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3  爱的赞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早上五点多王妈妈从鹿园那边回来的,要做饭了,你真以为能指望徐秋华?

    从徐秋华嫁进门第一天开始,都没吓住她,这以后就更加吓不住了,其实王妈妈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心慈面软的,儿媳妇就得有点儿媳妇的样子,你说老公公婆婆起早那么早就出去干活了,你当儿媳妇的不能叫他们回来就吃现成的?还得现喊。

    在门口换了鞋,果然屋子里安安静静的,王超这还没有到点呢,王冉就更加没有到点了。

    “秋华啊,赶紧起来,这都五点了。”

    做点像样的饭菜一转眼王超跟王冉就得起床了,时间根本不够,王妈妈要求也不高,不指望徐秋华弄出来一桌子的满汉全席,只要有饭菜就行了,这要求高吗?

    徐秋华翻了一个身,又来了。

    她觉得婆婆简直就是看着自己生活的太幸福了,每天早上都要这样来折磨她,你就自己做了被,非要喊我,就那么有意思吗?

    王超也听见他妈的动静了,自己翻个身。

    “赶紧起来,一天懒的跟什么似的。”

    徐秋华坐起身,看着王超,王超已经背对着她在睡了,徐秋华心里嘟囔,自己打着哈气换上了衣服,你那么牛,你起来做饭啊,你叫我干什么。

    从床上离开,踩着拖鞋带上门。

    “妈,你真是的,早上的饭你就帮我做了被,我起不来。”还撒娇。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

    “你是我儿媳妇,不是我女儿。”

    徐秋华咂咂嘴,猛地翻白眼仁,儿媳妇怎么了?儿媳妇也是人啊。

    认命的去洗了手系上围裙,干活吧,婆婆不是说了,她也不是女儿,真是的。

    把大米洗了一洗扔进锅子里,准备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菜,王妈妈敲敲桌子:“明知道家里没有菜了,也不出去买点,我这要是不回来,你给他们吃空气啊?”

    徐秋华继续猛翻眼,不是有你嘛,你不是一定会回来嘛,那还做那些假设干什么,真是的,吃饱了撑的。

    王妈妈看着徐秋华慢了慢了的,她知道徐秋华这就是故意的,你要是觉得我慢,你就上手,王妈妈才不惯她那个包呢,自己踩着拖鞋回了房间。

    六点左右,王超、王冉还有王焱就全部都醒了,这就准备洗漱然后吃饭出门。

    王冉从卫生间出来,打了一个哈气,昨天睡的有点晚了,拍拍自己的脸,好像后半夜吃东西脸会肿。

    王妈妈打开火给王焱跟王冉拌了一点拌菜,王超坐下身。

    “我怎么没有啊?”

    王妈妈看着徐秋华笑笑:“想吃叫你老婆给做。”

    徐秋华炒的土豆丝,可能是火太急,有点发生,咬在嘴里还嘎吱嘎吱的响,王妈妈想你难得做了这么一道菜,就让你老公好好尝尝,别人谁也别占你的便宜,全部都推王超的眼前去了。

    “秋华特意给炒的,王冉啊你等你爸一会儿,一会儿就买回来了,等会儿再吃啊。”

    “奶奶,那我呢?”王焱指指自己。

    王妈妈低下头亲亲孙子的小脸:“你也等会儿,爷爷给你买豆浆去了,配着油条吃行不行?”

    又是油条啊?王焱小脸耷拉着。

    王妈妈就笑了,这个臭小子,要求还挺多的。

    王爸爸拎着满手的袋子,给孙子买了一碗馄饨然后买了几根油条豆浆还有两份煎饼果子,女儿早上不能吃的太油,不然容易晕车。

    进了门,王妈妈过去接。

    “奶奶,我不想吃油条。”

    王爸爸洗了手上桌,王超伸筷子就要夹油条,王妈妈用自己的筷子敲了儿子的筷子一下。

    “吃你的大米饭跟土豆丝,你的好老婆专程给你炒的。”

    王冉就当没有看见,她妈今天的火气似的很旺盛啊,大清早就开始了。

    王超吃了没两口,对着徐秋华就发飙了。

    “你早上就做了这个?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你就炒了这么一个半生不熟的菜?”

    徐秋华也没敢吭声,心里觉得婆婆真是越来越会上眼药了,王超这早饭也没吃,摔筷子就走人了,徐秋华在桌子上默念。

    “妈你也真是的,你儿子吃口饭,你也不让吃,这是亲生的还是后带来的?”

    “要是后带来的,你日子还能过的这么舒坦?秋华啊,做人也得差不多啊,你明知道一大家子都等着吃饭呢,你就弄出来那么一道菜?我早上喊你,你觉得生气了?”

    “妈,吃饭吧。”王冉劝了一句。

    弄的大家都不高兴也没有必要,再说一个嫂子就是这种个性,你说了也等于白说啊,过两天还是那样,做那个恶人干什么啊?

    “吃饭也得有饭吃,我这忙了一辈子,为你们兄妹俩挣学费挣生活费,好不容易儿女都工作了,合计我自己能享点福气,你说我享受到了什么啊?大清早的进门连口水就没有,我这做婆婆的别人家当丫鬟的都惨。”

    徐秋华不敢吭声了,这时候她要是敢上纲上线,王妈妈就敢治她。

    你看着她平时说话有点随便,但是婆婆发飙了,她就马上闪人,要不然就低头认错,反正不能跟婆婆正面起冲突就是了。

    “没指望你怎么样,你说你也不上班,成天就想睡到日上三竿的,就是不算王冉,你家王超跟王焱都不需要吃饭啊?吃空气就能饱……”

    徐秋华端着二皮脸对着婆婆笑:“妈,妈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对,我不懂事,我就是这个懒劲儿,我明天肯定早早就起来,妈,你饶了我吧,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改。”

    王焱听见他妈这话,悠悠叹了一口气,主要这话他都听见了不下于十几次。

    奶奶一生气,妈妈就这么说,然后没过两天,又恶性循环。

    “我能跟你生什么气啊,跟你生气就是要气死我自己。”王妈妈念叨了一句,真不至于跟她生气,不然气死的就一定是自己,自己动着筷子。

    “别看了,都快吃饭,该上学上学,该上班上班。”

    王冉放下筷子,自己起身拿着碗进了厨房直接就洗了,今天她妈情绪不对,碗最好还是自己洗了的为好,王焱跟着他姑姑学习,奶奶一发飙谁不洗碗谁倒霉。

    王冉回了房间里换衣服,拿着包这就要去上班了。

    “王冉啊,你那个房子,妈合计先给你租出去,你也用不上不是?”

    王冉点点头,看了徐秋华一眼:“行,租出去的钱你跟我嫂子一人一半,就当我给王焱交学费了。”

    徐秋华一听,这个激动啊,立马就起身了,抢着去刷碗。

    “妈,你别动啊,我来我来,你都这个年纪了,就应该享福的,我知道错了,从今以后我就一定改……”

    王妈妈看着儿媳妇没忍住笑了出来,你看她这个样儿,一说给她点什么好处,就恨不得后面长个尾巴对着别人摇摇,你又不是小狗,你就缺这些钱吗?

    徐秋华的世界,王妈妈一直就没有搞懂过。

    挺神秘和离奇的,你说看着徐秋华她爸妈也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生出来的女儿就这样呢?

    幸好自己家的孩子没这么眼皮子浅,不然将来公婆一看,还不得心里埋汰死王冉啊。

    女孩子啊有时候就得富贵着一点养,别看见什么都跟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似的。

    王冉一看自己嫂子那么献殷勤,也就放心了,至少她妈今天不会在火大了,有时候王冉真心觉得,就掏出去一点钱,叫嫂子老实一点,还是挺值得的。

    “爸妈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啊。”王妈妈喊了一句。

    王爸爸这边压根就是没有动静,跟没听见似的,也是吃完了,起身进了屋子里看着女儿走了下去,一直到再也看不见,收回视线,王妈妈踩着拖鞋进了屋子里。

    “你那裤子多脏啊,换一条。”

    说着就要去找王爸爸找裤子,王爸爸出声:“不用,我歇一会儿还得下去,今天有人要过来。”

    王妈妈这才想起来,每个月这号有人要过来的,点点头。

    徐秋华在厨房把所有的碗筷都给刷了,然后送着王焱去了幼儿园,路上拉着儿子就跟儿子说。

    “你记得你将来要对你姑姑好听见没有?你姑姑对你多好啊。”

    这又是良心发现了。

    王焱觉得自己的耳朵都要长茧子了,他妈老是姑姑给了一些好处之后就拼命的说姑姑好。

    “妈妈,我进去了,妈妈再见。”王焱松开自己妈妈的手,就跑了进去,徐秋华对着儿子摆摆手,看着他进去自己就转身回去了。

    到家开始干活,今天兴致这个高啊,你说洗被子,把王冉的被子都给拆了,枕头全部能洗的都洗了,王冉桌子下面垫了一个地毯,徐秋华用水哗哗的给刷,干活这个卖力气啊,王妈妈在屋子里就笑,你说这人到底是有心眼子还是没有心眼子啊?

    受不了。

    徐秋华把王冉的都给晒了,进来说要给王妈妈洗被子。

    “可得了,我可不用你洗,你去休息吧。”

    徐秋华还不干,愣是把王妈妈王爸爸的被子都给拆了,然后一口气都给洗了,家里到处给你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外面晾衣绳上就都是被子之类的,邻居路过还探头看了一眼呢。

    “秋华这是大扫除啊。”

    “是啊,给公公婆婆洗洗被子,你说我婆婆年纪都大了,不能叫她在干活了啊,娶儿媳妇干什么使的。”

    邻居夸了徐秋华一句,这真是好儿媳妇啊。

    王妈妈也听见了,得,叫她自夸去吧,自己也懒得说话了。

    徐秋华干完活这都快中午了,给王妈妈做的饭,这回可用心了,专门挑婆婆喜欢做的,也不嫌弃浪费时间了,王爸爸进门也没有意外,一个月总有这么一两次的。

    你说王冉的这点钱啊。

    徐秋华自己没吃,累够呛,实在没有什么胃口,但是心情好啊,给娘家妈通电话。

    “妈,你说我这小姑子,有时候我真觉得她不懂事,可有时候也挺懂事的,她们单位不是发了她一套房子嘛,早上我婆婆说要给她租出去,她就说钱给王焱一半,交学费。”

    王冉的原话是说婆婆跟她一人一半,可是徐秋华心里清楚的很,婆婆可不差这点钱。

    现在一个房子一年怎么说也小一万呢,王焱学费能有几个钱,自己到时候就能攒起来了。

    她这是养的儿子,将来花钱的地方多的是呢,徐秋华淡淡的想着,你想啊,男孩子得给买房子还得给娶老婆。

    徐秋华娘家妈一听:“我就让你跟你那个小姑子搞好关系,你婆婆家啊没有复杂人,王冉个性也好,你得把你那个懒毛病改改……”

    徐秋华又哈拉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

    王冉从地铁下车又换了一次汽车这才到了单位,现在这太阳升起来的早,好像跟人比赛似的,看谁快。

    进了办公室,董梅已经来了。

    董梅永远都是办公室来的最早的,不得不说她确实是一个勤快的,看着王冉进门:“早。”

    董梅早早就送了儿子去幼儿园,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不如早点来单位,还能吹吹空调风,又不花一毛钱多好。

    “早。”

    王冉把自己的包放进柜子里坐下身,一会儿可能要去一趟试验园那边,过了没有多久林潇潇,方瑞珠就都来上班了,方瑞珠就抱怨这个鬼天气。

    “你说前几天下雨还觉得冷,不下雨了又觉得热,所以才说这个夏天就是最讨厌的,你说冬天冷了还能多穿一点,夏天热还能怎么脱啊?”自己拿着一份资料,主任叫自己交给她的,起身走了没两步:“对了,晚上我们去吃自助餐吧,我知道一家不错,菜品很好。”

    林潇潇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董梅,就她所知,董梅是不喜欢吃自助餐的,因为不能拎回家东西。

    果然。

    董梅开口了。

    “我就不去了,我对这个没有多少的喜欢,你们去吧,要不然我们去别人家吧,我手里还有一张折扣卷呢……”

    林潇潇看不起董梅这在办公室已经不是秘密了,主要董梅这人吧,你要是想装菜拎回家你就说嘛,明白大家都能体谅的,你说谁也没有病,拿回家不是挺正常的,可是董梅不,老是找借口,动不动就说她家养了一条小狗,拿回家给狗吃的。

    要是她家真有狗,林潇潇也不会这么想董梅了,把人比喻成狗,你董梅真是有一套啊,真舍得下嘴说。

    方瑞珠一合计,董梅家的情况自己也是了解。

    “那行,王冉去不去?”

    王冉换了衣服:“我得看看晚上的时间,现在要过去试验园那边一趟。”

    “那行,你先去,到时候短信联系。”

    方瑞珠出去给主任送东西,王冉这边人正准备出去,外面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王工,现在能不能走了,那边已经催了。”

    王冉赶紧的跑了出去,上了车,拉上车门,车子就开了出去。

    中午吃饭,王冉肯定不能回来了,董梅家近就回去吃了,方瑞珠跟林潇潇中午吃的是牛肉面,林潇潇一边吃东西一边数落董梅。

    方瑞珠觉得这还是能理解的,那你说董梅老公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太好,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那人很是极品,她们也不差这口吃的,让就让一点被。

    “潇潇你也知道董梅不容易,现在生活多难啊,就一个孩子上个幼儿园一个月好一点的班就这附近都要一千七八百,你说谁养得起孩子?董梅身上也有压力,房子还有贷款呢,公婆那边根本指望不上。”

    “谁的公婆都能伸手帮忙了嘛?”

    方瑞珠不说话了,觉得跟林潇潇掐这个也没意思,你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被,反正方瑞珠是觉得董梅挺可怜的,董梅的身上就充分表现了一种,那就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董梅就没有嫁对,没结婚的时候婆婆那个热情啊,恨不得就每天打给董梅一个电话,那在电话里保证的,你们就放心结婚,等你们结婚有了孩子,我就过去给你们带,结果呢?

    没结婚没体会出来,一结婚各种憋气的事儿就来了。

    婆婆说给带孩子,这就等于是浮云,孩子生下来董梅没有奶,你说董梅她妈还有点迷信,说是娘家妈不能给女儿坐月子,就让董梅婆婆去给坐,结果董梅催了多少天,婆婆今天有病明天有病的,好不容易人来了,偷懒耍滑。

    董梅丈夫一回来她婆婆就开始拼命干活,董梅丈夫一上班,孩子怎么哭都不管,就跟没听见似的,董梅本来就没多少的奶水,你说这一看,自己就心里火大,窝火啊,奶全部都憋回去了,没有奶就得买奶粉吃,这花出去的钱就跟流水似的,婆婆就每天嘟囔,说她会花钱。

    那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的。

    林潇潇放下筷子,擦擦嘴,她这是吃完了。

    “你对王亮还真有意思啊?”方瑞珠问了一句。

    王亮经常来所里,所以大家都认识,据说王亮的家里条件不错,方瑞珠觉得王亮也挺好的,主要他这人跟谁都弄的像是朋友一样,没有架子,但是方瑞珠可不敢去奢望,反正是,没有女孩子不想找个条件好的。

    林潇潇神秘一笑:“我们俩就是绝配。”

    林潇潇有一种感觉,最后她一定会跟王亮结婚的,她都想好了,到时候结婚就什么都有,自己家条件好,王亮家也条件好,她是不可能走董梅那种老路的,董梅那是眼睛瞎,人家说她就信,最后被筐里面了吧,这就是傻子,自己可不傻,相反的她精明的很。

    方瑞珠有时候也挺佩服林潇潇的,你说她哪里来的这种优越感?

    是,家是家庭条件挺不错的,但也没有就那么好了吧?怎么就弄的跟皇亲国戚似的。王冉正工作呢,简宁这几个朋友跟王冉他们研究所都挂着不多不少的关系,伟亮正好是去局里就顺路捎了王亮一程,伟亮这新换的车,王亮就随口说了一句,说简宁处对象了。

    “那我得去看看。”

    王亮就觉得自己嘴贱,王工那人他还不了解啊,面子薄的很,伟亮这张嘴,是什么都喷,到时候不注意给得罪了怎么办?

    伟亮知道王亮的担心。

    “放心啊,我就偷看一眼,这真是的,哥们处对象了我竟然不知道,简宁这小子啊,什么事情都慢,别人都制造出来几个孩子了,他这才开始谈恋爱,我得瞧瞧是什么样的仙女啊,叫咱们简大和尚动心了。”

    王亮笑笑,简宁跟和尚也没差多少了,差也就是差一个头发没有剃的事儿。

    两个人往里面进,伟亮接了一个电话,自己觉得挺感慨的,你别看他们出身都算是不错啊,老子都算是有几分薄面的,但是他们这群人靠的都是自己,他们跟那群败家子是不一样的,不然也不至于他们能交好到一起去。

    “妈了个X的,我一听见这逼事儿我就来气,平时呼来喝去当老妈子,千方百计琢磨着养老金买房子,为了媳妇三天两头摔脸子,今儿微博上你发个煽情的段子你他妈就孝子了?谁回家吃饭第一口菜是给老娘夹的?谁领的第一笔工资是给老娘花的?谁买了新房是给老娘住的?就他妈孝这一天,还他妈孝在微博上!谁他妈用爹妈钱买房谁就是最大的不孝!”

    王亮看了伟亮一眼,这又是怎么了?

    “你别看我啊,我那房可不是我爸妈给买的,我姥爷姥姥出钱给买的。”

    伟亮没好气的一脚踹过去。

    “你小子就贫吧,就现在这种现象,我就接受不了,看着这个虚伪的很,我怎么就特不待见这些人?”

    伟亮认识的一个哥们,平时挺不是东西的,伸手要钱才能想到爹妈,结果今天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他老妈过生日发了一条微博,正好伟亮也是闲的无聊,自己拿着手机瞎逛,你说就给撞上了。

    王冉听见有人说话了,觉得骂的挺有意思的。

    “王工,介绍一下,我朋友伟亮,段伟亮,这是我们所里的天才美女,王冉,王工大人。”

    王冉拍拍自己的手,手上都是泥土,伟亮特别恭敬的伸出来两只爪子,握住王冉的。

    “哎呦喂,你说我今天就觉得出门的时候眼前这么一闪,好像就要能看见伟大的人,我听王亮说,你是研究茄子的是吧?”

    王亮的眼皮子抽了一下。

    伟亮笑笑:“开玩笑的,我是简宁他哥们,冉妹妹你别觉得我这人说话俗啊,现在这世道能找到一两个俗人我觉得还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儿,为了叫你记住我,所以我特意俗了一把。”

    王冉没忍住笑了出来,没看出来啊,简宁这些个朋友看着跟他就完全不是一路的,怎么凑到一起的。

    王冉想着人都来了,也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就提出来自己请客。

    伟亮挠挠自己的光头,这家伙觉得夏天太热了,就把头发都给剃了,说是这样比较凉快。

    “冉妹真不是哥哥我,不给你这个面子,而是我得回局里,我手边这还攥着几个案子呢,这样等我忙完了到时候叫简宁带上你,咱们鲍鱼鱼刺燕窝的走起来哦不?”

    伟亮这就是敞亮起来了,一般他跟别人喝酒喝高兴了才会这么敞亮。

    王冉苦笑着,自己怎么有一种遇上了花和尚鲁智深的感觉?

    简宁准备出去吃午饭,从办公室出来,想到王冉蹲在地上,裙子都落地了那个小样子,明明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就跟小孩儿似的呢?不由自主的笑了出来。

    “今天的午饭还不错啊。”

    简宁笑笑,医院的饭也就是那样被,有的医生吃不惯医院的饭就干脆叫饭店送或者休息的时候几个人打车去附近的某家酒店,简宁从来没有出去吃过,奇怪的很,明明觉得消毒水的味道很大,但也坚持了这么久。

    一沉不变的生活,一如他的个性,有时候简宁也会觉得自己闷,但是这种个性已经陪伴了他29个年头。

    *

    “王冉啊,今天晚上回不回来啊?”

    王冉一听声音站直腰身,脸上的表情就变得可爱多了,一旁工作的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王工这是接的谁的电话啊。

    “亲爱的,你来家里了吗?”

    王冉的爷爷奶奶来家里了,王冉的爷爷奶奶现在年纪也算是不小了,很简单老人为了孩子活一辈子,现在孩子该有钱的有钱,也应该孝顺他们一点了,两个老人想的很是明白,我养你们这么大,现在也轮到你们回报我了。

    每家住一个月就这么轮,不照顾不是不行,那将来他们死了就别分钱。

    老太太坐在大孙女的床上,王妈妈老早就把被子给铺好了,这老太太不跟别人住,不像是她公公,得一个人住。

    他们家王冉就是打腰啊。

    老太太的腿放在床上,不大点的小脚,那个年代女人都是那样的,穿的可精致了,脖子上挂了一条珍珠项链,一看就是价格不便宜那种,王冉她奶奶好美,年轻的时候没条件,好不容易老了,儿女都有钱了,我想吃什么我就张口要,我想穿什么,你们就得给我买。

    眼睛笑眯眯的,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

    “是啊,晚上下班就早点回来,奶奶跟你做你喜欢吃的打卤面。”

    王奶奶挂上了电话,她知道孙女在工作呢,给她去电话是为了叫她下班就回来,省得她看不见人,王冉跟外面的人还有都是机会见面吃吃喝喝的,她这个奶奶年纪大了,活一天就少一天了,得先可这她这个老太婆先来。

    “我听老三说你老是逼孩子看对象?不是我说你,孩子的缘分没到……”王奶奶对着王妈妈旧手机一通批,她可不是王妈妈那样的心慈面软的,你是儿媳妇,我说你几句你就得听,再说你也没有做对事情。

    她就不愿意听见这样的事儿,三十怎么了?她家大孙女就是五十也有人娶。

    王妈妈苦笑着,她就知道老三回去得说,这不老太太就给自己上政治课了。

    “妈,你也不能太惯着她了,我要是不追,她现在能找到对象嘛……”王妈妈嘟囔了一句。

    “顶嘴,什么叫找不到啊?孩子也不是傻子,就你着急,什么对象啊?人品怎么样啊?你去人家附近了解过没有啊?”

    王妈妈叹口气,得,这老佛爷一回来,自己就立马变身丫鬟了。

    王冉她奶肯定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年轻的时候不难为王妈妈是不难为,但是你做错了事情绝对说,她不像是王妈妈对徐秋华,你做错一点事儿脸子一撂,王妈妈又是自尊心特别强的那种,年轻这对婆媳也没少有点小别扭,后来王妈妈生了王冉,这老太太就跟变戏法似的立马态度就变了。

    王妈妈把家里的影集都给老太太找出来,这老太太来了就得重温一遍,果然。

    王奶奶一看照片就想笑啊,王冉小时候跟一个小疯丫头似的,到处跑啊,自己就追,你说那时候孩子这个不听话,长大了倒是变得文静了,有一张照片是王冉手里掐着几个馒头,那时候条件不好,买房?哪里有房啊,都是农村的土房,一个挨着一个的,你要是愿意住你就住,不愿意住,你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几个儿子都住在自己的身边,粮食又不够吃,老太太也挺抠的,对粮食就看的比较紧,除了王冉能从她手里拿点东西,别的都不行,想都不要想,老太太你看着这个劲儿,那亲孙子说打就打,上去就你没有规矩,东西能是随便乱碰的?大人给了那是大人给的,你小孩子上手拿,那就是不懂规矩。

    王妈妈那时候还上班呢,毕竟条件不好啊,她跟王爸爸都上班,大冬天的你说回来还得弄炉子,不然冷啊,睡都没有办法睡,王冉小时候就特别懂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你说她那时候才几岁啊,三四岁就好像明白似的,不会看时间,就靠猜的,到点就拉着她奶奶的手去给自己家生炉子,她奶奶家要是吃点什么好吃的,就往家里倒腾,那时候妯娌谁不羡慕自己生了个女儿啊,别人家就只能干看着,谁敢动?

    老太太那是说上手就上手的,她可不惯你的脾气。

    有一回家里就蒸馒头,来客人了,王冉就一手一个掐了七八个都给倒腾到她妈那屋子里去了,你说王妈妈一下班回来,一看,炕上就都是馒头,王冉仰着下头还说呢:“妈,你吃。”

    王妈妈可没敢吃啊,吃她婆婆的,还指不定怎么被骂呢,赶紧给送回去了,老太太也是没招了,你说千疼万疼的就疼这么一个孙女,要是别人早就上手了,这是大孙女啊。

    “我们家王冉小时候就聪明,从小看着别人睡觉就知道给盖被子,心眼还好,你看这不就没错,长大了工作好,什么都好。”

    王妈妈心里默默叹口气,您老这么夸她,幸好没养在你身边,不然这孩子就费了,还能有好吗?

    你看着是万事都好,别人看着可不是这么觉得的。

    “要说这个小简啊,人不错,是我们家王冉高攀……”

    王奶奶的脸子冷飕飕的,王妈妈决定闭嘴了,自己在说,弄不好惹这么年纪大的人真对着自己就发飙了。

    徐秋华就怕奶奶来家里,这简直就是活祖宗啊,哎哟她的妈啊,事儿太厚。

    老太太晚上说是要给孙女做打卤面,叫王妈妈擀面条,徐秋华就说了一句。

    她是觉得擀面条你说多费劲儿啊,现在外面就有卖的,买点不就得了。

    “奶奶,我去买吧,也不费事儿,自己擀多费劲儿啊……”

    “你这个败家的……”王奶奶开口就骂了,说他们生活那个年代多穷,吃面条?要饭都吃不上一口,还买?“就你会买?就你长脚了?”

    徐秋华砸吧砸吧嘴,她说什么了啊?

    真是的,都是变态。

    王妈妈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老太太怎么说她就怎么干,多一句废话没有,这就是标准的儿媳妇姿势。

    王冉她奶做面条就特别好吃,做的那个酱啊里面要放十多种材料呢。

    王超先回来的,进门就闻见味道了。

    “哎呦,我奶来了是吧?”

    王奶奶对着孙子笑笑:“你奶奶又来了,欢迎不啊?”

    王超陪着自己奶奶说了一会儿话,祖孙的感情都比较好,王超王冉那都是王奶奶给带大的,感情自然不一般。

    “累不累啊?”

    “累有什么办法,人活着就得前进是不是。”王超的话明显多了起来,王奶奶看了孙子一眼:“我可是听说了啊,你介绍的那个人有点不靠谱啊,自己亲妹妹,就给介绍了一个离婚带着孩子的?”

    王超讪讪的发笑,这事儿怎么她老人家也知道了?

    王奶奶拍拍孙子的肩膀:“赶紧进屋儿休息去吧,奶奶给你们做了面条,等王冉回来下锅就能吃了。”

    “遵命。”

    徐秋华嫉妒,特别嫉妒,这样的老太太,简直就是古时代那地主婆,你说自己老公还笑的跟傻子似的,有什么好笑的?

    王超换了衣服,问徐秋华:“你都买什么水果了?家里水果多准备两样,别成天抠搜的,这是我亲奶……”

    徐秋华心里翻着白眼,知道是亲的,没合计是后的。

    王奶奶坐在客厅里,王爷爷在睡觉呢,老头儿对保养比较上心现在,打着哈气从里面走出来,坐在沙发上。

    “我这大孙女,每天都这个点下班啊?”

    王妈妈陪着笑:“单位就是这个时间下班,有时候也可能有点事情什么的,今天不是说去试验园了,可能要回来的晚些……”

    正说着呢,王爸爸跟王冉前后就进门了,王冉一看见她奶,立马小鸟依然的换了拖鞋就跑了过来,王冉的个子比她奶奶高出来那么些,弯着腰身抱着自己奶奶的腰,笑的有些狡黠,“奶奶……”

    徐秋华挑高眉头,耍贱的来了。

    王奶奶摸着自己孙女的脸蛋,就说王妈妈没有给照顾好,脸看着都瘦了,王妈妈就跟没听见似的,习以为常了,这就全家都入座了,在饭桌上你看着王冉的话就多了起来,在她奶奶面前她就是个小女生啊。

    小时候她奶奶上山背柴火,王冉就背一个小的,说是要替她奶分担,这些老太太心里都记着呢。

    要不然怎么就那么喜欢她了。

    “多吃点。”王奶奶自己没有吃几口,年纪大了,胃口就没有年轻人那么好了,看着孙女孙子吃,自己就满足了。

    抽出来一边的纸巾给大孙女擦擦头上的汗,王冉就把脸递过去,叫她奶奶给擦。

    她小时候低着头弯着腰,她奶奶就拿着水瓢给她洗头发,坐在炕上,王冉躺在她奶奶的腿上,奶奶给她挖耳朵给她剪指甲,那真是她奶奶的心肝子。

    “看看给我大孙女累的,要是觉得累咱们就不干了,奶奶给你钱啊。”

    王妈妈也跟着挑了挑眉头看了王爸爸一眼,王爸爸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徐秋华也跟着自己婆婆挑了挑眉头看着王超,王超跟傻子似的还在看呢,也没有话,王焱跟老太太不亲近,主要老太太不太喜欢他,王焱也是觉得太奶奶有点叫人害怕,就跟动画片里的老妖精似的。

    徐秋华觉得自己儿子怎么就一点都不受待见呢?

    正常老人家不是看到隔辈的孩子就特别的亲吗?

    王冉她奶主要是没有带过王焱,在一个年纪大了,有些怕孩子吵,有时候看着孩子流眼泪就闹心,还有王焱是个男孩子啊,她孙子还不够多的啊?

    “奶奶,你给我买好吃的吧。”王冉撒娇。

    王奶奶瞪她,指着王冉就对着王爷爷笑了起来:“看见没,老头子你孙女跟我要吃的。”回头对上大孙女的视线:“你想吃什么啊?你说,奶奶别的没有,钱还有点。”王奶奶这眼睛里对着王冉就是纯粹的喜欢,很是坦然。

    她偏爱偏疼这个孩子所有的人都知道,而且还不能有意见。

    王冉笑的跟小狐狸似的,眼儿弯弯。

    “奶奶,我长大了,现在自己赚钱了,怎么还能叫奶奶给我买吃的呢,现在轮到我来报答奶奶了,这样吃完饭叫我爸开车送我们去商场好不好?我们单位发了我一张卡,我都没有地儿可以花了。”王冉俏皮的说着。

    王爷爷哈哈大笑:“哎呦,我跟你奶奶这是来着了,你看来的早不如来的巧,行啊,我大孙女挣钱要孝敬她爷爷了,我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