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1  气质美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这边准备手续呢,下个月出要出国一个月左右,时间已经下来了,办公室内的气氛就尴尬的多了。

    董梅也知道自己没有必要叫这个劲儿,可是心里还是觉得堵得慌。

    下班接了孩子回家做饭,丈夫回到家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往沙发上一躺,然后就开始抱怨自己领导。

    “你说这一天天累的跟一条狗似的,钱却没有看到几个。”

    董梅她婆婆住的远,平时也帮不上忙,自己接送孩子,她觉得自己还没有抱怨呢,这房子他们贷款了三十年也不知道狗年马月能还上,丈夫就是一点上进心都没有,她每天都偷偷告诉他,要跟领导打好关系,你说他就是不听啊。

    “你还抱怨,你有我倒霉吗?本来以为出国的名额能有我,至少还能赚一份外快,现在可好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出去,你说所有的好事儿就都给人家了,人家家里有钱也不差这点,工资待遇也比我好,结果最后我还得给人家让路,我委屈不委屈啊?”

    董梅一抱怨,她老公就受不了了,你受哪么一点委屈你还抱怨?

    “行了,别嘟囔了,烦死个人了,就你委屈,我要是没结婚,我一个人生活刚刚好,何必每个月发了工资就都给银行了,我跟谁说委屈去?”

    董梅一看这要是再说下去只能越闹越厉害,自己索性也闭嘴了,你说家里家外,自己就没有让他伸手的地方,他还每天嘟囔,就每天上个班,自己的苦还不知道跟谁说呢,她要是知道结婚这样,自己也不结了,一个人多轻松。

    王冉坐车回家,到家换了衣服,王妈妈探出头。

    “冉啊,晚上吃拌茄子,行不行?没做别的菜,这天这个热啊……”

    王妈妈觉得做哪些油腻腻的,孩子也不喜欢吃,她年纪大了,消化功能也开始差了。

    王冉点点头:“行啊,我不挑吃的。”看了一眼嫂子的卧室,今天人怎么没在啊?“我嫂子呢?”

    王妈妈叹口气:“她妈好像摔了,带着王焱回去了,你哥今天晚上也过去住,不回来了。”

    王妈妈把米饭过一次水,然后泡在盆里,来回多冲了几次的冷水,放在桌子上,对着屋子里喊了一声:“吃饭,出来吃饭。”

    王爸爸出来,坐下身拿着碗自己就开始吃了,吃什么王爸爸从来不管,只要你给我吃饭就行,他好养活。

    “我用盒子都装好了,一会儿给你小简送医院一点,医院的饭菜啊都带着消毒水的味儿,人要是老吃那个味道会受不了的。”

    王冉觉得她妈能憋到现在才让自己送东西,这已经超出她的想象了。

    “人家又不是没吃过拌大茄子,什么好东西啊。”王爸爸嘟囔了一句。

    王妈妈冷眼瞧着王爸爸:“不是好东西你别吃啊,你吃的那么来劲儿干什么?”

    王爸爸不吭声了,王冉没忍住笑了一下,蛮同情自己老爹的,你说老是受气啊。

    王妈妈特意去买的微波炉用的那种盒子,上下三层,跟一个小手提袋子似的,最下面一层放的是茄子土豆,中间是水饭然后就是自己洗干净的聪还有香菜,外加用一个小盒子装了一些花生米,因为怕简宁晚上还要工作,到时候吃葱了嘴巴会有味道的。

    “本来还想给他装点水果的,没办法装了,要不然你等我会儿,我重新弄……”王妈妈在流理台哪里忙忙叨叨的,你说他这一天天的,肯定吃不好的。

    “妈,差不多就得了。”

    王妈妈瞪了王冉一眼,叫你主动,你不肯主动,好不容易才把这个人给抓住的,你看着你要让人家给跑的了,王妈妈心里碎碎念,简宁要是跑了,她就灭了王冉。

    王冉换了衣服,翻出来钱包,她要去弄弄头发,最近头发长了,有些碍事儿了。

    “王冉啊,叫你爸送你去。”王妈妈就跟太后似的,直接下命令了,王爸爸一听,加紧吃饭的速度。

    “不用,叫我爸吃饭吧,我正好要去弄头发。”王冉到了门口,换了鞋子就走人了,王爸爸这边放下碗筷,他也吃完了。

    “行了,不让去就不去吧,她自己也有事情要做的,这么大了,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王妈妈坐下身,你说她这个饭吃的,从开市吃饭没说上两句,一会儿看看女儿盘子的茄子水冒出来了,把水给弄出来,一会儿又得给老公弄点吃,等自己吃的时候差不多都饱了,坐下身慢慢的吃着,吃完了起身把碗筷都给收拾了。

    晚上出去纳凉的人有很多,王妈妈今天心情好,自己也出去纳凉了,过去一出门就有人问啊,虽然现在也有人问,但是心里有底,心境就是不同了,随便你们怎么问,我女儿有人要了。

    “王冉妈,你家王冉现在还没谈朋友呢?”大家都在聊天,不过听见这句话就都安静下来了,都竖着耳朵在偷听呢。

    王妈妈笑笑:“处了一个。”

    “干什么的?”

    “是啊,个子高不高啊?干什么工作的?”

    生活在这里就没有所谓的秘密,谁家有点什么事儿不出几分钟全部都知道了,传的街头巷尾的都会知道。

    王妈妈笑:“嗯,是个医生。”

    “医生好啊。”

    “是啊,这职业好,怎么认识的啊?相亲认识的?还是别人介绍的?”

    “我倒是觉得医生不好,现在医生多黑啊,没钱还指望看病,直接去死吧,哪里还有什么救死扶伤啊……”

    旁边的几个妇女看着开口说话的人,你真是没意思了,人家女儿恋爱了,好不容易恋爱了,你就不能说几句好听的?

    不过大家更加的好奇,这人长什么样啊,普遍认为可能条件什么的不至于太好吧,要不然干嘛找王冉啊,王冉这年纪就是硬伤啊。

    王妈妈也不是一个喜欢显摆的人,好不好的将来你们看见就知道了,再说她不图对方有什么了不起的家世,只要人好就行,女人一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遇上一个脾气好的男人,事事对你都能包容一点,你看她家王冉她爸,话是少了一点,但是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受过气,没受过丈夫的气,更加没有受过婆婆的气。

    你看现在那些什么相亲的节目啊,说什么宁愿在宝马里哭也不愿意在自行车上笑的,王妈妈就看不了这个,女孩子你可以挑条件,但是条件不能成为最主要的,人品还是最为重要的,你要是那么喜欢钱,就直接奔着钱去不就好了。

    要是她家王冉那样,她就直接掐死这个孩子。

    王妈妈笑呵呵的坐在一边,这王冉终于有人要了,也就没人说了,隔壁那边有个孩子这都三十五了还没结婚呢,大家又开始八卦上了。

    “你是没看见,我觉得那孩子就是有病,三十五了这都奔着小四张去了,不结婚干什么啊?”

    王妈妈就听不了这话,人家不愿意结婚,你们总是背后议论人家干什么?

    自己起身就打算回去了。

    “王冉妈,回去啊?”

    王妈妈摆摆手,说外面太热了,回家准备睡觉了,一进家门,徐秋华就跟她前后脚进来的,王妈妈还吓了一跳。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不回来了吗?”

    王焱趴在她妈的怀里,这小子今天这个安静,王妈妈伸手去接孙子,一看孙子的额头破了,这是怎么搞的?

    “王焱怎么弄的啊?”

    徐秋华脸色有点不好,跟她哥家的孩子玩,结果徐秋华的侄子没有注意,就把王焱给推摔了,额头那地方就蹭破皮了,你说哥嫂都挺过意不去的,徐秋华还能说什么,自认倒霉被,不过也没有心思在娘家待着了,就把孩子给抱回来了。

    “摔了,玩的时候我侄子没注意。”

    王妈妈倒是也没有生气,小孩子玩摔了不是挺正常的。

    “行,你抱进去吧,不用去医院啊?孩子的脸上别留疤了,王超呢?”

    正说着呢,王超摔门就进来了,王妈妈看着儿子:“说你呢,就回来了,摔打谁呢?不会好好关门啊。”

    王超回了卧室就给徐秋华骂了。

    “你是几百年没有吃过饭是不是?孩子摔了你怎么没有看见呢?今天这要是摔下去了,我看你哭的地方都找不到……”王超扯着自己的领带,一下子就摔徐秋华的脸上了。

    不能怪他火气大,徐秋华她娘家后面那边有个大坑,能有四五米高,你说徐秋华她侄子就带着王焱去跳着玩了,那些都是大孩子就都跳下去了,王焱小啊,自己胆小也小,就要回家,结果徐秋华她侄子就说王焱是装的,推了那么一把,给孩子推下去了,王焱一哭,徐秋华侄子就知道自己闯大祸了。

    徐秋华低着头:“我也不知道啊……”

    “你能知道什么?你是怎么当妈妈的?每天不用你上班,看着一个孩子你也看不住?以后少给我回你妈家,你听见了没有?”

    徐秋华点点头:“我知道了。”

    “我看你知道个屁,知道了知道了,一说你就是知道了,你知道什么?你告诉告诉我来?要不然我在家带孩子,你出去上班挣钱……”

    王妈妈踩着拖鞋,屋子里王焱就哭,坐在床上哭的跟个小泪人似的,王妈妈推开门进来,把孙子抱起来看了王超一眼。

    “你们吵我不管,能不能别当着孩子吵?不愿意过就出去。”

    这一天天没完没了的,你说就跟冤家似的,当初不叫他们结婚,王超不干,那现在结婚了,你还挑她有什么用啊?有话就好好说啊,动不动就发脾气。

    王妈妈抱着孙子往外走,王焱抱着王妈妈的脖子。

    “王焱啊,奶奶跟你去看动画片好不好?”王焱蔫了吧唧的,别看他小,也知道父母吵架了。

    王妈妈就觉得这样的家庭对孩子不好,你看王冉跟王超小时候生活的环境,几乎就都是自己指着王冉她爸爸鼻子骂,她爸很少有吭声的时候,做男人有时候你就得大度一点,孩子摔了都摔了,你现在来马后炮有什么意思?

    就徐秋华这二百五的个性,她转身就能把你说的话告诉她妈,到时候你丈母娘心里怎么合计你?

    “奶,我姑呢……”

    “姑啊?你姑出去给小简送饭了。”

    王爸爸出去转了一圈,自己回来,一进屋子看着自己老婆跟孙子下跳棋玩呢,自己就去客厅看电视了。

    王冉坐地铁直接过去的,在医院的门口给他发了一条短信,简宁正准备出去吃饭,有事儿耽误了,不然早半个小时就吃了。

    “没呢,在办公室呢,你进来吧。”

    王冉提着东西坐电梯上来,果然就像是他说的,里面一个病人都没有。

    “我妈叫我给你送过来的。”

    简宁接过来,还挺不好意思的。

    “叫阿姨费心了。”

    这真是费心了,你说自己一个外人,还得为自己弄一份,简宁特别的领情,王冉也不知道坐哪里好,简宁指指自己给病人检查的那个床。

    “你坐哪里吧,今天新换的床单。”

    他的意思是说那个床不脏,挺干净的。

    王冉坐下身,简宁打开盒子,一看,哎呦真是对他的胃口,他不太喜欢吃油腻的,就那天去王冉家吃饭,自己回家难受了两天,简宁找出来一双筷子,他这里是准备齐全。

    “你吃过了没?”

    王冉说自己吃过了,简宁的眼睛忍不住变成了月牙。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还真饿了,中午就没有吃饭,忙过头了,医院的饭又不愿意吃……”

    就像是王妈妈说的,在这地方工作的时间久了,这里的饭菜吃的够够的了,问题出去吃,那些都是高油量高味精的东西,里面都放了什么提味儿你也不知道。

    简宁看着王妈妈给准备的就太细心了,怕他吃完之后嘴巴会有味道,花生米就是起这个作用的。

    一看就知道王冉是在什么环境成长的。

    吃到半截,有病人推门进来,简宁肯定不能吃了,起身开始收拾桌子,这饭就是不能吃了,王冉过去伸了一把手,简宁看了她一眼:“你坐着吧,我来。”

    “不用了,我收拾好了我就走了。”

    简宁也没有办法出去送她,现在自己有事儿啊,点点头,手拍了王冉的腰一下,这是简宁跟朋友之间最长做的动作,那意思他就不能送了。

    这个病人是过来看片子的,癌症,已经是晚期了,这种情况他就更加不能吃了,把片子挂起来,自己详细的看着。

    “之前拍的呢?”

    病人坐下身,脸色发黄,蜡黄蜡黄的。

    “医生这是我前一个月拍的,不过不是在这里拍的在外地。”

    简宁对着王冉摆摆手,王冉带上门就出去了,简宁收回视线。

    “你的主治医生是怎么告诉你的?他认为是转移还是本身的?”

    病人情绪也是有些激动,自己就哭了,对着简宁说,那医生说是本身的,现在各方面医生就是说,叫他回去等时间,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简宁换着片子,看着资料,病人的资料就很齐全,全部的都看了,看着病人。

    “你四年之前得的是直肠癌?”

    病人点点头:“嗯,然后请的医生做的手术。”

    简宁看了半天,他耐着性子看着眼前的病人:“家属呢?家属没有跟过来吗?”

    病人的情绪瞬间就激动了起来:“医生你有话可以对我说,我自己就行的,不用他们别人来。”

    简宁试图安抚病人:“这样的,是的,我知道我什么都能跟你说,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但是生病就好像是种树,还是要有人在旁边协理的,这样树才会长得直苗是不是,我打这个比喻啊,你家里的人来了呢,我可以告诉他们平时应该在饮食方面多做一些什么样的注意……”

    当医生的没有跟病人直接就说的,情况很糟糕,就着简宁现在来看,已经癌细胞都飞了,淋巴上心脏上都是,这样将来病人会很痛苦的,出现的最大可能性就是这个病人最后的呼吸会被压制住,他喘息不上来。

    那病人好像情绪稳定了一些,说家人就在外面呢,但是他要求自己坐在这里旁听,简宁笑笑。

    “可以的,没有问题,没有什么是不能当着你说的。”

    家属进来,病人的情绪好像就暴躁了一些,简宁看着那妻子,自己用眼神点点她,她要是聪明的找个时间过来,自己跟她好好说说,简宁当面说的都是一些安抚的话,说病人都会这样的,也还是有奇迹发生的,不是没有。

    这并非是他撒谎,而是病人到了这个阶段,你跟他说接下来就叫他等死,他的生命缩微的就更加的快速,高高兴兴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何不高兴的过活呢。

    那病人就说自己好像是被医生给耽误了,简宁只是笑。

    过了没有多久,病人跟他家属就出去了,他妻子出门的时候对着简宁再三的鞠躬。

    “医生,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的。”简宁起身送着他们出去,这中间就用掉了将近四十分钟。

    自己出去漱了一下口,回来的时候就看见病人的妻子返回来了。

    简宁推开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吧,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病人的妻子苦笑:“我出来也是不容易,每天都看着我,今天心情还能稍微好些,我说出来买菜了,大夫……”

    简宁当着家属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我看过他所有的片子,我个人倾向于说还是转移的,当初发现的时候为什么不做手术呢?”

    如果是选择当初手术,那问题并不太大的,一个小小的手术就可以解决掉的。

    病人的妻子就哭了出来,这就是被耽误的,被主治医生给耽误了,那医生当初说没事儿,他们就信了,他们不懂啊,他们也不是当医生的,医生不就是治病救人嘛,后来那医生又说是原本的,她丈夫就一直念叨着说是转移的,他为了活付出多少,结果最后还是给了这样的一个答案,他不能接受啊。

    “你们现在还有做什么治疗?”

    简宁转动椅子,自己抽出来几张卫生纸递给病人的家属。

    病人的家属接过手:“前段时间有在化疗,但是后期他就出鼻血,都控制不住,用盆接那种,后来是用云南白药控制住的……”

    说到这里又开始失控了,简宁叹口气。

    “我是这样觉得的,病人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化疗这种就不合适他了,最后的一段路何必叫他走的这样的痛苦呢,我给你介绍两种药物化疗的,当然作用要小些,副作用也是小些,你回去之后跟家里的人在谈谈,然后或者再去别的医院看看……”

    那病人的家属点点头,出去的时候眼圈还是红的,她当初最大的错就是,丈夫有病之后应该去几家不同的医院看的,自己就是太过于相信一个医院,被他们给耽误了。

    简宁起身活动活动,这个时间来看病的人就少了起来,外面护士来来回回的走着,简宁下了病房,他其实挺不愿意面对这些的,看看那些坚强的人,心情就会好些。

    “简医生吃过饭没有啊?”

    一个病人正在吃饺子呢,她儿子起身给简宁让位置,简宁看着眼前的大小伙子,这都要赶上自己高了。

    “念高几了?个子挺好的。”

    病人笑笑:“高二了,明天就高三,是啊,我跟他爸个子都不高,孩子却张这么高。”

    简宁看着病人送过来的饭盒,笑笑:“不了,我吃过了。”

    又跟病人谈了几句,病人过几天就要出院了。

    过去找主任签个单子,小护士说主任在上面的病区呢,简宁进了电梯,后面有人喊了一声等一下,到了八层出去。

    主任有个亲戚动手术,副乳手术,隔壁床的是一个做了阑尾炎手术的。

    一个病房里有两个相同的病号,两个都是同事做的阑尾炎,但是其中的一个已经快半个多月了,就没有好过,情况一直不好,另外的一个情况就好的多,这做完了手术三天,情况看着很好。

    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就是,恢复好的那个给了红包,恢复不好的那个就没有给红包。

    收红包这已经是不算得上是秘密的秘密,是个病人来医院看病就知道的,一定要给医生红包的,哪怕护士的值班台对面就写着,医生谢绝收红包之类的话语。

    这病人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就一个红包没给,你说开始动手术,就没给动好,中间重新做了一次,这钱不比给红包给出去的还多,你看另外的那个,人家家属早就给准备好了,推进去,立马主治医生跟麻醉师的红包全部都给捅上去。

    那病人哎呦哎呦个不停,简宁进来喊了一声主任。

    “嗯,怎么了?”

    主任跟病人说着话,这病人就是他家亲属的亲属,离的比较远,告诉病人手术定在了明天上午十点左右,叫她不要担心,就是一个小手术。主任跟着简宁出去,简宁拿着东西给了主任,主任签了一笔,这边简宁才离开,那边主任的亲戚家属就出来了,跟主任俩推了半天,最后主任还是收了,给包的钱也不多,就三百,两个红包,还有麻醉师一个。

    简宁早上没有下班,开会的时候叫他留下来,晚点走。

    “简宁啊,你晚走一会儿啊,没事儿吧?”

    简宁平缓的说着:“没事儿。”

    主任是有事儿要交代,跟简宁一直在说话,这边已经要准备动手术了,实习医生就已经进去了,这是规矩,哪怕就是亲属,也不能都是主任给做的啊,那亲属心里想的是,他们不是亲戚嘛,主任肯定就都给做了,但是在主任的角度这完全不可能,不带实习医生,实习医生以后怎么变成真正的医生啊?

    拍拍简宁的肩膀,叫他回去吧。

    实习医生进了手术室,病人这个过程是有知觉的,先要给下面送切片,然后切片回来才能开始真正的手术,外面的家属脸上就写着紧张两个字。病人能感觉出来是两个人给做的,而且主任这边做的就特别好,实习医生那边就有点痛,心里也有点不高兴,你说我们还是亲戚呢,怎么就不能都给我做了,我要不是奔着你来,我来这个医院干什么啊?

    手术做的很成功,病人被推出来,这边护士送着乘坐电梯上去,这个电梯就是专门送手术室出来的病人上下的。

    简宁已经换了衣服,准备下班了。

    “简医生下班了啊。”

    简宁点点头,自己迈着稳健的步子,边走边给王冉发了一条短信,昨天真是太匆忙了,吃完饭自己也没有给洗了,就让人家那么给带回去了,挺失礼的,他这也是后知后觉,现在才想起来。

    主任的那个亲戚被送进病房里,护士叫家属来两个高大的男人。

    “过床啊,来,这是儿子吧,你过来我这里……”

    把病人从手术床给换到休息的床上,点滴给上,这边回血袋都夹好。

    “要是觉得会痛,叫家属过来护士站喊我。”

    护士这就离开了,到了中午,这就能看出来谁做的有什么分别了,主任做的那侧,血流出来的就少,实习医生做的那侧就血多也会感觉到疼,家属肯定是要问的,主任过来探望的时候也顺便解释了一句,人家有人家的说法,你做都做完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要是一般的,主任人家还不亲自上手呢。

    简宁回到家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到家就已经九点多了,十二点起床的,头有点迷糊,自己缓了一会儿,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自己进了卫生间,冲了一个澡,说实话当医生这个工作对身体可不是太好啊。

    王妈妈算着简宁的班,因为之前他来家里的时候他什么班王妈妈都知道,担心会打扰他睡觉,王妈妈跟邻居家的孩子学了半天的发短信。

    “阿姨,我可不教你了,笨死了。”隔壁那小孩儿吐槽。

    王妈妈笑笑:“就在教我一下,晚上阿姨请你吃羊肉串。”

    男孩子嘛,准备参加考试呢,正好就在家里放假,就被王妈妈的羊肉串给骗了。

    王妈妈发了一条短信,简宁擦着头发坐下身,拿过来手机看了一眼。

    电话打了过去。

    “阿姨……”

    “把你吵醒了啊?我就怕吵醒你……”

    “没有,我已经起来了。”

    王妈妈这就比简宁正牌的母亲都来的亲热:“小简啊,得多睡啊,这么年轻睡不够可不行,下午要是没事儿就过来家里吃饭吧,阿姨给你做冷面,这天太热了,要不然你喜欢吃什么,你就告诉阿姨。”

    简宁笑笑。

    “那行,那我就打扰了。”

    昨天挺失礼的,就那么让王冉拎着盒子离开了,他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王妈妈在电话里再三的交代,告诉简宁别在买东西来了,家里什么都有,只要人来就行。

    简宁没听话,这回没买什么水果,给王焱买了一个遥控汽车。

    他往上走,你说大白天的出现,之前他来王冉家那都有点黑了,邻居也看不见,白天这就藏不住了,拎着东西往上去,就有人看见了,在路上还打听呢。

    “去老王家?”

    主要是王冉她妈说了,她闺女处对象了,大家一看见陌生人就觉得沸腾了,比自己家看姑爷儿媳妇都要认真,就打听,你说一个不认识的人在路上就巴拉巴拉说个没完没了的。

    “小伙子是当医生的?”

    简宁一愣,耐着心点点头。

    “哎呦,你有一米八没有?个子挺高的。”

    简宁继续笑,别管人家怎么说,他就是脾气好,耐性好,不急不火,看的大人心里凉舒舒的,你说这才叫般配呢,跟王冉站在一起多合适啊。

    “老王啊,你家未来女婿来了……”

    王妈妈从里面出来,瞪了那人一眼,那人过去就是说王冉最凶的人,王妈妈有点不待见那个人,我们家的人跟你们家有什么关系啊?

    对上简宁的脸,马上就把晚娘面孔给换了下来。

    “路上热吧?”

    简宁笑,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王妈妈就端着脸:“都说不叫你买了,难道我叫你每个星期来,你每个星期都买东西啊?”

    简宁温和的笑笑,王妈妈在心里叹口气,就会笑。

    王妈妈特意给简宁做的冷面,这个点,王冉在单位呢,王爸爸干活呢,徐秋华这不知道又去哪里了。

    “好吃嘛?”王妈妈现在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就恨不得把简宁立马弄家里来住,这样他就跑不掉了。

    简宁吃完饭,自己要起身去洗碗,王妈妈死活不让。

    “叫你来家里吃饭,还能叫你洗碗啊。”

    简宁说我眼睛弯弯:“阿姨,昨天挺对不起的,我那来病人了,我就没洗那个饭盒……”

    “我知道,工作忙,别放在心上,你阿姨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王妈妈轻描淡写的说着。

    简宁坚持还是把饭碗给洗了,王妈妈给他切了两片西瓜,特别冰镇起来的。

    自己就坐在他对面,这就是要跟他谈谈心了。

    “家里都有什么人啊?”

    看着简宁的目光有些发热。

    简宁回答的很是工整。

    “父亲母亲,父亲做一些小生意,母亲是家庭主妇。”

    你说给出来这样的答案,叫王妈妈怎么跟他家的实际情况能联系在一起?做一些小生意把就是摆地摊的被,妈妈家庭主妇还用说,就是没有班上被,这跟自己家也倒是差不多。

    “我们家你也看见了,你叔叔也是做一点小生意,我也是家庭主妇。”

    简宁笑笑。

    简宁的祖宗十八代,王妈妈就差没一齐都给问了出来,就恨不得自己列个名单,你家祖上有没有作奸犯科之类的,亏得简宁脾气好,耐性好。

    拉着简宁的手。

    “我们家王冉啊,别的毛病没有,就是话有点少,其实也不是少你跟她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就知道,她有时候话还挺多的,王冉这工作你也知道,就是节假日什么的有时候也不准,单位叫回去就得马上回去,我看你们俩工作都差不多哈……”

    简宁点点头。

    简宁的手机响,他母亲的电话,自己起身到了一边去接听,王妈妈心里就划魂儿,你说这儿子跟妈妈说话怎么就听着那么别扭呢?

    不是别的什么别扭,就是有一种生疏感啊,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王超就是话少,跟自己说话也不是这样的啊。

    不过别人家的事儿,王妈妈现在不好多问,简宁说要回去了,他妈有点不舒服,王妈妈送着简宁下去的。

    “阿姨,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没事儿,我闲着也是闲着……”

    这边看着简宁打车走了,王妈妈收回视线,回到家,就有人上门了。

    “我听说你未来女婿来了?听说个子还挺高的?”

    王妈妈就讨厌这些人这点,成天的就知道打听别人家的事儿,有意思嘛?

    口气也没那么好。

    “这热的天,你们倒是有闲心。”

    “说说呗,怎么就看上王冉了?条件那么好……”

    王妈妈心里就憋火,我女儿怎么了?

    这些三姑六婆就最令人讨厌了。

    *

    王亮中午难得回家吃了一顿饭,你说他妈开始还能装作若无其事的,等他吃上饭就开始没完没了的。

    “那个叫王冉的你就真的没意思啊?你要是有意思,妈可以不在乎门户之见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将就什么门当户对啊,你说吧,别瞒着妈……”说着话给儿子剥了一个虾子放在他的碗里,挤眉弄眼的,那意思就是王亮隐瞒了。

    王亮的胃口瞬间就都没有了,他的个妈啊。

    他就说,老太太这么热心的叫他回来,就有点不对劲儿。

    “妈,你打住啊,那是我哥们的老婆,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抢别人的喜欢啊。”

    王亮他妈一愣,又是简宁啊?

    “你小子说话就没有个谱儿,我上次看见简宁他妈,他妈还说简宁单身呢,你赶紧的,别用简宁来当挡箭牌,到底是不是?”

    我滴个亲妈啊。

    王亮抱着自己的头。

    “真不是,她也看不上我。”

    “贫嘴是不是?”王亮他妈拍了一下桌子,王亮擦擦自己的唇,站起身:“那妈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了吧,我觉得气质美丽有多情,能配得上我的至少也得是小贤那样,我老婆不能说漂亮,得一定好看,站在我身边,就得叫别人夸。”说着自己的手比比眼睛:“说话的时候眼睛里得喊着秋水,秋水明白嘛?得了您嘚,我走人了。”

    王亮扔下一句话就闪人了,他说的不见得是他心里的看法,反正先把他妈忽悠住算。

    “小贤?”王亮他妈一脑门的问号,小贤又是谁啊?

    看着王亮走人了,站起身喊了一句。

    “你这个孩子,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别管小贤还是小冉的,你倒是把人给我带回来,叫我看看啊……”

    王亮他妈就这个郁闷啊,现在人比的是什么,你知道嘛?

    过去比的是这个儿媳妇家庭条件是什么,现在这些早就落后了,比的是这个儿媳妇几岁生的孩子。

    她家邻居这,有的孩子毕业就结婚了,到了亮亮这个年纪,你说孩子都五岁多了,反观自己孩子呢?

    一出门,人家说的不是你家王亮多本事,说的都是自己家儿子,谁家儿子又骗了一个女的结婚了,没结婚就大肚子了,这给王亮他妈羡慕的,就等着她儿子什么时候能把别的闺女的肚子给搞大了。

    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只要肚子大了立马就结婚,什么条件不条件的,都可以放在后面谈,甚至可以忽略不谈。

    王亮他妈也是被逼的没招了,你知道的,男人虽然比女人好点,但是到年纪不结婚,就有人挂念着啊,有多少排着队嚷嚷着给王亮介绍对象的,都叫他妈给挡了,介绍的那些都是什么歪瓜裂枣啊,她儿子本身就是气质美丽……

    额……

    看来王亮某些基因还是遗传了他妈妈的,想问题想的都是一样的。

    阿姨,这词儿是夸男人用的词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