人啊?”

    “不是,串门的。”

    老板指指屋子里的车厘子:“这个好啊,就是价格不美好,你要是不差钱听我的就来这个。”

    简宁掏出来钱包付钱,这边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把后门打开,把芒果跟车厘子抱上车,这老板笑笑,遇上大手笔的了,这是什么样的人家,这么舍得下本钱啊?

    简宁在路上给王妈妈又去了一个电话,说自己马上就要到了,你说王妈妈这菜也不做了。

    “我得下去接他去,要不然不认识家里……”

    围裙脱了就要走人,徐秋华一愣:“妈,吴国太也不是不认识家里,再说我爸跟王冉王焱都在外面呢。”

    “谁告诉你吴国太要来了?”

    徐秋华一愣,来的人不是吴国太啊?

    不是吧?

    怎么又突然换人了,王冉愿意?难道是张总?

    徐秋华就想着王超接电话的时候那么淡定,这个死王超,事先不跟自己说,你说婆婆也是的,之前装的跟什么似的,现在还不是……

    徐秋华觉得自己还是别问出口了,不然婆婆肯定会发飙的。

    简宁问司机还有多远,司机对这片还挺熟悉的。

    “不远了,几分钟。”

    老远简宁就看见王冉了,王冉被王焱给缠的,头发也掉下来了,抱着侄子,王焱的脚就一下一下踢着他姑姑的裤子,死活不愿意下来。

    “靠边停就行,认识的。”

    简宁付了钱给司机,自己捧着东西下车,王爸爸是不认识,可是王冉认识啊,两个人的视线对上。

    “你来了……”王冉一开口王爸爸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

    王妈妈这边正好下来,你说气氛正尴尬呢,王妈妈就杀下来了,过来就拉着简宁的手,指挥王冉跟她爸干活。

    “王焱别让你姑抱你啊,不然我一会儿就让你妈收拾你,还看着,把东西搬上去啊。”回过头看着简宁,脸上都能开出来花了:“你说来就来,买什么东西,这孩子,还把自己当外人……”

    王爸爸的眉头狠狠抽了两下,不是外人是什么?

    王冉过去要搬,简宁赶紧上前了。

    “不用不用,我来就行。”

    王冉退到了一边去,她力气不够大,王爸爸这边不吭声自己抱起来一箱,简宁就跟在后面。

    “小简啊,这是我们家你叔叔,王冉她爸。”

    你说正常这个时候王爸爸说句话多好,可惜什么声儿都没有,简宁也没有挑理,他知道有的人就是不喜欢说话。

    “叔叔……”对着王爸爸笑笑,你看王爸爸也就是对着简宁点点头,然后就不看他了。

    这给王妈妈气的,你是哑巴了还是聋了?怎么一句人话都没有呢?当着外人也不好说别的,亲亲热热的拉着简宁进去。

    “不用换,就这么进来。”简宁看着王冉跟王爸爸都换拖鞋了,自己就准备换,王妈妈的声音就跟雷劈一样的响亮,给简宁还吓了一跳,这老太太的精神头够好的了。

    王妈妈这一嗓子就好比,大黑天的,突然冒出来一个抢劫的,对着你吼了一声。

    “别动,抢劫。”这是一样的效果。

    “奶奶,你吓死我了……”王焱捂着自己的心脏气呼呼的看着王妈妈。

    徐秋华从厨房里探出头,本来乐呼呼的以为能看见的就一定是张辽,结果……

    “这是……”

    那边有人敲门,王爸爸去开门,一打开门。

    “叔叔……”吴国太的脸冒了出来,对着王爸爸笑了笑。

    吴国太觉得这事儿自己还得主动,他要是不主动,就按照王冉的那个死个性永远都不带成的,这是为了自己将来好,他主动也没有什么,所以他找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