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4  正面开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冉这边过的是很欢乐,眼看着出国的日期就定了下来,其实依着王妈妈的意思是不想叫女儿去的,才恋爱这个当口出什么国啊,现在工作就可以往后押押了,结婚才是人生的头等大事,不过说出来还没有回音儿呢,就被王奶奶两句三句给彻底堵了回去。

    “女人还是要有工作的好,自己哪怕就是挣一千也不看别人的脸色,秋华怎么样?家里不缺这个钱,但是还不是你想说就说两句。”

    道理是一样的,女人的脸是自己给自己贴上去的。

    奶奶不是一个女强人,但是深知一个女人想要活的好,工作一定不能扔,哪怕那个男人多了不起,你可以适当的减少自己的工作。

    王冉出国要准备的东西王妈妈每天给准备一点,怕那边艰苦,看新闻就知道了那边的人又黑又瘦的,可能就连水都没的喝吧?

    王妈妈给王冉装了很多的水,王爸爸就叹气。

    “这还能让她上飞机吗?”

    王妈妈可不管那些,先准备好了再说,生怕女儿就回不来了,担心王冉过去了吃不好,要是再便秘了怎么办,什么都想往包里给装。

    简宁早就得了信儿,自己休息的时候早早就出门了,去了熟悉的那家店,买了一个箱子,一个背包。

    “好了,就这些吧,算算多少钱。”

    简宁依靠在柜台上,自己弯下身检查检查那箱子,貌似没有多大的问题,抬起身跟售货员开口。

    售货员拿着计算机算了一下,对着简宁微笑:“箱子打完折之后是1699,背包330。”

    简宁付了钱,把信用卡收好,拎着东西回到家,找了一个小袋子把事先给王冉准备好的药都装进去,那边天气热,打车就直接过去了。

    这是王奶奶第一次见简宁,简宁也不知道王冉的奶奶会在家里。

    “小简来了啊,赶紧进来,外面热吧?”

    王妈妈叹口气,你说王冉这孩子,明天就走了,今天还上班呢,说她有心那就是夸奖她了。

    简宁换了拖鞋弯着腰进来,个子在玄关的位置有些抵触,一进客厅就看见坐在客厅的老太太,王妈妈赶紧给介绍啊。

    “来小简,这是王冉奶奶,那是爷爷。”

    “爷爷、奶奶。”

    王奶奶笑眯眯的看过去:“外面热吧,赶紧坐,小真啊给倒杯水。”

    简宁把手里的箱子放在地上,王妈妈看过来,正好从厨房端水出来,坐在简宁一边:“冷冻的,快点喝吧,外面可热了啊。”

    “不热,还好,现在天气就是这样的。”简宁接过杯子并没有喝,而是指着箱子:“阿姨,这里面我给她装了一点药,还有一些有需要的东西。”

    简宁前些年是去过非洲的,哪里的条件怎么说呢?非常不好已经形容不了了吧,不过人还是很友好的,就是怕有的人过去之后身体会不合作。

    “你看看你,总是给买这个给买那个的,老是叫你花钱,王冉也没说给你买过什么。”

    王妈妈就是实话实说了,确实就是这样的,不过透过这一点王妈妈也看出来了,简宁这小子不抠。

    你说谈恋爱这才谈几天啊,买过一双鞋,这回知道王冉要出门又是给买箱子又是给买包的,就冲这份心就得领情。

    王奶奶看着简宁的表情,这小子她喜欢,不急不躁的,还别说看着跟她大孙女就般配。

    王妈妈一看简宁箱子都给买了,那就用他给买的吧,王冉那箱子以后还有机会用呢,实在不行就给王超用,赶紧的拎进去把王冉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换到新箱子里面来。

    王冉早上九点多的飞机,单位是说可以送,但是去的几个人都不顺路,要是挨个人去接有些麻烦,所以单位后来定的就是自己打车过去,这个钱给报销。

    四点王妈妈就睡不着了,毕竟女儿要出去啊,就开始准备早饭,孩子不吃早饭就上飞机,飞机上的东西能吃嘛。

    徐秋华听着外面锅碗瓢盆的声音就当自己聋了,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王超是压根就没有醒。

    王奶奶跟王爷爷这个年纪在这里呢,老早就出去遛弯了,老两口活的可开心了。

    “现在叫不叫她啊?要是飞机提早来了怎么办啊?”

    王妈妈就开始抓瞎,王爸爸看了一眼时间,还没有到五点呢,着什么急啊。

    简宁五点醒的,撑撑头从床上起身,穿着睡裤白色背心从床上爬起来直接奔着卫生间就去了,对着镜子在剃胡子拿着毛巾擦了一下,这边给王亮去了一个电话。

    “过来没有?”

    王亮已经在路上了,昨天说好的,他跟伟亮他们喝酒喝到后半夜,差点没把自己给喝挂了,结果接到简宁的电话,说是今天让他送王冉一程,王亮这才想起来,对了,王工今天要出国是吧。

    睡了几个小时,人就清醒了,到底还是年轻有底子恢复的好。

    开着车窗,早上气温比较低,凉飕飕的风垂在脸上,王亮一边打着哈气一边活动活动脖子唱着歌就奔着简宁家里去了。

    车子开到楼下,一个电话上去。

    “帅哥,我在楼下呢,你赶紧下来吧,我就不上去了。”

    前后没有三分钟,简宁带上车门,王亮就调侃他:“我见过二十四孝老公的还没有见过二十四孝男友的,你这上赶子送上门,就是在告诉王工呢,你就稀罕她。”

    王亮笑了一声,就喜欢也没有这样喜欢的。

    就他个人的观点来看,女人不能惯,越惯越混蛋,还是稍微粗心点,不然你将来可有的好受了。

    最不讲理的是什么人?答案,女人。

    王亮单手撑着头,简宁看着他那样就知道昨天肯定喝酒了。

    “你也差不多了,总是出去喝酒。”

    王亮就听不得这话,你没有爱好还不能叫别人有点爱好?王亮这人生平两大爱好,第一把别人喝趴下,第二喜欢唱唱歌什么的。

    车子开到王冉家,王亮跟着简宁就下车了,王亮做了一个特别潇洒的关车门动作。

    他这人生来就是厚脸皮,所以去王冉家也不觉得有什么,挨家蹿惯了,什么认识不认识的,邀请他,他就敢进去喝两杯,满天下皆是朋友嘛,简宁的个性就不是这样的。

    王妈妈一看简宁来了,这边王冉还在吃饭呢。

    “小简啊快进来快进来,她吃饭呢,你说说你今天还上班呢,还麻烦你,叫她爸送就行。”

    王亮插嘴了。

    “阿姨千万别跟他客气,更加别跟我客气,男人嘛该使唤的时候一定要使唤,当成骡子跟马一样的不听话就上两鞭子。”

    王妈妈一看王亮一愣,这是……

    “你怎么来了,吃早饭了吗?”

    王冉起身去找筷子跟碗,你说简宁人家至少还意思意思的说不吃,王亮可就没那么客气了,直接坐上位置。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阿姨我昨天喝酒就没有吃多少东西。”王亮拿着筷子就真的开吃上了,王冉看了一眼简宁,多少也明白他的个性:“吃点吧。”

    简宁对着王冉笑笑:“我出来的时候吃过东西了。”

    王妈妈就特别喜欢王亮这个性,你看想吃就坐下身开吃,吃的这个开心快乐,这孩子一看就个性好。

    “阿姨,你做饭真好吃,以后我要是吃不上饭了,我就来你家串门,不会不欢迎吧。”

    家里有人说话,王超他们自然就醒了,王奶奶跟王爷爷遛弯回来的,王亮这人是自来熟跟谁都能混到一起去,没一会儿跟王奶奶就成了忘年交,王爷爷说什么,他也能接上两句。

    本来王妈妈是想叫王爸爸去送王冉的,自己跟着,毕竟女儿出去一段时间看不见了,这简宁带着朋友来了,他们就不能去了,车子也坐不下啊。

    “王冉啊,你过去之后给家里来个电话,省得爸妈挂心你,在外万事小心,自己别死撑,要是身体不舒服记得跟领导反映,出门在外一切小心听见没有啊?”

    王妈妈是交代了之后再交代,简宁也有耐性就那么站着,王亮这一看,这要是不走,今天估计走不成了。

    “阿姨,美女阿姨,你放一百个心,非洲没有人贩子,再说他们喜欢的也不是王工这样的,绝对没人拐卖。”转过头对上王冉的视线:“那我们就走了?这个点出发差不多了,要不然一会儿就该堵车了。”

    王爷爷跟王奶奶说要过去机场,王爸爸拿着钥匙。

    “我送爸妈过去。”

    王妈妈这一看,那也不差自己一个人了,也跟着上车了,你说这回家里就安静了,等王超起来,家里的人都走干净了。

    “爷爷、奶奶?”

    王超推开爷爷的房间,没人,父母房间里也没人了,自己叹口气,起来的有些晚了,王冉今天出门,自己做哥哥的应该送一下的。

    徐秋华抓着自己的一头乱发,这是起来上卫生间了,从卫生间出来又要回房间,王超就来气了,黑着脸。

    “你还睡啊?”

    徐秋华不解,这不是有早饭嘛,妈都已经做好了,她不睡觉还干什么啊?现在才几点啊?

    王妈妈拉着女儿的手就是不停的交代,王爸爸拎着女儿的行李,才拎起来这边简宁就接手了,跟王亮两个人跟在王冉的身后准备给送过去托运。

    “这孩子我看着不错,你要是再有个女儿,就要他了。”

    王奶奶这心思真是百转千回的,第一眼看见简宁觉得挺好的,可是王亮一出现,就好像是主人公把所有配角的色彩都给抢了,王奶奶觉得可惜的说了一句。

    王妈妈笑笑,好是好,可惜跟王冉不见得合适,简宁就挺好的,再说她看简宁比王亮稳当,王亮好像有些贫。

    你说要是外人的话,这样的孩子看着挺敞亮的,做女婿有些不合适。

    王亮戴着墨镜打趣了简宁一句,用手推了简宁的后腰一下。

    “情圣,赶紧过去说两句吧,好长时间看不见了呢。”这场面根本就轮不上简宁说话,王妈妈王奶奶前后上阵,然后王冉单位的同事都来了,认识王亮的人不少,有的就开上玩笑了。

    “我说呢,原来是这个关系,这都送机了。”

    王亮笑笑:“人家正牌男友在这里呢,我是陪着送机,可千万别开玩笑,我这朋友开不起玩笑啊。”

    王冉的同事又不认识简宁,简宁站在这里跟别人就不太一样,路过的人就多看了两眼。

    这个王工挺本事啊,你看平时不声不响的,单位多少人都在背后说,有本事怎么就没男朋友呢,原来在这里等着呢,这是早就有了还是现处的啊?这人看着条件不错啊。

    “王工……”

    王冉跟同事打着招呼,这边他们要集合,王妈妈这都要哭了,自己拿着手绢一直再擦眼睛,越擦越红,王爸爸从早上到现在就跟女儿一句话没有说过,好像天生没话可说的样子。

    王冉回头的功夫看见自己妈妈眼睛红了,走过去拥抱着妈妈跟奶奶。

    “我过几天就回来了,公费出国,别人盼都盼不来呢。”

    王妈妈锤了女儿后背一下,竟瞎说。

    王冉进去的时候看着王爸爸的方向,脸上的小酒窝特别明显,笑的很真。

    “爸,我进去了。”

    王爸爸对着女儿点点头,还是没说话,王冉对着简宁点点头,就转身进去了,大家要准备回去了,简宁给王冉发了一条短信,知道她暂时还不会登机的。

    “一路顺风。”

    王冉又回了他一条,简宁从里面走出来,跟王奶奶他们打过招呼,他得回去了,一会让还得准备上班呢。

    王爸爸坐在驾驶的位置上,你说把车开回家看着一点事儿都没有,就王妈妈难过了一会儿,不过王妈妈这个性也就是一会儿的功夫,风风火火的转身就给忘记了,王焱今天放假不上幼儿园。

    王爸爸早饭也没有吃,说是胃口不怎么好,到了中午王妈妈喊他吃饭,还干活。

    “喊你呢,赶紧的上来吃饭啊。”

    王妈妈回了屋子里,你说等他们都吃完了,这王爸爸还没有回来呢,王妈妈又开始唠叨上了,你说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叫他吃顿饭怎么就这么费劲儿呢。

    王焱跳下椅子,说是自己吃完了,去叫爷爷。

    蹦蹦跳跳的跑下去,爷爷坐在石头上抽烟呢,王焱蹭蹭的跑过去。

    “爷爷,吃饭了。”

    王爸爸伸出手揉揉孙子的头发,把手里的烟扔在地上抿灭:“嗯,你回去告诉奶奶,爷爷不吃了。”

    王妈妈看着孙子跑回来,自己婆婆也在呢。

    “这上火了不用说了,你看早饭不吃午饭不吃,我看晚饭也省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情人呢,哪里就像是爸爸了。”

    王妈妈主要是经历过,王冉那念大学,头一次离开家啊,第一天离开家,那一个晚上王爸爸就没在卧室里出现过,睡不着,就在外面那么溜达,你说一个大男人的心怎么就那么细呢?

    王奶奶叹口气,她要睡午觉了。

    果然午饭王爸爸就没有吃,看着围栏里奔跑的小鹿,就那么看着,温和的看着,这些鹿就跟他女儿是一样的。

    “还上火呢?”王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上面下来的。

    王爸爸也不吭声,自己转身就要去干活。

    “你女儿现在还没嫁人,要是有一天她嫁人了你怎么办?天天不吃饭饿死吗?”

    *

    “大姨,我一会儿去你家一趟行不行啊?”

    乔芸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

    王妈妈不是那种吝啬就不能叫乔芸来家里的人,只是你说现在王冉爷爷奶奶都在家里,乔芸又不是一个爱说话的,偏偏王冉她奶跟一般的老人不同啊,是真的会挑理的,当面就敢说出来的,她也怕乔芸来了之后闹的不好。

    “芸芸啊,你王冉姐的爷爷奶奶都在家里呢,有事儿啊?”

    乔芸咬咬自己的唇,觉得大姨到底不是亲大姨,她就说要过去,都不让过去。

    “大姨,我上次在医院看见你,你跟那个医生认识啊?”

    乔芸小心的问着。

    王妈妈笑了出来:“小简啊?那是你王冉姐的对象,怎么了?”

    就这么一句,彻底打击到了乔芸,乔芸挂上电话,自己就跑回房间里扑在床上就开始哭,玩命的哭。

    她锤着被子,就是自己笨,非要拖,要不然弄不好自己现在早就变成了那个医生的女朋友,要怪就怪自己下手晚了。

    外婆这是才回来,外公出去吃喜酒去了。

    “芸芸这是怎么了?”外婆踩着拖鞋推开门,坐在床上伸手过去扶乔芸。

    乔芸扑在外婆的怀里,断断续续的说着。

    “是我先看上他的,我跟你说话的,我说想叫大姨帮我们介绍,结果大姨说王冉跟他一起了……”

    外婆看了乔芸一眼,好半天才想起来这么一回事儿。

    “不就是个医生……”等等。

    医生?

    王冉?

    外婆只觉得自己的头一疼,不会是典韦介绍的那个医生吧?

    脸上全部就都是尴尬啊,乔芸是跟她说了,不过她寻思这事儿有点不靠谱,等自己打听清楚再说,你说就被王冉给钻了空子。

    乔芸晚饭也不吃了,绝食。

    外婆这一夜没有睡好,都是被乔芸给闹腾的,第二天乔芸考试的结果要出来,得去看看啊,考上没有啊,要是考上了还得托人托关系呢。

    外婆给夏侯兰去了一个电话,叫夏侯兰开车过来接自己跟乔芸。

    “妈,你们就打车去得了呗,我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我在单位呢……”夏侯兰不愿意动,单位是没事儿,但是就为了送乔芸去看成绩啊?

    网上直接查不就完了嘛,费那事儿干什么。

    从容的说着:“去哪里查啊?你叫乔芸在网上查。”

    考没考过啊。

    外婆有些狐疑的跟乔芸说了,她也不懂这些,现在社会这么发展的超前,高科技对于她这个老太太来说就真的是超前了,完全不懂。

    乔芸上了网按照夏侯兰所说的,查出来之后自己又哭了。

    还考呢,往哪里考啊?

    名次都不知道在哪里了,就考成这样还上什么公务员啊,就农村公务员都不要她。

    “就你事儿多。”外婆骂了夏侯兰一句。

    “什么叫我事儿多啊,你说不是我瞧不上乔芸,就她那个成绩还想着上公务员呢?你知道人家公务员都怎么考的不?就是成绩全省第一的都不见得能上去,她这种名落孙山的能上去?”

    夏侯兰一嘴的嘲讽,她就看不上这样的,没那个本事偏偏蹦跶来蹦跶去的。

    “你今天这是吃了炸药了啊?”

    外婆愤怒的挂断了电话,哄着乔芸,今年考不上就明年再考被。

    “我是不是特别笨啊?”

    乔芸这脑子总算是有点清醒了,自己成绩一直就不算是怎么好,她那时候跟王冉较劲儿觉得自己必须上公务员才能跟王冉平起平坐,自己的实力就摆在那里,有限的很,无论自己怎么瞧不上王冉,那人王冉现在工作好,未来的丈夫也好。

    想起来简医生,乔芸的眼眶里就都是泪水,她就是命不好,什么事情都好像差了那么一点点。

    运气永远都不够。

    看了外婆一眼,低下头:“我也看明白了,我没有那个命,我就不能挣。”

    外婆可听不得这样的话,什么叫命啊?

    命这个东西就是摆放在自己手心里的,你得靠自己。

    外婆坐在外面的沙发上,这一晃乔芸毕业都几个月了,工作也没找到,公务员也不用合计考了,这没戏了,乔芸一说自己肯定不行的,外婆的脑子也清醒过来了,叫乔芸去考公务员这事儿自己首先就是没有想清楚。

    乔芸要是成绩好,当初也不会就考那样的一个大学了,天分不足,就得在别的方面弥补。

    外婆觉得自己最近这几步棋走的,非常臭。

    臭棋篓子,说的就是她这种,不行这样下午可不行,乔芸没有父母,自己能陪着她一辈子啊,你说她的个性又是这样的,将来自己要是死了,她能靠着谁?

    外公吃了酒席回来的时候买了一些水果,也不知道乔芸的成绩怎么样了,进门正要问,才出声。

    “芸芸呢?今天不是出成绩嘛?”

    外婆一眼看过去,对着外公摇摇头,外公这就明白了,肯定是没有考好,不过也没有什么,一个女孩子不上公务员随便找个单位去也行啊。

    外公自己吃过了但是老婆没吃啊,进了厨房就开始给做饭,外婆喊乔芸出来吃饭,今天乔芸很乖,那眼睛哭的肿的跟什么似的,就这样硬生生的出来了,落座低着头一个劲儿的吃着大米,一口菜不夹。

    其实乔芸这样就是跟人赌气呢,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

    我考不上我还不行难为难为自己了?

    外婆给她夹着菜,脑子里活动了半天终于有了想法了,还是得从那个医生的身上下手。

    没结婚就一切都有可能,你说现在孩子处对象别说谈恋爱了,就是上床了结婚了,那感情不好遇到真爱了,还不是照样的离婚分手,王冉跟那个医生现在不是还没有进入到要结婚的地步,那个医生也可以有多一个选择嘛。

    你可以心里做一下对比,觉得哪个好,你就跟哪个处,这不是挺好的。

    外婆看了乔芸一眼,乔芸不如王冉聪明,王冉是工作好家庭好,什么都好,乔芸这辈子只能找一个好丈夫,不然这日子就要难过了。

    王冉是当姐姐的,当姐姐的让着妹妹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是吧?

    心里一分的犹豫都没有,等吃完饭收拾完桌子,乔芸悄然无息的回了房间里,房门一关,水果也不吃,一句话也没有,外婆拿着自己的包就要出门了。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嗯,出去转转,在家里有点闹心。”外婆抿抿唇说着。

    外婆的记性不错,记得乔芸说的一切,哪家医院哪一科,她挂了号直接就奔着简宁的办公室去了,赶巧了今天简宁在。

    “觉得哪里不舒服嘛?”

    简宁看着外婆问着,他主要对谁都是这个样子,简宁本身就不是一个会吊着脸子的人,所以外婆第一面对简宁的印象就更加的好了,这样的人一看就不会是脾气不好的。

    女人一辈子求一个什么样的丈夫,外婆跟王妈妈想的都是相同的。

    不求这个男人多有钱,要是有钱最好,没钱那也没办法了,脾气一定要好,乔芸有小性儿,一般的男人谁愿意包容,首先就得找一个脾气好的,简宁转过头对着外婆一说话,外婆的心里就暖呼呼的。

    简宁说话的时候眸子里带着几分温和的笑意。

    “我是王冉的外婆。”

    简宁一愣,然后赶紧起身,奶奶他见过了,外婆没见过啊,这怎么自己来了?

    还以为外婆身体不好,结果并不是。

    “这样的,我听王冉她妈说的,就合计过来看看,你说毕竟这结婚是人生中的大事儿,马虎不得,孩子你不会怪我吧。”

    外婆的口气带着几分的疏远客气,也没解释清楚自己的身份,简宁笑笑,但是心里有点想不通,来看自己嘛?

    外婆有外婆的打算,要是上来就说叫简宁跟王冉黄了跟乔芸处,那就等于自己伸出来手往自己的脸上拐。

    她现在借用着王冉外婆的身份,然后慢慢拉近跟简宁的关系,以后的事儿慢慢来,不着急,总有一天会把乔芸推到简宁面前来的。

    “您坐。”

    外婆坐下身把简宁的家里都问了一遍,简宁回答的很是笼统,首先不算是他失礼,毕竟他当初跟王妈妈也是那么说的,父亲有钱那是父亲的,不属于自己的,他每个月就挣这些钱,他并没有撒谎。

    外婆含笑着看着简宁,心里狐疑,这怎么跟典韦说的一点都不一样啊?

    难道是弄错了,不是当初介绍的那个医生?

    “你认识典韦嘛?”

    简宁微微拧着眉头,这边有病人推门进来,外婆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就坐在一边,简宁给病人看着片子,外婆没有错过简宁刚才的一脸莫名其妙,他不认识典韦。

    这也就是说,他并不是一开始典韦介绍给王冉的那个是吧?

    他说他家里父亲是做生意的,母亲是家庭主妇,条件好像差了点,外婆出去没有走两步被风就吹得清醒了过来,是啊,乔芸还挑什么啊。

    现在主要是男方有一个工作这就行了,人不错,个子也高,看着脾气也好,那就他吧。

    想着想着,外婆眼中的神色越发温柔了起来,做人得懂得惜福。

    外婆这就算是跟简宁打过照面了,返身回来,要了简宁的电话,简宁心里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不是喜欢,这个老太太给他的感觉跟王冉她奶就完全是两种。王亮跟伟亮正好经过这附近,伟亮在局里那边谈成一个案子,立马就能买一套房子不贷款那种,王亮肯定是要敲伟亮一笔,伟亮也敞亮的很,行啊,我兄弟不是有女朋友了嘛,就当为他庆祝了,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就进了简宁的办公室。

    王亮这人不敢说多聪明,但是小心眼很多,那眼睛一转就不知道心里画了多少个圈了。

    “王工的外婆啊?”王亮看着外婆那方向就问了一句。

    伟亮直接就无视,他妈的有病,哪里有外婆就亲自找上门的,人没领去给你看就说明还没有到时候呢,你自己上赶子送上门,不值钱知道不?

    伟亮就这个臭脾气,看不惯的事儿你就别指望他给你一个好脸子,王亮不,笑的跟一头狐狸精似的,眼睛里一直飘着迷幻电波,就差没直接把外婆给电倒了。

    “你认识我们家王冉啊?”外婆看着王亮笑笑说道。

    王亮觉得这老太太跟王冉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怎么说呢?

    你要说王冉是属于小白兔那伙的,那眼前的人跟自己是属于一个等级的,不是他埋汰自己啊,他都是成了精的狐狸了,这基因看着有点不对呢?

    “我们一个单位,姥姥您认识典韦这个人是吧?”

    外婆的脸色立马就拉了下来,不过下一秒又端了起来,不用说了,眼前的人就是典韦介绍给王冉的那个,原来这孩子什么都没有对王冉说啊,也对,家世好说出来干什么。

    “典韦是我儿媳妇。”

    王亮笑的脸上的笑容有些扭曲,你的儿媳妇很怪啊,明明说愿意的事情,到了她的嘴里就变成了不愿意,这个姥姥同志也是怪异的很,没怎么样呢,她就主动送上门了,很怪很怪,有一种唐僧进了白骨精洞的感觉。

    外婆在王亮的眼前也不需要装什么,她就大大方方的,打着王冉外婆的旗号,她就不信了,怎么他们还能去问?

    从医院出来,不需要简宁去问,外婆就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小真啊,我今天去医院,你说也巧了,王冉跟那个医生在一起了是吧?阿弥陀佛要不然我这个心啊就一直提着放不下来,你说当初你弟弟干的这个事儿啊,我就合计,要是我行的话,我一定促成这事儿,好在……”

    王妈妈呵呵的笑着:“就是缘分了吧,那天我也是合计半天,合计来合计去的,我还是去找了小简,你也看见了那孩子真是不错,就这个脾气啊,我就觉得跟我们家王冉特别合适……”

    外婆在电话里笑的很是欢乐,好像就真的很开心能看见王冉跟简宁在一起一样。

    “我看病的时候他有两个朋友在医院,说话的功夫我才听出来的,这我也就放心了,一会儿我就到你们家了,我过去说吧。”

    外婆伸手拦了一辆车,就挂了电话。

    王妈妈有些不解,怎么还来家里了。

    不过也没有在意,外婆很快就到了,给了司机钱,自己往上去。

    王冉她爷爷奶奶都在休息呢,王妈妈叫外婆进客厅坐。

    “嗯,还是你们家,你别看是自己盖的房子,也挺有样子的,谁说农村不好了,我看着农村就挺好的。”

    王妈妈也没有听出来这个老太太话里话外的意思,点点头。

    “住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好心情,现在城里跟农村有什么分别啊?”

    王妈妈从来不认为这是问题,他们家就挨城镇边,去哪里都方便,有什么好自卑的,现在农村人可不像是过去,这几年说到动迁,大家第一个想起来就是农村。

    外婆笑,突然想到了什么,板正了脸。

    “你说你也是的,你告诉我,让我去医院跟那孩子说多好,你亲自去,孩子是好孩子,就怕人家家里会想往别的地方想。”外婆用眼睛撩了王妈妈一眼。

    王妈妈不知道这跟家里又有什么关系了?

    外婆见王妈妈不接话,自己又紧接着说了出来:“你亲自去找,这放在男方那边就是叫人说嘴的,以后真成了人家可能态度就变了,吃死王冉了,毕竟你一上门就意味着王冉不是嫁不出去了嘛。”

    王妈妈觉得自己继母这话说的就有点严重了,哪里就有那么多的计较了。

    王妈妈听不出来,有人听出来了。

    王冉她奶这心眼一转也是两三个的人,床上躺着呢,不见得就真的睡了,开始听着外婆这话到是没什么,后面越是听越是不对,自己拢拢头发从房间里推门出来。

    王冉她奶在家里就喜欢穿唐装,老太太看着特别的硬气霸道,看着外面的人。

    “亲家母来了啊。”

    外婆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这个老妖精怎么在家呢?

    王冉她奶坐下身:“你坐啊,别看见我跟耗子见了猫似的,是吧……”说着自己就先笑了出来,这给外婆就堵了一下,外婆又不能说什么,明显人家是开玩笑呢,自己要是说话了,就显得自己小气了。

    “我刚才在里面怎么听着你跟小真说,小真去找王冉的那个对象就错了?”

    外婆说起来挺有一套的,看着王冉的奶奶,硬着头皮上。

    “我心里是这么合计的,你说我们要是男方的话,女方主动找上门了,这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怎么付出了?毕竟是你家愿意啊?王冉这年纪放在这里,人家男的不着急,可是女的……我就寻思别在给孩子耽误了,小真当时就应该跟我说,叫我去跟那个医生说,我一说掉的也是我的面子,你说我都是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了,我害怕掉什么面子啊,只要王冉好,外婆就是怎么牺牲都是应该的。”

    王冉她奶不愿意听了,怎么说的跟歌功颂德似的?

    王妈妈一看,就知道婆婆这脾气又来了,你当着谁的面都能说王冉年纪大,当着王冉她奶的面一说,她就保准要喷你。

    有心就打算替自己继母送个台阶了,毕竟人家来家里做客,不能黑脸啊。

    这边王冉她奶的话就更加的快。

    “亲家啊你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王冉怎么就年纪大了?谁告诉你她年纪大了?她就是年纪大也比那些个才毕业在家里无所事事的强吧,我孙女至少挣工作了,家里上上下下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花到她的心意了,那些个人呢?亲家啊,我这人就喜欢跟不如我们家的孩子比,我一想起来王冉再想想你家里的乔芸啊,我就觉得我孙女其实不错。”

    外婆脸上的笑容都快变成渣滓掉了下来了,没有这么说话的,这个死老太太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再说了,简宁这人你就见了一面就都看清楚了?你就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王冉她奶眼神锐利的看过去,你个瞎老婆子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算计什么呢,想当年你几个女儿结婚你都把关的那么严格,夏侯真跟自己儿子结婚的时候,你连我们家都没有来过,一直到孩子结婚了,要翻山进来,这个死老太婆才知道王爸爸家里是住在这里的,当时那个脸色,就冲着这一点,奶奶就敢说,王冉她这个后外婆就不是什么好鸟。

    继母为什么叫继母?终究不是亲的,跟亲妈到底还是差一层,要是不差,不会其他的孩子都念了大学,就小真这个文化水平,你没牵涉到我们家的事儿我也懒得说你,你现在捅我心尖子,我就捅你的宝贝。

    奶奶的眼睛里小匕首嗖嗖的飞了过去,外婆也没办法接话,只能当做没有听见,心里想着,我家乔芸干你屁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