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9  豪门简家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简宁父亲旗下百货公司副总经理,简禛,这是简家最为杰出的二代,作风一贯的冷、硬、狠。

    简家的风水有些,除了简宁一个美男没有,大部分偏难看状态,也不能说难看只是一般人,但是每个都要比简宁出色的很,这里说的出色指的就是能力方面。

    简禛离婚的时候对前妻提出三点要求,孩子抚养权归简家,二是不可以见孩子,就连一通电话也不可以,其三放弃简家的财产分配和支取赡养费。

    一般的人来说,不能理解这样的做法,甚至觉得果然一入豪门深似海,但就对简家这样的大家族来说,这些不过就是毛毛雨。

    不属于你的,哪怕就是一分一毫,你也带不走,就是你的,只要简家不想给,你同样的带不走。

    属于简家范围之内的孩子,结婚之前都要签署一份婚前秘密协议,简家的人都受过高等的教育精通英文法文。

    简宁的母亲起床开始就一直在忙,为晚上的晚宴,因为要来一些人,她需要准备礼物,每人一份礼物可以叫他们拿得回去的礼物,又不会显得贵重又不会显得清寒。

    关于王冉的礼物也是叫简宁的母亲颇为头疼,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并没有见过。

    约了王亮的母亲一起过去转转。

    “你们家老简,这是见过那个孩子是不是?”

    按照王亮妈妈对简宁父亲的了解,能叫人到家里来,并且叫自己老朋友给准备一份礼物,就是把这个孩子放在心上了,她现在就更加的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呢?能叫简宁父亲看上眼?

    王亮他妈就不是很喜欢简宁家这个气氛,觉得压抑的很,就是再有钱在牛气她也不会愿意嫁进去的,因为她要是跟这样的人结婚,不出三天就肯定疯了。

    “手链吧,我觉得这个不错。”

    王亮的母亲看着那手链觉得很漂亮,简宁的母亲却更加喜欢那对珍珠耳钉。

    “开这个。”

    “好的简太太。”售货员双手接过简宁母亲递过来的卡,店里只有她跟王亮的妈妈,王亮妈妈笑:“只有跟你来,我才能享受到这种服务啊,真是好。”

    简宁母亲笑,勾勾唇,笑不达眼底,她浪费的准备功夫倒是不少,不过那个人值不值得她这样做,值不值得她浪费这些的时间,那就不一定了。

    中午两点左右,请过来的厨师已经全部到位,家里的佣人都忙开了,餐布餐具桌都在忙,简宁的母亲坐在化妆镜前,打开那个盒子,看看里面的东西,不知道什么样的人能配得上这个东西,挑挑眉头。

    简宁的父亲非常讨厌西餐,所以在他的家中是不可能出现西餐这种东西的,他不喜欢就是全家族的不喜欢,没有人会在这上面犯错误的。

    “慢点慢点,不要把餐具摔了,摔了你赔不起的……”

    简宁的母亲换了衣服,就等待这个时间了。

    简宁去接的王冉,有事先跟她说要她去家里吃顿饭,王冉根本就想不到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场合,穿的很是随心。

    上半身浅蓝色的衬衫配着一条九分西装裤,脚上穿了一双细高跟鞋。

    “这样可以吗?”王冉看了他一眼,生怕自己穿的有些不合适。

    早上她出门的时候她妈就一直在念叨,叫她换衣服,反复的换,上班都差点迟到了,毕竟是第一次去人家家里拜访,王冉心里也很是忐忑。

    简宁笑笑:“很好。”

    王冉笑嘻嘻的,他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东西是昨天晚上王妈妈亲自押着王冉去买的,实在是没有经历过,按照王冉的想法买一些水果就行了,可是王妈妈觉得这样不够尊重人家家里,买的烟跟酒,没有花现金,王冉不是有沃尔玛的消费卡嘛,花了一千多,王妈妈觉得这已经很高档了,就是什么家庭这也拿得出手,王妈妈哪里能想到,看着笑呵呵的很是普通的小简,就出身在那样的一个家庭里。

    她做梦都是想不到的。

    简宁打开车门,王冉坐进去,他跟着坐了进去,报了地址。

    “回家啊?”

    王冉不解的看了一眼简宁,王冉的世界就是单位、家里或者附近的地方,简宁家所住的地方有些偏,是富豪区不过她并没有去过,听说过是听说过但是名字跟简宁说的又有些不同。

    司机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那地方,住在那里面的,都是款爷儿。

    “求人办事。”简宁笑笑。

    司机一副我懂的样子,经常就看见这种,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走人情的,真是的,人家那种家庭还会差你们这些小钱吗?

    王冉挑挑眉头歪着头看着简宁,简宁对着她笑笑,王冉的手就放在自己的腿上,简宁偶然间低头看见她那只手,仔细的看,就是没有伸手去抓,觉得有些不合适。

    下了车,王冉提着东西,站在门前她就感觉出来一种,自己跟这里格格不入的感觉,别扭。

    对,就是这种感觉。

    就好像是一个小丑到了城堡里,她没有见过,所以她觉得有些恐慌,回过头诧异的看着简宁。

    “这里……是你家?”

    简宁点头,低着眸子一把过去抓起来她的手,王冉只能跟他走,不过心里一点浪漫的感觉都找不到了,她只有别扭,是的,别扭。

    家里的佣人还在忙,简宁牵着王冉的手走了很远进了客厅,那种房子就是王冉做一百辈子的梦都幻想不出来的,她的身体已经全部结冰了。

    “简宁回来了……”简宁的母亲从沙发上起身,优雅的走过来,客厅里坐着几个女人,有年轻的有年纪大的,不过共同的一点保养的都很好,脸上的笑容都很寡淡,这样看来,笑的最漂亮的还属于简宁的母亲了。

    “这位就是王小姐吧,我是简宁的妈妈。”

    王冉好半天对着简宁的母亲挤出来一个笑容,深深吸一口气:“阿姨好,我是王冉。”

    “好好好,快进来,外面很热吧,你看小脸上都是汗,简宁说起来你好几次了,你叔叔就说想见见你。”

    屋子里其他人的视线都关注了过来,一开始都是在用中文沟通,不过是短短几秒的时间,就变成了用一种王冉听不懂的语言在说话,但是王冉的神经是敏感的,她能感触觉得这些人就是在讨论她。

    简宁的母亲微微拧着眉头。

    真就是平常的叫她一点惊喜都看不到,简家的人,男人娶的老婆都一定是个大美人,女人嫁的就不见得一定是帅哥,这是规律,王冉打破这个先例了。

    “王小姐跟我来……”

    简宁的母亲带着王冉跟简宁上了楼,王冉想的没有错,楼下的人就是在议论她,说的是法文。

    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女的到底是有什么手段?这下有好戏看了,谁都知道伯父的脾气不好,而且很传统,简宁带回来这样的一个女人完全就是在打伯父的脸面,可想而知一会儿会发生什么。

    简禛站在简宁父亲的桌前,旁边坐着几个年轻的,简宁的母亲在书房的门上敲了两下。

    “进。”

    “老公,王小姐来了。”

    “你来了。”简宁的父亲起身,简禛微微往后退了一步,就单从几个动作来看,王冉就知道这种家庭自己负担不了的,不合适。

    就像是满怀着希望,突然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的感觉,她现在就是这样,浇了她一个透心凉,从埋进这个房子里的第一步开始,那种格格不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清晰。

    “准备吃饭了吧?”简宁的父亲视线越过王冉落在简宁母亲的身上,简宁的母亲笑笑,说已经都准备好了,现在就可以下去吃,简宁的父亲走了没几步,站住脚,回过头:“简宁,给他们介绍一下。”

    自己就提前跟简宁的母亲下楼了,就是简宁的母亲微微张着嘴巴,她老公的态度很是不寻常,怎么就会一点特别的反应都没有呢?

    情况有些诡异。

    “我女朋友王冉,这是……”

    简宁的声音非常清亮,书房里的男人们对着王冉态度还说得过去,没有多话也没有轻蔑的表情,都是淡淡的。

    简宁跟王冉押后,王冉的腿都不会走路了,一切都刺激着她的心灵,叫她难以接受。

    她以为自己谈恋爱的对象不过就是一般人家的孩子,或许跟自己家差不多,完全就没有想象到的,她突然想起来自己买的那些东西,王冉心里苦笑,本来她妈妈是打算不能叫别人瞧不起她的,现在来看……

    简宁快一步的拖住王冉的手,对着她笑笑。

    “我们下去吧。”

    简宁的一个堂姐正在用法文说王冉。

    “你不觉得她很丑吗?哪里找来的小丑……”

    简宁的父亲坐下身,看过去一眼,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女:“吃饭。”

    全家人起身入座,中间在饭桌上就没有人吭声,王冉家吃饭不是这样的,只有一种情况下那就是王妈妈情绪又不好了,谁惹到她老人家了,不然是没有这样冷冰冰的饭局的。简宁的父亲交换着用筷子汤匙,其他的人都很安静的在用餐,在桌上你几乎就听不见除了筷子或汤匙碰触碗碟意以外的声音,因为这个气氛,王冉吃的有些岔气儿,自己用手小心的按压了一下胃部的位置,简宁一贯信息,低低的问了一声:“不舒服?”

    简宁一出声各方的视线就都落在了王冉的脸上,王冉对着简宁摇摇头,可是吃也真的吃不下去了,顶得难受。

    简宁的母亲只是撩开了那么一眼,拿不上台面,不合适。

    印象就是这样的。

    “你叫王……”简宁的父亲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一贯的清冷。

    “王冉。”王冉勉强说着,她本来想加上叔叔两个字的,但是目前来看,觉得还是算了吧,这样的字眼用在人家的身上貌似有些不合适。

    如果说之前她已经有决定就打算结婚了,那现在她打退堂鼓了。

    “哪个冉?”

    王冉说了一声,简宁的父亲点点头,他已经吃完了,大家都撂了筷子,哪怕就是没有吃饱,长辈撩筷子了其他人就必须也撂。

    “老冉冉其将至兮……”简宁的父亲说了一句,对着王冉竟然笑了,全桌子上的人都傻眼了,主要没有见过,简宁他爸好像天生就是面瘫,自己结婚的时候都没有笑过吧?

    王冉笑了笑,她敢说她爸给自己起名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一点关系都不搭,完全不贴边,她家没有这么讲究。

    简宁的父亲一笑,气氛就瞬间暖了起来,简宁母亲一看自己老公的态度就知道他是很满意,尽管自己不知道她哪里合适了。

    简禛的老婆是个大美人,最当红的时候嫁给简禛的,那脸蛋就真的是一种绝色,到现在看,上了一定的年纪还是那么受看,那时候嫁进来受的气就不要说了,简禛的前妻试着想跟这个家贴近,可惜的是她永远就像是一条漂泊的船,明明有看见岸边却不能靠岸,因为这个岸头在歧视她。

    娶明星对一般的家庭而言这是一种荣幸跟荣耀,甚至有的男人以自己的老婆是明星为自豪,但是简家不。

    从简禛的老婆进这个家的家门开始,所有针对她的,就是那种天生的漠视,属于简家的那种冷漠叫她承受不住,她为了爱人努力学习,学习烹饪、插花甚至到美国留学,即便这样依旧得不到家族中人的肯定,因为她的出身,就决定了她的一切。

    简禛结婚的时候,简宁的父亲甚至一眼都没有放在那个女人的身上,他只说了一句,早晚一定会离婚的,最后按照他的话来了。

    “什么时候邀请你父母一起吃顿饭吧。”

    王冉觉得最好还是不要了,她真怕自己家的人没有办法适应这种环境,多吃一顿饭她都容易胃下垂,唇角却勉强撑起来,对着简宁的父亲微笑,因为除了微笑,此刻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一些什么。

    哪怕就是两句话,简家的女人对王冉的态度就来了一种大逆转,男人们在一边讨论一些女人听不懂的事情,女人之间却有很多的话题聊。

    “王冉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简宁的一个堂姐看着王冉友善的问着。

    王冉一一回答,大家到是明白了一些,女方的家可以穷,但是一定要受过良好的教育,目前来看,似乎王冉有些方面跟这个家还是有些能相容的。

    “结婚以后就不能在工作了吧,简宁这样忙,家里的事情又这么多……”

    王冉拧着眉头,却没有出声。

    简宁的父亲端起来茶杯,看了一眼简禛。

    “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是的,简禛马上就要再婚了,外界并非空穴来风,简禛马上就要结婚的妻子也是门当户对的女人,今年二十一岁,是某航空公司老板的女儿,是个长笛演奏家,有在国外举行过自己的长笛演奏会。

    “过几个月,日期还没有定下来,下个月要去一趟美国。”简禛在简宁的父亲面前很是恭敬。

    简宁的父亲点点头。

    吃过饭他们就离开了,简宁父亲的目地很是简单,叫他们来就是告诉他们一个事实,我们家也许很快就要办喜事儿了,这位小姐就是我家未来的儿媳妇,我已经认同的儿媳妇。

    由他们的口回去传达给他们的父母,他不想听见任何自己不愿意听见的话。

    简宁的堂姐上了车,一直在笑,觉得特别的搞笑。

    “你不觉得那个女人很搞笑吗?她以为今天是来这里做什么了?她穿的衣服你能看得出来是谁设计的吗?怎么会这样啊?农科院研究所……”一脸的不屑,到底伯父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让这种女人进门呢?

    简宁的母亲也同样想不通。

    简宁的父亲跟王冉也没有过多的话,大家都离开了他就回书房了,是简宁的母亲在外面招待王冉。

    “你别介意,你叔叔就是这样的个性,你也看得出来吧,他很喜欢你的,他平时对着自己家的人都是冷冰冰的……”

    短短一个小小的过程,简宁的母亲态度立马就发生了变化,对着王冉语气温和了许多,既然是认定的儿媳妇,自己多说无益,这孩子的未来本就不是自己能做主伸手管的,她还是旁观的为好。

    王冉点点头。

    “将来结婚呢,你们就住在外面,不是阿姨不想跟你们住在一起,不过你也看见了,我们家是个大家族,总是有很多人进进出出的,我觉得你会不习惯,当然你要是愿意跟我们住在一起,那我很欢迎你。”简宁的母亲拉着王冉的手,自己把挑选的礼物拿了出来:“第一次见面,阿姨也没有什么好送给你的,这是阿姨的一点小小意思,你的礼物呢,阿姨收了,谢谢你孩子。”

    王冉就光看着那个盒子,她就知道自己拿过来的东西跟这个是没有办法相比的。

    简宁的母亲也看出来王冉有些拘谨,拍拍王冉的手。

    “人的出身是没有办法选择的,我家的儿子你也看见了,简宁不是你所想的那样的,这个家不会给你们任何的压力……”

    关于侄女说叫王冉婚后辞职在家的说法,她是有听见,但是现在不能给出任何的保证,毕竟这事儿自己说了不算,需要简宁的父亲下最后的命令。

    王冉从大门里走出来,自己到现在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简宁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有些冲动的脱口道:“这里跟我们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以后可以继续你所喜欢的,我一定不会干预的……”

    王冉听着这话,觉得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儿了。

    自己回到家里,在外面换了鞋子,王妈妈都等半天了,就等着王冉回来报告呢,毕竟见过对方的家长,那之后两家人见个面似乎就可以开始商量孩子们的婚礼了。

    “王冉回来了?秋华给王冉倒杯果汁……”王妈妈喊着。

    徐秋华在厨房里刷碗呢,自己探出来头,她也是挺好奇的,对方家里什么态度啊?

    要是愿意的话,这就真的要办喜事儿了。

    徐秋华踩着拖鞋手里拿着杯子,王冉推了一下。

    “我不喝了,妈,我要睡觉,别来吵我。”说完就直接回房间带上门,王妈妈看着女儿房间的门,好半天回过神,这是什么个意思?对方家里没愿意?

    王冉的心里乱糟糟的,她现在只想好好冷静冷静,扑到床上,自己躺下身闭着眼睛就回想今天所发生的每一幕,拍拍自己的脸,万分的疲惫。

    “是不是人家家里没有同意啊?”徐秋华大嘴巴的说道。

    王超也不看电视了,虽然没有说什么,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愿意。

    自己妹妹被人嫌弃?他还没有嫌弃对方不够好呢。

    王妈妈这心烦气躁的劲儿就又上来了,回到房间里,坐在床上问王爸爸:“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没瞧上王冉?”

    这不对啊,王冉早上的衣服都是她给挑的,多端庄啊,不可能会有一点问题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王爸爸也不吭声,自己哧溜哧溜的喝着茶水,五块钱一包的茶叶他喝的津津有味儿的。

    “问你话呢……”

    王妈妈就忍不住,自己下床穿上拖鞋,王奶奶就在客厅里看电视呢,看着王妈妈奔着王冉的房间去的,叫住她。

    “你要干什么?”

    “妈,我得问问啊……”

    王冉从床上起身,自己打开房间的门,王妈妈跟王奶奶一愣,王冉往前走了几步,坐在沙发上,拿过来一边的杯子,咕咚咕咚几口就都把水给喝下去了。

    王妈妈就恨不得一巴掌打过去,你说这个孩子个性怎么就这么慢啊?你倒是快点说啊,怎么了?

    发生什么了?

    王冉看了自己妈妈一眼,好半响开口。

    “妈,我觉得我跟他有些不合适……”

    王妈妈这就算完,全身的力气都觉得一下子就都没了,靠在后面,不过马上又来了劲儿抓着王冉的手。

    “哪里不合适了?你这孩子要急死我是吧?到底怎么了?你去他家一趟回来就说不合适……”

    王妈妈这边问呢,那边徐秋华出去开门,有人敲门啊,一打开门,一愣,是简宁。

    简宁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说开,他家不代表他,他的生活还是很简单的,所以他折回来了。

    “妈,简宁来了……”徐秋华喊了一声,回过头去看婆婆。

    简宁在门口换了鞋,雪白雪白的袜子踩在地板上,王妈妈看着他也没有办法给他笑脸,因为发生了什么她还没有了解清楚,脸子有些冷。

    “秋华给简宁倒水。”

    简宁说话的速度不快不慢,把自己想表达的都表达出来了,他的家里人并没有反对,甚至是愿意的,他也喜欢王冉,也许王冉不喜欢他家,他自己也会感觉到有些负担,但是王冉将来要嫁给的人是他简宁,不是他的家里。

    王妈妈听的有些头晕。

    “你等等,王冉你把话说清楚,他家没有反对,你说什么不合适?”

    这个死丫头,她是皮痒了是不是?

    好好的又来给她整这一套,好不容易遇到个愿意要她的,现在又开始拿乔了是不是?

    王妈妈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王冉算了,她怎么就生出来这么样矫情的一个女儿?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的,好不容易你说行了,你自己愿意的,现在你又说不合适?哪里不合适?

    王奶奶倒是听出来关键了。

    王爸爸在房间里没有出来,王超倒是从自己的卧室走了出来,坐在沙发上,王超的脑子转的有点快,觉得事情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吧?

    简宁态度很诚恳,他是因为喜欢这个女人才要跟她交往的。

    “你家里住在哪儿?”王奶奶问了一句。

    简宁笑笑,回答了,这下王冉家彻底都安静了。

    王冉不知道不代表他们不知道那里是哪里,没去过总有听说过吧?这不开玩笑吗,不值钱的小简,突然就成了有钱人?这叫王妈妈没有办法接受啊。

    王超质疑简宁话里的可能性,主要他在简宁的身上就根本看不出来属于富二代的那种感觉,一点都不像。

    王超觉得这小子是不是骗子啊?

    你家境要是那么好,你家里会一点不难为我妹妹?

    王超觉得那种家境超级好的家庭,对未来儿媳妇的标准就一定是特别的苛刻,哪怕他并没有看见过,为什么撮合王冉跟张辽,那是因为张辽离过婚还带着一个孩子,他需要对王冉高看一眼,要是换了一个未婚的男子家里,就是自己是那个人的家属都不会干的,瞧上王冉什么了?

    模样不出色,好像也没有什么太过于特别的,你叫王超找王超都找不出来,那唯一的可解释的可能性就是,这个人是骗子。

    王超才要说话,王奶奶开口了。

    “你家里的大人反对你跟王冉交往?”

    王奶奶就怀疑这个导火索就在简宁家里人的身上。

    王妈妈的心思瞬间就凉了半截,不用说了,灰姑娘之所以叫灰姑娘,就是因为灰姑娘的出身并不好,灰姑娘能顺利嫁给王子吗?那只是童话啊,王妈妈就觉得自己这个命啊,早知道还是就要吴国太好了。

    图什么更好的啊,人就是不知足,你说她要是叫王冉跟吴国太成,现在弄不好都结婚了,那样的人家能看上自己女儿吗?

    简宁深呼吸一口气,对上老人家的眼神。

    “奶奶,我家里没有人反对,我父亲很喜欢王冉。”

    王奶奶叹气:“那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难道我们家就条件差成这样了?”

    王奶奶心里还是觉得蛮般配的,有点钱怕什么啊。

    王妈妈跟王超跟王奶奶所想的就不是一个问题,老太太年纪大了,有些事儿她不懂,那就不是有点钱的事儿,两个家庭那就是天渊之别,一个在天堂一个在地狱,要怎么比?

    门不当户不对啊。

    王妈妈之前想的很美好,他们两个要是结婚了,简宁这不是有房子嘛,那她家给出装修钱,王冉的那个房子简宁他们两个打算,随便住在哪里都好,将来要是买车什么的,自己家里这点钱还是有的,买个二三十万的车开着,两个人上班也方便啊,现在一听。

    简宁这小子就是泡自己是吧?

    他这样的家庭出身,他跟自己讲什么他是贷款买的房?

    这不是说笑话一样吗?

    王妈妈的脑子快速的转着,有钱的人家,他们高攀不起,这件事儿就到这里吧。

    对方家同意那又能怎么样?

    王妈妈现在已经被简宁说他家里住在哪里给吓到了,齐大非偶这四个字她还是懂的,不然为什么拦着不叫王冉跟那个什么张辽处,不搭边啊。

    表面上同意了,然后背地里使绊子呢?

    倒是徐秋华眼睛亮了亮,她觉得那现在一切就很好,图的是什么?不就是对方条件好吧?

    话题都还没有进行完,王爸爸从房间里出来,穿好了衣服这就是要出去了,王妈妈觉得很纳闷,一看丈夫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有事儿发生了,夫妻结婚这些年这些默契还是有的。

    “我出去一趟。”

    王爸爸前面走,王妈妈后脚就跟了出去。

    “去哪里?出什么事儿了?”

    “老四死了。”

    王妈妈张张嘴,好半天就问人好好的怎么就死了?王爸爸这边着急过去,王妈妈松开了手:“赶紧去吧,我一会儿也过去。”

    其实她现在就应该过去的,可是家里还有老人,全家的意思都是说先瞒着老人,老人都这个年纪了,现在白发人送黑发人。

    天气本来也热,这时候最容易生病了。

    王妈妈心里哪里还有闲心管简宁的事情了,先放放吧,老四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从外面回来,心不在焉的。

    “简宁啊,阿姨家里有点事情,你先走吧,过两天再说。”

    王超这一看母亲的表情,王妈妈跟儿子说了,王超一听马上换衣服也出去了,这不是小事儿,自己叔叔死了,死的莫名其妙的他得过去看看啊,王妈妈千交代万交代的告诉徐秋华不能对老人说。

    “王冉,你能送我出去一下吗?”

    简宁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王冉。

    有问题我们就解决问题,放着问题不管,迟早它都会发作的,简宁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王冉啊你送简宁出去……”

    王冉前脚送简宁出来,后脚王妈妈就跟了出来,她得告诉女儿,叫女儿赶紧过去。

    “你四叔死了,叫简宁送你赶紧过去,家里这边你爷爷奶奶都在,妈现在走不开……”

    王冉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四叔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简宁把王冉给送过去的,这个时候说其他的自然不行,他没有再开口,这边灵棚都已经搭了起来,王冉四婶哭的,哭昏过去几次了,王冉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的,四叔心肌梗塞。

    突然发病的,这是意外,也没有办法。

    王超看了一眼,觉得也挺世事无常的,你说四叔才多大的年纪啊。

    “简宁啊,你要是没事儿就帮我搭把手……”

    家里的人都是才赶回来,什么都没准备,烟酒椅子这都没有弄,王超是大侄子他来了就得张罗起来,不然等着叫别人看笑话啊?

    “行,哥……”

    王冉在里面安慰四婶,她根本就不知道简宁没走,王超带着简宁去借椅子,跟别人家借碗,晚上总要吃饭的吧,邻居过来吊丧总得招待人家吃饱啊,简宁也觉得挺稀奇的,自己真是第一次见,王超也没手下留情,真是把简宁当成自己家人用了,说叫他抬什么,就喊过去一句话。

    “简宁你把这些碗送家里去。”

    王超能张罗,但是他不亲自上手,他这人就属于发号施令那伙儿的,简宁闷声不响的就低头干活。

    王冉四叔家就有一个儿子,今年十九了。

    王妈妈就是想瞒这事儿根本瞒不住的,晚上老三两口子过来家里的,王妈妈打开门。

    “爸妈都在呢?”

    王妈妈说这事儿还是得想个办法说,这样突然说怕老太太老爷子承受不住。

    三叔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儿子,进去半天,王妈妈等了一会儿,没有听见声音,过了几分钟,老太太这才哭了出来,哭自己儿子命短,放在谁的身上都接受不了,这个年纪,你说还有大把的好时候呢,人就走了。

    “妈,你节哀……”王妈妈从外面进来。

    老太太的意思自己得过去看看。

    王妈妈跟三婶两个人帮着老太太换了衣服,老太太明显身体就立马不行了,需要两个儿媳妇搀扶着,到底这是打击。

    王奶奶坐上车,王爷爷倒是没哭,不过表情也有些悲哀,可能父亲的表达方式跟母亲有些不同,王奶奶这眼泪就没有断过。

    好在的是,这孩子已经成年了。

    忙了三天把人给出了,简宁跟医院请了三天的假,就在这里帮着忙活来的,睡觉都没有地方睡,王妈妈都看在眼里,她承认这孩子真是好,可是那样的一个家庭,她家高攀不上啊。

    收回视线。

    “我就是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王奶奶看着自己的四儿媳妇,不是她当婆婆的就坏心,她还年轻,人活着的时候两个人感情也不是太好,现在人没了,她就是想,要是她愿意留下来,从今以后这个钱她给出,将来孩子结婚生孩子,她当奶奶的都给管了,绝对不会叫她这个妈为难一点的。

    四婶低着头,自己抠着手却不说话,其实心里真是有想法的。

    人活着的时候他们两个的感情就淡了,现在人没了,她难道就守着过下去?

    现在年代也不像是以前那年代了,在找下一家对女人来说也没什么。

    王奶奶见状就知道这儿媳妇心里是有打算了。

    “我是这么想的,孩子毕竟还没结婚,你留到孩子结婚,所有的费用我出……”

    四婶神色猛然一顿,她抬起头看着自己婆婆。

    她是个女人,需要男人在自己的身边来安慰她,她这种想法有错吗?

    孩子都十九了,还需要人照顾吗?

    她有些话已经憋在心里很久了,昨天她娘家也来人了,嫂子的意思是劝她再走一步,孩子也大了,扔给老王家就行,你说有这么多的叔叔伯伯的,谁都能照顾一把,她就是一个女人,得为自己着想着想,不然年纪可是不等人的。

    四婶的心一听就活了。

    她说的有些急急忙忙的,王妈妈一听这话,就觉得人啊就是现实,这边人才没,你就合计下一家的事儿了?

    屋子里的人都是自家人,没有外人,二婶三婶老婶都听着呢,老婶甚至诧异的看着自己四嫂,她怎么能说出来这样的话?

    就是她走,也不用把孩子给扔下啊?

    别人家孩子要么太大娶老婆的,要么太小不是亲生的父母,谁能关心孩子多少?别人付出能有你亲妈付出的多吗?那能一样吗?

    四婶可不管别人怎么想,她现在就是为了自己活了。

    “妈,我不能留下来,孩子他爸现在也没有了,我就打算走下一家了,孩子我也不能养,这孩子是你们老王家的,我也给他养到这么大了……”

    王奶奶就从四婶的只言片语里了解出来,这个女人一如既往的自私啊,自己的话都算是白说了。

    王妈妈觉得这样的场合,其实没有自己说话的地儿,但是她得说一句。

    “老四你看孩子才十九,这离结婚还有几年,几年也不能耽误你什么,孩子才没爸爸,你就当是为了孩子好,我们每家出点钱,你们娘俩的生活我们都管了……”

    四婶死活就是不干,而且意思现在就要打包回娘家。

    “叫她走……”

    “妈……”

    五个儿媳妇五个心眼,就是人好,别人也要担心一个问题,老爷子老太太这个年纪,把孙子给老爷子老太太抚养不现实,那老爷子老太太不养谁养?谁有那个心思去给养孩子?

    这孩子都十九了,也不是九岁,什么都记得了,养别人家的孩子不好养啊,管重了人家孩子也许心里觉得你不是亲生的,你就苛待他,管轻了也觉得他不是亲生的,所以你不关注。

    四婶的心被吊在半空,听见婆婆发话了,就立马动了。

    “那妈收的这些钱……”四婶有些舍不得,她总得过问一句,毕竟这些来往自己也有走过,她现在应该可以带走的吧?

    王妈妈已经无语了,这人怎么就这样呢?

    ------题外话------

    额,先预约下个月滴月票哈,看老夫少妻滴那边就不要投了,扔给这个,(*^__^*)嘻嘻……关于简禛的太太这个也是有原型滴,