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2  那个男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早上翻了一个身就有点睡不着了,心里叹口气,拿过来闹钟看了一眼,才五点半,用手撑撑头,坐起身下了地先把饭煮上,折腾了能有半个多小时,家里来的电话。

    “简宁今天你回家一趟。”母亲在电话里的声音就比较严肃。

    简宁这饭也没有顾得上吃,简宁母亲正在化妆呢,听见佣人说儿子回来了,自己从二楼下来,衣服还没有换好,不过看着心情不错,满脸的笑意,想必是应该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发生了。

    “你一会儿跟妈妈出去一趟,妈妈有个朋友才从加拿大回来的,他们家有个孩子我觉得跟你还不错。”简宁母亲手里拿着耳钉顺便就戴上了,这也是巧合了,昨天跟朋友通电话,她是要回国发展,你说谁能想到呢,都出去那么多年了,最后却落叶回乡了。

    简宁看了母亲一眼,有些尴尬。

    “妈,有个事情我忘记跟你说了。”

    简宁母亲拧着眉头,听了简宁的话心里是有些不高兴的,你处女朋友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事先不能通知我一声呢?你说我为了你这个女朋友,我废了多少的力气啊?

    “女方家里是做什么的?什么条件?”简宁的母亲看着儿子的脸色,知道这八成自己是干预不了了,不过前提得说好,条件得说得过去,至少也得是个门当户对吧。

    “妈……”简宁叫了一声。

    两个人结婚为什么一定首先要考虑条件的问题?家里什么条件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简宁心里就特别抗拒这种事情,觉得人跟人交往并不是因为这些特定的因素,扬扬笑容:“一般人家。”

    简宁他妈坐下身,佣人端过来一杯茶,她接过手,扫过去一眼,难怪觉得自己好像少了一些什么,戒指忘记戴了。

    “帮我上去把戒指拿下来,就放在梳妆台上了。”

    简宁他妈跟着佣人说着话,佣人踩着拖鞋上去没有多久就拿下来了,简宁母亲接过来,套进去。

    “不是妈说你,找对象为什么要找条件差不多的,你的条件这样的好,首先又是医生,程度不够,两个人怎么沟通?”简宁母亲拨弄拨弄自己手指头上的宝石戒指,要是说她家的孩子到底有哪里不好的,就是人太单纯了。

    简直就像是一个小男孩儿似的,不过说这些现在都等于白说。

    “你跟我先过去看看,就当多认识两个朋友。”起身对着儿子点头,那意思已经是在征求简宁的意见了。

    “妈,我就不去了。”

    简宁母亲看着儿子的脸,三秒钟之后勉强笑了笑,点点头:“那也行,下次的,下次有机会的。”

    “那妈我就先回去了。”

    等简宁人起身走了出去,简宁母亲的脸色就不那么好了,自己坐在沙发上就没有再动,朋友来电话,她敷衍的说着。

    “嗯,身体有些不舒服,过几天再说吧。”

    她现在心情非常不好,所以不想听见别人对自己唧唧歪歪的,她要是愿意等她就等,不愿意等,那就滚蛋。

    简宁的母亲心里清楚,很多人就是冲着自己家的名头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至少表面上不敢说一些废话的,她自己是没有孩子,如果有孩子,可以逼迫甚至威胁,面对简宁她常常觉得无力,找不到做母亲的感觉。

    “太太……”佣人叫了简宁母亲一声,外面的司机已经来了,太太这是准备出去了吗?

    简宁母亲起身,自己直接踩着拖鞋就上楼了,把耳朵上的钻石耳钉取下来照着梳妆台那么轻轻一抛,自己的唇角往上兜,有些嘲笑的意味儿,换了耳钉换了衣服挎着包就直接下楼去了,去跟朋友喝茶去了。

    简宁母亲跟王亮妈妈这都是朋友,两个人在包厢里。

    “我看着你今天的脸色不是很好啊。”王亮的妈妈问了一句。

    简宁妈妈躺在椅子上,后面有按摩的小姐在试力道:“简太太这样的力道可以吗?”

    “嗯。”简宁妈妈用鼻子哼了一声:“我就想啊,我那时候怎么就不生一个孩子呢,生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多好。”

    简宁母亲的情绪有些变动,这事儿别人不知道王亮的妈妈心里是特别清楚的。

    说实话她是有些同情自己这个朋友的,被人活活隐瞒了一辈子,连个真相到现在都不知道,见老友情绪不对,叫按摩的小姐先出去,毕竟有些话当着外人的面不好说,坐起身:“你今天这又是怎么了?都这个年纪了,想那些也没用。”

    简宁的母亲就抱怨,说早上简宁回来了,只是通知她恋爱了,对象是谁什么条件都不清楚,只说了一点,那就是女方的条件可能不怎么好,王亮的妈妈一听,心里就猜到了,原来他们家王亮没撒谎,那个王冉还是什么冉的……

    自己还是别多这个嘴了。

    “年轻人,谈恋爱这种事情我们就别跟着参与了,你看我们家王亮啊,给我愁的,我就盼着他什么时候能搞大一下别人的肚子,那我就心满意足了,哪怕不结婚给我弄出来一个孙子也行啊……”王亮妈妈不为慨叹的说着。

    “我也就是跟你抱怨抱怨,除了你我还能跟谁说?我这个妈当的多委屈啊,我回娘家,我父母都叫我把简宁当亲儿子,我这些年做的还不够?可是我的心里堵得慌,还要叫我怎么样啊?你是不知道我心里的苦,你有个那么好的儿子,其实有时候我也在想,简宁的个性要是跟王亮似的,我也满足了……”

    “别说这些了,过去的事儿说那些干什么……”

    王亮的母亲从会馆出来,简宁的妈妈司机在等,打开车门:“太太,现在是不是要回家?”

    “要不要我送你一程?叫司机开你的车回你家?”

    王亮妈妈摆摆手,多费劲儿啊,她自己开回去就得了,上了车,车里面温度有些高,这个天啊,实在就是不能叫人觉得舒爽。

    “那我先走了。”说完话摆摆手,升上车玻璃就走人了。

    晚上王亮妈妈就说起来这事儿。

    “不是我替我朋友打抱不平,这些年把她给坑的真是苦啊,既然不想叫她生,为什么就不能实话实说呢?”

    王亮妈妈就不能理解这样的事情,这就属于是欺骗,特别是自己老友怎么对待简宁他爸爸的,简宁他爸爸又是怎么对待简宁母亲的。

    王亮父亲起身看了妻子一眼,说的话意味深长。

    “不该说的话你就不要乱说,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王亮的父亲也是有些严肃的,可能他们这样位置的人就都是这样的。

    从自己的角度,一个男人的角度他到是能理解简宁父亲的做法,很简单的道理,如果娶的妻子生了孩子,对这个孩子还会好吗?

    简宁给父亲的秘书去了一个电话,简宁父亲的秘书已经快五十岁了,简宁称呼她为张阿姨。

    “张阿姨,我爸上午有时间吗?”

    “我看看,怎么了?”

    简宁说想跟他父亲一起吃个饭,张阿姨翻了一下,说时间还是有的。

    “简宁啊,别嫌阿姨唠叨,你经常来找找你爸爸吃吃饭,一起出去打打球……”

    这看着根本就不像是正常的父子,再怎么说她也算是看着简宁长大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

    “……”

    简宁跟父亲的隔阂,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小他觉得跟父亲没有话说,似乎他的父亲对他也是没有话说的,看见他坐不到五分钟立马就会起身走人,当然他的工作也很忙,这点他心里清楚,后来慢慢的,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跟父亲没有过多的沟通。

    今天来这里,他只有一个目地,他希望自己的人生,父亲不要插手去管。

    张阿姨叹口气挂了电话,给里面去了一个内线电话,简宁父亲下午两点的飞机,要出国。

    他人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空中飞,就真的是很忙。

    “简宁说中午想跟你一起吃顿饭。”

    简宁的父亲手中的笔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几秒,在上面签好自己的名字递了过去。

    中午司机载着简宁的父亲去了约定好的地方,他吃饭一定就是本城最大的那家酒店,隐秘性一定要好,因为他不想有过多的麻烦,简宁的父亲是一个传奇,这样的家世出身却没有选择走官路,走的是商路,公司所能涉及到的氛围特别的宽广,只要你能想到的几乎就没有他们公司不做的,甚至在一定的军需备用上,简家也是有参与的,他做人特别的低调,除了整个家族,别人不知道他这个人到底长什么模样,没有接受过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自己的儿子更加避忌这些。

    特助推开门,里面的简宁起身,特助也上了一定的年纪,简宁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简宁对着进门的笑笑,特助也回了简宁一个微笑,简宁的父亲从后面走进来,特助看了一眼时间。

    “大概是两点二十的飞机,从这里出发到机场大概要四十五分钟的路程,我三十分钟之后过来接您。”

    吃个饭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简宁的父亲摆摆手,示意特助出去。

    “简宁有时间多来公司啊。”特助看着简宁说了一句话就转身出去了。

    简宁的父亲用手捏捏自己的鼻梁,有些累。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要是有话就直说,我的时间不多,你也看见了。”

    简宁点点头:“我交了一个女朋友,我想应该先通知您,母亲那边可能有些不高兴,我希望您不要插手我的感情生活。”

    简宁的父亲难得露出来一点好奇的脸色。

    他这个儿子啊,他就真的以为他是不会恋爱的,成天就知道看病人病人,他自己的未来自己从来就没有插手过,因为他体会到过那份苦,所以他不要让他的孩子走自己过去的老路,难得他这么郑重的跟自己提出来这个事情。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简宁回答着:“农科院研究所的。”

    简宁的父亲脸上也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空气中有些尴尬的气氛,简宁就坐在一旁,他父亲的手中拿着杯子,并没有饮用,也许是觉得有些不干净或者是不渴。

    “家里呢。”

    气氛微微有些低沉。

    简宁回答的很是平静:“就是一般的人家,家里是养鹿的,母亲是家庭妇女,有个哥哥跟父母住在一起。”

    简宁的父亲放下手中的杯子,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们准备好,自己马上就要下去了,挂上电话起身。

    走了没有两步,停住脚步:“过一段时间把人带回来,我看看。”

    助理那边中午根本就没有吃任何的东西,本来简宁父亲用餐的这个过程他跟司机都可以随便的吃点东西,结果老板一个电话下来,就必须马上待命,打开车子的门,简宁的父亲坐了进去,他看了一眼外面,助理再等他的吩咐。

    “你妈那边我会说的,你觉得好就好。”

    助理把车门带上,对着简宁笑笑自己上了车,车子就飞驰而去。

    简宁的父亲靠后面,微微的闭着眼睛,车子大概能开了五六分钟左右。

    “给家里打个电话。”

    简宁的母亲是才进家门,这边佣人小声的说着:“太太已经回来了。”说着拿着电话要交给简宁的母亲:“是先生的。”

    简宁母亲一愣,看着一眼时间,这个时候他怎么会来电话?放在耳边。

    “喂……”

    “简宁的事儿你不要插手管,他已经跟我说了,姑娘人好就行,难道我们这样的家庭还要指望未来的儿媳妇能带过来什么?”

    不轻不重的两句,简宁母亲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来的疼,被她儿子送了两记巴掌。

    他才跟自己说完,就去找了他父亲是吧?

    “我知道了。”

    “你要是知道他就不会来找我,你到底都跟他说了一些什么东西,我有跟你说过他的人生不需要你插手去管,你并没有这个资格……”

    简宁的父亲眼睛睁开,眼中的阴狠清清楚楚的表现了出来,前面的特助跟司机就像是死了聋了一样,一个专注的开着车,一个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简宁的父亲挂了电话。

    “太太,要不要吃午餐?”

    简宁母亲的唇抖了两下,勉强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伸出手整理整理自己的头发,笑的很是勉强。

    “不用了,我有些头疼,要上楼去休息一下,我没有叫你,你不要进房间来。”

    回到房间里自己单手撑在梳妆台上,就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都给砸了,砸了就能出了心口的这口恶气,可是她不能。

    跌跌撞撞的坐在床上,拍着自己的心口。

    她干涉过简宁的什么?

    她就不明白丈夫怎么就对着自己带着一种敌意呢?有时候她说出来都觉得可笑,就好像自己再跟儿子抢丈夫一样,小时候她进门,简宁话少,她觉得努力讨好孩子,这不是她的格调,她晒着简宁,结果丈夫闹着要跟她离婚,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结婚三天丈夫说要离婚,全部的人都在指责自己,指责她就连一个孩子也不能容。

    简宁摔了,丈夫的脸上就恨不得飞刀子要活剐了自己,是她让孩子受伤的吗?

    有时候她都怀疑,丈夫就是觉得他儿子缺少了一个保姆,所以娶了自己不是吗?因为他在事业上能牵制住自己的家里,自己家里需要仰着头去看着他,只要他一个不高兴,自己家就会害怕,她不能不对简宁好。

    简宁念高中的时候,整整三年,他们父子没有说过一句话,是自己在中间充当了和事老,每天跟一个老妈子似的,孩子回来问孩子有没有饿,孩子睡的晚自己要挂心,因为她是继母,继母难当。

    简宁考大学,自己跟他说叫他选择离家近一点的地方,结果他一填就是选择了一个最远的地方,还是念的医学系,简宁的母亲躺在床上,半截穿着丝袜的腿晾在外面。

    她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没有办法做的再好了。

    缓和了半个钟头,给助理去了一个电话,细细的交代他,丈夫有什么不能吃的。

    “你叫小张把药带上,每天都要提醒他吃,这是旗下集团新研发出来的。”

    挂了电话,就那么发愣,有些人的人生一出生就是注定的。

    *

    “谁?”简宁踩着拖鞋出去开门,没意外的王亮上门了。

    王亮他妈回家就跟他说了,王亮的脑子其实转的很快,有些事情就是看他想不想干,只要他想似乎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我还以为会有美女呢。”

    王亮换了拖鞋,自己直接就进了卧室,把自己给扔在床上那么一抛。

    “我今天不走了。”

    简宁靠着门看着他:“有什么事儿?”

    王亮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我有事儿啊?

    “你跟王冉成了是吧?”

    简宁待了几秒,点点头,王亮还以为他就不会开口了呢,这动静闹的挺大的啊,没怎么样呢,就先通知父母了?

    挑着眉头,意味深长的说着,他也明白朋友的个性,但是女人是需要哄的。

    “我妈跟阿姨上去一起去做的按摩,我晚上回家对着我这个嘟囔啊,念的我头都疼,你知道你今天的做法很叫阿姨没有面子嘛?”

    王亮翻身单手撑着头。

    “我爸又对她说了什么?”简宁好半天缓缓的说了出来。

    王亮叹气,他也没有办法理解简宁父亲的心思,这个人怎么说呢?

    反正说不好。

    “你妈估计心情不能太好,叔叔说话你也知道的,有时候完全不给别人留面子,她又是要面子的人,是兄弟我才说,做一个继母做到这个程度真心不容易。”

    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人家端着笑脸你就不能挥巴掌,王亮说的自己也有些厌烦,这些个破烂套事儿。

    王亮第一次见到简宁的时候,简宁七岁。

    他去调戏那个小姑娘,最后才发现他跟自己是同类,王亮到现在都记得特别清楚,简宁对他妈妈的那种说话的刻意程度还有他妈妈对他说话的态度,这两个人一看就像是……

    就像是客人,你知道的吧,你是主人你家里来了客人,你对客人什么样,简宁他母亲对待他就是什么样,别的家长视线是围着孩子在转动的,可是简宁的母亲不是,一看就是那种特别生硬的关系,王亮之所以跟简宁好了起来,就是觉得他太可怜了。

    王亮记得自己回到家里,跟母亲就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简宁他妈是后的吧。”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被他妈给揍的差点就下不来床了,在孩子的世界后妈就等于坏人。

    别的孩子都能淘气,简宁小时候穿一身衣服,王亮觉得他好几个星期都不用换的,穿上是什么颜色,最后还是什么颜色,特别乖那种,不会玩不会笑,就好像是一个木偶洋娃娃就被摆放在哪里,他不是活的,他没有自己的思维。

    所以简宁现在有这样的个性,王亮一点都不会觉得意外,他没被养死了,已经算是他命大了。

    明明是自己老妈被派来做说客的,说到最后自己都替自己兄弟打抱不平了。

    “得了你家的事儿我也犯不上管,你跟王冉这可是我撮合的,要怎么感谢我啊,小宁宁……”王亮又开始不正经了,自己斜躺在床上,用脚去勾简宁,你不能这么无情啊。

    简宁拧着眉头看着王亮勾着自己衣服的脚,那纠结的眉头好像能杀死两只蚊子,坐起来身体。

    “问你呢,过河就拆桥,兄弟这样可不对啊。”

    简宁慢慢的说道:“你想叫我怎么感谢你呢?”

    王亮坐起来身体:“现在还没想到呢,以后再说吧,伟亮他们我就不敢保证了,到时候会闹成什么样,你家的王工又是一个害羞的……”

    王亮起身,他的任务传达完毕,准备回去跟老佛爷报告了。

    王亮口中的伟亮也是简宁的哥们,从小玩到大的。

    他们这群人里要说不正常的,那就只有简宁了,只有他这么一个奇葩,安静的要命,其他都是那种招猫递狗长到大的,个性都欢脱的厉害。

    “不是说要在这里睡。”

    王亮看了一眼简宁:“还是算了吧,给你跟王工留点时间,第一次恋爱怎么也得多学着一点东西,别说哥们不提醒你,女的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多发点这样的就对了,你要是没有,我给你传两条?”

    简宁敬谢不敏,他对王亮的品味表示怀疑。

    王亮换了鞋带上门特别潇洒的摆摆手就走人了,简宁叹口气,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因为不跟父亲打过招呼,母亲那边早晚她就得找上王冉,这不是简宁愿意看见的。

    他母亲的态度已经早就明显的表露了出来,家世要相当。

    王妈妈看了女儿的房间一眼,这才几点啊?就不打算出去了?

    看着王冉拿着睡衣这就是准备换了,王妈妈终于憋不住了。

    “这么热的天你能睡这么早啊,怎么不约小简出去呢?一起出去转转,吃点什么的。”

    王妈妈就恨不得直接代替女儿去恋爱了,你说谈恋爱就被她谈的这么痛苦,多接触啊,不接触怎么结婚?

    王冉撑着头,没忍住:“妈,我今天晚上有工作。”

    王妈妈念叨:“你老是有理由,你的那个破工作你干脆就出家算了,这样就不用恋爱,不用怕被家里催了。”

    王妈妈这就又开始犯病了,不停的嘟囔嘟囔,嘟囔的王冉没招,想当没听见吧,结果人家老人家是越来越厉害,她只能赶紧的把衣服换回来,说自己出去了。

    王妈妈看着夺门而出的女儿,自己狠狠瞪了一眼。

    “你就觉得我唠叨,等你以后结婚了你就感激我了。”

    王妈妈觉得王冉太久没有恋爱,可能王冉自己不觉得,但是在她的眼睛里,王冉有点毛病,你说谁家的孩子恋爱不都是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都黏在一起,你说她家的这个,自己说一句她做一步,叫她主动点吧,就跟没事儿人似的,是她谈恋爱还是自己谈恋爱啊?

    徐秋华从房间里出来,笑眯眯的看着王妈妈,好像有话要讲的样子。

    “你有话就说,别光笑,我看着觉得慎得慌。”

    徐秋华坐下身埋怨的看了婆婆一眼:“妈,你怎么这样说话啊。”自己撅着大嘴:“我还叫你觉得慎得慌啊。”

    王妈妈没忍住笑了出来:“行行,我口误,你说吧。”

    “妈,我是这样认为的啊,女孩子还是矜持一点的好,你说这才开始王冉就这么主动,人家男孩子的心里也许会轻视她啊,男女恋爱哪里有女人主动的,男的不约女的就不能吭声啊。”徐秋华觉得自己是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诫王妈妈。

    想当年她是思想上主动,但是行动上她可没有主动过啊。

    只有那种不值钱的女人才会主动呢。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徐秋华,这是说谁呢?

    王爸爸就是被王妈妈给追过来的,徐秋华这样说不就等于打人家老太太的脸吗?

    “你知道几个问题,现在人谈恋爱跟你们那时候一样嘛,都不主动,还谈什么恋爱啊,干脆回家打光棍得了……”“我是觉得王冉跟他有些不合适……”

    “你要是再给我说那些废话,我就跟你谈谈王超,你们俩结婚的时候哪里合适了?”王妈妈不是不会将军,只是觉得有些话说出来没有必要,事情都这样了,再说能怎么样?

    徐秋华果然马上就被将军了,愤愤的起身。

    “你也别当妈是故意刺激你什么,你当嫂子的盼着点王冉好行不行啊?嫁给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你以为日子就真的那么好过?”

    王妈妈不是不知道张辽的条件好,可是她家王冉的个性适应不了给人当后妈的角色,现在的孩子一个一个的多难缠啊。

    前妻就是最现任妻子最为尴尬的存在,王妈妈活到这一把年纪,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看过啊,王超这话说的不明不白的,他那个老板离婚这么久为什么没有找?忙事业?

    这些就都是瞎扯淡,男人有几个能不找的?

    不过明面上没叫你们知道罢了,被人家摆了一道,被人卖了还替人家数钱呢。

    王妈妈没有小聪明,但是却有大智慧,轻易的时候也是显示不出来的。

    简宁就想着王亮说的话,甜言蜜语?还没说呢,自己就已经觉得浑身都疼了,他没有办法想象,这些话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去最后会变成怎么样的一种效果。

    “要不要出来打羽毛球?”

    简宁发完短信只恨不得自己一掌拍死自己,明知道她工作有些忙,自己跟她说什么打羽毛球啊。

    王冉这边合计要不要去小朱家躲躲,简宁的短信就进来了。

    两个人约好了地方,说起来是挺奇怪的,估计没有人看见过男女这样谈恋爱的,走路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多不少正正好半步路的距离。

    简宁是在路边花了十九块钱买了一副球拍,羽毛球花了六块五,三个。

    广场的人就比较多,晚上吃饱了饭都出来溜溜,再说晚上这里还放喷泉,上了年纪的,年轻的就都有。

    到处都是打羽毛球的。

    王冉开始打的有点笨,主要平时也没人陪她打这个啊,打着打着就上道了,简宁这方面的细心一般人比不上,不会发太高的球,看得出来她是没有打过几次,如果那个球不能平稳的发过去,他就宁愿自己捡球,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王冉在扣球,简宁在捡球。旁边的那对老夫妻,看起来能有七十多岁了,老太太就一直再往这边看,看到最后终于看不下去了。

    “姑娘你这样打球,他接球多不好接啊……”

    王冉有点脸红,那老太太就告诉她应该怎么样怎么样,你说就遇上一个热心的,人家自己就不打了,专门停下手指导王冉。

    简宁说先休息一会儿,他过去买点东西,老太太看着简宁离开的。

    “男朋友吧,一看就是感情特别好那种,你看给人小伙子累的,就光顾着捡球了,姑娘啊,恋爱不是这么谈的啊……”

    你说给人老太太还急坏了。

    王冉一呆。

    “你那男朋友一看就是会打球的人,那些球他怎么会接不住啊,年轻真好……”

    老头不敢了,觉得老太太太事儿妈了。

    “你还打不打了?”

    老太太瞪了老头儿一眼,回头跟王冉继续哈拉了一句:“我家老头,别看脾气不好,人挺不错的,年轻的时候跟你小男朋友差不多一样的帅。”

    王冉伸出来手撑撑自己的眉头。

    老太太笑着,美滋滋的就过去打自己的了。

    简宁过了一个马路买了三勺冰淇淋拿了回来,天太热太闷,出了冷饮店就有点化。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样的口味儿。”

    王冉接过来小勺,说不好心里的感觉,只是低着头吃。

    念大学的时候,王冉有一阵就特别喜欢吃冰淇淋就恨不得吃吐那种,每天能吃好几盒,那一阵子体重也是跟飞似的往上涨,王冉那时候很年轻啊,根本不怕,才入学,有的就是激情,有的就是年轻,觉得未来还很远。

    她跟小朱说:“将来我的男朋友一定会拿着冰淇淋来找我的……”

    小朱吐糟。

    “人家紫霞等的是踏着七色彩云的至尊宝,你等半天就等来一个冰淇淋达人啊……”

    王冉只是傻呵呵的笑,那个笑话过去多少年了,曾经轻狂,回头看看,这个年纪,站在广场上吃冰淇淋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送王冉回去的时候,王冉脚上的凉鞋鞋带就断了,简宁记得这附近有专卖店,王冉伸出手拉住他的手,这是王冉跟简宁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

    “不用了,没事儿,回到家就行了。”

    王冉松开自己的手。

    简宁对着她笑笑,叫她先等一会儿,自己就快步往上跑了出去,王冉坐在地铁站里,简宁的腿本来就比较长,几个台阶大步跨着上去,从出站口一直找,你说明明记忆里的是有,结果他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出去多远,王冉自己在地铁站里等着,她的时间自然要过的慢的多,到底去哪里了?

    简宁跑进了商场里,他对女鞋什么的也不懂,售货员问他。

    “穿多大的鞋子?”

    多大的鞋?

    简宁伸出手比了一下,那售货员特别无语的看了简宁一眼,她觉得这个人绝对就是来涮自己的,等简宁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他的脸微微有些涨红。

    “对不起,大概三八的脚左右。”

    具体多大他不能确定,但是感觉就是这个感觉。

    售货员推荐的都是店里卖的比较好的款式,稍微有些跟的,简宁摇摇头,自己看着一个角落,摆着一双凉鞋,是平跟的,样子也很简单,就是鞋子的面上有一排的珠子,他拿了起来。

    “开这双吧,三八的。”

    售货员微笑:“好的先生,五百九十九块。”

    简宁付了钱,自己拎着盒子出了商场,一出来觉得自己的头有点痛,他好像把人给扔地铁站里好久了。

    拎着凉鞋,那上面的商标盒子袋子都叫他给扔了,不想叫王冉看见。

    王冉无聊的坐在哪里,自己看着自己脚上的鞋子,弯着身手在拽着坏掉的位置,外面很热,可是地铁站里却很清凉,她显得有些无聊,自己的头会歪着左侧看看,看看是不是有人在等地铁,白净的皮肤上弥散着均匀的红润,简宁无声的笑了一下,走过去。

    “你试试,如果不合适的话,我再去换。”

    王冉看着他手中的鞋子,很是奇怪,怎么没有袋子装着呢,就这样拎出来了?

    简宁就一眼就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

    “商场大减价,你看我挤了一身的汗,58块钱一双,所以也不给盒子什么的……”

    王冉接过来鞋子,没忍住表扬了他一句。

    “这鞋子比我买的几块钱的看着样子还要好呢。”

    简宁忍不住笑了笑,他觉得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送着她到了家门口:“我就不进去了,替我跟阿姨问声好。”

    王冉点点头:“你快点回去吧,小心着点。”

    简宁走了没有两步,自己顿住脚,转过身,王冉也是回头看他走了多远,两个人的视线就撞上了。

    “王冉……”简宁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王冉的眼睛对上他的:“嗯……”

    简宁的眸子变得清明了起来:“认识你很高兴。”

    王冉晚上失眠了,失眠的原因,自己也有些不知道,翻来覆去的,裹着被子就是睡不着,自己坐起身揪着被子,还是要赶紧睡啊,不然明天上班怎么办啊?

    躺下身还是睡不着,唇角就不由自主的往上翘,自己伸出手拍拍脸。

    “你可不能这样啊,难道真的是想嫁人了?”

    不行不行,怎么发骚呢,王冉把被子盖过自己的头顶,可是真的就一点睡意都没有怎么办?

    好像有点高兴过头了,王冉这样是不对的,不就是在百货商场给你买了一双处理58块的鞋子?

    心里另一个声音响了起来,58怎么了?说明这个男人会过日子,眼光也很好,可以把58块钱的鞋子跟几百块的比拟。

    王冉纠结了半天,从床上一股脑的爬起来,肚子叫了好几声,好像是有点饿。

    从床上下来,看了一眼时间,都快十二点了,放轻手脚,她妈更年期稍微有点动静就不用睡了,自己往厨房的方向去,找到灯的位置,打开冰箱翻找着晚上的剩饭。

    王冉一出房间的门,王妈妈就立马醒了,她的精神衰弱不是闹假的。

    这也就是自己女儿,你换成王爸爸试试,早就嘟囔上了,胳膊推了王爸爸一下。

    “我怎么听见开冰箱门的动静了?”

    王爸爸按开台灯,自己套上衣服,挠挠后脑,睡的正香呢,就被王妈妈一个胳膊拐子给弄醒了。

    王冉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高兴,嘴里吃着剩菜剩饭抬头看着天花板,王爸爸就站在客厅的入口处站着没有吭声。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女儿这样开心过了,摇摇头悄悄的又退了回来。

    “睡吧,吃饭呢,可能是饿了。”

    王妈妈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这个点还吃饭,想成一个胖子啊,年纪大了新陈代谢什么的就不如年纪小的好,稍微不注意就会变胖,王冉这还没有结婚呢。

    “你干什么去啊?”

    王妈妈披着衣服。

    “我看看她去,吃的是不是凉饭啊?你说就那么懒,动一下热一下多好啊,小心胃疼……”

    这明明说的是怕王冉变胖,怎么又扯到了胃痛上面去了。

    “你别出去了,我看着她今天的心情好像很好,一个人在厨房一直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