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5  上门谩骂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王奶奶就不是一个虚伪的人,我不管你家里有多有钱多有势力,这些跟我都没有关系,你家里怎么好也少在我面前显摆,别跟我得瑟,你不惹我,我绝对不会惹你,你若是惹了我,你就小心了。

    外婆先说王冉的,那王冉之于她奶奶来说那是什么啊?

    张嘴巴就是为了说话的是吧?

    “你们家乔芸毕业到现在还没有找工作吗?”王奶奶迎着笑脸对着外婆笑眯眯的问着。

    外婆皱皱眉头,刻意就当自己没有听见王奶奶的话,准备跟王妈妈说话,王妈妈现在就恨不得自己赶紧有个地缝钻进去,一个是婆婆一个是后妈,她哪个都不好得罪。

    “你这老太太,才多大年纪啊,耳朵还不好使了,跟你说话呢,喂,我跟你讲啊女孩子还是要有工作的,你看我们家王冉别说三十了,就是在大几岁那也好找,乔芸现在看着年纪是好,可是花骨朵这玩意说蔫吧就蔫吧了那可快了,你得赶紧的叫她找个正经的工作,本来念的就不是什么好大学,孩子的脑子不行啊,看看我家冉冉那奖状得的……”

    外婆终于没有控制住火气,蹭一下子就站起来了,然后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失态,但真控制不住了,王奶奶就跟没看见似的,自己翻着白眼继续看电视剧。

    “这姑娘这个傻啊,你嫁进去人家能爱你嘛?不知道什么叫门当户对嘛?想象永远都是美好的,现实多残酷啊,你说还想着嫁进豪门,现在老公找小三了吧。”

    外婆就怕自己在待下去会一口血喷出来,心里十分不满但是又不能当着王奶奶的面说。

    “那我回去了。”

    外婆起身就往外面走,王妈妈出去送,王奶奶屁股都没有动一下。

    “妈,你也别生气,我婆婆就是这个性。”王妈妈没有办法,只能这么解释着。

    外婆拉着王妈妈的手:“你婆婆这是怪我,觉得我在里面搅是非了,得我也不说了,省得你们就真的以为我想干点什么,这事儿你们之后就知道了,女方主动哪里就有那么好的。”

    外婆心里冷笑着,她看着是简宁的脾气好,要不然一般的心里早就有打算了。

    你愿意上门只能说明一个道理,那就是你家姑娘砸手里了,嫁不出去了。

    拦了一辆车上车回家,到了家换了衣服,外公睡觉呢,外婆想起来王冉她奶的那张脸,自己撇着嘴,你孙女好,你孙女好就不会到现在才交男朋友,这个男朋友未来是谁的还不一定呢,我们走着瞧,我叫你现在得瑟,我们以后看。

    现在就叫你高兴去吧,早晚有叫你哭的一天。

    外婆一寻思,得乔芸这没有一个正经的工作到底是叫人瞧不起的,现在女孩子走出去都是攀比什么啊,还不是一个工作一个丈夫。

    自己翻箱倒柜的,外婆对乔芸真算得上是舍得了,把棺材本都给拿出来了,她说手里没钱,其实还是有的,不过当时没舍得,觉得花那些钱就为了弄一个工作,有些不值钱。

    现在被王奶奶一僵,王奶奶那么气势牛逼不就是因为王冉的工作好嘛。

    外公起床一看:“这是找什么呢?”

    “我合计给乔芸弄一个工作。”

    外公觉得也是应该这样,他们留着钱还能有什么用啊,你说他们俩都老了用钱的地方也没有多少,将来就是去世了还有丧葬费呢,就是住院有这么多的儿女,难道儿女一毛钱拿不出来?

    女孩子还是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比较好。

    晚上姜维、夏侯兰,典韦、夏侯令两家的人就都来老太太这里了,老太太做了一桌子的饭菜,当着孩子的面就提了出来。

    “我跟你爸这些年手里就这些钱,这是九万块钱你们俩看着谁能给乔芸办个工作?”

    典韦现在跟这老太太就不想玩了,她就是想撤了,自己闷声不吭,弄进去一个人你以为就那么容易呢?花钱不说,还得仍进去多少人情,为了自己孩子也就算了,为了一个外甥女?还是一个小家子气的外甥女,还是饶了她吧。

    夏侯令也没有吭声,他也不愿意管,你要说是介绍一个对象什么的,这事儿他当舅舅的还能伸伸手,可是工作……

    夏侯兰之前说过的拿出来十万进编,现在她也没有话了,姜维只是推推自己的眼镜闷声不吭。

    “你们到是说话啊?这个时候来给我装狗熊了?小兰啊乔芸可是你亲外甥女。”

    亲外甥女?

    她现在亲儿子都顾不上了,姜饶这闹的,进医院反反复复的多少次了,不喝水不吃东西就这么挺过来了,你说人能受得了嘛?没几天就进医院了打水打营养针,那钱花的,夏侯兰就差点没给她儿子跪下了,姜饶就是不听,那意思就是不活了。

    夏侯兰现在自己都觉得活够了,自己儿子都顾不过来,她还能顾得上谁?

    姜维也是一样的想法,家里闹腾的那个开始就没合计自己儿子能坚持到现在,你说现在可好了,就真不要命了,当家长的怕什么?就怕孩子连命都不要了,医生都说了,要是继续这么下去,姜饶的身体就废了,姜维跟夏侯兰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典韦……”外婆看着典韦喊了一声。

    典韦心里翻着白眼,这种时候你就能想起来我了,我被大姐追着骂的时候你在哪里呢?

    “妈,不是我不帮忙,我们单位什么情况你问你儿子,他比我了解的清楚,本来今年说是我有希望提干,结果这好像又没有信儿了,因为什么,你也问你儿子,芳芳就要放学了,我得回家给她做饭,眼看着没两年就高考了,我不像是大姐有那么出息的女儿,也不像是二姐孩子多,我就这么一个闺女。”

    夏侯令去抓了典韦的手一把,叫典韦一下子就给甩出去多老远,夏侯令的脸上讪讪的,没敢说别的,外公这是看出来了,典韦跟自己儿子还是闹别扭呢。

    典韦是回家了,但是为了她女儿回家的,跟夏侯令的账还没有算完呢,什么时候气消?

    把她提上去啊。

    其实典韦这就错怪夏侯令了,这并非是因为王冉的事情突突了所以科长故意给典韦小鞋穿,单位嘛就是这样的,一个坑旁边几个萝卜在等着,都准备进坑里,可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啊,这要怎么埋?你典韦是会做人,但是还是欠缺了那么一点,外加王冉这事儿她给办的确实不漂亮,捎带的就受了一点影响就没上去,典韦呢,就直接把所有的火气都推夏侯令的身上去了。

    “妈,那我跟姜维也回去了,我俩还有事儿呢。”

    “行啊都走吧,我现在是老了,我还能说动谁啊?”外婆感叹了一声,真是儿女长大了就不听自己的话了。

    夏侯令本来是想追着典韦出去的,哄哄她,事情过去就算了,不提干怎么了?不提干我们还不是一样的生活,水平也没有差到哪里去,你何必那么上火呢,结果他妈一感慨夏侯令就站住脚了。

    夏侯兰到底是女人,自己捂着脸坐在沙发上就哭了出来。

    “妈,你是不是想逼死我啊?现在姜饶逼我,你也逼我……”

    姜维不乐意听,这事儿闹出去自己还不够闲丢人的,就拿着车钥匙先走了,外婆一看夏侯兰哭成这样是肯定要问的,夏侯兰一说,说姜饶就要跟王冉结婚,这孩子现在就差没死了。

    外婆一听,推开夏侯兰:“这不行,绝对不行,姜饶跟王冉是亲戚啊。”

    外公也觉得这事儿怎么可能呢,姜饶是怎么想的啊?你说这孩子脑袋是不是抽抽了?那是你姐姐啊,你能跟他结婚嘛?

    “我问你,王冉勾搭姜饶的?”外婆抓着夏侯兰的手,抓的夏侯兰好痛,她也顾不得哭了,看着自己妈,小声的念叨了一句:“妈,你抓疼我了,不是,姜饶说是他自己先的,王冉不知道。”

    外婆又怂了夏侯兰一下,就恨不得一巴掌掴到女儿的脸上。

    “你怎么就那么笨?人家说你就信?她要是没主动,好好的根本平时就没什么接触,一年到头都看不见两次的人,怎么姜饶就说要跟王冉结婚了?”外婆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王冉那时候家里逼迫她,她就找了姜饶,很简单的的事情。

    她外孙子条件不错,工作不错,外貌也挺好的,王冉这是糊涂啊,她坑谁都可以,怎么能坑自己弟弟呢?

    夏侯兰有几分的犹豫:“不能,我那天去她家里了,姐夫那么老实的人都生气了,王冉好像真不知道……”

    夏侯兰又把自己怎么去王冉家的,王爸爸怎么没叫王冉回来的,后来自己给王冉打电话,她答应的好好的但是人却没有来都跟外婆说了,夏侯令一听,自己都听不进去了,觉得自己大姐真是有脸说。

    你儿子干出来这么不靠谱的事情,你还能讲出来?你养的这是什么儿子啊?

    难道以为这是生活在古代呢?

    外婆看了一眼外公:“你下楼去转转吧,我跟小兰说两句话。”

    外公起身就下楼去了,外婆又说要买什么他就去给买了,这边夏侯令起身就准备回去了,外婆喊住儿子。

    “典韦这气儿还没消呢?”

    夏侯令点头笑:“妈,你别管,两口子之间哪里就有不吵架的,人回来就没有事儿,她是提干没提上去,就跟我俩憋火。”

    外婆起身走到儿子的身边,从冰箱里拿出来一袋子的鸭蛋,这都是她自己腌好的。

    “拿回家给芳芳吃,妈自己腌的,这女人啊就不能惯,典韦的脾气就是你给哄出来的,有点事儿就回娘家,要是真不想过了,那就别过了,离婚。”

    夏侯令对着母亲笑笑,自己提着东西就走了,难道还能真的离婚啊?

    婆婆跟儿媳妇永远是这个世界上的天地,婆婆关心的是自己儿子受没受委屈,至于你儿媳妇不巧的很,不在她关心的范围之内。

    等儿子走了,就剩下她们母女在屋子里,这话就好说的多了。

    外婆抓着夏侯兰的手:“你就傻,人家说你就信,你说王冉要是不心虚,她为什么不去看姜饶?王冉之前被她妈那个逼,肯定就是她先主动的,我就跟你说她妈以前就是那样的,觉得人家好,就一个心的奔着人家家里去,王冉是她女儿还能差了?”

    外婆说的就是王妈妈当初主动追王爸爸的事儿,不是她不想管,而是一直到要结婚了,王妈妈就直接通知她了,她还能说什么啊?

    这不就是防着她嘛,你既然愿意,那你就去结婚被。

    王妈妈结婚的时候年纪还不大,就因为这个外婆心里恨了挺久的,不就是因为她觉得给弟妹念书出钱了,想早点结婚离开这个家,然后她就可以都不管了嘛,其实小真最自私。

    “妈,你别那么说,我问过姜饶多少次了,他还能骗我啊……”

    “你问他就说?他现在不得为王冉兜着啊,要不然你不得去王冉的家里闹?王冉现在处对象了,你以为姜饶怎么就想不开了?他是彻底就不想活了……”

    外婆前后一串就把事情想的清清楚楚的,这还用转脑子吗?

    王冉原本觉得自己没退路了就勾搭姜饶,结果勾搭上了被发现了,姜饶为了保护王冉就死活不把她给供出来,王冉现在遇到更好的当然就要甩了姜饶了,名曰其名他们是亲戚不能在一起啊,姜饶这个傻小子被人家给耍了,还替人家数钱呢。

    “妈,你干什么去啊?”夏侯兰喊了一声。

    外婆这就要跟着夏侯兰去她家,她得好好说说姜饶,她不能叫姜饶被王冉继续给耍下去,夏侯兰觉得她妈这脑子是不是转的太快了一点?姜饶自己那跟姜维一起问的,问了多少次了,看得出来真就是姜饶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哎呦我的妈呀,你就安静一会儿吧,不可能,跟王冉没有关系。”

    虽然夏侯兰也恨不得自己一巴掌过去拍死王冉,王冉就是一个祸害啊。

    这边外婆晚上就睡不好了,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想的有道理,王冉这个死丫头心思够恶毒的了,自己弟弟她都敢勾引,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个不要脸的,臭货。

    气的自己拍着胸口坐起身,外公感觉自己老婆子起来了,迷糊糊的问了一句。

    “怎么了?”

    “你睡你的,我出去喝点水。”

    外婆打开冰箱自己倒了一杯冰水咕咚咕咚就给一口干掉了,自己坐在一边,越是想越是心里火大。

    乔芸踩着拖鞋也是渴了,看见外婆可给自己吓了一跳,捂着胸口。

    “外婆你怎么不睡啊?吓死我了。”

    “芸芸啊,我起来喝杯水,你也起来喝水?”

    乔芸点点头,乔芸回房间,外婆在后面跟着,坐在床上就拉着乔芸的手。

    “我跟你大姨都说好了还有你老舅,你就放心,这个工作外婆肯定管,有了工作你这辈子外婆也不用挂心了……”

    乔芸躺在外婆的腿上,这个世界上只有外婆会对她一心一意的好,别人都不行,亲大姨也不行。

    “外婆我看着你好像不高兴啊?”

    外婆就把这事儿跟乔芸说了。

    “不能吧,我看着王冉姐不是那样的人。”乔芸小声的说了一句,是不是她也不知道,可是第一感觉就是觉得不可能,王冉勾引姜饶?姜饶有什么好的啊,再说根本没接触啊,要是说姜饶勾引王冉,乔芸还觉得有点靠谱。

    姜饶以前跟自己是没什么冲突的,你说那次他们两个在外面自己没给开门,姜饶从那以后就跟自己干上了,开始乔芸想不通,现在一想,不就是姜饶想借着数落自己买好王冉被。

    “你这个傻孩子,你见识的少,这个世界上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有,你王冉姐啊这一看也不是一个消停的主,难怪之前不处对象,是觉得那些啊都不够好,这不遇上好的了,就你看上的那个,你说她要是没心眼能叫自己去医院找去?”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叫自己妈主动过去,你说要脸不要?人家将来就是跟她分手了,心里都得说这样的孩子太肤浅,不就是看上人家背后的钱了。”

    外婆这是可这劲儿的埋汰王冉,好像这样埋汰王冉一番,她心里就会感觉特别爽一样。

    乔芸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本来就是起来喝口水而已。

    姜饶这边后半夜又进医院了,夏侯兰坐在地上就没起来,你说姜维这边要跟着儿子,那边妻子在地上坐着呢,姜雯根本就没回家。

    “你赶紧起来……”姜维拉了夏侯兰一把。

    夏侯兰推姜维:“你赶紧跟着去医院,别管我,我缓会儿就好了。”

    姜维也顾不得夏侯兰了,儿子那边都抽了。

    姜饶被抬上救护车,姜维就拉着儿子的手,自己眼睛也都红了,现在这个家还哪里就像是家了?

    “你妈坐在地上到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就作吧,你作吧,什么时候爸爸妈妈都作死了,你也就放心了。”

    姜维拿下来眼镜自己擦擦眼泪,再戴上去扭着脸看着一边,姜饶的心里特别不好受,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觉得心都空了,他就喜欢过这么一个女的,可是家里不同意,爸妈都反对,他不是没有试着叫自己忘记,可是不行啊。

    他控制不了自己大脑的思绪,他心疼自己爸妈,但是上来那个劲儿他就是一个混蛋。

    送到医院又是营养液又是补水的,医生拿着病案从里面走出来,看着姜维。

    “他要是这样,我说真的,那就真的废了,现在身体各项功能你自己看,已经严重的走下坡路了……”

    姜维看着头顶,走下坡路自己能怎么办?

    他根本就说不动儿子,姜饶不听话啊。

    夏侯兰给姜雯打了一个电话,姜雯幸好睡觉是不关机的,摸过来手机,迷迷糊糊的也没有开灯,寝室里都睡着了。

    “妈,怎么了?这么晚还给我打电话?”

    寝室里有人翻动身体的声音,毕竟这个时候说话就特别的响亮,哪怕你的声音再小,人家都在睡觉呢,姜雯的上铺拽过来被子蒙过头顶,嘟囔了一句:“烦死人了,这都几点了。”

    “雯雯你赶紧回来,妈起不来了……”

    姜雯一下子就清醒了,她想要出去,可是阿姨不放人啊,姜雯都急哭了,身上就穿着睡衣。

    “阿姨,我妈在家里摔倒了,没有人,你让我出去吧……”

    阿姨自然不能放,这大半夜的要是出事儿了谁负责?她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姜雯就拉着阿姨的手,驴脾气就上来了,一定要出去,那阿姨看着她好像真的是家里有事儿,她也知道姜雯家住在本城,这个时候你说联系谁也联系不上啊,就给姜雯放出去了。

    姜雯好不容易拦到一辆车,告诉司机在楼下等自己一会儿,回到家果然看着母亲坐在地上呢,还没有起来。

    跑过去伸出手就要把夏侯兰给扶起来,夏侯兰就是起不来,双腿没有力气。

    “雯雯啊,妈活不了了,你哥就成天的这么作……”她上班也没有心思,成天挂着家里,晚上回家还是不行,夏侯兰抓着姜雯的大腿就开始哭,姜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妈,你听我说,那样的儿子要他干什么,就当他死了,我们不要他了……”

    自己弄不动母亲,跑下楼幸好那个司机还在,脸上还都是眼泪呢。

    “叔叔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能不能上去帮我把我妈给抬下来?”

    那司机一愣,这是什么情况?把人抬下来,你家里的人呢?

    姜雯好说歹说,说她妈摔了动不了,这司机才上去,人家也是怕粘包赖,毕竟现在这社会什么人没有啊。

    夏侯兰没有多大的事儿,就是被姜饶给吓的,姜雯给自己爸爸打电话,来的是一个医院,照着姜饶住的病房就跑过去了,对着姜饶就好一通闹。

    “你不是要死嘛?那你现在就死,你现在马上从床上下来,你去死,你赶紧死了,别活着拖累人……”

    她就跟一个小疯子一样的在病房里这通闹腾,姜维出去交钱了,所以也没有顾得上,护士就进来警告姜雯。

    “你小点声,现在都几点了?别人还睡不睡觉了?”

    “我管别人睡不睡的,我妈都要死了……”

    在医院闹腾完了不算,姜雯拿着钱包拦了一辆车,报了地址,自己拢着衣服坐在后面,司机看了后面一眼,这是要去寻仇啊?

    报出来的地址不是王冉家还能是谁家。

    你说大家都睡觉睡的好好的,就听见有人砸门,一边砸一边骂,骂的那个话就别提多难听了,骂的都是王冉。

    徐秋华他们的房间挨着门,就先听见的,徐秋华觉得有点不对呢?

    好像是听见谁念叨王冉的名字了,自己坐起身推推王超。

    “你有病啊你,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推我干什么?”王超翻了一个身还想继续睡,这边也感觉到不对劲儿了,因为外面骂人的动静还在继续,王超光着脚就下地了,你说徐秋华披头散发的也跟着出去了。

    姜雯这孩子挺不懂事的,是你心疼你妈这没有错,可是你心疼你自己妈,跑到别人家来闹腾什么?

    王超黑着脸推开门。

    “你干什么呢你?有病吧。”

    试问谁大半夜没吵醒,听见有人骂他妹妹,心情都不会太好的,王超就是一个正常人,他能骂他妹妹,能出手打,但是别人不行,要是王冉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事儿,你可以这样骂,现在怎么样啊?

    “王冉呢?个不要脸的,你叫她出来,我倒是要问问她,怎么就没有见过男人是不是?没有男人她会死是不是?”

    徐秋华脸子也冷下来了,你别看平时家里闹是家里闹,现在姜雯这是欺负上门了。

    “你爸妈呢?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啊你?赶紧回去,别满嘴胡咧咧,我告诉你姜雯,你是小孩子,我今天不跟你一般见识……”

    “你跟我见识你能把我怎么样?打我啊?王冉就是不要脸,狐狸精骚货……”

    “老公……”

    徐秋华抱着王超,王超还是动手了,他脾气本来就不怎么好,姜雯一而再再而三的骂王冉,你说这大半夜的,邻居听见了都成什么了?

    这么大的动静王爸爸王妈妈也不会听不见,王妈妈觉得心悸的厉害,王爸爸穿上睡衣,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王焱就哭,孩子没有睡好被吓到了,徐秋华这又跑进去哄儿子。

    “姜雯你干什么啊你?”王妈妈看着姜雯问着。

    姜雯这就对着王爸爸跟王妈妈这通蹦跶,王超打了她一巴掌,她自然不能干了。

    说的那个话啊,无非就是说王冉勾引姜饶去了,这给王妈妈气的,你说王妈妈一个长辈能跟一个孩子置气不?那现在人家就欺负上家门了。

    有几个邻居也是事儿逼,你说人家家里有动静,你披着衣服过来干什么?

    “王冉妈啊,你家这么怎么了?”

    来的还偏偏就是一个大嘴巴的,这可就有效果了,姜雯那骂的,说王冉怎么勾搭她哥的,现在她哥都要活不成了,王妈妈捂着心口,被气的,徐秋华抱着孩子就跟姜雯对骂,王超要动手,王爸爸就不让,邻居一听,原来是这个啊,难怪之前王冉不处对象,原来是跟亲戚啊,自己弟弟,这王冉真是,啧啧……

    “妈……”

    徐秋华开始给婆婆找药,王超是真忍不住了,没管三七二十一把姜雯给按在地上就给削了,家里闹的是鸡飞狗跳的,徐秋华怕出事儿啊,就给简宁去了一个电话,简宁今天白班,在家里睡觉呢。

    “喂……”

    “我是徐秋华,大嫂,我妈这边不行了,你赶紧过来给看看……”

    简宁从床上起身,自己拿着衣服裤子,换裤子的时候脚踩在了裤腿上,自己后退了两步,拿着钱包立马就下楼了,这边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幸好他住的地方交通比较发达,车过往的比较多,晚上路上人很少,很快就到了。

    王妈妈没有大事儿就是气的,吃了速效救心丸就好了,姜雯当时合计王妈妈是被她给气死了,自己哭哭啼啼的就跑了,被王超给削了一顿,带着满身的伤。

    简宁给王妈妈检查了一下心跳。

    “没有太大的事情了,不过阿姨你这样不行啊,等早上的时候还是去医院详细的检查一下吧。”

    王妈妈现在就连搭理简宁的心思都没有了,自己就躺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简宁看出来家里气氛有些不对,但挺聪明的什么都没有问,自己就要走了,王超送简宁出去。

    王超挺过意不去的,你说大晚上的把人给折腾来了。

    “家里出了一点事儿,我老婆不懂事把我妈给惹生气了,你也甭往心里去,我妈现在正不痛快呢,不是跟你。”王超多解释了两句。

    这不是说他就对简宁看上了,他只是觉得把人家折腾来了,得给一个说法,家里的事情是家里的,不能在外人的面前丢脸。简宁点点头:“那大哥我回去了。”

    王超这才想起来,这地方这个时间去哪里打车啊。

    “你等我会儿,我回去拿钥匙,我送你……”

    王超这往回跑,等他下来的时候简宁已经走了,王超叹口气,他知道简宁恐怕在这地方不好打车,要走一段路,可是家里闹成这样,他现在也离不开,既然他走都走了,那就这样吧。

    简宁一直走出来都没有看见车,这边晚上车就比较少,主要也知道他们不可能大晚上的出来,走了能有将近半个小时终于看见出租车了,简宁拦了拦手自己就上去了。

    到家一看,出去的时候两点半,现在都快四点了,躺在床上心里叹口气。

    王妈妈被气的,王爸爸也不吭声,徐秋华就一个劲儿的骂姜雯,觉得这孩子就是疯了。

    “现在好了,明天就得都传出去,这得传成什么样啊?”徐秋华怀里抱着王焱,王焱这才睡着,脸上都是眼泪,任谁大晚上的被醒发生这些都得心悸一阵子的。

    夏侯兰醒了看见自己女儿被打的跟猪头似的,问姜雯怎么回事儿,姜雯就哭了出来。

    “妈,我好像把大姨给气死了……”

    姜雯现在也知道害怕了,王妈妈当时躺在地上就不动了,她也是趁乱就跑出来了,跑出来之后就满心的害怕,现在要怎么办啊?

    夏侯兰一听,开始特别生气,后来就开始劝女儿,把姜雯抱在怀里。

    “没事儿没事儿有妈妈在这里呢。”

    姜雯就拽着她妈的衣服:“妈,我要是真的把她给气死了怎么办?”

    夏侯兰看着自己女儿脸上的伤,就是雯雯不对去你家闹了,你说你也不能叫你儿子动手啊,而且还把我女儿给打成这个样子。

    “气死了也是活该,有妈呢,雯雯你别怕啊。”

    姜维从外面进来,听见了女儿的话,黑着脸。

    “你再说一次?”

    姜雯就抱着自己妈妈的腰身,死活也不肯松开,她到现在还害怕呢。

    “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生气王冉这么对我哥……”

    “你跟孩子吼什么啊?你看见没有,你女儿被王超给打了……”

    姜维觉得自己的脑仁都要炸了,一个一个的,就不能消停一点?非得作出来一点事情是不是?

    不闹就能死嘛?

    现在是看孩子被人家给打成什么样了吗?现在看的就是大姐最后到底是有事儿还是没事儿,这要是真有事儿了,就真结仇了。

    “你干什么去?”

    姜维看了夏侯兰一眼,没好气的说着。

    “还能干什么,打电话道歉被。”

    姜维心理是一个明白的,他脑子清醒的很,这事儿跟人王冉有关系吗?明摆着就是自己女儿不讲理去闹腾人家,就是被打了也是活该,更何况现在姜雯回来说要把她大姨给气死了。

    电话是王爸爸接的,王爸爸还能说什么?

    本来就话少,说王妈妈没事儿已经睡了。

    “姐夫这事儿真是我不对,我没有看住孩子,今天姜饶进医院了,小兰吓的够呛就坐在地上怎么也起不来了,你说我当时顾不上,雯雯不知道怎么就跑去你家里闹了,姐夫我……”姜维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的脆弱。

    他不能不服软啊,本来就是他们理亏。

    姜维当官早就当出来经验了,该软的时候一定要软,态度该强的时候一定要比所有人都蛮横。

    他家现在占不上理,所以他就得低气。

    王超剩下的时间就根本没睡,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自己坐起身,越是想越是火大,真是什么玩意?

    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

    徐秋华从床上坐起身,她也睡不着了,闹的这些破事儿出来还怎么睡?

    “你也睡不着啊?”

    王超掀开被子,徐秋华喊他,问他去哪里。

    “妈,你怎么样了啊?”隔着门王超喊了一声。

    王妈妈没有睡就是躺着呢,也不说话,光流眼泪,王爸爸就坐在一边低垂着视线也没有话,听见儿子的声音这才吭了一声。

    “你回去睡吧,你妈没事儿。”

    王超听见父亲的话,心稍稍放回了肚子里,回了房间带上门,看了徐秋华一眼。

    “你起来给我妈弄点汤什么的。”

    徐秋华不是不愿意做,而是这个时候婆婆吃龙肉也吃不出来感觉啊,自己坐起身。

    “妈,不能吃……”

    “我叫你弄你就弄,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废话。”王超这暴脾气,火本来就没有过去,徐秋华废话又多,徐秋华这被逼的没招没招的,自己从床上爬起来给婆婆炖汤去了,弄了老半天,终于好了,自己端着汤碗站在门外。

    “爸,妈还醒着吗?”

    里面王爸爸清清喉咙:“秋华啊,你去睡吧,你妈心情有点不好。”

    徐秋华端着汤碗走回厨房,将汤碗放在桌子上,你看她说什么来的?她就说根本不能吃,可是王超不相信自己啊,这回好了。

    一家子神经病啊,你说她现在回去睡吧,王超跟王焱马上就要起床了,不睡吧,她还困,这个饭要怎么做?

    这个时间做,一会儿还得热,不做就得在厨房坐半个小时。

    回到房间里,王超又要发飙,徐秋华先堵住他的嘴。

    “爸说妈心情不好。”

    王妈妈就心想,得亏昨天老人被老三给接走了,说是叫老人去果园住两天,要不然真出事儿了,她就是死一百次都不够赔罪的。

    王超还哪里有心情吃什么早饭啊,临上班之前,敲了一下母亲房间的门。

    “进来吧。”

    王超手里提着自己的公文包坐在床边:“妈,你别跟姜雯那丫头一般见识,一个小丫头片子,了得了,你等着我以后看见她的,我怎么收拾她,你也别上火,本来就没有的事情,怕别人说啊,我们行得正就不怕。”

    王妈妈叹气摇头:“行了,你去上班吧,家里你不用挂着,妈没事儿。”

    王超点头,从床上起身自己就准备去上班了,王焱也蔫蔫的,被他妈给叫起来就一直点头个不停,昨天没有睡好。

    *

    “知道吧,昨天有人来砸王冉家,你猜王冉这些年不谈对象是怎么回事儿?”

    几个女的围在一起,这就是早上干完活了没有事情做了,有儿子的儿子不是上学就是上班去了,剩下一些无聊的人,就每天坐在一起讨论别人家的八卦。

    开口的人说的这样神秘,自然别人就会打听的。

    “是啊,我昨儿半夜好像听见有人骂王冉,王冉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不是才处了一个医生男朋友,难道是抢来的?”

    第一个开口的人脸上笑的颇意味深长。

    “抢?王冉跟她弟弟恋爱了。”

    这句话就跟炸弹一下的在大家当中炸开了,弟弟?

    哪里来的弟弟?

    “王冉有弟弟吗?”

    “怎么没有啊,她那个姨妈家的儿子啊……”

    “不能吧,这可是亲戚啊……”

    “要不然你以为人家来闹什么?姑娘留到大了就是不对劲儿,你看着吧,现在惹祸了吧,你勾引谁也不能勾引你弟弟啊,你说这将来生出来的孩子那还能有好啊……”说话的人嘴巴就特别利索,你说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跟讲评书的一样,大家听的是津津有味的,有人眼尖,看着后面的人,用胳膊推推自己旁边的人,几个人一眼,脸上的表情精彩的可以。

    “我跟你们说……”

    “我家里还有事儿,我得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